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桂树林云篆斗法
江湖之远2018-06-08 19:552,931

  两人一愣向山洞出口前方定晴一看,说话的人,身材短廋,一身黑衣罩体,就连头部都带了个黑帽,脸上戴着一个凶神恶煞的面具,只露出双眼,鬼面獠牙,甚是恐怖,那尖声尖气的声音从这骇人的面具的后面发出,更是令人寒意森森,彩玉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失声。

  黑衣人的前方地面上跌坐一人,那人约摸五十岁的样年纪,身着灰色道服,一手颤抖的捂着胸口,喘着粗气,惊惧的脸上粘着干涸的血渍和泥污,灰色的道服亦有数处残破,形象极为狼狈。

  挂在那道人脸上的神色畏惧多于愤怒,口中依然不屈的答道:“这赤璋乃价值连城的宝物,任谁得到都不会轻易拱手奉人,你们这些该死的强盗贼匪,杀我门人,我……我……一定会记得的!”最后一句话显然是有些惧怕泄气。

  那黑衣人听罢,抑天大笑:“你不用装腔作势了,色厉内荏的家伙,只靠嘴上造势,可掩盖不了内心的恐惧!”

  暗中观看的林慕修早已握紧手中的宝剑,蓄势待发,不论从哪一方面看,黑衣人都决非善类,何况那灰袍道人亦是同道中人。并小声叮嘱彩玉,发生任何事情你都不要出来,我出手相救,这黑衣人功法修为如何,还不得而知,若抵敌不住,还可以保全你的安危。

  此刻那灰袍道人额头汗水涔涔,他冷呵一声,颤声的道:“你们为了这赤璋杀我全观,我又为了这东西遭你们一路追杀,一路逃难,事已至此,死也不能给你”。说罢眼中却露出了贪婪爱惜的光芒。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只好割破你的喉咙,自己亲自取了,真是视财如命的家伙”。依然是那黑衣人恶狠狠的尖声。

  暗中的林慕修也不解,他们所说的赤璋到底是何等的宝物,这道人竟舍命相护,再说你要是小命不保,那赤璋总是会被这黑衣人搜去的嘛。赤璋?赤璋?难道还能会是周礼祭天的瑞玉?

  支撑躯体的手明显的颤抖起来。黑衣人长剑一挥,缓缓向那灰衣道人逼近,虽然面露惧色,那道人也不退缩, “赤璋已不在我的身上”。说完索性闭起了眼睛,想是做好了命丧于此的准备了。比那黑衣人的面具更狰狞可怕的是将要发生的事情了。

  就在此时,林慕修飞身跃出,跳到两人中间。黑衣人和灰袍道人都是一愣,他悠然的道:“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有人要明目张胆的杀人劫财,阁下何人?黑衣鬼面的?”彩玉竟把林慕修的嘱咐的话当做了耳旁风,她也轻盈的跑到林慕修的身边。

  “这山洞竟然有人,我到忘了留意,小子,看来你是要趟这道浑水了?”黑衣人语气颇为出乎意料的说道。地上的那灰袍道人见是年轻的道士相救,神情则舒缓了许多,投来感激的目光。

  “那是当然了,这种事情发生在昆仑山脚下,我身为昆仑弟子,岂能坐视不理”。他神色傲然的回应了那黑衣人,彩玉也在一旁帮腔称是,心中却暗暗发笑,此时师兄的言行举止与那没正经的鬼东西常乐颇为相像,想是接触日久,潜移默化的受影响,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呀!

  灰袍道人则感激的道:“道友小心,那恶人修为功法高强,切莫轻敌!”

  黑衣人又看向彩玉,只见彩玉娇小玲珑,颇为可爱,十八九岁的年纪,忽的大笑,那尖声甚是难听刺耳。恍然的道:“噢,原来两个小娃,在洞中卿卿我我,耳鬓斯磨,探索秘密,想来是我打搅了二位的风月情趣吧,哈哈……”黑衣人说的难听羞人,两人听了很是气愤。

  “住口,别乱说,我和师兄才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彩玉大怒的吼道,而脸上却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林慕修气愤之余更不多说,厚重的蕴华剑瞬间白光笼罩,挻剑刺出,一道白光冲向黑衣人。

  彩玉忙扶起那道人,闪到一旁,询问姓名,缘何沦落到这般境地,那道人便简明扼要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原来这道人是元空观的寂玄道人。

