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除妖狐残庙迷情
江湖之远2018-06-07 15:033,725

  黄昏初至,太阳的余晖刚刚散尽,天边的一抹火烧云也渐渐的失去了鲜艳的色彩。此时,东部的天空却铅云密布,气势汹汹的猛扑上来,阴风急驰乱撞,驱尽了初秋的炎热,同时地上的野草也翩跹起舞。

  这时,一个二十三、四岁模样的道士疾奔过来。道士手执长剑,警觉的搜寻着前方,不时的停顿下来察看地上的痕迹。这青年道士叫林慕修。身着蓝白相间的道服,他循着血迹追逐至此,眼前的地上一小滩殷红的鲜血,准确的说鲜血几乎都染在了野草上。

  “妖狐应该就在附近,这回绝不能再让她逃掉”。脸上闪过一丝兴奋且带有些许紧张。小声自语后,立即起身向前面的一间小破庙追去。就在几个时辰前这妖狐被开阳长老及弟子摆下的天师降魔剑阵所重伤,真灵大损,可被她侥幸逃脱了,开阳长老乃分遣众弟子追寻捉杀。

  缓慢的推开摇摇欲坠的两扇庙门,四壁挂满了灰尘,居于屋中的佛像已无佛头,佛身上挂满灰尘已分不清是铜像还是石像,香案上的积灰足有一寸之厚。

  香案前那妖狐赫然卧伏于地,面色苍白,抬肩微喘。腰间露出一块玉璜,很是醒目,却有些奇怪。女孩子佩带的玉大多是白色、黄色、绿色的,妖狐佩带的却是一块黑色的玉,林慕修虽然心下好奇,但也未多想,他哪知日后与这玉佩竟有莫大的渊缘。

  林慕修见到妖狐便厉声喝道:“妖狐你残害百姓,杀人无数,今日你绝是逃不掉了,还不束手就擒”。他眼神凌厉,神情威严冷峻,但见妖狐用手臂吃力的支撑起身体,调整了一下呼吸,既不惊惧又不嗔怒,温和平静的迎着林慕修冰冷的目光,眼中却泛出了异样的柔光。缓缓的道:“果真是你追来,你真的想捉我回昆仑山受罚吗?”

  “你既为妖孽,为祸苍生,我修仙问道之人,以降妖除魔为己任,今日必捉你回去,听从掌门处置,如若抗法,将立毙剑下”。传来了林慕修的义正严辞之声。

  妖狐并未接茬,从容不迫的道:“半日前我身处你们的剑阵之中,打斗时的那一剑半未刺下伤你,不知林公子可曾知意?况且我对你们昆仑山的道士,也都留有余地,并未想擅杀一人,公子怎的如此决绝无情,不肯放我一条生路?”

  林慕修心头一震,这妖狐身处剑阵之中,却似是对我手下留情了,否则不死也重伤,当时心下疑惑,也未曾在意,在此时却得到了印证。

  此时虽已黄昏,毕竟两人相距很近,看人面目很是清晰,但见那妖狐,纤体绰约、衣袂朱离,一张绝美的脸,乌发如云,眼若秋水,尤其是那眼晴,让人一见便有种迷恋沉醉的感觉。

  林慕修暗想:“她真不愧是妖精,当真是妖娆妩媚,修仙问道的人尚且心中荡漾,若换作常人恐怕早被迷的神魂颠倒了”。他倒也怜香惜香,可她是害人的妖狐,绝不能心软。奇怪的是她怎么知道我的姓名,一口一个林公子的叫着,可我与她素眛平生,或许是抓拿她时无意间听见的也未可知,不过不能再耽搁时间了,让这妖狐有喘息之机。

