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绯红2020-04-10 10:132,135

  九年前,九年后。

  叶止紧握着棺木的边缘,将自己从回忆的逆流中挣脱而出,黑影的力道极大,险些将半个棺木生生捏碎。

  九年时光一晃而过,如今的他,早已不被那些虚伪的过往所束缚。自从握紧狂刀,带上假面,他的手中便再没有犹豫。

  但眼前的尸体,仍让他十分在意。叶止探身向下,观察面前这具“熟悉”的尸体。

  棺木中的萧千澈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他的皮肤惨白,身体完全失去血色,皮肤松弛,瞳孔褪色,只留一片迷雾般的白色。可是,即便在这样的炎炎夏日,这尸身居然也并未腐烂,甚至连一丝尸斑都没有出现,就像是被保存在冰窖中一样。

  叶止伸出右手食指,凝黑影为利刃,将尸体的皮肤切开一块。果然,伤口中一点血液都无法流出,看这样子,他已死去至少半月有余。也就是说,至少在半个月之前,白衣楼主萧千澈就已经死了。

  ——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六天前,他才见过萧千澈。

  叶止站起身来,陷入了沉思。

  六天之前,也就是五月初八,叶止刚刚与李胖子一起前往泯州,代表镇西镖局参加了由白衣楼召开的,三年一度的群侠大会——这是江湖中最有规格,也是最为重要的大会,而主持这一次大会的,正是白衣楼主萧千澈。

  萧千澈年轻时也是一代风流侠客,剑眉星目,俊美非凡。如今虽然已有六十高龄,但内功剑法修炼至高深化境,容貌丝毫不见衰老,看上去与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无异,那悠然风雅的举手投足,那屹立巅峰却不狂不傲的强大气场,绝不是他人可以假扮模仿的。

  那么眼下,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面前棺木中这一具萧千澈的尸体,只是一个做工精巧的冒牌货。有人委托镇西镖局将这个保存完好,足以以假乱真的“萧千澈”送往扬威山庄,至于这个委托人的身份和目的,就不是他这个小小镖师可以得知的了。

  可是,若这棺木中藏着的仅仅是一具假尸体,又为何会给镇西镖局的镖师们引来杀生之货?

  那十二个身手不错的黑衣杀手如果知道棺木中藏的是假货,又怎么会咄咄逼问打开棺材的方法?

  这么说来……

  叶止可不是个笨人,想到这里,他已经明白了大半——这一具假尸体的任务,就是“被劫”!

  想到这里,叶止立刻翻身跃下,检查那十二个黑衣杀手的尸首。这些杀手的身体虽然被暴走的狂刀毁去了一半,但大多都还算得上“完整”。叶止一个一个揭开他们的夜行衣与黑纱面罩,果然,这几个杀手的面容都被毁去,五官就像被沸水和毒药烫伤一般,扭曲成狰狞的一团。别说看出身份,就连分辨眼耳口鼻都十分困难。

  完全抛弃自己的身份和面容,只有最为专业的杀手组织才会做到这一步,这十二个黑衣人,恐怕就是江湖中最大的杀手组织“归墟”的一部分。这个组织毫无原则可言,只要拿钱,无论怎么样的脏活都干得出来。

  叶止冷笑一声。看来,他已经无意中卷入了两个江湖势力的斗争当中,虽然不明白这两方的目的,但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镇西镖局包括李胖子和郭进在内的二十余名镖师,只不过是被当做布局用的“弃子”而已。就俩他们的死,也只是计划的一部分。

  叶止摇了摇头,只感觉一阵由内及外的寒冷。短短九年来,江湖上的尔虞我诈,明争暗斗,他已经看得太多了。

  自从九年前“龙血”现世以来,原本平静的江湖便越来越动荡不安,无数原本藏于水面之下的能人异士,神秘组织纷纷出现,就连白衣楼也逐渐无法掌控全局,只得求助于王权,才勉强保住一方安稳。像今天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面前的尸山血海,只是这个令人作呕的江湖中的一个小小缩影罢了。

  可是,这次不同了……

  叶止肩上扛着苗刀,思索再三,最终还是没有离去。他本不愿掺和这些江湖纷争,但萧千澈——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并不普通,正是这个男人九年前那劈山一剑,从此改变了自己和江破的人生。他握起狂刀,他成为鬼使,他变成如今这副模样,都是拜这个名叫萧千澈的男人所赐。

  这一次,无论这互相争斗的两方各自心怀什么鬼胎,他们的目的都与白衣楼和萧千澈脱不开干系。这一具栩栩如生,精心制作的假尸体,必然是一切阴谋与斗争的根源。“镖师叶止”既然已经在这个局里了,何不将计就计,看看这究竟是一出好戏,还是一部闹剧呢?

  想到这里,叶止回过身去,犹豫片刻,重新把棺木合了起来。他先将镇西镖局的众人简单安葬,随后锁链缠起,将厚重的棺木搬到后面一辆完好的马车上,拉着它继续前行。镖车虽然沉重,但“影子”的力气远超常人,推动一辆这样的马车并非难事。

  这样行进了不到一公里,叶止很快便找到了当时受惊逃散的大马。幸好镇西镖局的马儿训练有素,即使遇到危险跑开,也一定会在不远处等着主人。

  虽然有了车与马,但叶止一路上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等到天完全黑下去的时候,他距离原定的南菩萨庙还有将近一半的路程。而此时此刻,早上还嘱咐叶止“必须在南菩萨庙过夜”的郭进和李胖子等人,在不知成了哪里的孤魂野鬼。

  这就是江湖,冷血无情,不留情面。叶止常常觉得它令人恶心,因为它从不给好人一条活路,只有恶人才能在其中畅通无阻。

  他这样想着,回头看了一眼镖车上的棺木。夜深人静,明月清风,这条少有人烟的深林小路之中,也只有他与这座棺木一同前行。清澈的月色之下,仿佛一个巨大的低俗笑话。

  此时的叶止还未想到,一个远超他想象的黑暗阴谋,正裹挟在这片夜色当中,悄然将他覆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