第十二章 情动
姚璎2018-05-10 16:102,452

  “我——我——”这次金璃汐清楚地听到了蓝远铮的命令,她的俏脸从苍白刷地一下又转为玫瑰的红色,并有呈酒红加深的趋势。

  但,不是刚发过誓言么?!

  而且阿璞的命还捏在这个男人的手心,这个时候,她能奈何他什么?!

  金璃汐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不住地颤抖,心也是抖的。

  半晌,她拥着锦被缓慢地挪上前,犹豫着彷徨着,半晌伸不出手去。

  但,即使心有不愿,她,终于还是缓缓地伸出纤手,怯怯地从后面抱住了蓝远铮!

  这个男人的身体如铁铸般结实,他赤.裸的皮肤是清凉的,她颤抖的纤手根本不敢触碰到蓝远铮的前胸,只敢怯怯地停留在他的肩膀上。

  蓝远铮的左肩上,赫然有一道深深的刀疤!

  尽管伤口愈合已久,但依然看出当初伤势之深,被劈得几乎见骨,伤疤突起而狰狞。

  金璃汐猛见着那伤口,她心一颤,不忍,纤手不由在蓝远铮那伤口处轻轻拂过。

  她本是自幼心慈,而有戚戚感,但她无意的安抚举动却让面前的男人身体一僵,他的背挺直着,半晌没有回头,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抱紧我——”蓝远铮背对着金璃汐,低声下令道。

  金璃汐羞红着脸,咬着下唇,她凑近他,鼻翼里传来了他身上男人的味道,似麝香。

  她颤抖着将纤手向前伸,从他的腋下穿过。

  她的小手刚露出他的腰围两侧,已经被蓝远铮用双手一边一只,牢牢握住!

  蓝远铮反握着金璃汐的手,他低头,望着他古铜色健壮胳膊反衬下,她那两条如莲花香藕般的玉臂,是那般洁白光滑。

  他的心一动,用力拽着她的藕臂,猛地向前一拉!

  “呀——”金璃汐低呼一声,整个人不由向前栽去,扑在蓝远铮结实而宽阔的脊背上,她的前胸与他精壮的后背贴了结结实实,毫无缝隙!

  金璃汐羞不可抑,她的肌肤真切感觉到蓝远铮温热而坚硬的身体,她拉动着手臂想抽出被蓝远铮腋下紧夹着的胳膊,以及被他握住的纤手,但他紧抓着她不放。

  他的手,如坚硬的铁箍,扣着她无法退缩与逃脱。

  他就如一座大山,完全将背后的她遮住了。

  金璃汐伏缩在蓝远铮宽广的脊背上,从她那张如鲜花般娇艳的俏脸,到光滑如丝的肌肤,到浮凸起伏的玲珑身体……完全与他的上身密实相契合。

  蓝远铮坐在床沿,将金璃汐的手交迭握在手心,搁放在自己的胸前,这样就成了她从后面交叉着手臂环抱着他的姿势。

  蓝远铮背对着金璃汐,感受着来自他身后那具柔美躯体所散发出来的温热与馨香。

  他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声,与他如此接近,没有了距离。

  他的背承驮着她的全部重量,这一刻,她是如此安静,仿佛将身心俱交付了于他。

  交付于了他。

  蓝远铮闭上了那双狭长俊秀的眼,那张素来冷淡无表情的俊脸,现出了一丝真实的疲惫与困倦。

  半晌,他的大掌将她的小手包裹在他结着薄薄一层茧的手心里。

  她的手并不似他想象中的那样柔若无骨,纤细的手指竟也有些粗糙。

  蓝远铮略微有点愕然,但还是握着金璃汐的手向下移。

  从他有点加速心跳的胸口,到他平坦结实的小腹,一路往下……

   蓝远铮感觉到后背上的金璃汐轻颤了一下,金璃汐连忙将自己如白玉的手掌团起,握成拳头,坚决不肯。

  蓝远铮蓦地张开那双冷冽的眼,道:“你不听我的话么?”

  金璃汐没有做声,半晌,她无奈地将手松开,任由蓝远铮引导着她。

  蓝远铮俊脸带着强自抑制的欲.望,他低低吁出一口气,想说些什么,却觉得自己的后背上有温热的潮湿感觉,他高大的身子一顿。

  他背后的小女人哭了。

  金璃汐在蓝远铮的背上无声哭泣。

  一行行羞辱而委屈的热泪顺着她清丽的脸颊上滚落,汇聚在她的脸与他的背之间,而后沿着他的肩背往下淌……

  这些逃亡的日子所产生的惶恐和悲伤,对亲人的思念与担忧,以及被人羞辱的委屈,再加上对身陷囹圄的绝望,一齐涌上她的心头,让她无语凝咽。

  她无声地哭泣,心力交瘁。

  蓝远铮听着金璃汐在他身后无声的哭泣,他没有说话,只是直着腰坐在床边,任由她发泄自己的痛苦与愤恨。

  半晌,蓝远铮松开握着金璃汐的手,他回过身去,扶住了正倚靠着他的金璃汐。

  看着金璃汐倔强忍泪的美丽脸庞,蓝远铮握着金璃汐柔弱的肩头,伸出手去,托起她的下巴,倾身向前,细细地看着她。

  两人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相视过,蓝远铮灼热的呼吸喷在金璃汐泪痕斑斑的小脸上,她低垂下盈盈如水的秋剪双眸,长而弯的睫毛扑扇着,犹如一对长着翅膀的蝴蝶,上面还挂着未干的泪珠儿。

  梨花带雨,蝉露秋枝。微晕红潮一线,拂向桃腮红。锦被半褪,佳人肌肤如玉。

  蓝远铮定定地凝望金璃汐半晌,一颗坚硬的心悄然被融化。

  他用另一只手固定住金璃汐的后脑勺,随后,他朝她缓缓俯下脸去,吻上了她!

  他轻吻着她的颈项,吻着她的耳垂,而后转过去,他伸出灵活的舌头,舔去她脸上晶莹的泪珠,她的泪,有点咸,却有着她独有的香。

  在蛮夷苗王蓝远铮以往的行事准则中,完全没有怜香惜玉这个词。

  但此刻,他对着一个美丽的俘虏,却身体力行地诠释着这个词的定义。

  假如蓝远铮还清醒着,定要骂他自己鬼使神差,鬼迷心窍了。

  但在帐篷里氤氲的暖暖春意中,一向冷冽无情的他,竟也不留神地,沉醉了。

  蓝远铮托着金璃汐的后脑,加深了他的吻,他的吻由蜻蜓点水,慢慢地一点点加重。

    内忧外患,烤得她只能无助地攀附在蓝远铮身上,承受着他火热的拥抱与亲吻。

  “别——别这样——”金璃汐低声求着蓝远铮。

  她与蓝远铮,两人俱是呼吸急促。

  而在帐篷外,等待得心焦的施梓低声问着蓝翼鑫:“爷怎么话说半句就没有下文了?”

  爷方才的答话不会是在梦游状态下吧?

  难道爷又重新睡下了?!

  蓝翼鑫却望着晨光中寂静无声的帐篷,不敢界面。

  “爷到底是何指示?”施梓挠挠头,“究竟是杀,还是不杀呢?!”

  “虽然我和那小丫头有仇,但不分青红皂白就杀了那小丫头,恐怕不太好吧”,施梓在心里暗自想着,颇有良心发现的崇高觉悟。

  “请爷给施梓确切的指示!”施梓在帐篷外大喊一声。

  嘿嘿,这下,爷该醒了吧?!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独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