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仙河镇仙居漫谈
江湖之远2018-06-21 20:082,716

  “傻瓜,像江湖中暗地里传信的方式不就好了吗?”狐纤离俏皮的笑道。“我也正有此意,多谢,美丽聪明,睿智机敏,足智多谋多纤离姑娘提醒。”

  林慕修夸闹的笑道:“聪明的女人就是不同凡响,好处多多,看来娶妻子一定要娶聪明的。”

  他便写好了信纸,两人来到蜀山别院的围墙上,将绑有信纸的飞镖打向屋堂门前的廊柱上,暗中观察。

  倾刻便看见蜀山派的弟子出来查看,看到廊柱上的飞镖,向周围看了一遍,取下飞镖展信纸一看,脸色一变忙跑回屋中,他见已成功,心中欣慰。

  又想到本做的是好事,却如宵小之辈,那景钧误杀了人却还义正严辞,道貌岸然,不见一丝愧疚,这世道真是好人难做。

  两人高兴的回到宇文家,宇文旻相待甚笃。

  晚饭过后,他本不想搅扰,当下便要辞别,宇文旻则诚意挽留,说与少侠一见如故,相谈甚投,就请盘桓数日,与少侠参玄论道。

  常乐见宇文家的菜肴极是可口,又行止无拘束,满口义理的劝林慕修小住几日,实则他有自己的小算盘,这里餐食盛美,白吃白喝不花银子,何乐不为?

  林慕修在房中练习了几遍内修功法,将真灵之气循行周身一遭自下山以来若无特殊之事,在练功剑术方面从未间断。

  数日来,他又感到自己的功法修为又精进了一大截。下山前师尊殷切教诲,凡事勤勉奋力,日积月累,定然成功。想到这心中暗喜,倒还有些踌躇满志了。

  这时敲门声响起,开门一看是宇文旻,他原来是邀林慕修到他的书房一叙,两人秉烛夜谈直至子时,很是相投。

  宇文旻询问了昆仑宫及道虚现下相关之事,又谈及十五年前千万妖魔围攻昆仑宫的事。宇文旻倒是听闻甚多,一个局外人,甚至比身为昆仑宫弟子的林慕修了解的还多,还论及庙堂政事,世间俗象。

  两人又谈玄论道,参悟经纶,宇文旻倒是颇有高论,只是言语间愤世嫉俗,甚至有些有悖常伦,离经叛道,这一点上林慕修是绝不敢恭维附和的。

  末了,宇文旻愰然想起:“林少侠,纤离姑娘乃是痴情贞烈女子,你可要真心相待,千万不可因所谓的正邪和她是妖族便有所顾虑,若因此失去爱侣,可是人生极大憾恨之事。”

  他语出惊人,林慕修心中轰然一震,惊道:“宇文兄,告诫之语,很诚恳受用,我心中已有决断,只是你是如何知道纤离是妖族的?”就连道法高深的道为都难以断定,以他微薄的修为怎会轻易知晓,且语气笃定。

  宇文旻淡淡的笑意,轻踱两步:“她腰间的黑色玉佩,便是周礼六瑞中的玄璜,宝物玄璜可掩盖妖气,且我在识别妖魔上有独特之法。”

  回到自己房间的林慕修感到这宇文旻确是深不可测,竟然识得纤离的真实身份,不过此次漫谈倒是所获颇丰,也更加坚定了对狐纤离相爱相守的决心。

  他此刻仍然不知,他将要深刻的否定此时对狐纤离的看法。一个无比陌生的狐纤离将出现在他面前,他将看到她决以难接受的一面。

  次日清晨,吃过早饭,林慕修便和狐纤离闲游仙河镇。

  他有好多的话要与她说。望着狐纤离的秋水盈波,心中一阵悸动,到了嘴边刚要说的话突然忘了。他挠了挠头,怎么会这么不堪,一看见她的眼睛竟乱了心神,想说的话瞬间忘得干干净净,不禁脸上腾热。

  狐纤离知意,她柔情的微笑起来:“还是我来说吧!宇文旻这人有种神秘莫测的感觉,我认为他不简单,虽然待我们热情有礼,可目光中的那种疏离阴冷的感觉是掩盖不了的。难道他真的是别有所图,还真的是为了报达相救之恩?”

