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何君希2018-06-11 06:313,551

  被关在门外的宁可夏,有些尴尬的摸了摸了鼻尖,回头走到走廊边,探着脑袋向楼下客厅看去,客厅安静沉闷,空无一人,宁可夏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走下楼梯,寻着细细碎碎的猫咪声朝花园走去。

  花园位于别墅的后院,园内青草绒绒,应季花顺次开放,散发它独特的味道。微弱的声音从花园的左侧的一个凹凼处传来,凹凼左侧有一簇盛放的异常茂密的六月雪 ,若不仔细的观察,就会直接忽略那个凹凼,模糊的猫叫声越来越清晰,宁可夏止步在凹凼处,有些犹豫的环视了周围一圈,除她之外,花园在无一人,宁可夏绷紧的心弦慢慢的放松下来,朝凹凼处逐渐靠近,最后蹲下身来,用左手轻轻的刨开花丛,看着花丛内的光景,宁可夏顿时慌神了,眼底有些心疼的看着里面的场景。

  蜷缩在凹凼处的黑色小猫,因为突然之间钻进的一束光,费力的挑开死死的贴在眼珠上的眼皮,漂亮的琉璃眸子流转到宁可夏的身上,也许是被突然闯入它的视线人吓到了,宁可夏可以明显感觉到小猫微躬起的背脊抖了一下,紧接着小猫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声音像海浪一般一阵高过一阵。

  对这突发状况宁可夏顿时蒙了,急忙放下抓在自己手中的六月雪,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长了飞毛腿还有顺风耳的张嫂不早不晚的蹦到她的身后,紧接着季乔南还有他的母亲也陆陆续续出现在她的视线。

  是搞紧急疏散演练,这速度这集合的程度也是绝了,宁可夏脸颊通红的堵在六月雪的凹凼处,等候张嫂她们的对她的裁剪。

  “可夏,过来,你堵在哪儿干嘛呢?”张嫂看了一下面无表情站在一旁的乔总,快速的收回视线转到耷拉着脑袋的宁可夏无语的招呼道。

  “哦”宁可夏闷哼一声,有些扭捏的慢慢朝前挪步,心里却对他们这么大的反应泛起嘀咕,难不成,心中给出的答案,直接把宁可夏的心提在了嗓子眼,直觉驱使着宁可夏的视线偷偷留在了季乔南的身上。

  却见季乔南正狠狠的瞪着她,完了,又惹事了,宁可夏欲哭无泪的收回视线,脑袋垂得更低,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小猫千万要识趣啊!别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喵”明明是细弱无力的声音却变成一个千斤重锤一锤朝宁可夏击了过来,击的她眼冒金花,四肢无力,一口老血差点从胸腔喷涌而出,看来你还真是超脱于世,不食人间烟火啊!

  “这是这么回事”张嫂脸色有些难看的质问起宁可夏来。

  宁可夏背脊有些发凉,手心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怎么回事,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会信吗?

  看着耷拉着脑袋沉默不语的宁可夏,张嫂又急又气的将宁可夏拉倒自己的身后,大步流星朝凹凼处走去,最后掀开六月雪,张嫂的脸顿时煞白,有些慌乱的看了一眼距离自己一米开外的乔总。只见乔总眉头拧成了一个结,面色铁青。

  张嫂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神色慌乱的宁可夏,最后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手指捻起小猫的脖颈上的绒毛,退到距离乔总两米开外的地方,诚恳的说道:“夫人,是附近的野猫跳进院子了,我马上把这猫丢出去,尽快对这个地方消毒,夫人请放心”

  “喵,喵,喵”凄凉绝望的惨叫声化成一根根银针扎在宁可夏的心头上,生疼,真可怜,这难道不是我吗?宁可夏不由得将自己的境遇联系到小猫咪的身上,突然感觉自己的命运和小猫咪没什么区别 ,丢了妈妈,没人疼,也没有人爱,被人像垃圾一样嫌弃。

  “可以不扔它吗?我来照顾它”宁可夏冲到张嫂前面,眼泪汪汪的低声哀求道,声音及其的小,小的毫无底气。

  张嫂微微一愣,有些尴尬的看着宁可夏,转头看了一眼正双手环胸,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宁可夏的乔安宁,最后收回视线,盯着宁可夏严肃的回答道:“不行,屋里包括院子都是不允许养猫!况且你的手也是被猫咬的,难不成你想在被猫给咬一次吗?”

  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就算自己说破喉咙也不可能会有任何的改变,宁可夏有些颓丧的垂下手臂 ,心疼的看着嗷嗷惨叫的小猫。

  “放下”

  宁可夏的心嘎噔一响,惊讶的寻声看向季乔南,直接季乔南面无表情,大步流星的走到张嫂面前,死死的盯着悬挂在张嫂指尖的小猫咪,最后又将视线移到张嫂的脸上,一字一句郑重其事的说道:“把它给我,它是我带回来的,你没有权利把它扔掉”

  张嫂微微一愣,有些犹豫的说道:“不行,乔南,不能把它留下来,因为……”张嫂有些犹豫的看向乔总,期待乔总可以将她的小祖宗给带回去。

  “因为什么”看着张嫂好半天都没有给自己一个合理的答案,季乔南不依不饶的追问道,在没有给出自己一个合理的答案,就想从他的身边把他的东西给拿走,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因为你老妈不允许家里养猫和摆放钢琴之内的东西,这个理由够了吧!真是的,这要我怎么说,要是说你老妈不许家里养猫,那你妈不把我给生吞活剥了,也是够了。张嫂有些不满的在心中吐槽道,可是吐槽之后还是得找一个理由把季乔南搪塞过去啊!