  元空观是玄道界的一个小门派,主要精于相术,与昆仑宫关系紧密。十五年前,妖魔界有雄才大略的白虎仙,聚集千万妖魔,围攻昆仑宫,玄道界诸派合力助昆仑宫击退妖魔,这元空观便是其中之一。

  十余天前正是这黑衣人带领一干人乘夜将元空观屠门,这伙恶贼不知为何竟然残忍的将所有的心脏剖出取走,只有他一个侥幸逃出,因与昆仑宫道为有旧,故向这昆仑宫方向逃来,被这黑衣人一路追杀至此。因一路逃难的艰难困苦,又伤感全观被屠,累积心中的哀怨,一并发泄,怆然泪下。彩玉边倾听边观看林慕修对敌。

  那黑衣人果然修为甚高,若与道真、道虚相比自然天差地远,比及林慕修则是高出甚多的修为。林慕修与他交战十数合,已落下风,只守无攻,勉力支撑。

  只见黑衣人的长剑倏然青光大盛,剑尖平指向林慕修,在剑柄处猛然一击,便有一道青色剑光激射而出,直取胸膛,林慕修向后猛然退跃,右手发光的长剑凭空虚划,犹如写字,动作迅疾流畅,笔走龙蛇,口中亦念念有词,正前方空中留下的笔划则金光闪闪,似化做实体的金色字,笔划如行云流水般,这便是云篆天罡符。

  道家的符箓有灵符、宝符、云篆符、复文符、图符等。这符文本是写于纸上,道法修为高的道人可凌空书写,念动咒语,便神威无比。转瞬间符咒写成,用手掌全力向前一推,这云篆天罡符好似一面坚硬无比的大盾牌,格挡于林慕修面前,缓缓的移向黑衣人,那青光剑气冲射激荡,冲击到云篆符之上,尽皆隐化。

  黑衣人稍一愣神,虽带着面具看不到表情,料想也是一惊,随后又嘿嘿冷笑了一声,收回长剑,亦是凭空虚划,空中留下的笔划也是金光闪闪,竟然也是云篆天罡符,与林慕修的符咒一模一样,大力向前一推,两个尤如大盾牌的符咒就硬生生的撞到一起,发出好似撞击铜钟一样巨大的响声,随之而来的巨大冲击力好似波浪般向四周急袭出去,尘土夹杂着草木、桂花瓣四散纷飞。

  彩玉与寂玄道人急忙掩面,只见两个符咒猛烈的撞击到了一起,俱破裂化做无形。林慕修被这冲击力冲出数丈狠狠的冲撞到树干上,倒霉的桂树被撞的落下一阵如雨的花瓣。这黑衣人好生厉害,竟然还会施云篆天罡符?

  气脉一阵逆乱,被撞的胸口如烈炎灼烧般的疼痛,喉头一咸,咳吐了一小口鲜血,面色一阵苍白,彩玉急忙冲到林慕修身边,一脸关切的问道:“慕修师兄,你还好吗?伤到哪了?疼吗?”她绷着脸,神情紧张。

  林慕修并未回应,黑衣人则傲然屹立,接着又一阵刺耳的尖声大笑,鄙夷的说道:“就你这种斤两,还敢强出头,大言不惭,真是可笑”。

  听到黑衣人的一番嘲讽讥笑,他并未嗔怒,反而淡然一笑,说道:“我本就没有把握救下人来,就算是赌一把吧!也不能因能力不及就泯灭了侠义之心,既不如人,大丈夫任杀任剐!”

  那黑衣人道:“好小子,挺有种!……你说你是赌一把?”说着话眼中似乎放射出热烈的光芒。“只是我有一事不明,你怎么会用道家的云篆天罡符,莫非你也是玄道中人?”林慕修一皱眉头,略有些痛苦的道。

  “好吧!反正你们都是将死之人,我就告诉你,我嘛既是玄道中人又不是玄道中人”。

  寂玄道人道:“你休瞒我,我与你交手数次,你尽用道家符咒剑术,岂能不是玄道中人?”

  黑衣人并未接茬,似乎有些烦燥,或是有些难耐之事,总之是说不出来的古怪。突然冷冷的说:“你们再不交出赤璋,我就让你们立刻魂归幽府了!”寒光森森的长剑再次逼进了三人。寂玄道人心中燃起的生存希望又无奈的幻灭了。浓烈的死亡气息笼罩着三人。

  林慕修苦笑一声,对彩玉调侃的道:“看来彩玉师妹的红枣桂花糕,师兄是无福消受了”。只见那黑衣人手起剑落,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

继续阅读:第5章 陷危局红衣解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