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永远没有希望的等待
唐炒栗子2018-05-28 20:213,435

  没有第一次的试探,没有第二次的酒醉,这一次的吻,就像亡命徒站在了悬崖,涩然而萧索,绝望而悲戚。

  靳言绎充满霸夺的深吻,唇齿之间肆意玩弄,他是这样困惑找不到出路,像是被禁锢的野兽,只能通过互相伤害来发泄。

  毫不怜惜的撕咬夏惜柔的唇瓣,直到红肿出血,血腥的味道充斥口腔,他才放过转而来到她充满幽香的颈项。

  夏惜柔忍受着,尽量不让自己颤抖,默默垂泪,眼角有两行晶莹的水珠滑下。

  “你真的……要这样吗?”她难过的问。

  粗暴骤然停下,男人缓缓地抬起头,黑眸如寒冷的冰潭,他未真的动情。

  也不是,真的要和她怎样。

  只是,单纯的泄愤,和羞辱。

  但,一切都在看到夏惜柔的泪时,瞬间停下。

  夏惜柔深深凝望进男人的眼底,双眸被泪水浸过变得更加动人和可怜,她的手缓缓伸向男人英俊的脸庞,但下一刻男人却嫌弃的别开了头。

  她苦涩的勾起唇,声音轻颤:“其实,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

  “有一点你说对了,我很脏,我配不上任何人,你嫌弃我,是对的。”

  靳言绎的身体一震,看着她悲伤的小脸,知道自己那句‘破鞋’带给了她多大的伤害。

  可是,她给他的伤害又何尝不痛?

  “我是该嫌弃你,因为你是一个骗子!”

  感觉到身下的身体瞬间僵硬,他接着说:“照顾我一夜为什么不敢承认?真的觉得对不起我,就当面和我说,趁我酒醉和我道歉又有什么用!”

  “你竟然还找来尹沛瑗代替你,你以为我是什么?随便一个女人我都能接受?你就这么看待我?这么践踏我的真心吗,夏惜柔?!”

  夏惜柔吃惊的望着男人,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都知道?”

  男人嘲讽的看着她:“你很想我不记得吗?但是抱歉,我还没醉到分不清哪个才是我爱的女人!”

  再次听到男人说爱,夏惜柔默默地垂下了头:“对不起。”

  夏惜柔的对不起让他心凉,也许他还在等她的回应,也许他还隐隐的抱有希望,可是也许……永远也等不到。

  他脱离大床,独自坐在床边,留给夏惜柔的是一个挫败的身影。

  “你走!再也不要到这里来!等Aekon的案子结束了,你就辞职吧。”

  他不在说话,拒绝和她交谈,夏惜柔知道,这才是对他们最好的结果。

  走到门边,她的手就快要接触到门把手,这时,身后忽然传来有些苍然的声音。

  “惜柔,知道吗,我总想着有一天你能笑着喊我的名字,我并不怕等待,可我怕的是……”

  他深呼吸,闭上了双眸:“我怕的是,永远都没有希望的等待。”

  夏惜柔咬着唇不语,不回应,紧握的双拳,指甲陷进掌心,却浑然没有疼痛。

  良久,靳言绎轻叹道:“所以,你走吧。”

  夏惜柔不知道自己是怎样逃出那个地方,只是知道一步一步她走的双腿已经麻木。靳言绎最后的话还徘徊在耳畔,怎么也消失不去。

  他说他想看到她笑,想听到她叫他的名字,可是这样怀揣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看着那样退去凌人气势,只有满心悲哀的男人,她怎能笑得出来?

  身体微微发着颤,从靳家拿回来的行李早已经在途中不知道被她丢在哪个角落。总是如此,刚刚得到的东西总是会被她不小心弄丢。

  抬头望望天空,太阳灿烂的让人睁不开眼,光芒闪耀,纵然她此刻这么冷,从心底发寒,但天气却依然晴朗。

  夏惜柔走到家门口,有些失魂落魄,掏出钥匙,插近生了锈的钥匙孔中。

  “请问,是夏小姐吗?”

  夏惜柔回过头,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站在她的身后,一脸严肃,看起来像是某人的保镖。

  她点点头:“是,我是。”

  陌生男人一脸平静,显然在来之前就已经确认好了她的资料。

  他伸手指向一边的车,说:“夏小姐,有人想要见你。”

  夏惜柔疑惑的望向那辆价值不菲的高级轿车,沉默片刻,把钥匙又重新放进了口袋:“我跟你过去。”

  车子里,坐着一名中年的妇人,从她的衣着可以看出是出身大户。

  保养得益的脸上看不出确切的年龄,只是那望着夏惜柔略带打量和冷峻的双眼,让夏惜柔有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须臾过后,这名妇人才冷冷的开口:“我想你应该还不认识我,我是靳言绎的母亲。”

  夏惜柔没有太大的惊讶,刚刚她就已经猜测到了这妇人的身份,实在是因为那双眼睛,和靳言绎太相像了。

  她礼貌的向靳夫人点头:“您好。”

  靳夫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算了,我们长话短说,你知道我是为什么来找你吗?”