  想到这林慕修猛然抬头,厉声道:“休想用妖媚之术,不管用的”。妖狐的嘴角尚有一条鲜红的血迹,此时看上去并无太多的不协调,反面更添一丝异样的妩媚。

  妖狐轻启红唇:“林公子,其实……”。没等妖狐说下去,林慕修已举起手中宝剑于面前,这口宝剑叫做蕴华剑,看上去质朴无华,剑身内剑气流转,华光暗蕴,此刻剑尖朝上,左手中食二指搭于剑背之上,口中念动口诀,灵力运起同时左手的中食二指用力缓缓推向剑尖,只见蕴华剑发出耀眼白光。

  林慕修挥剑刺向妖狐,伤心的神情在妖狐的绝色的脸上闪过,而林慕修并未察觉,妖狐迅速起身斜闪避过,宝剑又迅雷之势变招剑身横扫,剑气十分凌厉,妖狐又吃力的低身躲闪,并迅速后退。

  此时天色已然黑了下来,破庙中剑气纷飞乱舞,忽的宝剑光芒大盛,耀如白昼,眼看妖狐连招架之力都已苍白。

  林慕修心下却有些犹豫是直接击杀妖狐,还是擒去见开阳长老交差,直接杀之不知怎的心中却有些抗拒不忍,突得胸口竟莫名的一阵心痛。但转念一想,这妖狐残害百姓,不应动恻隐之心,犹豫的神情转瞬变得坚决。蕴华剑耀着寒光凌厉无情的刺来,妖狐已无闪避之力,她索性也不闪躲,两眼一闭,只等一死,两眼角不禁滚下晶莹的泪珠。

  一道白光闪过,恰巧几道电光亦划过夜空,撼天动地的雷声轰隆响过,给这黑夜更添许多惊悚骇人之惑。他的长剑被一柄急速飞来的短剑打落在地,一道白色身影挡在了妖狐的身前,这女子一身白衣,又是一张美艳妖娆的脸。比及妖狐这个女子虽美丽稍逊,可妖娆之态有过之而无不及,此刻脸上寒若冰霜,眼露凶光。

  白衣女子左手一挥,佛像前的残烛被她所施的法术点燃,庙外豆大的雨点焦急的砸击着万物,发出噼啪的声响。林慕修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一愣,迅速回转身体,稳住身形,借着烛光已看清楚来人,来者想必也是妖物了。

  他定了定神,嘴角掠过一丝冷笑,讥讽的道:“妖女,你们这魅惑之术倒是不分伯仲,只是不知剑术修为如何,我就大开杀戒,斩杀你们两个妖女”。说完即催动灵力,右手掌张开,只见那柄掉落在地上的蕴华剑,似被吸力吸附一般,剑柄直直的飞入林慕修的手中,此乃道家的真气驱物之术。

  这白衣女子亦不甘示弱:“臭道士,乳臭未干竟敢小觑本姑娘三百年的道行,就让你做我的剑下之魂”。这二人便战作一处,拼力厮杀。

  红衣女子郑重的叮嘱白衣女子道:“白灵妹妹,林公子曾救我性命,你不要伤害于他”。

  只斗过十几个回合,林慕修渐落下风,连防守都变得有些苍白无力,心中暗忖:这妖女不愧三百年的道行,果然是实力非凡,看来我真是小觑了她,今日恐怕是凶多吉少啊。想到这思绪纷杂起来,他第一次随开阳长老下山捉妖,除魔卫道,却要反遭妖魔所杀,真是天意弄人。又心下疑惑,妖狐说我曾救她性命,可绝无此事,她却言之确凿。

  本来就实力不济,再一分神,蕴华宝剑被那白衣女子双剑的剑气击飞,紧接着剑光直刺向林慕修的胸膛。刚才打斗之时,已被这白衣女子布下法阵,林慕修移动起来倍感吃力,现在足下无力,也只能坐以待毙了。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红衣女子的纤廋身体倏然飘至,挡护在了林慕修的身前。短剑直插入红衣女子的后背,她在重伤之下,想来是竭尽全力拼死替林慕修挡下这一剑。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又至于林慕修惊疑无措,她怎么会救我,只是自然性的两手扶住了她纤细的腰肢。那白衣女子亦是“啊”的一声,惊得花容失色,迅疾的撤回这柄短剑,一股鲜血如虹般的飞溅而出,显然这是她始料未及的,万万没想到姐姐竟会以身救敌,也是错愕万分。

