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私下山奇洞诡事
江湖之远2018-06-22 13:564,137

  却说林慕修勉强收敛了笑容,不住的安抚彩玉,她才止了脚步气冲冲的返回屋内,她也明白,每次常乐触怒了她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在气头上根本找不到人。

  林慕修安慰道:“行了,便宜那个家伙了,彩玉的心意师兄我是知道的,下次见到他,我们好好收拾他”。安慰了好一阵子,又打趣、又讲述这一个月来的见闻趣事,天真烂漫的彩玉才笑逐颜开。

  “常乐这鬼东西再也不理他了,慕修师兄,等以后我们玄道课业功成,下山游历修行的时候,一定要带着我好好的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好好的玩玩,彩玉好期待呢”!眼神里满是美好的憧憬,心里又兴高采烈的希冀着。彩玉迈着轻盈的步子,两个手掌合抱在一起架到胸口似拱手状,走到桌子前的椅子坐下来。

  林慕修心中暗笑,小师妹真是个未长大的孩子,刚才暴如雷霆,很快又开心的像个七、八岁的孩子。

  “那是一定的,游历修行,江湖险恶,斩妖除魔,少了你这个跟班怎么行,没人给师兄做花糕吃,岂不是要饿肚子,哈哈”。林慕修笑容灿烂的戏谑道。

  “哼!你笑话我,常乐那个鬼东西捉弄我,慕修师兄你还气我”。嘴撅的老高。

  “师兄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已然笑的伏在了桌子上。“唉,师兄我想起来了,映岚峰玄剑洞的西南边有一片桂树林哎!我们去采些桂花回来,就能给你做红枣桂花糕了”。

  看到彩玉恍然大悟的表情,林慕修顿时凝固,一挑那浓浓整齐的一字眉,这小丫头又要我陪她去采桂花,原本想刚刚回山还未正式禀明师父,待师父议事回来,再去拜安,述说下这一月余的经历之事,再好好的休息一下,最主要的是静下心来想想关于那迷一样的红衣女子。看来却要陪她采桂花去了。

  道虚收徒弟只有三人,彩玉是最小的一个,别看道虚平时一脸严肃的样子,对这三个徒弟都是宠爱非常,尤其是年纪最小的彩玉,即使偶有拂逆他意愿的时候,他也不忍过于责罚,常锋和林慕修对彩玉亦是爱护有加。除了景钧之外,彩玉是这昆仑宫所有弟子最羡慕的人了。

  彩玉飞速的回房取了一个装花的篮子,林慕修也只好拿起蕴华宝剑,两人说闹着向玄剑洞的方向走去。

  昆仑宫主峰阆苑峰峰顶最为宽广,房屋宫殿最多,却都错落有致,被其余七峰众星拱月般围绕着,昆仑八峰便是阆苑峰、苍雪峰、谒神峰、两仪峰、胜寒峰、矅月峰、贯虹峰、映岚峰。

  道虚真人及三弟子所居住的是苍雪峰,地处主峰正西侧,与其它六峰相给比是距离主峰最远的一个,映岚峰在主峰西南侧,如果走大路要到主峰阆苑峰后,有通向映岚峰半山腰玄剑洞的大路,这样便远了许多路途。因为他们走的是南向的偏僻小路,这路几乎遇不到其它弟子,所以山门处所正发生的大事件全然不知。

  到了映岚峰半山腰,远远的看见守卫玄剑洞的六名弟子悬剑肃立。这玄剑洞是入门弟子选剑之处,洞内凿砌修整,宛如一个巨大的方型空间,宝剑就悬挂在洞顶。向山脚下眺望那片桂树林子,盛开的桂花烂漫似锦,微风拂动,花海如波。

  又穿过了一片茂密的松树林,两人终于身处桂树林中。这片桂树林子并不茂密,地面也较为平坦,石块也不多,毕竟已经是山脚下了。

  满树的桂花香浓馥郁,淡黄色的花朵蔟聚于枝头,彩玉见到这等景色,更是喜色尽展,毕竟是少女之心嘛,哪有不爱花的,她欢快的蹦跳旋转着,不禁惊叹道:“好美的桂花,哇,太香了,早知道这个地方早就来玩了”。彩玉惬意闭眼,贪婪的嗅吸着。

  “你这小丫头,脑袋里就想着玩,这一月来可曾专心练剑和修习道术?”林慕修责问道。

  “这一月来我清晨练剑,早晚的练气聚灵也一日未间断,都专心致志的练习,道空师叔又教了我几道乐曲,我也吹的熟练,慕修师兄,你怎么说我脑袋里就想着玩呢!”彩玉一脸无辜的说道,话落转身做生气状。

  “我只是关心你的修行课业而已,别生气!看你嘴又撅的老高。”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闹着,同时摘着压满枝头的桂花,其间林慕修还几次腾跃而起,激发剑气,砍断枝条掉在地上,便于彩玉蹲下采摘,蕴华剑的剑气击出,绽放出七彩华光,炫丽耀目,萧逸的动作,俊朗的面容,加之空中飘洒飞舞的花瓣,望着师兄那伟岸挺拔的身影,彩玉如痴如醉。

  林慕修飘然落地,宝剑入鞘。

  “师妹,你把石块和枝条放入篮子干什么?”

