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凄美情痴妖遗宝
江湖之远2018-06-20 12:005,016

  来人正是道真的入室大弟子景钧,此人一向倨傲恣意,持强骄纵,就连七星长老都得让他三分,对普通弟子他更是不放在眼里。

  他收剑落地,气势傲然的一指玄兔妖道:“长的这么丑恶,还惺惺作态的装做仁善,你所做下的恶业,今日我就让你以死赎罪,纳命来!”

  不由分说,景钧挺剑便刺,玄兔妖慌乱接战,他哪里是景钧的对手,只两合便身挨了两剑,重伤倒地,几人被这瞬间发生的一切吓得呆愣。

  林慕修本就对这对苦命鸳鸯心中恻隐,加之玄兔妖更是心地善良,便硬着头皮上前拦住。

  他自然知道景钧是不好招惹的主,就在景钧的剑将要刺穿玄兔妖的胸膛时,他手疾眼快,用剑抵住景钧的长剑。

  尊重而又恳切的道:“且慢,景钧师兄,他虽是妖类,却并无什么恶劣行为,不如且放过他,以观后效。”

  景钧被阻止,不禁心中气恼,冰冷的回应道:“你要干什么?我怎么做不用着你来指手画脚,你是要为妖孽开脱罪责?”景钧便用力欲刺下,林慕修则用力抵拦。

  “玄兔妖,本性不坏,我游历修行以来第一次见到救人的妖怪,请大师兄且三思而行。”林慕修因心中怜悯便决定要全力救下玄兔妖。

  “妖孽害人,本性难改,难道你忘了门规吗?”景钧剑眉倒竖,怒目圆睁。

  “门规自是不敢忘记,只是这玄兔妖与别个妖怪大为不同,请师兄暂且饶过!”林慕修自认为占据义理,便不退缩。

  他所言虽不失恭敬有礼,但却违逆了景钧的意愿,以他的性格那还了得。玄兔妖和沁兰向他投来无比感激的目光。

  见林慕修执意阻拦,景钧怒火中烧,瞬间气氛紧张凝固。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他的冲天怒气。

  常乐见状,真为林慕修捏了一把汗,急得直搓下巴,景钧是什么人,在昆仑宫哪个弟子敢惹,林慕修你今天是昏了头,敢与他做对。

  忙和颜悦色的上前恭维道:“景钧师兄,这小子有点犯浑,师兄你大人大量,不与他一般见识。自离了昆仑宫已许多时日,不晤兄颜,很是想念你,不如我做东去酒楼喝几杯?”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滚开!”愤怒中的景钧竟对常乐不屑一顾,他知道常乐是为林慕修调和周旋,说话亦毫不客气。

  弄得常乐灰头土脸,悻悻走开再未敢开言,心中暗暗咒骂。林慕修我尽力了,可帮不了你了。

  要说林慕修也不是不看情势的人,不知怎么的这次竟脑子不会转弯,想来是因为向来重情义所致吧,见景钧不分是非曲直,他心中义愤。

  “你让不让开?”景钧厉声斥道。

  “恕难从命!”他坚决的回道。

  “想死?”景钧睛中喷火,左掌凝蕴着真灵之力,迅猛的拍在林慕修的胸口,景钧突然攻击,他猝未及防,力道之大一下就将他打出丈余,紧接着向前一刺。

  ‘噗’的一声,长剑刺穿了一个人的后背,只风沁兰神情痛苦,嘴角流血,玄兔妖撕心裂肺的呼喊着,是沁兰替玄兔妖挡下了致命的一剑。

  狐纤离见心爱之人被打倒在地,又刺中了沁兰,已是怒不可遏,抽出腰后尖锥短剑,冲向景钧。

  “我倒差点忘了,还有这妖狐,好你个林慕修昆仑宫的门规戒律让你记得一干二净,竟敢与妖孽为伍!”景钧冷笑斥道。

  便接招迎战,因他上次下山除妖时认得狐纤离,知是狐妖所化。狐纤离攻势凌厉,招招凶狠。林慕修虽心中郁恼,见沁兰已死,玄兔妖不住的哀恸悲伤,便顾念份属同门忙呼狐纤离住手,若是杀了他那可坏了。

  她就住手跳到林慕修身边,极是心疼的关心起来,景钧亦深知狐纤离修为甚高,他确是倨傲,但也不傻,他与狐纤离的修为还是有那么一段差距的。

  “好呀,林慕修你为袒护妖孽,不惜与同门作对,还与妖物为伍,我看你如何向师门交待?”景钧气得脸色铁青,咬着牙狠狠的喝道。说完御起仙剑,飞驰而去。

  玄兔妖紧紧抱着沁兰的尸身。哀声痛哭,诉说着过往之事,在场的几人也很是难过。哭了多时,不知如何安慰才好。

  林慕修同情的道:“节哀吧,你们的真情天地可鉴,怎奈天意如此,沁兰替你挡下那一剑,她在九泉之下也应该很是欣慰。”

