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释迷疑美玉疗疾
江湖之远2018-06-19 11:225,187

  林慕修借着屋中通明的灯光与那不速之客缠斗在一起,若论剑术林慕修与那人不相上下,修为灵力那人却弱了一大截,再加上常乐也加入战团,那人已无招架之力。

  他运起灵力,蕴华剑白光森森,用力一剑划过那人的胸前,鲜血飞溅出一条弧线。

  那人伤倒在地。若不是他连忙后闪,加上手中的剑一挡,恐怕已立毙当场,那柄剑已被锋利威猛的蕴华剑截为两段。

  那人手捂着伤口,连忙告饶,只听他粗声憨气的急道:“少侠别杀我,我就是这家中主人!”林慕修闻言大惊:“什么?怎么可能?我见过这家中主人,绝不似你这般模样。”

  借着剑光但见眼前这人面色极黑,五官不端,脸上大颗的麻点,凹凸不平,面貌如此粗鄙丑陋和那个仪表深深的男子判若两人,说话的声音也是迥然不同,一个清朗悦耳,一个粗声憨气,难听至极。

  丑人解释到:“我没有伤害你们的想法,只是想将你们吓走,我不想别人打扰了我们的清静,不想反弄巧成拙。”林慕修和常乐相视不解。

  常乐俯身仔细看这人的面容,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腹中向上涌来,险些压抑不住,吐在那人脸上,平生首次见到如此丑恶之人,的确是很恶心的感觉。

  此时,妇人和彩玉已都来庭院之中,彩玉燃起了院中的灯台,照得一片光明。

  丑人见到妇人连忙道:“沁兰,是我,我是玄兔,哎,我…对不你!”

  林慕修询问妇人道:“他可是你的丈夫?”

  妇人闻声断然否定道:“不,他不是我丈夫,他的说话声音绝不似你这样难听。”听到丑人的粗怪语声,妇人声音中有些激动愠恼。

  丑人爬起,踉跄的跑到妇人的身边,扯着妇人的衣袖,她忙要挣脱,林慕修也刚要上前拦阻,恐丑人对那妇人不利。

  那丑人愧疚的道:“都是我的错,欺骗了你这么多年,我真的是玄兔。二十年前,我从那可恶的游方术士的手中救下你时,你对我说我已被俗世所不容,已污浊不堪,不是‘清白’女人。我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伴你左右,此生不离!”

  中年妇人听到这,脸色大变,甚为震惊颤抖的道:“二十年前的事你怎么知道?你真的是玄兔?可你怎么变了声音?”

  林慕修暗想,这对夫妻生活在一起二十年了,中年妇人竟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有如此一面,好是奇怪,不过听丑人的一番真情述说,中年妇人极为触动,看来他们应真是夫妻。

  可一个面相俊朗,一个丑陋至极,怎么可能是一个人,打死我也不信,可若是外人,夫妻间的情话,别人怎么能知道?

  妇人向那张丑陋的脸上探触摸梭而去,当触碰到丑人满面的疣麻子,不禁猛的缩手,身子一震,关切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才几个时辰不见,就变成这样子?”

  丑人无奈的坦白道:“我原来便是这副面孔,这才是我真实的一面,我曾和你提起过,要是变成了丑八怪,你还会爱我吗?”妇人怔怔的呆住。

  林慕修等人极是疑惑惊讶,人的美丑怎么能说变化就变化呢?疑道:“那你怎么会变成相貌儒雅的样子?”

