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救奇人怪庭异境
江湖之远2018-06-21 05:332,764

  那白衣人急忙向后闪退,林慕修挥动蕴华剑,几道白光凌空飞击,精准的打到四只恶儿狼的身上。

  他又冲到白衣人身前,引剑护持,四只恶狼似是不甘,更加的凶暴如狂,齐齐的长吼一声,又猛的向林慕修扑来。

  血光飞溅,四只恶狼的下场可想而知。白衣人长舒一口气,向林慕修施了一礼。

  脸上渐渐退去了惊恐之色,转做淡淡笑意道:“多谢少侠相救,险些丧命于这几只恶畜的爪下。”

  林慕修转身回应道:“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客气。”他仔细一看这人,有些奇怪。

  白衣人四十多岁年纪,剑眉星目,白面方脸,头系逍遥巾,手中捏着一把折扇,扇柄处用绢绳系着一块苍色玉璧。

  原来奇怪之处在这,他是衣襟左衽,白衣人也打量了林慕修一番。

  突得有些惊讶:“少侠,你是修道之人,是何门派?”未及回答。狐纤离等人已来到了近前。

  白衣人又问过几人姓名,俱各报出,白衣人亦自报姓名:“我叫宇文旻,乃是庸州仙河镇人,因去庸州故人家中,归来时不幸有此遭遇,好在少侠解救危难。”

  常乐一撮下巴,忙问道:“宇文氏?那你与当朝许国公宇文化及可是一个家族?”

  “哦,不瞒少侠,只是姓氏相同,并无亲缘瓜葛,常乐少侠倒是有趣,宇文家权倾朝野,我一个市井鄙人,怎会是一族?”宇文旻脸上泛着淡淡的笑意。

  “以为救了名门贵胄呢?”常乐呵呵一笑。林慕修拍着常乐后背,讽道:“常乐,你什么时候又想要结交权贵了,亏你还是个修仙问道之人。”众人哈哈一笑。

  当狐纤离看到宇文旻的目光时,只觉此人目光深遂幽冷,有种深不可测之感,又觉得似曾相识。温儒外表却有疏远的感觉。她的心中有些莫名的不安,下意识的心中有所提备。

  宇文旻问道:“几位是要到何处去?”

  林慕修回应道:“我们有要事到仙河镇要办。”

  他面露欣愉之色,爽朗道:“我正要回仙河镇的家中,就请几位少侠到我家中做客,算是略表寸心,以达谢少侠的相救之恩,望少侠答允。”

  常乐一摸肚子,笑道:“很好,既然热情相邀,我们去就是了,正好相伴而行,免得危险。”

  彩玉白了他一眼,知道这没出息的胖子又饿了,林慕修会意,微笑着摇了摇头,几人便向仙河镇而来。

  “林少侠,师承门派还未答我。”宇文旻右手持着闭合的折扇敲着左掌,边走边问。

  林慕修突得想起,略有歉意的道:“适才众人说话时,却忘了做答,我修行在昆仑宫,现在是游历修行于江湖,师尊是道虚真人。”

  宇文旻听罢,拍住他的肩头,惊喜的问道:“昆仑宫?少侠师尊竟是道虚真人?”林慕修点点头。

  道家空前兴盛,就是孩童也能说出几个派别的名字来,玄道界中昆仑宫乃是第一大派,在民间那是家户喻晓。

  宇文旻打开折扇,只见扇面上一个虎头图案,那虎头威猛凶煞,俨然如真,折扇的画看了让人心胆一寒。

  扇了几下:“我与令师尊道虚真人有数面之缘,也算故友,道虚真人道法修行已登峰造极,道德修养更是上善如水,放眼整个玄道界无人能达到他的境界啊!”

