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动人曲
两卷经2018-05-31 22:483,563

  一般这种情况,在惊恐之余,应该喊出一声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之类话语来表示心态,但是一来任鸣此时迫于压力开不了口,而来对方语气态度颇为亲和,让任鸣有些怀疑是否是熟人。

  不过转念一想,就算是熟人也是与附身自己的家伙相熟,那总得来说还是敌人一伙的。

  任鸣心中思绪纷飞,但是还是琢磨不出一个合理的借口或者说话语,于是自己也只能沉默以对。

  老者倒是不恼,看到任鸣沉默,但是也不疑有他,而是自顾自的走上前来,任鸣看着正在临近的老者,但是表情上还是强迫做出一副无波无澜的样子,其实任鸣一颗心此时早已悬在空中。

  突然想起这个本就是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伪不伪装的,于是挺直了腰板,似乎这样可以让自己显得有气势一些。

  老者走到了任鸣的身边,眯眼沉吟良久,好像在观察任鸣,不过他应该是察觉不到此时任鸣正在心中怒骂老者,突然,老者好像是觉察到了什么,而后眸子猛地睁开,任鸣心神一颤,此时他才认真的看了老者的眼睛,老者的眼睛被一股灰色覆盖,显得很浑浊,眼皮耸拉着,但是此时突然睁开,却是从灰色之中射出一缕精光,只听老者口中喝到:“大胆妖孽,怎敢欺我人族。”

  而后就见老者单手一划,戳在任鸣的头上,任鸣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只是突然发觉自己的脑袋里头的痛疼减轻了不少。

  有一种一瞬间变得清灵的感觉。

  老者手势不停,这时,任鸣的脑中突然喷出精光,依照波纹的形态想着四散扩开,让老者手势一停。

  任鸣在喷出精光的一瞬间觉得额头一痛,而听到老者的话更是让他心神狂跳,看着老者手势运转,灵力汇聚,让他十分担心,害怕这老者稍后发现自己原来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然后顺手灭了自己。

  老者思考了一会,而后整个手势一转,从上至下横划一个十字符号。

  随着手掌移动,老者和任鸣之间的空间似乎被撕裂开来一般,一个黑洞洞的十字出现在面前,随着这个十字的出现,任鸣明显察觉到了面前的灵气从其中粘稠的喷涌了出来。

  雄浑的灵气扑倒任鸣的额头之上,吹过任鸣全身。

  任鸣虽然心中跳动惊恐,但是身子倒是很诚实,毛孔打开,尽情地吞噬着眼前的灵气。

  而后老者似乎又是在画些什么,只见一道道灵光闪耀,任鸣虽然距离很近,但却是怎么也瞧不真切,这让他有些无语。

  最后,灵光猛地暴涨,一瞬间照亮了整个山洞,不过也只是一瞬的功夫,有快速收缩进入了任鸣的脑袋之中。

  而后眼前的一切就都消失了,只剩一个粗布麻衣老者,像是一个凡人一样,站在自己的面前。

  任鸣不知道对方到底往自己的脑袋里面施了什么法,但是觉得疼痛的感觉已经开始退散了,不免有些惊奇。

  而老者似乎耗费了不少心力,说道:“小友,这大妖生前实力想来非凡,而且还有一个比较奇特的阻碍,可能是这大妖的施法吧,我本欲直接驱逐而后磨灭他,但是又怕损伤小友脑部,于是用了画地为牢之术暂时把他囚在你的脑袋之中了,以小友你的能力,自己想到处理的办法应该不难。”

  任鸣听得一愣一愣的,什么画地为牢,什么囚在脑袋中,他有些不明白,但是隐约感觉困扰自己十二年的难题似乎是暂时解决了。

  “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信任我的,你直接自己弄死这个大妖也可以的啊。”任鸣自言自语的说道。

  “什么?”任鸣说话的声音很小,老者听不真切,于是出声问道。

  任鸣面色微苦,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的是历经磨难,百般挫折,看着刚刚施展出大神通的老者,此时面容平平无奇,皱纹层叠,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寻常的老年人而已。

  但是再看看刚刚施法的手掌,方才那好像是划破空间一般的威势就在自己的眼前展现完,想来老者只要顺手劈自己一下子,自己就会想木柴一样,两半了吧。

  十二年的苦楚已经远去了,现在的问题却也很揪心,那就是怎么跟眼前的老头解释,实话实说,似乎看这老头的态度跟任鸣本来的关系不错的样子,但是胡编乱造出一个借口也需要时间啊。

  此时时间紧迫,任鸣绞尽脑汁却反而没有获得什么好的方案,而这时老者可能是看任鸣久未说话,以为任鸣还在纠结大妖的问题,于是出声问道:“依着小友的实力,似乎不应该被一个大妖困惑这么久吧,小友这是怎么了?”