  一道一妖四目相对,相距甚近,林慕修但觉妖狐,吐气如兰,淡香袭人,沁人心脾,哪里有半点妖邪的气息,以他目前的修为可是完全探觉不出一丝妖气的,红衣女子勉力支撑着纤瘦绵软的重伤躯体,眉头痛苦的紧锁着。

  “林公子昔日你年幼时曾救我一命,今日我也能为你做点什么了”。仍是红衣女子先开的口,痛苦的神情却又绽出欣慰的笑颜。同时那白衣女子把红衣女子扶退过去,扶她缓坐在地,满脸的嗔怨怜惜之色。

  林慕修疑惑的缓摇了两下头,意思是并不记得什么时候救过他,他心想这妖女是不是伤重说胡话,还是眼力不好认错了人。年幼之时,我一个小屁孩,怎能救一个妖法高深的妖狐,根本从未见面,谈何我搭救过她的性命,难道这种救美的事情也能栽赃,不过此时他的心中也是颇为感激。

  “姐姐你怎么这么傻,这样做值得吗?”白衣女子痛惜的说道。“白灵,不要说了,你不要伤害林公了,他是恩人,放他走,我若为人,那该多好啊”。红衣女子表情哀伤的感慨道。白灵对林慕修仍是杏眼怒视,似有不甘,过了片刻才道:“你走吧,若不是姐姐心慈手软,今日定当杀了你这臭道士”。

  “今日之事,林某欠姑娘一个相救之情,请姑娘勿要为害世人,好自为之,救命之恩来日定当相报”。林慕修拱手正颜道,随后拾起蕴华宝剑,昂然而出,消失在漆黑的雨夜之中。

  雨一直下的很大,片刻间已全身淋湿,林慕修好不容易在小山丘下,找到了一个可以避雨的小山洞。

  他思索着傍晚发生的事情,疑惑不解,这妖狐,哦……不,暂且叫这姑娘吧。说我是她的救命恩人,我确并不认得她,当我身处险境之时,她又飞身相救,自相遇至终,其情真切,不像是说假话,再说也没必要冒着性命危险来掩盖谎言。难以理解,只是不知道她此刻性命如何,虽是正邪两立,但心中竟生怜惜之感,还隐隐含有莫名的心痛。

  被雨打湿透的全身十分的湿冷,当下运起真灵之气御寒,就在这小山洞里过了一夜,不知大雨何时停歇。

  翌日清晨,天晴日朗,万里无云,林慕修寻来时之路,返回仙河镇和开阳长老会合。原来昨日开阳长老及众弟子摆下“天师降魔阵”捉拿妖狐,她奋力一战得又突出剑阵逃到了这仙河镇,众人紧追其后来到镇上抓捕,却早已没了妖狐的踪影,开阳长老料其伤重无力远遁乃分散众弟子追捕,嘱咐众人小心若发现妖狐,用道家的信灵符联络,若无妖狐踪迹,约定于今日中午前于镇中的仙河客栈会合。

  来到客栈只见开阳长老及其他弟子早已聚首,林慕修只言未见妖狐踪迹,因天降大雨夜黑迷路而归来甚晚。心下又忐忑不安,从未做过放掉妖魔这等违反师门戒规的事情。开阳长老也丝毫未察觉什么不妥,只是叹惜让这妖狐侥幸逃脱。

  昨日传信弟子奉掌门之命,要开阳长老立即回山,有要事商榷。开阳长老心中存疑,到底是何等大事,急急的唤我回去,好吧!掌门有命,理当奉行。即日启程就回昆仑山。

继续阅读:第2章 送花糕彩玉大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