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绯红2020-04-10 10:112,134

  时间的流逝慢了下来,一个呼吸仿佛有一分钟那样久。叶止与那个神秘人遥遥对峙,转眼已经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

  叶止还从未见过这样的高手,他不仅完美地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更将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统统抹消,以免它们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就好像完全将叶止与自己置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可是,他的目标如果是镖局运送的镖物,何必将时间浪费在自己的身上?除非……

  除非他只是想引开自己。

  叶止刚刚想到这一点,便听见远处传来了“劈里啪啦”一阵响,他抬头望去,只见一朵熟悉的绚丽红色烟花在黄昏中远远炸开,分成两股先后落下。这个简单而粗暴的信号所包含的意义再简单不过:

  劫镖,速归!

  叶止认得清楚,这个重要的信号箭从来都是握在李胖子手中,若非遇到连他都解决不了的场面,李胖子绝不会向后面的叶止求助。

  这个将他引开的隐藏高手和前面劫镖的那路人,他们是有组织的!

  果然,就在烟花炸开的一瞬间,叶止周围的环境立刻恢复了正常!长久的沉寂后,夏日的知了刺耳而单调的吱吱叫声直冲他的耳膜,仿佛是一声蓄谋已久的尖叫!同时,一只全身漆黑,碧绿眼睛的黑猫从不远处的草丛中钻了出来,喵了一声,远远跑开了。

  黑猫?

  叶止来不及想那么多,他一步跳下树来,将苗刀挂在身后,朝着烟花的方向飞奔而去。他落后镖车已经很多,但越往前跑,刀剑相交的清脆声响就越重,再往前,甚至有血腥味远远传来。嗅到血的味道,他心中更为焦急,就在即将看到镖车的时候,只听“轰”的一声,地面猛地一震,一声大吼随之传来!

  “看锤!”

  是李胖子和他的大锤!

  “老李!”叶止来不及细想,低喝一声,苗刀已经脱手甩出!这柄长刀仿佛是有灵性一般,即使是这样远远丢出,却稳稳将远处一人的大腿狠狠钉在地上,叶止一步跃起,终于将眼前的场景看得清清楚楚:

  十二个黑衣人牢牢围住李胖子,手中的兵器统一是黑柄白刃的长剑,老李虽然挥舞双锤,却明显已经体力不支,身上剑痕累累。再向远处望去,马车的轮子和缰绳已被尽数砍断,二十余名镖师躺倒在地,身下血流成河,似乎都是一剑致命。叶止在这一地惨状中寻找着郭进,却只找到一颗滚落下来的,熟悉的人头。

  他们居然能轻易杀了“大鳄”郭进?这十几个黑衣人,竟然有这样的狠辣功夫!

  “叶止!快跑!”就在这点工夫,李胖子身上又挨了一剑。这十余个黑衣人身手了得,配合更是无间,他们似乎早就能杀了李胖子,此刻留他一条性命,好像是想从他口中问出什么来,只是李胖子宁死不从,才僵持至此。

  “撼地锤”李胖子是西南出了名的硬汉,身上数十条深深浅浅的刀疤,正是因为他从不后退,更不会轻言逃跑。可现在,他居然让自己“快跑”?这些黑衣劫镖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叶止方才飞刀钉住其中一人,其余的十一人纷纷抬起头来,注意到了这个新来的对手。其中的四人立刻从包围圈中窜出,飞快移动到了叶止面前。他们前脚刚刚离开,剩下的人马上填上了他们的空缺——这十二个黑衣人训练有素,是专业的杀手!

  叶止一个翻滚向前,抽回自己的苗刀来,反手又是一刀,将那个受伤的黑衣人的左腿连膝斩断。快刀翻转一圈,起身向前,又挡住两柄向他刺来的长剑。四人围攻让他很不好受,但幸好他身手敏捷,又是一脚踢在面前的黑衣人脸上,向后快退一步,这才勉强没有被那四人围住。但即便如此,他身上却也被擦到一刀,左臂上,正有鲜血潺潺留下。

  只过了三招,叶止的心中立刻就有了数——这些黑衣人本身的实力并不可怕,若是一个一个上,恐怕统统都不是李胖子的对手。但多年的训练让他们十二个人出招收招仿如一体,这才将镇西镖局的众人逼到绝地,一个一个丢了性命。

  “你们的主子是谁?镇西镖局的镖车都敢劫,不要命了吗?”

  叶止当然没指望这些黑衣杀手会回答自己的问题,只是想将他们的注意力分散片刻。果然,面前的黑衣人根本不为所动,带头的一人打了个响指,包围圈中有跳出两人,站在了叶止的面前。

  六个对叶止,六个对重伤的李胖子。这些黑衣人也不得不承认,他们之前太小看叶止了。但能够这么快对局势做出分析,这些人也绝不简单。

  包围圈合拢不过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却没想到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李胖子却抓住了这个机会,狠狠一锤挥起,“啪啦”一声打碎了其中一人的脑袋!血液和脑浆顿时炸开,沾了李胖子一锤子。身边的黑衣人愣了片刻,立刻反应过来,三柄长剑同时刺出,几乎是同时穿透了李胖子的右手肩膀、心脏和咽喉。

  李胖子还未挥出另一锤,身子已经完全提不起力气,他张大嘴巴“呜呜”地吼了两声,便再也不动了。

  “老李!”叶止大喊一声,却被面前的六柄长剑逼了回去,无法再向前一步。

  几个黑衣人对视了片刻,确认了李胖子再无气息,这才将长剑从他身上拔了出来。带头那人缓步来到叶止面前,说道:“他死了,你来说。”

  叶止看着他。李胖子是他在镖局里最看重的朋友,胖子一死,这些黑衣人在他的眼中,便便了模样——他们已经是死人了。

  “他死了,我就没什么顾虑了。”叶止自语道。

  “你比那胖子懂事。”黑衣人显然理解错了叶止话中的意思,他点头道:“告诉我,棺材怎么打开。”

  “棺材?”

  “你不知道?”黑衣人向前一步,紧盯着他的眼睛,随后回头对其余人说道:“他应该不知道,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