  “乔南,乖啊!你看这些东西不干净,万一有狂犬病这些疾病,那可就糟了”张嫂温柔的安慰着季乔南。

  哪知季乔南根本就不吃这一套,直接从张嫂手中抢过猫,提在手中,扫了周围一圈,最后宣誓道:“它是我带回来的,就该由我负责,你们谁敢碰它,就别怪我不认人”说完,季乔南提着小猫就钻进屋里。

  留下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张嫂,还有震惊的看向季乔南离去方向的宁可夏,以及眉头微蹙陷入沉思的乔安宁。

  微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花园又恢复了往日的幽静淡雅。

  “夫人”

  “算了,随他去吧!只要保证那只猫不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就可以”乔安宁有些疲惫的捏了捏眉心,不在做任何逗留,径直朝外走去。

  随着花园里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开,园内只剩宁可夏一人待在原地发呆,不知过了多久,宁可夏仰起脑袋看向那扇半掩的窗户,嘴角不知不觉的向上带起漂亮的弧度。

  不早了,宁可夏收回视线踩着他们离开的步伐朝外走去,走到房屋转角处,宁可夏止住了脚步,眼球被一辆已经发动引擎的黑色迈巴赫跑车紧紧的抓住,车内是乔安宁,透过车窗可以看见乔安宁一脸严肃压低着声音在和某人通电话。

  “乔总”

  “马上,帮我调查一个人,这件事一定保密,尤其是对季哲思”

  “好”

  “宁可夏”

  “……”

  看着缓慢驶出园内的车,宁可夏缓慢收回视线,最后将视线抬到不远处的窗口,微微一愣,又快速的收回视线,又将视线投到那辆已经开出院子的车,眼前不知不觉浮现出刚才季乔南趴在窗口,眼底充满落寞的画面。

  心底不免泛起一股心酸和同情,她好像有点懂季乔南了,可是自己是真的懂吗?不知过了多久,裸露在外的手臂泛起一丝丝凉意驱赶着宁可夏进了屋子,原以为今晚会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却没想到的是今晚比前些日子更加的凄凉,饭桌上就只剩宁可夏和季乔南两个闷头扒饭。

  听张嫂说季叔叔临时赶去外地参加一个商业活动的开幕仪式了,乔阿姨公司临时出了点事需要赶回去处理,今晚就只有她和季乔南两人吃饭,偌大的一个房间却只有稀稀拉拉的三个人,不免有些凄凉。

  看着季乔南一直自顾自的吃着红豆米饭,没有夹菜的意思,宁可夏看了一眼已经退回厨房张嫂后,转过头,偷偷的瞄了一眼季乔南,又快速的收回视线,将视线停留在摆放在自己眼前的鱼香肉丝,突然想起那天和季叔叔一起做饭的时候,季叔叔好像说过季乔南特别喜欢吃鱼香肉丝呢!

  宁可夏默不作声的将摆放在身旁的菜轻轻的推了过去。

  身旁突然多出一份菜,季乔南微微一愣 ,夹杂指尖的筷子僵在空气中,缓慢的抬起头看向已经埋头扒饭,脸已经红的快要滴血的宁可夏。

  看着低头没有反应的宁可夏,季乔南有点乏味的收回视线,僵在空气中的筷子又活了起来,继续进行它还没有完成的使命扒饭。

  趁季乔南在蒙头吃饭的时候,宁可夏偷偷的看向季乔南,当视线落在季乔南身旁没有动的鱼香肉丝盘中,失望的潮水涌上心头,早知道就不多管闲事了,就在宁可夏有些心意阑珊的时候。

  一直处在扒饭状态的筷子突然被抬了起来,最后伸向那盘色彩润泽的鱼香肉丝。

  宁可夏草草的将自己有些失落的心情收拾干净之后,伸出左手想去取调羹给自己盛碗玉米汤,刹那间眼前蹦来了一勺汤色清亮的玉米汤,宁可夏惊讶的寻找勺柄的方向看了过去。

  却见季乔南面无表情的瞪着她,最后冷冷的说道:“碗”

  “哦”宁可夏有些受宠若惊,抄起手就准备拿自己的碗,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瞬间让宁可夏清醒,看着白色纱布渗出丝丝血迹,宁可夏想哭却又不敢哭,有些委屈的想要用左手取碗来接季乔南给她盛的那一勺汤,就在手指快要触碰到碗的边缘时,季乔南已将勺中的汤倒入宁可夏碗中,随即还不忘冷冷的丢给宁可夏一句“你是猪吗?”

  宁可夏顿时被堵的哑口无言,呆呆的看着季乔南,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又该说什么,看着季乔南碗中盛放的鱼香肉丝,宁可夏有些惊喜,可是转念一想季乔南抛给她的一句你是猪吗?又觉得心口堵的慌,人家不是猪好不好?

  抱抱,乖,我们家可夏不是猪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还在,你未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