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遇艳女客栈漫香
江湖之远2018-06-19 16:245,351

  离开了秦府三人一路向东而行,闲聊时便说起梦魇佳境之事。

  林慕修叹道:“沉湎梦魇佳境会深深的伤害至亲之人,你看秦老爷夫妇便知,最终还会害了自己。”

  常乐一撮下巴:“幸好嫣儿脱离了梦境,那时我想就是死在梦魇佳境中也要救下她。还有杀了那情鬼,真是解恨。”他面露愤恨之色。

  彩玉在一旁痴痴的喃声道:“要是能与心爱的人在那美好的梦境中相守,其实就是死也值得!”

  常乐喊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彩玉也不理他,低下头一蹦一跳的跑到前边去了。

  林慕修又想起了秦嫣儿的忠告之语,问她对狐纤离怎会如此了解,怎会知道她对我的情意,她极自信的说这是女人特有的直觉,还有她望向你时的眼神。

  想到秦嫣儿的恳切之辞,心下暗暗坚定,若如此绝不负了纤离的一片痴心。

  三人走的累了,坐下休息,彩玉抽出腰间玉笛,吹了一首曲子。

  曲终常乐精神振奋,夸赞道:“妙,好听,真有意境,这曲子叫什么名字?”两人瞠目相视,原来你连曲子叫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吹得好。

  彩玉冷冷的嘲笑:“这是诗经•郑风《子衿》你都不知道?”常乐抓抓头:“不知道,没听过。”对面的少女一脸鄙夷:“鬼东西,你长的这么丑,还不多读点书,能有出息吗!”说罢,响起银铃般的笑声。

  常乐一皱眉:“这长得美丑与读书有必然联系吗?读书多就会像慕修一样英俊。”

  林慕修意味深长的笑道:“或许真的如此,多读书秦小姐就会喜欢你啦。”常乐在抓着头,一会儿头皮都抓破了。

  忽然若有所悟的道:“有道理,看来我应该多读些书了,当初我要是知道梦魇佳境一事,救得秦小姐,那她对我就不是这个态度了,嘿嘿。”

  三人就这样有说有笑的继续前行,四日后,到得庸州城。

  庸州城依山傍水,地处咽喉要津,乃是接连东西南的陆路、水路要地,商贾云集,物博人稠。在庸州城的街道上三人信步而行,游历修行嘛,本无目的,多长见识的修行,以助参悟道法。

  烈阳转西,路过一段繁华之地,转过街巷,一阵莺莺燕燕的招呼,声传入三人耳中。

  “公子,来玩玩吧!”

  “人生劳顿,来找点乐子吧!”“公子……来嘛。”

  几个花枝招展,风情万种的女子站在阁楼的窗口招引着,原来是一家青楼,怪不得富丽堂皇。

  林慕修充耳不闻,刚要快步而过,不料兴奋好奇的彩玉被吸引了,对他道:“那几位姐姐好热情,不如我们去玩玩吧!”林慕修如闻惊雷,愣愣的看向彩玉:“走,这个我们就不玩了。”

  这小丫头语出惊人,他知道彩玉自拜入昆仑宫,在山中清修,从未到过红尘谷世,当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后游历修行时间长了,她自然就懂了。

  再看那胖胖的身躯已笑得前仰后合,笑着勉强说道:“既然师妹这么说了,我们就去玩玩吧!”彩玉满怀期待的道:“是啊,走吧,慕修师兄,一路上见到许多有趣的事物,我想看看这儿是什么好玩的。”林慕修白了一眼没个正经的常乐:“要去,你去,别在这捉弄彩玉。”

  “小丫头你懂什么,听我的就是了。”他牵过彩玉的小手往前便走。

  彩玉见两人言辞闪烁,心下疑惑的道:“慕修师兄,为什不去玩呀?应该很好玩的吧!常乐那鬼东西有好多银两。”常乐听罢已是乐不可支,连林慕修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常乐,看你干的好事!”