  “说来话长,我是玄兔妖。”丑人叹了口气道。

  “原来你真的是妖怪!”彩玉瞪大眼睛惊呼。

  林慕修倒并不怎么惊讶,他早已猜到了,当中年妇人开门时,妇人应该就是村民所说的被兔妖掠走的妇人。

  玄兔妖刚要开言,忽听得撞门的响声,三个人应声而入,连滚带爬,紧跟着后面进来一个红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狐纤离。

  林慕修心中一喜,惊讶的道:“纤离,这是怎么回事?”狐纤离微笑着看着林慕修:“我入这迷雾来寻你,巧碰这三个人,他们图谋不轨,竟然劫到我的头上,反被抓来。”

  林慕修听得明了,即使修为高深的人都不能轻易伤到狐纤离,何况几个普通的劫匪,她的安危倒绝不用担心。

  “慕修,既然他已承认是兔妖,还等什么杀了便是!”常乐对林慕修道。林慕修拦住:“且听他如何解释。”

  玄兔妖继续述说着往事:“二十年前的我,游走于江湖逍遥快活,可幻化而成的人形,却丑陋不堪,别人见了,不只讨厌,甚至有些害怕,我全然不放在心上。

  但当我邂逅了那个美的让我窒息的女人,我彻底颠覆了以前的想法,我丑的人见人怕,我开始自惭形秽,只有化回原形,变成一只黑兔去接近她,没想到她真的对我爱不释手,将我抱在怀中倾诉着种种失意,诸般痛苦,我心喜若狂,每天都来与她相会,沉湎在那温暖的怀抱,那段日子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甜美的时光。

  可偏偏又出现了几个居心不良的痞子村民,来轻薄调戏,以我的修为教训几个凡夫俗子自是轻而易举,怎奈我也是觊觎人妻,名不正言不顺,为道义所不容,最主要的是她还不知道我是妖的身份,还有我这副无法示人的面孔,决不能以这么丑陋的面目出现在最心爱的女人面前。

  那时我患得患失,深深的焦虑和懊恼,心如刀绞,万幸的是事无绝境,我偶然间得到一种仙草,唤华‘月华霜’,它可美化容貌,就连声音也都变得清朗。

  我狠狠的教训了那几个痞子村民,从此她的身边没了黑兔,多了一个俊美的男子。

  那个残害沁兰的游方术士,是我有生以来杀的唯一一人。

  呵呵,凡事利弊两面,这仙草清晨服下,到了子时,阳气渐盛便失了药效,只能到阳气渐复之时再服,而它亦是剧毒之物,凭着我三百年的修行才苦苦支撑,时至今日也快修为殆尽了,早晚会被月华霜毒死。”众人听着玄兔妖的一番述说,五味杂陈。

  常乐鄙视道:“大叔,你倒是把拐走人妻说得冠冕堂皇,倒成了英雄救美的佳话。”林慕修心想玄兔妖与周氏村老者所说,颇有不同之处,看来一面之辞绝不可轻信。

  再看那叫沁兰的中年妇人,已是触动极大,清莹的泪水从闭阖的眼角肆意流下,已哭成泪人。

  缓了缓激动的情绪:“你竟服下改变容貌和声音的毒草,二十年来我竟然不知晓,真正的你,原来是这样的一面,你怎么这么傻,无论你什么模样都是我至爱的人。”

  彩玉喃声道:“女人总会说喜欢自己的男人傻,书上都是这么写的,看来他们是真心相爱的。”

  沁兰的思绪回到那不堪回首的过往:“当初与王二成亲,没过多久他的本性便暴露无遗,酗酒赌钱,好吃懒做。

  最让人不堪忍受的是他对我非打即骂,打的我遍体鳞伤,甚至伤疤叠加,身上总有未愈的伤口,家中收获谷粮所卖的钱,被他输个罄尽,任凭我如何归劝,都不思悔改,最后竟债台高筑。

