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裸足算命
杨诚俊2018-10-10 22:002,188

  田间小路,调皮的风儿吹弄着植物们,成群的蒲公英在蔚蓝的天空中跳着迷乱的舞姿。美丽动人的三姐姐拉着顽皮弟弟的小手正在漫步。

  “你得先回答我这个问题,我才告诉你。”

  “三姐,我真的不知道啊,娘说,我不适合搞文学。”

  “那你适合搞啥啊?”

  “娘说我适合打仗。”

  “切……还有啊,你想让我嫁给你,你就得成为一个很有本事的人,等你什么时候有本事了,我就嫁给你,只要我愿意嫁,别的人,说什么都没用。”

  “凭什么要我有本事,你才嫁给我?我要是有本事,我还娶你?你算老几?”

  卫少儿停步,指着卫青,怒吼:“这话谁教你的!你怎么把话说这么难听!”

  卫青垂着眼,一脸委屈,“对不起三姐,我又说错话了。”

  “打住!别跟我说对不起,我问你,这话谁教你的!你一个小屁孩是说不出这种话的!快说!是谁教你的!快说!”

  卫青被吓哭,“三姐,对不起。”

  卫少儿蹲下身,伸手擦着卫青的眼泪,语气变得温柔,“告诉三姐,是谁教你说的?”

  “……学堂的夫子。”

  “什么?学堂的夫子会教你说这种话?”

  卫青嘀咕着,“夫子说,《论语》有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女人就是祸水,是污水,女人就是败家的,娶女人就是娶小偷,你不断赚钱,她不断用钱,男人累死她也不会伤心的,他说世界上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女人,他认为女人都应该去死,都应该钻茅坑里面不要出来。”

  卫少儿火冒三丈,“这该死的夫子!师德何在!竟然灌输给学生这种思想!还用男人的钱?就好像女人赚不了钱似的!我就不明白了,没有女人,你们男人从狗窝里钻出来啊!没有女人,你们男人做完工回家吃屎啊!该死的夫子,他是不是姓曹的那个?”

  卫青点头。

  “他给我等着,我非得抽个时间把他家折腾个底朝天,我要让他看看女人的厉害!走!”

  说着,卫少儿一把拉住卫青的手继续前行。

  迎面而来一衣衫褴褛的老头,年约八十出头,肤色黝黑,拄着木杖,蹒跚行步。

  老头近身,打量了半晌,弯身询问,“小姑娘,算命吗?”

  卫少儿瞅着老头的一脸胡茬子也打量了半晌,随后甩了一句,“切,江湖骗子。”接着要走。

  老头笑道,“这就对啦,你就应该是这样的性格。”

  卫少儿停步回身,“什么意思?”

  老头傻笑,摇摇头欲离开,卫少儿立刻跑上前去,拦住老头询问,“老先生,您刚刚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

  老头上下看了看卫少儿的身姿,又盯紧她的脸,“唉,姑娘的美貌,堪比月中嫦娥啊。”

  卫少儿瞪了老头一眼,“呵,少在这儿跟我使嘴皮子。”

  “哈哈,要不要老夫给你算一卦?”

  “好啊,不过我不会给你吊钱的。”

  老头捋了捋胡子,“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小气。”

  “你爱算不算!”

  “那我就勉强给你算一卦吧,把履子脱了。”

  卫少儿一怔,“啊?算卦不是看手相吗?不是撒龟壳吗?我脱履子干嘛啊?”

  老头笑言,“老夫算卦,向来是看脚,并且准确无误。看手相、撒龟壳之类的全是江湖骗术,不要相信。”

  “那怎么证明你这不是江湖骗术?”

  老头指了指卫少儿的脚,“你把履子脱了,我给你算一算,你就知道了。”

  卫少儿翻着白眼看着老头,“……那我就信你一次,算不准怎么办?”

  老头说道,“如果算不准,我把我身上所有的吊钱都给你。”

  卫少儿微笑,“嗯嗯,这个办法挺好。”说着,卫少儿两脚蹬了几下,脱下履子,又脱下了裹足纱布。

  卫青抬头,“三姐,如果老爷爷算准了怎么办?”

  卫少儿光着脚丫坐在草地上,“你怎么这么多嘴?”

  “哈哈,如果算准了的话,姑娘你就用此剪刀,从你头上剪掉十二根长发给我,好吗?这样才公平。”

  卫少儿眉目一皱,心理犯嘀咕,这老家伙,又看脚又要头发的,该不会是老流氓吧,“什么?你要我头发干什么啊?”

  老头屈身,端坐在草地上,伸左手拿起卫少儿的小脚丫,仔细打量,“干什么你就不用问了,我自有用处。”

  卫少儿不语,仔细看着老头在用眼神“摆弄”自己的脚。

  老头的表情开始认真严肃,卫少儿同时亦变得紧张,生怕这老头真是个老流氓。

  老头目不转睛盯着卫少儿的脚,出言,“姑娘,你爹已经不在了吧。”

  话音刚落,卫少儿顿觉惊讶,卫青也是一脸蒙圈。

  老头又言,“姑娘,你娘肯定是个淫妇。”

  正听入耳,卫少儿猛一抬头,大怒 ,“你说什么!”

  老头瞪圆眼睛,“现在不是跟我抬杠的时候,我就问你是不是?”

  卫少儿无以回复,老头再问,“是还是不是!”

  卫少儿沉下头,表示默认,“……你这些能算得了什么,这兴许是你胡乱猜的,你要是能算得出我昨天晚上吃的什么,喝的什么,睡梦中梦见的什么,我就相信你!”

  老头沉默,转过身。

  “哈哈,就知道你猜不准!”卫少儿拿起地上的裹足纱布套在脚上,正准备穿履子。

  “你昨天晚上吃的羊肉煮青菜、油炸青茄子、橘子半个,总计半斤一两。你昨晚梦见一个老头把你和你弟弟拦了下来,说要给你们算命!这个梦是你在寅时做的,寅时的时候你还醒了一次,对不对?”

  此时的卫少儿已经目瞪口呆,卫青表示深度疑惑。

  “可你卫少儿这一生注定平凡。”

  卫少儿回过神,哼哼两声,“这还用你说?我平民老百姓,我肯定得平凡,你难道还要我上天啊。”

  “不过……”

  “不过什么?”卫少儿神情认真。

  “不过你将来会生出一个不平凡的人。”

继续阅读:第九章:君孺骂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霍去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