  “少侠,同为玄道中人,你那师兄倒不似你这般仁善,真是可恨,我本知今日要大难临头,可我真的不想牵连沁兰啊!她是苦命之人,她很无辜!”玄兔妖轻抚着沁兰娇艳的面容。林慕修心中却生一丝愧疚。

  “还有,谢谢这位姑娘,你帮我了却了二十年来的一桩心愿,我一直心怀犹豫,不敢面对,没想到坦然直面的结果竟是让我满心欢喜。”凄苦的惨笑,眼角流下了泪水。

  狐纤离道:“举手之劳,不足一提,你二人至纯至真的爱倒是感人至深。”

  玄兔妖缓缓的从怀中摸出一颗奇异的小草,长只一寸,通体透明,星华闪亮,如水晶一般,来回拿动时竟拖拽着冰晶样的星芒。

  只见他放入口中,片刻之间,玄兔妖的面容渐变成林慕修等人白日见到的样子。目睹这个过程,几人颇是惊奇,就连见多识广的狐纤离都睁大了眼睛。

  林慕修挠了挠头道:“这就是所说的月华霜,当真不可思议!”

  常乐看了玄兔妖神奇的变化,眼中放光:“这仙草可当真是好东西,我要吃了也能变得像林慕修那么英俊多好呀!嫣儿就不会说我丑了。”

  “痴心妄想,你就是吃了月华霜也不会像慕修师兄那样英俊!”彩玉双手叉腰的说道。

  玄兔妖对着沁兰深情的道:“都是我害了你,不过我不会让你孤单的,无论你到哪里我都追随!沁兰,我来陪你了!”‘噗’的一声只见半截断剑深深的插入玄兔妖的胸膛,不知何时的他将那断剑拣到手中。

  众人始料未及,他竟为了沁兰而殉情。

  林慕修忙上前探看,血满衣襟玄兔妖淡然的微笑道:“沁兰,我来了,服下月华霜是我不想丑陋的去见你,那样好难看。”

  他缓缓撑起了身体,斜靠着一旁的大石,将沁兰紧紧的拥抱着,任凭鲜血染满衣襟,又用手深情的触摸着沁兰似是绽着幸福安祥微笑的脸。

  “白琥就赠予少侠,这宝物蕴含强大的灵力,日后或许有助于少侠也说不定。”玄兔妖吃力的将白琥美玉递到林慕修面前。他忙运起灵力,刚要搭到玄兔妖的腕脉,给他输些灵力。

  玄兔妖猛的抗拒,嘴角微动道:“不要白费力气了,我就要随她而去,她不在了,我不能独活在这人世间。”狐纤离也向林慕修摇头示意不要救了,致命重伤,神仙难救!

  “这乃是你贴身宝物,极其珍贵,我不能要,你别动,我给你疗伤……,疗伤,或许还有生的希望。”

  “不,你拿着,我意已决定随她而去。与你们虽是一日之雅,却是君子之交,美玉佩君子,它倘为恶人所得,恐为祸世间,少侠乃是重情之人,将它交给你算是个好的归宿。”

  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强把白琥塞到林慕修的手里,他临终时说的这番话,所散发出人格的光辉,令林慕修等人都无比动容。

  “沁兰,我们来世一定要做名正言顺的夫妻,你说我的那一面你真的喜欢吗?……”气若游丝的玄兔妖缓缓的闭合了双眼。

  林慕修见玄兔妖已殉情而逝,却给他的内心带来巨大冲击。玄兔妖也竟然如此痴情仁善,与在昆仑宫中被灌输妖的形象截然不同,或许妖类也有好坏之分,像纤离就是好妖。

  他们两人鹣鲽情深。患难时的伉俪真情撼动人心,可歌可泣,特别是沁兰替玄兔妖挡那一剑时,与在破庙纤离相救时的情景极为相似,不禁紧紧的握住了狐纤离的白滑玉手。

  在场的几人心情都很沉重,林慕修提议就将两人埋在他们生前的庭院,这是个宁静无扰的世外桃源,虽有些寒酸。

  待几人下山时,没了玄兔法力的维持,浓雾已渐渐的消散。

  下山的路上,几人都沉闷无语,常乐实在憋不住,笑嘻嘻的对彩玉道:“师妹,我看大家心情都不太好,不如你吹首曲子听,放松一下。”

  彩玉冷着脸喊道:“吹你个大头鬼,玄兔妖他们的爱情太凄美了,我没有心情!”说完快走到前边去了,常乐追上去,唠叨个没完,烦得彩玉捂耳跑开。

  见林慕修一路上忧愁惋惜的样子,狐纤离轻轻牵住了他那温暖的手,感叹道:“善良诚笃的玄兔竟落得如此下场,好人却没好报,天道有些不公。”

  他重重点头:“确是不该如此结果,不过他却解开了萦绕在心头的大结,算是有些慰藉吧。”

  看了看握在手中的白琥,狐纤离转出淡淡的微笑:“见他们虽死无憾的样子,情真意切,倒算是个令人唏嘘的美满结局,换做是我也心甘情愿!”林慕修点点头。

  狐纤离又俏笑的问道:“慕修,你会像玄兔一样为了至爱之人而服下剧毒的药物,来改变自己吗?”