  我失意绝望之时,便遇到了一个俊郎仪表的男子,他给了我太多的温暖和帮助,后来他亲口告诉我,他是玄兔妖,我并不害怕嫌弃,无论他是谁都不重要。

  那无情又无义的王二竟将全部家当卖掉,丢下我一个人,携银钱逃走了。后来村里的人诬陷我是惑人的妖魅,请个游方术士驱邪,昧了良心的术士为了多收银钱,用毒药粉毒瞎了我的双眼,又百般凌辱,那时羞愤绝望的我只求快死,恰在此刻他如神祇般的出现了,救得我脱离了苦难,杀了可恨的游方术士。 我又燃起了生存和情爱的希望,他许我一世相随,我诺他此生永伴,来到此间,他施起法术,蒸腾地泉洞的水化成浓雾,以形成一个被世俗纷乱所扰的世外桃源。哦,怪不得你和我约定半夜以后不能相见,原来是因为你的容貌和声音,你这是何苦?本不必如此。”

  所有的人都静静的听着沁兰伴着情感的冗述,在场的人几人都听得感触万千,玄兔妖握着沁兰的手,已经呜咽起来。

  常乐讪笑道:“还头一次听到,在一起夫妻二十年,竟然夜晚不相见,玄兔妖,你可真是好耐性。”彩玉瞪着常乐:“你还乱说话,我就说大叔必定不是坏人,他都这么悲惨了,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狐纤离感慨道:“你们的至爱真情着实感人,都是可怜的痴情人。”那两人沉浸在过往的哀伤之中,并未理会他们的言语。

  林慕修肃然道:“你们真情挚意,所做之事虽有不当之处,倒也无可厚非,只是你为何要劫那孩子?

  ”听到林慕修的质询,玄兔妖苦笑道:“出身妖物,无论你做多少好事,别人都视而不见,仍认为你是个作恶多端的妖,俗人的眼睛总是以表象来断定事物。”

  突得听见一个孩子的声音:“就是那三个山匪把我劫到迷雾中的,我逃跑时还割伤了我,幸好是大叔救的我。”边说边指示着几人。

  那孩子傍靠在门旁,显然伤的不轻,苍白的脸上露出愤恨之色,那孩子这么一说,大家已然明了,孩子竟不是玄兔妖所劫,而是他救的。

  此时门外又有些响动,只见十多个人警惕的鱼贯而入,原来是周氏村焦急的村民,仗着人多战战兢兢的摸上山来,他们见到孩子喜出望外。

  林慕修便简明扼要的将经过说了一番,得知那丑人便是玄兔妖,村民都不寒而粟。

  狐纤离将三个劫匪交给了周氏村民,村民又带上孩子也未向玄兔妖道谢,只是谢过林慕修等人便匆匆下山去了,竟也未向玄兔道谢。

  玄兔妖见所来的几个道士定是除掉自己的,恐怕命数将尽,便和沁兰款款深情,说着过往种种,敞开心扉的倾吐真情,直说了许久,仍似有无尽的话要说。

  常乐酸道:“都一起生活了二十年,老夫老妻,还这么肉麻。”说着还配合着哆嗦几下。林慕修终于问出了心中的最后一个疑问:“你既然是玄兔妖,为何竟无半点妖气?”

  玄兔妖憨声一笑,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就是因为它,我只知道它是宝物,却不知是什么来历。”玄兔妖的手中托着一块惕透莹亮,润泽光滑的白块,似一只虎兽形象,隐隐生光,大家凑上前一看都不识是什么宝物,狐纤离却奇道:“你竟有这般宝物?”

  随后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狐纤离。

  她将玉佩拿在手中,仔细的看了一遍,说道:“就是它不会错的。它是周朝礼祭天地四方的瑞玉,每当祭祀时都被修为高深的大宗伯注入强大的灵力。

  其中的灵力乃是一派庄严刚正的气象,那些大宗伯都精通黄学周易,若是妖佩带便可掩盖妖气。这块宝玉便是周礼六瑞之一,白琥。后来周礼崩坏,普通人都可心佩带如此形制的玉器,但只有被注入灵力的瑞玉才有玄妙之用。

