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身为长老
两卷经2018-06-04 15:452,606

  任鸣睡醒的时候,天空日头已经开始向西倾斜,他推开山洞门口的石门,柔和的金黄色光芒披洒下来,把眼前的整片山脉都渲染成了一片金黄色。

  任鸣面部表情微微有些抽搐。

  难道等会天黑了之后他还要继续睡一觉吗?

  突然有些后悔刚才睡觉了呢。

  任鸣摆了摆头,让自己的头脑清亮一些,他是认识这四周的路途的,虽然只是有些片段式的记忆,毕竟依照着以往自己担心身体的掌控到时间,所以一直不敢随意游走。

  此时身体归了自己掌控,于是他就开始想四处看看走走。

  说做就做,任鸣左右也无事,抬脚就顺着洞外的一条幽深小径走去,天空本就有些暗了,所以此时行走在林中小径的任鸣瞅事物有些不清晰。

  但是路上还好比较平坦,使得任鸣并没有被路上突然横出的树枝绊倒,就这样,嗅着林间树木清香,任鸣不知不觉的走出了林间。

  一出树林,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任鸣环视一圈,出了林子,他心中也渐渐做出了估计,自己居住的山洞应该是在山顶或者是半山腰的,而顺着小径往下,此时他就到了山脚,首先入目的,就是一片宽广的广场。

  这片广场铺设简单,地面简单铺上青石砖瓦,坑坑洼洼的痕迹显露出沧桑的味道,而后并没有其余的建筑物了,倒是再往远看去似乎是有几栋建筑,但是离得太远,只有依稀间的影子,有些瞧不真切。

  再往远瞧,就是几座高耸山峰围绕,峰峦秀丽,任鸣仰头看了片刻,还是瞧不见顶头,可见山峰之高。

  广场之上此时三三两两有着不少人,可能是正好晚饭后出来吧,场中此时都是年轻男女模样,身上穿着大多一样,披着一件简单的青色道袍,其中穿插着几件披着蓝色道袍的人,这使得任鸣身上的这件白色道袍有些刺眼。

  所以任鸣刚一到场中,就引得场上众人侧目观看,有几名离得近的,面色带有一丝庄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拱手礼,说道:“长老好。”

  任鸣听到这称谓愣了一下,不过他本就面目表情,所以除了眼神飘忽一下其余的地方也看不出来,而后想起方才在识海中与小草交流之时小草所说之事,倒还真提了一句自己的身份。

  客卿长老。

  想到这,心头也就释然,自己总归是谁要接受这个身份的,于是也就对着几名行礼的弟子点了点头,演技大爆发或者说因为在黑暗中生存的太久所以已经习惯了面目表情的缘故,任鸣此时点头的样子在几名弟子看来是充满威严的感觉的,所以场中的弟子们也没有在心里升起怀疑。

  旁边的一名蓝色道袍的弟子走上前来,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长老可是有公干?”

  灵泉山府,就是此时任鸣所处的宗门的名字,在任鸣被夺走之前倒是从没听说过,想来应该是离自己居住的地方比较遥远吧。

  而灵泉山府中弟子精英总归分为几种,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真传弟子,而其中真传弟子是指长老和府主的徒弟中,修为精深者,所以地位最为尊贵,同长老一样,穿白袍。

  内门弟子是护法长老的弟子,修为较弱之,穿蓝袍,再往下就是外门弟子,这类弟子数量最多,其中良莠不齐,统一穿青袍。

  这些都是小草在脑中与他说的,任鸣默默记下,看着眼前的这名身上穿着蓝袍的内门弟子,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事,只是出来闲逛一圈。”

  话语颇为随意的语气当时让这名内门弟子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惊讶以往高高在上的任长老怎么好像突然转了性子,脾气变得好了许多。

  任鸣倒是不在意,或者说这个事情他也有些无可奈何,毕竟他是可以装作面目表情从而显出威严的样子,但是谈吐这种东西却不是可以轻松装出来的,脑子里没东西,腹中没有底子,怎么说话也就那样了。

  索性蓝袍弟子也没有多想,只是心中疑惑了一下,而后拱手就退开了。

  任鸣无事可干,再加上人生地不熟,本来小草是可以直接跟他在脑中聊天的,但是自己睡醒之后,小草也一直没有说过话,不知是不是也休息了。

  没人跟自己讲解,自己也不好开口问询身边的人,所以任鸣也只能漫无目的的在场中转悠一圈,不过他发现因为自己的加入场中众人面色多不自然的时候,终于是察觉了随着自己的加入而造成的尴尬,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向前往那边的几个建筑走去。

  一路上没有人上前说话,毕竟外门弟子和长老,哪怕是客卿长老,之间的差距也好似一条鸿沟一般,难以跨越。

  想到自己从前当灵植夫的时候,与那些外门弟子讨价还价的时候,那些仙家弟子的傲慢嘴脸,对比此时的恭敬与畏惧。

  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让他有些享受此时的感觉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周围的敬畏眼神并没有让任鸣觉得不自在,反而让他觉得很舒服,心中默默期待着更多这种目光。

  而紧随这种感觉之后的,就是一种像是愤怒,但是却不尽是的感觉,任鸣再前行的途中心头思索,在走到建筑之前时,心念豁然通畅。

  那种感觉是不甘心。

  自己此时所享受到的,所品味到的这种以往憧憬的仙老爷身份的感觉,并不是真的属于自己的,而是属于自己体内的小草的。

  身为一个以往是农田耕种的灵植夫来说,这样的感觉在带来舒爽的同时,也让他有一种悬在空中的危机感。

  走着走着,路也不远,眨眼间也就行到楼阁处。

  这四周有着几栋四角阁楼,前后层叠,形成一个建筑群,统一被一个围墙遮挡,任鸣此时占得位置就是在墙角之下,不得其门而入,任鸣倒是无所谓,到了这里之后,任鸣也就知晓了这里是何处了。

  任鸣所处的宗门名曰灵泉山府。

  是修真界十大仙门之一,而其中规矩自然也是森严异常的,据小草所说,灵泉山府关于弟子的住处也是有着诸多分配的。

  外门弟子,居山脚,需干杂役伙事,修炼的功法也是诸多限制,只有区区几个练体功法传授。

  内门弟子,居山腰,只需专心修炼即可,其下可养丫鬟杂役若干,功法除了可以修的宗门正统内功心法外,还有仙术可学,只需功力进境达到标准,获得功勋点即可。

  真传弟子,居山巅,跟长老相同,而有的真传弟子权利甚至比长老还有大些,几乎就是宗主候选人的存在了。

  而灵泉山府的地势也很是瑰丽,九峰相拢,护着中央一片洁净圣土,也就是此时的广场在内的一片宽广土地。

  而九峰各设峰主一位,居外境,不常现身,就像刚才出现帮助任鸣的老者,就是一位峰主,感受到了任鸣战斗所引发的气息,这才从外境走出,寻来出手相助。

  想到这里,任鸣自然而然的抬头看了一眼正上方的天空。

  太阳此时正在发散着最后的余光,而后就要渐渐沉入山峰之后,但是任鸣看得却不是太阳,而是在九峰之上的,一片硕大黑影。

  浮空岛。

  灵泉山府掌教与太上长老所在之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路旷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路旷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