  夏惜柔摇摇头。

  靳夫人说:“虽然我人在意大利,但言绎的事我也听说了。”

  “我不管他是不是发疯了,在那么多人面前跟你表白,但我想你应该要有点自知之明,就算他现在是真的喜欢你,但只要我在的一天就不会让他娶你进门。”

  “我调查过你的身世,你是孤儿,没有父母,没有家族,这样的身份配不上我们靳家。”

  “将来言绎的妻子,是要能在事业上帮助他的人,这些,你懂吗?”

  靳夫人的话丝毫不带感情,看着夏惜柔的眼神也有一丝高傲和轻蔑。

  她想不通,眼前这个纤弱看起来就是那种躲在男人身后需要保护的女人,究竟有哪点吸引她的儿子?更何况,她的长相也丝毫不出众。

  夏惜柔始终低垂着一双眼睛,沉默不语。

  不过就算她说了什么,也根本丝毫不能影响靳夫人接下来的决定。

  她拿出一张支票,放在夏惜柔的面前。

  “一千万,离开我儿子。”

  默默地接过支票,靳夫人脸上闪过的神情更加轻蔑。

  夏惜柔看着手中的支票,使劲的捏着,纸张发出轻微的沙沙声,但下一秒,她用双手将褶皱抚平,小心翼翼,然后放在靳夫人身旁空着的座位上。

  靳夫人皱起眉:“你这是什么意思?嫌少?”

  夏惜柔摇摇头:“我不介意您调查我,也不怪您用钱来侮辱我,就像您说的,我是一个孤儿,没有家没有亲人,这么一大笔钱给我,我怕我会无福消受。”

  “所以,还是请您收回去吧。”

  靳夫人的眼中闪过一丝错愕,在这么一大笔钱面前,这个女人依然镇定,眼中丝毫没有贪婪,反而纯净得让人觉得这个世界仿佛钱不是最重要的东西。

  她冷哼了一声:“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不要钱的最贵。”

  听到靳夫人轻蔑的话,夏惜柔却只是淡然一笑:“你说的没错,总裁是一个难得的好男人,他的感情纯真真诚应该是无价,所以,这一千万我更不能要。”

  说着,她敛眸,嘴角缓缓勾出一抹涩然:“总裁的感情,远远比这一千万要珍贵许多。只是,惜柔福薄。”

  靳夫人惊讶的看着她:“你的意思是,你们已经……”

  夏惜柔点点头:“是,所以您这趟是白跑了,我和总裁之间已经说清楚了。”

  不愧是靳言绎的母亲,很快靳夫人便将所有情绪收敛:“也不算白跑,至少我可以放心了。”她向司机招了招手,车子的中控锁啪的一声被打开。

  “你走吧,但是记住你今天说的,以后不要再和言绎有任何瓜葛。还有,不要告诉他今天的事。”

  夏惜柔没有马上下车,反而一反常态,很是严肃的看着靳夫人,说:“今天的事我不会说出去,不是因为您,而是怕总裁会伤心。”

  “靳夫人,离开前我想劝告您一句,以后,请不要像今天您对我这样,随便用钱打发掉总裁的幸福。”

  说完,夏惜柔不忘礼貌的点头颔首,然后才打开车门离开。

  靳夫人怔忪的看着已被关上的车门,刹那间,好像有一刻她突然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女人……

  又是一夜未眠,刚刚睡了一会儿就被噩梦惊醒,夏惜柔便不再尝试。

  因为这一年来,她都是这样被噩梦惊醒后,就无法再入睡。

  为自己沏了一杯咖啡,夏惜柔安静的坐在落地窗前,如墨一样的长发披散在肩上,细腻白皙的肌肤,和一双总是蕴藏着忧郁的翦水的瞳眸,让人会不自觉地想要怜惜。

  她是那样沉静的望着窗外,好似画中人一般。

  突然,刺耳的铃声打破了一室的沉寂,夏惜柔回过神,先是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才六点四十分!

  “喂,你好。”

  她接起电话,那边很快便传来丁佳宁焦急不已的声音:“惜柔,你赶快来公司!公司里出大事了!”

  夏惜柔赶到公司,秘书室内死寂沉沉,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凝重。

  夏惜柔疑惑的走到自己办公桌前,这时,刚从会议室出来的丁佳宁恰巧看到夏惜柔。

  “惜柔,你来了。”

  “是啊,佳宁姐,你说公司出什么大事了?”

  丁佳宁叹口气:“现在来不及说了,你跟我去会议室吧,总裁现在正在里面发脾气呢。”

  看丁佳宁的脸色不好,夏惜柔也不得不严肃起来,跟在她的身后,两人走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内一片寂静,出奇的压抑。

  每个人都将头颅压得低低的,诡异的安静在会议室流转着,沉闷的窒息感让人没办法呼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早安,小逃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早安,小逃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