  据书中所载,恰这白琥就有医治眼疾之功,任你沉旧眼疾,都可盲而复明,无不效验。”狐纤离调皮玩味的看向林慕修,他悟然大悟,原来如此,纤离腰间的黑色玉璜也是掩盖她妖的气息的宝物,怪不得狐纤离上昆仑山送药,连修为极其精深的道为师叔也难以判断。

  “有了它,沁兰的盲眼之疾可以医治好了!”狐纤离微微笑道。

  玄兔妖面色惊愕再喜出望外,到仍有些难以置信。“真的可以治好眼疾?太好了,可了却我的一大心愿,可是我……我现在太丑,先让我服下月华霜,到了卯时再行治疗吧!”玄兔妖忐忑不安的道。

  “夫君,无论你长的如何相貌,有哪样的一面,我都芳心如故,都相守二十年了,不必再掩饰下去,你就以真实的自己出现在我面前吧!”沁兰如饱经沧桑的说道。玄兔妖思量挣扎了良久,才微微颔首。

  狐纤离运起灵力,那块美玉白琥,徐徐升浮到空中,散出密集柔和的黄白色光芒。渐渐靠近端坐的沁兰,白琥在离她二寸远处,一道光芒连向沁兰的身体,循着身体的经洛缓缓移动。

  运行了约有半个时辰,只见狐纤离白皙的美额已渗出细小的汗珠,白虎在灵力的催动下,又在沁兰的四白穴、晴明穴、攒竹穴、丝竹空穴注入了奇异的光芒,光怪陆离,而后又到两眼前注入光芒,沁兰面色痛苦,就在白虎光芒倏然大盛后立即收敛,突得掉在地上。

  沁兰竟然真的缓缓开眼,环视众人,面有惊喜之色,激动的流下泪水颤声道:“我看见了,我终于看见了!”众人大喜,彩玉甚至高兴的跳了起来。

  当目光刚落在一旁的玄兔妖脸上时,不由的大惊失色,继而错愕怅然良久道:“你真的是玄兔?”玄兔妖怯懦无力的点点头,沁兰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与他一起朝夕相处二十年的玄兔,直到今日才看到他真实的一面。

  半响淡然的微笑起来:“玄兔,无论你是什么身份,无论你有哪一面,多么丑陋,我都永远爱你。”真挚的目光柔情直视着玄兔妖的眼睛缓缓道。说完深情的偎依在玄兔妖的怀中。

  “我也……爱你,也是,什么样子,不论身份。”感动的玄兔妖语无伦次,涕泪交流,不住的揩擦着。

  过了好一会儿,玄兔妖将白琥攥在手中,大为感慨的道:“这二十年来,我一直怀着矛盾的心理寻觅治眼疾的良医良药,我真心希望她复明,再看到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又顾虑忌惮被她看到我丑陋不堪的样子,想到治眼良药竟是随身佩带的宝玉,我却四处寻找!”

  林慕修道:“对自己有极大帮助的人或物,我们煞费苦心的四处求索,可能往往就在自己身边。”

  见浓雾似有了微微的光芒,知道此时已是卯时。

  他见这玄兔妖虽是妖类,却本性良善,二十年前的游方术士也算咎由自取,竟还成全了一段苦情佳缘,便想放过玄兔妖,就让他们 在这世外桃源中无争无忧的生活吧!林慕修便要辞别带上几人离去。

  玄兔妖很是激感,深施一礼:“多谢少侠和这位姑娘,大恩不言谢,我日后绝不为害世人,不负少侠的相信之情。”

  “好个杀人劫妻,为祸一方的妖孽,还满口仁义,想逃脱罪责,没那么容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说完那人傲慢狂笑。

  几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人御剑凌空而立,方脸赤面,四十多岁的年纪,气势凌人,冷锐如刀。林慕修一见到此人,心中猛的一寒,暗叫不好,常乐和彩玉亦面露惊惧之色。恐怕玄兔妖今日必死无疑了。

继续阅读:第18章 凄美情痴妖遗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