  老者说道这里话语有些迟疑,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任鸣脑中苦思冥想,突然眼中闪出一道精光。

  而后就见任鸣假装脚步一软,整个人瘫倒下去,正要装晕,但谁知此时他所在的位置正是自己当初刻画阵法的位置,所以自己这一个横躺,倒是正好让自己的头颅撞上了炼丹炉的腾龙把手之上。

  一股剧痛袭来,任鸣把自己撞晕了。

  …………

  “小子,醒来没有?”一个声音在耳边想起,任鸣幽幽的睁开眼睛,突然发觉此时所处的环境竟然是一片草丛。

  四周遍布半人多高的密布草木,参天大树,娇嫩绿草,头上白云片片随风轻飘,几只白鸟不知从哪里而来,在天上飞行穿梭,行在云朵之间,好不潇洒。

  任鸣伸手拨开倾斜触到自己面上的绿草,挠了挠有些痒痒的地方,站起身来。

  看着周围这么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任鸣这才想起晕倒前发生事情,抬起双手,用双手捏起一朵娇花,虽然不至于热泪盈眶,毕竟多年无尽黑暗折磨,但是心情难免会有起伏。

  “刚醒过来不是看看四周,而是去采花,这是不是在暗示些什么品格之类的事情?”耳边突然想起一声自言自语,惊得任鸣手中花朵掉落,急忙向四周看去,这才看到站在自己右边的人。

  这是一名青年道人,身上只是披着一件宽大的道袍,遮挡住了整个身形,头发披散,但却不显凌乱,整个向后披过去,面容只能说是清秀,此时他正用手指摩挲着下巴,似乎是在思考着刚刚自己提出的问题。

  “你是?”任鸣完全不认识面前的这个青年道人,就算是自己在黑暗中生活的时候也没有看到过,他记得自己在昏迷之时似乎是在那个老者面前,而且是在山洞中。

  看着四周的景象,心中疑惑,难道是老者把自己扔出来了?

  “这个问题问得好。”那名青年道人听到这个问题之后,停止了正在进行的动作,而是缓缓背起双手,仰头看着蓝天白云说道:“我本来以为我是身为主角级别的存在,而且一直以来的主线推进进行速度也是不错的,除了在几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上出现了偏差,但是我还是很认真的执行着我的任务,甚至连老爷爷跑偏了我都努力培养他,但是我在这个时候却又察觉到了你的存在,所以我觉得我要么是大反派,要么你是大反派,而我依旧是主角。”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很疑惑的样子。

  任鸣自然是听得云山雾罩的,但是听到了察觉到自己这一句话,脑中想到了什么,只能有些不自信的问道:“你就是抢我身体的那个妖怪?”

  “妖你妹。”青年道人一脸平静的说道。

  “……我没有妹妹。”任鸣表情有些古怪,心中怀疑对面的这个人不会是傻子吧。

  “我知道,这里的妹并不是指你妹,而是指……一种发泄情绪的语言技巧,可以理解成是地方方言。”青年道人还是一脸平静,只是在解释道最后的时候面部表情有些迟疑,思考了一会才说出答案。

  “这个似乎并不重要……吧。”任鸣说道。

  青年道人乜了他一眼,眼神中透出来无尽的鄙夷之情,说道:“那你还问。”

  “其实,我也没问你吧。”任鸣心中已经确定了,面前的这个道士就是一个傻子。

  “好的言归正传,我本来的名字已经很久没用了,那也不重要了,所以我就告诉你我的艺名吧,你可以叫我龙傲天。”青年道士面色没有一丝波动,还是一脸平静。

  “我什么时候问过你名字了,而且你这个名字……好俗气。”任鸣现在只想问出这里是那里,然后走人回到自己的家中。

  “名字俗气不俗气这种事情不重要,只是一个称呼罢了,而且……你就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比如这里是哪里之类的?”青年道士说道。

  “……其实你也一直没给过我问问题的机会吧。”任鸣四周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此地突然肥沃,不过也确实,如果不肥沃的话,草木也不能生的这么繁盛,而又因为草木繁茂,所以他找寻了半天,也没能看到地上那里有石头之类的东西。

  “但是似乎直接上手开砸有些不顺手啊,而且如果砸到脑袋上的话,疼痛应该是相应的。”任鸣在心中思索一番,有些苦恼。

  “如果要砖头的话,你就太低估我了。”青年道士还是侧脸对着任鸣,这样显得颇为高深莫测,只听他说道:“在你醒来之前,我早已经把可移动的硬物都取走了呢。”

  “看来你对此颇为自傲啊。”任鸣冷笑的说道。

  “恩,其实还好。”自傲的气氛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

  任鸣迅速脱下脚上的鞋子,而后直接扔了过去。

  青年道士向后退一步,正好躲过这一击,最上不停歇的说道:“你果然还是太低估我了呢。”

  “切。”任鸣切了一声。

  青年道士终于转了过来,正面对着任鸣,说道:“试探的差不多了吧。”

  任鸣面色也从冷笑变为正常,轻声说道:“是差不多了,那就正常聊一聊吧。”

  一阵清风吹过,野间的草木随风轻扬,簌簌的声响像是一曲动人的曲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路旷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路旷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