  林慕修听后断然道:“不会。”狐纤离听到这样的回答,不免有些失落伤心。

  他深情的看着狐纤离:“因为我最心爱的人,就是世间最毒的毒药,她要比月华霜毒烈百倍,我已服下它,就是甘心情愿的被它改变,就不用再服那不值一提的月华霜了。”

  狐纤离听了心花怒放,心情的大起大落后,心中升起难以言喻的幸福感。而林慕修又要掉到狐纤离的盈盈秋水之中了。

  狐纤离美颜一红,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片刻,林慕修苦笑道:“玄兔妖他们已了却尘世,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

  “你是说此番你得罪同门的那个傲慢无礼的景钧,恐怕必将遭到他的报复吗?难道他杀了人就不是罪过了!”

  “确是为此忧虑,庇护妖类无论你多有理,也难逃责罚,不过我问心无愧,什么都无所畏惧,只要有那个四百年的老太太陪伴左右就好,哈哈。”说到后面林慕修豁然调笑起来。他又开起狐纤离四百年修为的玩笑来。

  狐纤离一顿薄嗔粉拳,捶肩捶背,哇,打得好舒服,算是舒活筋骨了,哈哈。在她的眼中一向正直沉稳的林慕修,竟然也有调皮说笑的一面。

  就在两人含情说笑之时,听到彩玉大声惊呼:“慕修师兄,不好了,快来看!”

  林慕修和狐纤离急忙追上前去,只见两人倒在地上,身上和周围都染了些血迹,有个被刺脖子而死的人,面容惊慌惧恐,死未瞑目。

  见到两人死状惨烈,林慕修的心中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他上前俯身探了下鼻吸,两人已死了多时,死的竟然是两个玄道中人,道服紫青白三色相间,林慕修分明认的,这正是蜀山派的服制。

  “慕修,从道服来看他们是蜀山派的弟子!”常乐一撮下巴。

  “对。”

  “从血迹上判断,大概是一天前遭到了不测的,他们与凶手有打斗的痕迹。”常乐故作高深,皱眉笃定道。

  “对。”

  “他们两人都是四十多负的年纪,正是蜀山弟子中年纪稍长的,按说应该修为不浅,那凶手定是修为极高之人。”

  “对。”

  “哎,我说林慕修你怎么一点见地都没有,就说对呀,年青人要多动动脑子。”

  “你说的这些单纯的彩玉师妹都推测的出来,我说对算是让你体面些了。”林慕修嘲讽道。彩玉重重点头,常乐一缩脖,惊啊一声,有些羞惭,做笑颜道:“你们都深沉不说,那只有我来说喽!”

  “查看一下四周,是否留下关于凶手的蛛丝马迹。”林慕修对常乐道。

  “我都看过了,什么线索都没有。”常乐无奈的一摊手,常乐的性格林慕修自是了如指掌,他才不会那么勤快,他白了常乐一眼,亲自在周遭仔细查看一番,确是未有一丝线索。

  目光落在了那个被刺脖颈的死者身上,心中猛的一震,又立即自我否定了,那伤口与普通剑伤很是不同,而是一个近似椭圆形的孔洞伤口,显然不是扁长锋刃的长剑所刺成。沉思片刻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林慕修询问的目光扫过三人。

  “得,你心里都清楚了,我才不说,免得丢人。”常乐酸酸的道。

  “慕修,此地距是蜀山有上千里之遥,既然是同道中人,不如我们就将他们埋葬了吧,不让他们暴尸荒野,也算仁至义尽。”狐纤离淡淡的道。

  林慕修略一沉思:“这样做却是不妥,凶手尚不知何人,擅自埋葬了可能凶手就会逍遥法外,此地虽距蜀山虽远,离仙河镇却只有数十里之遥,据我所知,仙河镇中蜀山剑派的一处别院,我们去告知在别院的弟子,让他们自行处置甚是妥帖,其个中原由他们自己追查便是。”

  别院,原指主宅之外的小宅,这里则指的是门派向外设处的小分支,一般别院中只有三五个弟子,完全归本门的主院管属,他们主要负责江湖消息的收集传报,播传本派的声名,昆仑宫的别院就有十多处。

  常乐竖拇指赞道:“还是你小子想的周全,就这样做吧!反正这事也不用我操心。”狐纤离欲言又止似有担忧之色。

  计议已定,四人向东奔着仙河镇而来,急行了十数里。

  几丈开外只见前方一个白衣人立在路上,背对着林慕修等人,缓缓的后退,再看那人的前方四只恶狼眼放凶光,那狼比普通的狼大了一大圈,粗壮凶悍,其势猛于虎。

  灰色的皮毛,须毛竖立,露出长长的白森森的獠牙,蓄势待发。

  那人恰被一块石头绊倒,想来定是极为恐慌惊惧。四只恶狼如离弦之箭迅猛的扑过来,眼看那白衣人将命丧于锋锐无比的儿狼爪之下。

  “慕修师兄,还来得及相救吗?”彩玉大声疾呼。

继续阅读:第19章 救奇人怪庭异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