  听了赞美之辞,林慕修亦是心中喜悦,一拱手:“大道难成,师尊他一直孜孜以求,不曾懈殆。原来宇文兄是我师故友,幸会得晤。”听是师尊的故友,便多了几分亲近之感。

  “近些年被琐事所累,却无暇到昆仑宫拜晤令师尊。”

  “对了,令师尊入室高徒几人?时隔多年却已不知道虚老友的弟子几人?”宇文旻笑意淡淡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师兄弟三人,有个年纪稍长的大师兄,还有这彩玉便是我师妹。”一手指向前边的彩玉。

  彩玉听到 ,亦转身做个得意的笑脸:“对,就是我啦。”宇文旻点头示意。“林少侠,师从道虚真人多久了?”他问题倒还真多。

  “拜在师尊门下已有十五年了,那是九岁那年……唉,往事不提了。”每当他提及童年往事,自会想到十五年前耿耿于怀的身事之迷,便心情低落。狐纤离柔柔的目光看向林慕修,示意不要再提。

  林慕修淡然一笑,随意问道:“宇文兄,所从何业。”

  “曾做过贩货商人,逢今乱世,贼盗蜂起,便不行商了,世道艰难,好在祖上留下些田产,以佃租出去一些土地为生,做了佃东,倒是不愁衣食,落的个逍遥自在。”说完有些得意洒脱的笑起,“如今我也在研修道术,算是个火居之人,按说我们还是同道中人。”

  ‘火居’指的是道教中修炼法术的人不在宫观庙宇,而是在家中自行参悟修炼,如普通百姓一样过日子生活,甚至娶妻生子,又无门无派,亦不着道服,只要心中向道,在何处以何种方式修炼并不拘泥,这便是火居道士。

  林慕修讶道:“宇文兄竟是火居之士,竟然没看出来,那怎么不能对付那几只恶狼呢?”

  “惭愧,我只修不攻之术,竟然对剑术斗法一窍不通。”宇文旻摇头苦笑,常乐悟道:“哦,不攻之术,那你和昆仑宫那些只求长生的弟子颇为相似,他们修身养性,只修炼长生之术,别的道术什么也不学。”

  宇文旻又见到林慕修的腰间玉佩,认得是周礼六瑞的白琥,极是惊讶,问及来历,林慕修如实而言。

  他欣喜的道贺,说这宝物可非比寻常,每次祭祀大宗伯都注入强大的灵力,若聚齐了六瑞玉,加以阵法,可有启死回生之能,宇文旻侃侃而谈,听得众人瞠目结舌。

  林慕修心下惊奇,周礼六瑞竟有如此大的用处,真的会如他所说可使逝者还生,不过对于我来说也无甚用处,宇文旻倒是像似如获至宝一样比我还高兴。

  突得又想起,莫非寂玄所有的那块玉便真是周礼六瑞的赤璋,怪不得智搏恶道追杀寂玄,非要得到它。看来白琥虽是绝世珍宝,但它也可能给我带来无尽的灾祸。

  一路谈说而行,不觉中便到了仙河镇宇文旻的家中。

  庭院中的一应事物与寻常人家极是不同,居于院子正中的竟是主人的卧房,客堂却在院子最里边的幽侧之处,不遵俗制,七拐八绕才到得。

  所植的花木亦杂乱无章,随性而为,给人一种翛然不羁,刻意违反俗流的感觉。

  他看着庭院的布置道:“宇文兄的庭院布置当真别具一格,耳目一新。”

  宇文旻哈哈一笑:“让林少侠见笑了,我行事一向不尊俗法,破格不羁。对世俗事物的认知,世人多有廖误,我既然已经了解剖判,自是不应被庸俗歪理所羁绊。”说着将几人让进了客堂,宇文旻让仆人端上茶点。林慕修觉得他所言也有几分道理。

  少叙了片刻,林慕修因心中有事,想要尽快办理,便要出去,留下他们三在宇文旻家中,去蜀山派的别院报个讯息。狐纤离定要一同前往,他带着她向蜀山别院而去。

  狐纤离低声问道:“慕修,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告知他们?你认识蜀山派的弟子吗?”

  “蜀山派的弟子我并不认得,我也在想以何种方式告知他们。”林慕修挠了挠头,“要是没办法的话,那就直接登门相告。

  ”狐纤离有些担忧的看着林慕修:“直面相告我觉得不妥,那两人死在荒郊野外,只我们四人知道,并无他人知晓,若遇到多疑猜忌之辈,可能会对我们心存怀疑。”

  “我也有此忧虑,一片善意,若被怀疑则反而不美,那该怎么办?”

继续阅读:第20章 仙河镇仙居漫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