  一席话说的林慕修不住的挠头,皱眉道:“我亦有同感,只是我们也没什么值得可图的,昨夜相谈只觉得宇文旻很是愤世嫉俗,或许他就是这种性格,是我们多心也未可知。”

  “但愿是我们戒备心重了,不过还是加点小心为妙。”

  “别挠了,再挠就挠成秃头了,那还怎么见人?”狐纤离拽下林慕修的手调笑的道。林慕修呵呵一笑,戏谑道:“要是挠成秃头,我就改道为僧,阿弥陀佛,女施主,你就从了老衲吧!”手做成佛家施礼状。

  狐纤离腾的一下羞红了花容:“啊,慕修,你也有这么没个正经的时候!”

  两人到了那残庙之中,忆起昔日之事。林慕修真没想到以往的妖孽,今日竟成了相伴自己左右的所爱慕之人,想到狐纤离无怨无悔的替他挡剑的一瞬间,泛起阵阵心痛和怜爱。

  狐纤离也是感慨极深。若不是那一剑她也不会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残庙对于两人都有着不同寻常的记忆。

  又走到了镇子东侧的仙河边,两人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上,看清澈澄明的河水,鱼儿畅游其中,周围的风景如画,狐纤离深深的偎依在林慕修温暖的怀抱。

  “对了,我是想问你,你说无论到了哪里你都找得到我,是怎么回事?”林慕修突得想起。

  她起身微笑着对他道:“原因就是你吃的那些红色药丸,它们被我注入了灵息,只要你吃了它们便永远融入在你的体内,散发着只有我能感应到的气息。这可是我狐族特有的法术,循着灵息便可找到你,离灵息越近那感应越强烈。”

  林慕修听得新奇,妖族中也有这么怪异的法术,笑笑道:“原来是这样,你倒是蛮有心计,早都设计好追寻我的方法了。”

  “对呀,我说过要一直跟随你啦,你休想逃过我的掌控了。”狐纤离得意的一扬头,调皮的笑着。

  晚饭过后,常乐又神神秘秘的来到林慕修的房间,又向屋外张望了两眼。

  林慕修正在吐纳炼气,低声道:“慕修,你还是离开纤离姑娘吧!女人太美,必是祸水,最主要的她还是妖,做师兄的劝告你。人妖殊途,在一起可是违逆天道,最后将落得身败名裂,为正道所不容。”

  林慕修心头一震,常乐开门见山的一番话,倒是言辞恳切,并非往日里嘻笑逗闹之言。他又何尝没想过,在心中想过千百遍的事情,被常乐突得提起。

  他淡然的笑道:“我要是不听你的劝呢?会怎样?”林慕修故意反问。

  “你是聪明人,身为师兄我已说的明白,自己斟酌损益吧!狐纤离倒真的是魅力极大,就连慕修你这么正派纯良的人都被迷得神魂颠倒。看来每个男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小魔女呀!”说着拍了拍林慕修的肩头。

  他虽然心中有些沉重,但想到狐纤离那美艳的面容,言行举止,便如清风般吹散了心头的忧郁。对平时没个正经的常乐颇为感激,但他仍面无神情的道:“谢了,你这个没正经的家伙,此事我心中已有计较,你就放心吧!”

  常乐痞笑起来,又拍了拍他的后背:“那就好,不过做为兄弟,我怎样做,我都会帮你的。”

  常乐走后,他想了许多,思绪纷杂,想到若与狐纤离在一起会有种种坚难,未来的道路将荆棘坎坷。但只要心志弥坚,珍重这份真情,定能克服重重困难。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的在宇文旻家中已过了七八日,极是清闲,常乐每天更是只有吃睡二字。

  这天下午林慕修和狐纤离在仙河岸边闲走,只见常乐飞奔而来,到了两人面前,气喘如牛,焦急的道:“不好了,慕修,彩玉师妹不见了!”林慕修闻言大惊失色。

继续阅读:第21章 寻彩玉初起隔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