  常乐追上来坏笑道:“因为那是青楼,风流男人找女人的地方,你还一味怂恿那正派纯良的慕修师兄去找女人,哈哈……哈哈。”常乐都直不起来腰了,笑出了泪水。

  彩玉顿时惊悟,双颊绯红胜火,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羞愤的道:“鬼东西,你就会气我。”向前方快跑去了。林慕修扬手就打他:“亏你还是师兄,怎么这么没个正经。”

  他急忙闪躲道:“这可不怪我,是她自己出丑的哈哈。”

  经过一番闹耍,三人来到一处路边茶摊喝茶。彩玉仍有些羞涩把玩着茶杯,不敢看向林慕修。林慕修提茶杯刚到嘴边,只见对面的常乐贪婪舒泰的嗅吸着。

  他也恰好刚闻到一股浓烈的香气,香气愈来愈浓,似是近在咫尺。

  啪,一只绵软柔嫩的手搭在林慕修的肩头,他颇为意外。侧转头一看,只见一陌生女子,约模三十初头的年纪,纤秾有致,装束打扮极尽魅惑。

  女子悠闲的坐在与林慕修相邻的坐位上,望着他眉目传情的道:“小哥儿,我行路有些口渴,讨你一口茶喝。”拿过茶壶就给自己倒了一杯。

  林慕修见这女子风骚妖魅,诱惑放荡,必不是良家女子,便不想招惹,并未做声,再看常乐看得如痴如醉。他的目光就在女子俏美的容颜和胸前两团丰盈欲出的事物上徘徊。

  女子穿的对襟襦裙,胸前祼出大片雪白,给常乐留下极少的想象空间。

  自魏晋以来,经历了五胡乱华,到了隋唐时期,中原文化与胡狄文化深度交融,民风甚为开放,衣着也性感暴露了许多,酥胸半露也毫不为奇。

  一同沉醉的还有周遭各做其事的局外人,都痴痴傻傻的注目这个美艳无比的女子。

  她媚笑着开口道:“小哥儿,你还真是英俊的紧,我果然没看错你,如何称呼?喝了你的茶,日后要报答的。”女子说着手又搭到他的手臂上。

  女子言行不羁,魅惑轻佻,反倒弄得林慕修尴尬无措,他甩开那只柔软的玉手,严肃道:“只是一口茶而已,谈不上报答,姑娘请自重。”

  此时的彩玉像炸了毛的小公鸡,早已噤鼻瞪眼,怒气冲天,猛得一拍桌子,面红耳赤的道:“坏女人,你离慕修师兄远点,这杯茶给你喝,不欢迎你,快滚开!”

  常乐身子一抖,才感受到彩玉强烈的愤怒。茫然道:“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林慕修右手一拍额头,叹了口气很无奈,心想彩玉你怎么把我的名字说出去了,本不想让这女人知晓,你可好,情急之下主动奉上。

  只见彩玉拿起茶杯平直的掷向那女子,速度极快拖曳着淡淡光芒,似流星般打来,这是用真灵之气摧动的“以小搏大”之术,若对方修为不济,会被小小的茶杯撞飞在地。

  只见那女子从容不近的接在手里,如探囊取物一般,身体分毫未动。

  女子对盛怒少女的话置若罔闻,连看她都不看一眼,笑盈盈的念出:“慕修,倒是很好听的名字,名美人俊。”

  她呷了一口茶:“不过,小哥儿,你怎么是这般口味?偏偏喜欢这清纯淡涩的,还是换换香浓丰熟的口味吧,怎么样?”说完便将前胸贴在林慕修的手臂上,头也向他的肩膀靠去。

  正值壮年,血气方刚,他感觉到那两团柔软的事物,直觉得喉中燥热、气血翻涌、想入非非、欲火窜腾,各位别想多了,那样怎对的起狐纤离?林慕修怎会是那样的人?

  他急忙起身甩开女子的双手,见彩玉已经气得发抖,这女子来路不明,似修为不浅,又是风尘女子,不便招惹。

  想到这林慕修冷冷的道:“彩玉别生气,常乐,我们走……。”常乐边走边回头看:“慕修刚喝上茶,怎么就走,再休息一会啊!”后面传来女子笑吟吟的酥声柔音:“小哥儿,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呦!”

