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三章
绯红2020-04-10 10:172,339

  叶止并未等待多久,夜便深了。

  此刻的满楼酒家虽然还热闹非凡,但白衣楼所在的城西却早早地安静下来。白衣楼二把手,如今的代楼主“翠玉剑”崔于坚仍在外出,镇守白衣楼的只有萧千澈最得意的弟子,半人半龙的驭血高手“龙王”一人而已。

  “龙王”极为敬重自己的师父,大概是为了祭奠刚刚死去的萧千澈,整个庄园很早便没有了声响,就连灯光也完全熄灭,只有巡夜的守卫提着灯笼,四处巡视。只是,人手似乎比平时更多了一倍。

  但叶止,对这里可是熟悉得很。

  这可不是他第一次潜入白衣楼,九年来,他进进出出这里至少有十次之多,对此地了如指掌。再加上他敏锐的听觉,迅捷的反应,还从未被这些反应迟钝的守卫抓住过行踪。

  但这一次,他却更加小心谨慎。毕竟如今的江湖动荡不安,诉州城满城风雨,无论是“叶止”还是“鬼使”,他的每一个身份都危险重重,走错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况且,他此行的目的,正是位于侧院为龙阁的,萧千澈的棺木。

  叶止可是整个江湖最了解萧千澈的人之一。按照萧千澈故乡的习俗,无论他死于什么时候,待尸首回到了家,都要在自己的房间内停留九天。等魂魄归位,才可下葬。

  如今是第七天,正是警戒有所放松的时候。崔于坚不在楼内,龙神入夜便不再外出,今天夜里,便是潜入楼中最好的机会!

  他必须再次见到那具尸体!

  “翠玉剑”崔于坚是这个世界上最熟悉萧千澈的人,他忠心耿耿,毫无二心,绝不可能将挚友的尸体认错——那么,这具尸体上究竟有什么东西,能让崔于坚断定这就是真正的萧千澈?又是什么东西,让他不惜代价,也要与“鬼使”为敌?

  不仅如此,还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他:如果萧千澈真的已死,那半个月前群侠大会上,他所见到的那个人是谁?以他对萧千澈的了解,那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绝对就是本人没错。就算天下真的有这样厉害的易容者,又有谁能将他的行动举止模仿得一模一样?

  死的这个,活的那个,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萧千澈?

  不过,谜底马上就要揭开了。

  叶止一路轻身,掠过屋檐和楼宇,小心晃过所有提着灯笼配有刀剑的守卫。黑影则从夜色中伸出,如扭动的长蛇一般,窸窸窣窣绕过他人的视野,抬手一击,便将守夜在白衣阁外的四名守卫打晕,毫不费力便进入了阁中。

  这白衣阁内果然如叶止想得一模一样:所有装饰一切从简,除了燃烧不息的无数蜡烛,就只有还未雕刻的灵牌一块,放在屋子正当中。棺木大开,尸首便位于其中,等待着“魂魄”归来。

  叶止凝神屏息看了片刻:此刻躺在棺木中的尸体,正是他在镖车上见到的那一具!那日他为了确认尸体状况,以影为刃划开的那一道伤口,仍然在萧千澈的手臂上。

  叶止思索片刻,俯下身去揭开尸体的白衣,只见尸体的胸口与腹部,正覆盖这巨大的,如同被爪子撕裂一般,却已经愈合的伤疤。这些伤口向上突起,微微泛红,“爪印”的四周,还有一层隐约的黑色轮廓——这是九年前,三千不归的影子留下的伤疤!也只有被影子所伤,才有可能留下这样的伤口。

  圣子死后,魔教几乎销声匿迹,现在的江湖中能够使用“影子”的,就只有他叶止一人而已。而知道萧千澈九年前究竟受过怎样重伤的,也只有他一人而已。

  这具尸体,毫无疑问就是真的萧千澈本人!

  叶止倒吸了一口凉气。事到如今,他至少有一件事是可以确认的——那个影响了他一生,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的江湖传说,确确实实已经死了!

  作为鬼使,叶止也是再清楚不过:他的魂魄不会归来了。

  这样强大的灵魂携带着深不可测的“灵能”,不可能随意飘荡于天地之间,既然“狂刀”没有感应到他,只能说明他的灵魂早就已经完全消散,连一丝执念都没有留下来。

  是谁杀了他?

  带着疑惑和不甘,叶止还想要细细观察尸体,找到能够杀死这位江湖传说的致命伤口,可就在此时,屋中突然传来“呜”地一阵风声。叶止心中一紧,猛然抬起了头。

  他的耳朵与常人不同,敏锐得好像是第二双眼睛。这风吹过屏风的时候若是直来直去,绝不会发出这样缓慢而跳跃的一声呜咽。这屏风后面有人!

  叶止不敢发出声音,他一手支地,另一手握在胸前,背后“呼啦”一声,一对隐约的黑翼刹那拍打一下,隐没在了更深的黑暗当中。台前的所有蜡烛同时摇晃了一阵,房间内的所有影子便被一双无形的手拧成了一股,化作一双尖锐的利爪,狠狠朝着屏风后面猛抓而去!

  唰啦!

  叶止以为得手,却突然感到支在地上的左手一紧,那一只黑影鬼爪,居然被屏风后面的人握住了!

  他吃了一惊,连忙一脚踏上前去,握在胸口的右手抓过苗刀,横起刀刃,向着无数燃烧着的蜡烛猛地一挥。蜡烛摇晃,黑影更盛,唰地一声挣脱对手的束缚,将整个屏风当头劈开。

  屏风应声而碎,幸好门外的守卫都被叶止打晕,否则这样的响动早就引来了白衣楼的人。此刻屏风裂开,一个黑色人影一跃而出,一步便跳到了大门处。这黑衣人十分果决,丝毫不想与叶止纠缠,眼看就要撞开大门,夺门而逃。

  “留下!”

  叶止轻喝一声,半个房间的黑影应声一抖,瞬间爬上了墙壁,如一道移动的鬼魅一般聚集在了大门门口。那黑衣人狠狠一撞上去,只发出“咚”地一声闷响,仿佛撞在一道厚厚的墙上。

  但这黑衣人也是身手矫健,被叶止这样摆了一道,却并未受伤。他在地上连连翻滚两圈,一步跃起,只一挥手,便将房间内的蜡烛尽熄灭!

  哈——

  叶止在心中笑了一声,不由地敬佩起这个对手来。两人身处这个房间中,都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此时叶止唯一的优势,便是那悄无声息,威力强大的黑影。可没有光,便没有影!黑衣人这一手如此果决果断,恐怕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手,面对这样的对手,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叶止站起身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他手中的长刀发出了一阵咬牙切齿般的轰鸣!

  嘎吱嘎吱!

  轰隆轰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