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越发复杂
肆默隐士2018-06-16 14:572,156

  见到施凤凰进入大堂,站在大堂内的几位东厂督主,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向着大堂外退去。

  离开大堂之后,关上了大门,只留下了萧于飞和施凤凰,萧于飞坐在首座,手中持着折扇,眼神冰冷的盯着施凤凰:“施凤凰,看来你对你这个千岁夫人的身份,适应的很快吗,你凭什么闯入东厂?”

  “就算是你不承认,我也是万岁赐婚,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大星朝护国夫人”施凤凰上前盯着萧于飞,霸气的回应道:“所以你就要听我的,这是规矩。”

  “我不想和你废话,你在不离开,就别怪我不客气”萧于飞的底气明显有些不足,或许连萧于飞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在施凤凰面前,自己的气势会突然的变的弱了起来。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施凤凰一步步上前,继续的逼迫萧于飞。

  东厂大堂外,几大督主听到大堂内传出的萧于飞的惨叫声,脸色很是难看,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闯进去他们自然是不敢的,只能是来回的在外走动,等待萧于飞的声音。

  “来人!”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大堂内总算是传出了萧于飞的声音,八大督主快速的推开了大门,进入了大堂,施凤凰坐在萧于飞的身边,萧于飞的脸色很是难看,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明显遭到了暴力镇压。

  八大督主都低下了头,不敢去看萧于飞,但没有办法,总要有人打破这个僵局,在丞相府没有找到王铭的章督主硬着头皮,低着头道:“千岁,等我们到了丞相府的时候,王铭已经离开了,据吴辅所说可能是去了三贤王府!”

  听到这萧于飞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施凤凰,只能把所有的气都撒在章天明身上了:“怎么你还想查抄三贤王府?”

  “卑职不敢!”

  “不敢还不把人撤回来,等着我亲自去啊?”

  “卑职遵命!”

  这可以说是萧于飞第一次改变自己的决定,这在以往是从来不曾有过的,章天明不敢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大堂。

  施凤凰见到这也站起了身,紧随章天明离开了东厂,向着三贤王府的方向而去,她答应了萧于飞,一定会帮助他查清楚当年梁王府的惨案,既然不会包庇王铭,只是她不会用东厂那种残忍的办法。

  皇宫乾清宫内,小皇帝靠在榻边,听着李公公的说着今日宫外发生的事情。

  当听到施凤凰强闯东厂并且毫发无伤的离开了东厂,逼迫萧于飞妥协的时候,小皇帝的脸上露出一副欣慰的笑容:“朕就知道,朕的眼光不会错,在这天下只有姑姑才是老师的克星!”

  “陛下,奴才有些不明白,您怎么就这么确定,千岁不会伤害王爷呢?”

  “母亲死后,留下了一本记载了她生前点滴的笔记,其中写着,姑姑从小就是小霸王,打遍京城无敌手,老师最怕的就是姑姑,而老师也只能被姑姑一个人欺负,其余的人敢欺负老师,下场都很惨!”小皇帝说到这,在自己的枕头底下拿出了那本已经被翻的有些破烂的笔记,小心的翻着。

  十岁以前可以说是萧于飞最快乐的日子了,同时也是容妃最快乐的日子。

  梁王府如果没有那一场灭门的惨案,或许他们三个人的命运都会改变,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或许,时光一去不复返,也没有在从来一次的机会。

  三贤王府内,奄奄一息的王铭,拉着施凤凰的衣袖,嘴中吐着血沫,含糊不清的道:“梁王府,吴……辅,司马南,铸剑山庄,江道门……我对不起萧王爷!”

  王铭的眼神之中带着悔恨,到死都没有闭上双眼,半蹲着的施凤凰,眼神之中露出一丝的杀气,对身后的三贤王府的府兵问道:“杀他的人,抓到没有?”

  “没有,此人武功很高,我们只看到了一个背影,从那背影看去有点像是东厂的白衣剑客。”

  施凤凰听到这并未再多问,只是向着王铭胸口处那致命的伤口看去,是剑伤,表面平整,虽然只为一条细细的印痕,内部却已经完全遭到了破坏,但伤口却并非是东厂人所用的剑所伤,到像是铸剑山庄的人。

  施凤凰摆了摆手,让人将王铭给抬了下去,转身来到厅堂首座上坐了下来,此时越来越复杂,二十年前的梁王府被灭案,牵扯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连铸剑山庄都牵扯在了其中,让施凤凰有些后悔阻止萧于飞了。

  东厂内萧于飞此时也知道了王铭被重伤,生死不明,被抬进了三贤王府。

  “千岁,据我们所得到的的情报,梁王府被灭案,牵扯甚广,三贤王可能也被牵扯其中。”东厂书房内,房门紧闭,窗户处都有东厂白衣剑客把守,一个隐藏在屏风后面的人,开口说道。

  “我要证据,不可反驳的证据,否则三贤王府不能动。”萧于飞扶着额头,脸色很差,摆了摆手,屏风后面的那人,点了点头,消失在书房中。

  不动三贤王府除了因为施凤凰之外,还有就是因为梁王,二十年前那晚雨夜,梁王府被灭门,梁王托着重伤之躯将萧于飞送出了梁王府,这才能够等到萧胜到来救下了他,否则不等萧胜到来,他就已经死了。

  当萧于飞被抛出梁王府,昏迷的那一刻,清楚的记得父亲对自己说的话:“儿子,三贤王府对我萧家有大恩,将来不管如何一定要保护三贤王府,一定要记住。”

  说实话萧于飞很不理解父亲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想了这么多年,也不曾想明白,只能是按照父亲的吩咐去做,不会去伤害三贤王府的任何一个人。

  梁王府被灭的真相越是清晰,越是让人感觉到迷茫,刚开始的时候萧于飞以为梁王府被灭就是因为皇帝担心梁王府位高权重,所以才假借江湖中人灭了梁王府,但此时想来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梁王府被灭一定是牵扯了什么巨大的阴谋,或者是当年梁王知道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天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