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眼前黑
两卷经2018-05-27 19:172,904

  撕裂感更加强烈了,这是一场拉锯的战争,但是对于任鸣来说很不幸的是战场是自己的头颅,而自己还是战争的引导者。

  自己的耳边甚至听到了从脑子中传出来的撕碎的声音,任鸣此时忍着身体的痛苦,不知该如何应付。

  耐得住寂寞多年,养心养性,自以为自己对付这般痛苦虽说算不上轻而易举,但总是可以挺过的,谁曾想知道此时真正发生后,他才知道自己所做的思量完全都是异想天开了。

  而此时,他的脑中突兀的灵光一闪,任鸣赶忙抓住这一丝的灵感不敢放弃,而后弯腰驻地的他嘴角开始轻声呢喃一些什么。

  “买豆腐的老张头上次从我这里赊了三斤灵谷还为归还,合计可以兑换下品灵石一颗,后院的李老头上次趁我在他那吃早餐的时候借走我的锄头,还没有归还……。”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琐事,任鸣却记得尤为真切,而他抓住的灵光,自然就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了。

  但还别说,任鸣经过认真的回忆之后,发现自己借出的物品,加上赊账的灵谷,竟然总共算出了四颗下品灵石,顿时任鸣就觉得脑袋上的撕裂都不是事儿了。

  天大地大生活最大啊!

  四颗灵石啊!

  自己一月也就两颗灵石的生活费啊!自己这些年愣是把自己的两月生活给败出去了,好败家的行为啊,这种行为就应该天打雷劈啊!不知道这个妖魔附体的时候有没有要回灵石,不会忘了没去要吧,那可怎么办啊?听他们说老张头听说经常赖账的啊。

  此时已然忘记头痛的任鸣突然觉得活着好累……。

  好想去死啊!

  就在任鸣痛不欲生只想以死来泄愤的时候,脑中的那团雾气突然自己从脑部飘了出来。

  任鸣急忙打起精神,只见一道灵光被雾气缠在其中,左右摇摆似乎是要逃窜,但是此时锁魂阵的功效也开始发挥出来。

  锁魂阵形成了一层光幕最后让四处逃窜的灵光撞头碰壁不止,而拘魂术形成的雾气此时变成了一个手掌的形状,掌心处握着那灵光,阻挡他的四窜,伴随着手掌的每一次抖动,任鸣的身体也跟着颤抖一下,脸色也渐渐变得惨白,但是任鸣丝毫没有犹豫,直接就是伸出手掌,平铺按在地面之上,体内的灵力喷涌而出,顿时,地面符文中再次升起另外一种光芒。

  这种光芒偏向红色,但又在其中掺杂了些许黑色,显得诡异异常,此时整个洞府已经被照耀的熠熠生辉,任鸣伸出手一把抓住那红色光芒。

  被应是虚幻的光芒竟然化做实体,任鸣伸手之间,渐渐化作一把长枪形状的物体,说是长枪,其实只是一个棍子形状然后前面有个尖锐的头部而已,此时正在吸取着空中的红芒渐渐凝实,最后变得好像实体一般。

  握住手中的长枪,任鸣面色惨白,但是眼神却坚毅无比,本来颤抖的身体握住了长枪之后,也渐渐稳定了下来,只是嘴角依旧渗着血丝流出,就在这时,任鸣的眼中爆出一股精光,手也跟随着移动,没有一丝摇摆,枪势锐利的向前刺出,尖锐所及之处,正是那灵光摇摆必经之处。

  “啊啊啊啊……。”一声惨叫从灵光之中传出来,声音很古怪,年轻不像年轻,苍老不像苍老,有些嘶哑,所以此时的尖叫倒像是任鸣早年在地里又一把钝了的锯在锯一块挡住了石头的石头一样,总之就是很难听就是了。

  任鸣强忍着耳朵而身体上的双重打击,手上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拘魂阵找出体内魂魄,锁魂阵封锁战场,虚阳枪钉住鬼魂。

  一手抓着虚阳枪,一手深处,朝着灵光内部探去。

  “我靠,小崽子,你把手伸进来干什么?!”那灵光看到任鸣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身体,顿时尖叫起来,任鸣不理他,自顾自的摸索着。

  果然,经过一番摸索之后,任鸣发现了一枚坚硬的球形物体。

  手指微微用力,那球形物体丝毫未动,但是那灵光却尖叫的好像是杀猪一样:“兔崽子,别捏,要死啦要死啦!”