  三人投到一家客栈,住客不多,很是幽静。林慕修安慰了一番余怒未息的彩玉,别和那无耻无礼的女人一般见识,那种女人我绝不会搭理,他戏谑趣谈,彩玉终于笑逐颜开了,他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客栈大堂的灯火尚未熄灭,时辰尚早,便和衣躺在床上。

  脑海中回想游历修行以来的许多事情,想到狐纤离心里就莫名的温暖,为我脱离梦境冒着生死之虞的危险,心中泛起一阵动容怜爱。

  就在他思绪飞舞之时,听到一阵猛烈的响动,又有人激烈的打斗的声音。推门裂缝,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传来:“前几次让你跑了,算你走运,我看你这次还往哪跑?嘿嘿!”

  这说话声音有些熟悉,林慕修头往前一探,赫然看到桂花林中遇见的道人寂玄,被逼迫到大堂的一角,恐惧的脸上多了许多沧桑憔悴,看来都是为了那件宝物所致。

  他对面是一僧一道,尖声便是那道人发出,那道人必是桂花林中的黑衣蒙面人,此刻旁边还多了一个和尚。

  寂玄咬牙道:“智搏、普原,你们这些贼人,屠我全观,还始终不肯放过我,可恶!”道人用剑逼向寂玄:“少废话,把赤璋藏哪儿了?快交出来,别考验我的耐心!”

  “咣当”一声,林慕修一把推开门,伸个懒腰,打哈欠道:“谁呀?这么吵,打扰我睡觉,就是要杀人也得小点声啊!我还以为是什么香艳之事呐”

  寂玄道人再处危难之中,林慕修又果断相助,既为正道中人,他岂会视而不见。

  尖声道人一愣,突然冒出一个多管闲事的,若是普通住客,要是听见打架房门都是关得死死的。

  见到林慕修的面孔,他瞪大眼睛道:“竟然是你小子,本事不济,还要来蹚浑水!”

  他抱着剑顺着楼梯走到大堂,才看仔细那道人,细眼短眉,脸上有一道长疤,一小撅不长的胡子,原来好赌的黑衣人是这副模样,和尚则面相憨厚,手握一串佛珠。

  寂玄踉跄的跑到林慕修一边,表情复杂的道:“道友,又是你,谢谢你又来相救!”似是喜忧参半,喜得是有人来救他了,忧的是只智搏一人都抵敌不住,何况还有个修为高深的普原和尚,心想你来救我那等于陪葬啊。

  “是呀,我岂能见死不救,既遇到便全力施助,管他结果如何。”

  林慕修一笑,他又正气凛然的对恶道人说道:“你叫智搏,做恶杀人,上次桂花林算你跑得快,这次可不那么容易了。”方才寂玄称呼他们时他听的真切。

  智搏怒道:“就你那点本事,还敢大言不惭,我先宰了你。普原,你去拿寂玄那个老家伙。”说完挺剑刺来,常乐和彩玉也已闻声来助林慕修一臂之力。

  普原和尚并未动作,只是静静观战,打斗数合见智搏马上就要落败,普原将手中佛珠轻轻一丢,佛珠金光大盛幻化成巨大的珠琏,一下就将三人撞得飞了出去。

  三人全都负伤,常乐痛苦的埋怨道:“慕修,你小子长脾气了,打架怎么就找修为高的打呀!你倒是找软柿子捏呀,哎哟!”

  林慕修心中一凛,叫普原的和尚修为竟如此高深,只随手一击就轻而易举的把我们三人都打伤了,彩玉修为最低,最担心她的伤,应叫他们先走,我无所顾虑,在抽身逃脱。

  想到这他一横宝剑,沉声道:“你们先走,我来垫后,常乐你快带他们走。”常乐也不客套,忙嘱了一句扯上彩玉和寂玄立即逃走,也怪,普原和尚并未阻拦,想必是胸有成竹料他们跑不远。

  他催动真灵之气奋力一击,普原只向前一推掌,便抵住林慕修锐不可当的锋芒,任凭他如何催动灵力冲击,他的剑尖分毫不得前进。

  普原猛得向前推震,以他的功法修为可想而知,倒在地上的林慕修喷吐一口鲜血,始终未发一言的普原,终于开口,只听到沉憨的说话声从和尚的嘴里发出:“阿弥陀佛,智搏,你去擒他们吧!”