  任鸣又运起灵力试探一下,力量顿时加大不少,但是还是没有成功,微微有些惊讶,自己这个手指经过这一年的时间刻画符文,让他知道自己的力量和坚硬早已不同往日而语了,但是这番行动下来却还是一无所获。

  除了收获了一场更加惨烈的尖叫之外……。

  “果然鬼魂成型后的魂晶是不能用外力摧毁的。”任鸣自言自语的说道。

  他当然不是只准备到这里,自知捏碎魂晶的计划失败,而且他本来就没报什么信心,他也就收回了手,另一只手拎起那散着晶莹的灵光,一个横抛,扔进了旁边的火炉之中,伴随着灵光的尖叫,灵光在空中划出了一条耀眼的弧线,而后正好进入了火炉之中。

  在刻画符阵的时候他就把炼丹炉算计在内了,而此时他要做的就是开炉炼魂。

  起身盖上炉盖,任鸣这才微微喘了一口气,眼前这个鼎炉是一个半人高的三足大鼎,通体呈赤色,不知是被多年烈火炙烤而成,还是本来颜色就是如此。鼎壁刻着异兽图纹,在炉壁四边,刻画着栩栩如生的四条飞龙,此时正供着身子似乎是要飞行一般,炉盖之上有一只奇异的巨兽战力其上,巨兽的身体很小,但是嘴却大的出奇,张着大嘴,对着天空,显得诡异异常,任鸣盖上炉盖之后,径直走到左边书架上,拿起一本位于第四格的书籍,翻开,然后就见其中掉出一个事物。

  任鸣俯身拿起,只见那是一个扁平的方形物体,但是材质有些油乎乎的,迎着炉火散出的火光还有些光泽,任鸣看到这个方形物体之后,才终于彻底长舒一口气,走回火炉旁,把手中的方形物体放入炉盖正上方的异兽大嘴之中,果然,这方形物体初一进入,任鸣就听到了应该发出的惨叫。

  “小崽子,放我出去我饶你不死,咦,这是什么?啊啊啊,天啊!!开始融解了啊啊!兔崽子快放老子出来,不然老子生吞活剥了你啊……又溶溶解了啊!”

  任鸣不再理会他的惨叫,而是退后几步,而后整个人就是向后一倒,此时他正好倒在了书架前面,后背靠着书架,任鸣心中难免生出一丝后怕之意,而且在这个时候,鬼使神差的,任鸣竟然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习惯性的用尘土把眼前地上的符文给遮掩住了,看来是这一年自己小心翼翼行事有关系。

  任鸣发觉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是有些微嘲……。

  这次的事情自己筹备了许久,从发现几个阵法仙术,到自己独立钻研把几个阵法融合一体,然后在模拟自己的行动,所以此次才可以这么顺利的拘离这灵魂之体。

  那枚方形物体,是任鸣趁着身体复苏之时熬炼的炼魂膏,自己每次只有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这还不算收拾现场以免被发现,所以为了炼制这份炼魂膏,自己不知道耗尽了多少的心血。

  索性洞府内的一些灵药还算充裕,自己这个身体这些年抢夺了一些灵药仙植,自己虽然以前没见过,但是自己有书啊,书中自有黄金屋,任鸣深深地相信着这个道理,于是根据书中的提示,一点点的磨砺自己,终于练成了这份炼魂膏。

  到这时,那炉中的呻吟声已经变得有些微弱了,任鸣只是在树上看过炼魂膏的功效,没有亲身体验过,此时看这架势,效果倒还算不错,这让他悬着的心终于落在了地上。

  他突然开始放声狂笑,笑的肆无忌惮!笑的无所顾忌!

  本来压抑在胸腔的血液此事涌了上来,任鸣躬身喷出一口鲜血,却觉得身体一阵轻松。

  他后背倚靠这书架,弓着腰,一边笑,一边吐血,好像个疯子,像个傻子。

  疲惫的感觉瞬间全部汹涌了上来,任鸣就觉得眼前一黑,正当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太过劳累而昏迷的时候,他突然察觉自己并没有闭眼,并且有察觉到……自己还存有意识。

  这里……就是他……生存了十二年之久的……黑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路旷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路旷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