  智搏放声狂笑,轻蔑道:“小子,让你狂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谁都救不了了!”此时的尖声阴森恐怖。

  “我去追那几个人,你杀了这小子吧!”

  普原说语不多,点头回应,智搏便追出去客栈。

  他正盘算逃身之计,普原的攻击已蓄势待发。

  一般浓烈的香气,钻入林慕修鼻中,咦?这应该是今日遇到的娇艳女子身上的张扬郁烈的香气,普原也一皱眉忙低头,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应是也闻到了香味,想来这大堂已是香气满溢。

  只见来人正是喝茶时遇到的那个轻佻的女子,粉面桃腮,眼中秋波流转,迷媚含情,轻摇着步子款款踏入客栈大堂,随着女子的靠近,两人都被香气重重包裹着。

  女子娇媚的笑道:“呦 ,小哥你在这呀?天已晚了,我正找你呢?”看到林慕修嘴角有血迹,又讶道:“你怎么了?是受伤了吧?”忙过去扶他,林慕修哪肯,立马忍痛起身。

  女子见有打斗的痕迹,指着普原做色道:“一定是你伤了小哥儿,本姑娘让你尝尝苦头!”说罢便运起真气打来。普原冷冷的道:“是又怎么样,关你什么事。”便傲然接招。

  女子招招打脸,和尚则推挡格抵,瞬间便十几个动作打完,女子攻势戛然而止,收招媚笑:“怎么样啊!大和尚,是不是觉得浑身绵软无力呢?连骨头都酥了吧?”

  此言甫毕,普原面色大惊略一思忖道:“你不会就是江湖中盛传的女花贼花姬,难道这是软筋酥骨散?”“不错,算你有些见识。”女子搔首道。

  林慕修面色一凛,心中惊愕骇然,对女花贼花姬这个名字隐约听闻,据说死在她手中的男人可数不胜数。

  这女子擅异能,修魅骨之法,练采补之。此刻看来这女子妖媚动人,勾人心魄,魅骨之法正得到了印证。

  普原早已打坐于地,运起灵力修为来驱散软筋酥骨散的药力,只见他面色坚难,额头汗水涔涔。

  原来女子在与普原对招之时,便暗中撒下药粉,普原始料未及只一吸入便中了她的计划。

  花姬万般柔情的看向林慕修:“小哥,一会待我杀了那和尚,为你解气,我们再去找个幽静之地好好缠绵。”说完咯咯笑起,弄得他浑身不自在,提醒道:“花姬姑娘,普原一旦有了喘息之机,我们都将很难逃脱。”

  花姬闻言花容失色,好嘛,这三人轮番惊骇,看来今日都吓到了,花姬又倏然转色,冷冷的道:“原来竟是鼎鼎大名普原和尚,多亏了小哥儿的提醒,看来我只有立马杀了你了。”

  便飞身打向普原,和尚面无神情:“你太小觑我了,纵然此刻,你也并无十足胜算。”他猛的起身勉强接招,两人便斗到一处。

  林慕修心头一喜,逃脱的机会来了。普原法力高深,花姬也非平庸之辈,都不是什么好人,还都惹不起,三十六计走为上。管她什么乌鸡、白鸡还是花姬(花鸡),一概都不鸟。

  恰两人酣斗,他就悄无声息的走出客栈,强忍着受伤的剧痛快走出近百步。

  忽闻得香气如波,荡溢在空气之中,香浓的气息仿佛似花姬就在身旁一般,难道被她发现追来了,猛然一回头,心中极是惊叹。

继续阅读:第16章 孤山宅迷雾重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