  “喂,彩玉,怎么了?”林慕修挠了挠头,不解的问。

  半响,彩玉才回过神来,低着头长出了一口气,害羞的道:“我…我…我拿错了,看错了,我没怎么”。说着一手捂着胸口,似手要按压住那猛烈跳动的心脏,不然它真的要冲破喉咙跳出来了。彩玉早就对这个百般照顾于她的师兄暗暗倾慕,可窒息心悸的感觉还是第一次,这种感觉既羞涩悸动又莫名的美妙。

  林慕修一皱眉,蹲身关切的问道:“小丫头,想什么呢?怎么跟丢了魂似的,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有哪里不舒服。”没想到彩玉的头压的更低,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回应着。若是林慕修再急急的问几句,恐怕彩玉都能背过气去。

  当林慕修看到彩玉绯红的双颊的一刹那,挠了挠头,略一思付,遽然明白了。立即转移话题道:“桂花也采够了,我们回去吧!小丫头,况且这个地方已经不属于昆仑宫的范围,免得被巡山的弟子发现,受规矩阁的责罚”。昆仑宫的门规规定弟子不可私自下山,这片桂树林刚好超出了昆仑宫划定的门派范围。执掌规矩阁的道为一向执法森严,要被他知晓非遭重罚不可。

  彩玉赧然一笑,立马起身转头便跑向林子的深处。显然彩玉的状态稍有缓解。“师兄,我不回去……这里好美,我要再玩一会”。她是想暂时逃离这种尴尬的境况,因为此时她的眼睛无法像以前那样直视林慕修了。

  林慕修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跟了过去,忽然听到彩玉的呼叫声:“慕修师兄,你快过来,这里有个山洞”。他闻声急步而趋,左转右绕,来到了一小片空地,约有三、四间房屋大小,三面被桂树围绕,靠山的一侧有个一人多高的山洞。山洞的旁边立着一块大石,这大石宛如一块石碑,坚实的竖立在那,光滑的平面上写有文字,彩玉正轻轻指点同时一字一顿的读着:

  花落悲销魂,膺满俗流恨;

  倘无重生日,尽诛天下人。

  乃用利器刻于石上,字迹潦草不羁,乃是奋力挥动而就,并不是一点点凿刻成的,字里行间悲怆忿满,可见所写诗文之人心中多么的嗔怨愤恨,情绪激烈到了极点。前两个字的笔画刻入石中竟有三寸之深,也足见此人功力修为的高深。

  两人都看过几遍,林慕修心中疑问:“奇怪怎么这里有个山洞?我竟从不知晓,文字又是何人所写?这其中原因应在山洞之中,进入洞中便会知晓,难道与我们昆仑宫有关,毕竟这是昆仑山脚下,也算是近在咫尺”。

  想到此处,好奇心的驱使,要到洞中一探究竟,他眉头一皱,毅然拔出蕴华宝剑,踏向洞中。

  只听到身后的彩玉大声惊叫:“慕修师兄,不要走进这山洞”。

  “你看那几句诗文,恐怕这山洞中会有很大的危险,慕修师兄,我们回去吧!”神情有些紧张的彩玉恳求的说道。

  他转身望着一脸担忧的彩玉,微微一笑,沉着的说道:“我去看看这洞里到底有什么,别怕,不会有事的,这可是在我们昆仑山脚下。”

  “慕修师兄,我害怕,这洞那么黑,我不敢进去。”彩玉神情怯怯。

  “我有这个就不黑了,那你在外面等候,我去去就回”。林慕修晃了一个手中的宝剑。“小丫头,亏你是修道之人,即是魑魅魍魉都应浑然不惧,何况只是黑呢?”

  彩玉向那山洞深处的黑暗紧张的望了一眼,跑到他的身边,“我不要自己一个人,我也进去吧”,彩玉有些无奈。

  林慕修淡然一笑,挥剑立于面前,口中默念咒语,同时左手的中食二指搭于剑柄处向剑尖推抚,蕴华宝剑白光大盛,犹如火把一般,这山洞便耀如白昼,脚下及两壁的岩石都清晰可见,见此情景,彩玉不安的神情便放松了许多。

  两人缓步走向狭窄的山洞深处,林慕修仗剑在前,彩玉紧跟其后,不知何时白皙软嫩的小手已与林慕修的手牵在了一起。

  约摸向洞中走了两丈之遥,便有些斜转又走约四、五丈远,实然林慕修的宝剑似触碰到了坚硬之物,前方剑尖所触之处泛起了一个白色的光圈,光圈迅疾扩大,瞬间消失不见,犹如石块投入平静的水中泛起的波纹一样,只是这波纹只有一圈。但见前方空无一物,可触碰时却感觉坚如磐石,似是有一堵墙透明的铜墙铁壁横亘在面前,而洞的前方宝剑光线可及的地方依然清晰,两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毕竟很是出人意料。

  林慕修用剑大力向前一刺,如刺到钢铁般,力道反震回来,倒退两步。所刺之处亦泛起一个白色的光圈,迅疾的扩大,然后消失,又向前方的四周划了几下,亦是如此。

  他略沉吟一下,从容淡定的说:“这应该是我们道家的秘法虚形绝壁之术,不用紧张,看来我们是无法向前了,回去吧!”

  虚形绝壁之术乃道家的上乘秘法,师兄弟们提起此术,彩玉亦有所耳闻,只有道行修为极高之人才能施展。

  乃虚设一道无法看到的屏障,犹若无物,常人任你刀砍斧劈,刺锯凿钻,都无法破坏,火烧不着,水泼不进,道行极高之人,念动咒语,驱动灵力,便可化解于无形,才可轻松逾越。以林慕修目前的修为是万万做不到的。放眼整个玄道界能施此术的人很少,到底为何在此施法?是何人所施?也没什么线索,就只能带着满腹的狐疑打道回府了。

  二人向外便行,彩玉在前。林慕修突然脑海中浮现出几副画面,这山洞似曾相识,好像来过这里。

  他回望了山洞深处一眼,不望且罢,这一望之间,隐约一张白无血色的脸,神情木然的凝视着自己,他心中一惊,难道被虚形绝壁所阻隔的山洞深处,竟然有人,猛然回转身体,确是一张诡异的人脸。

  彩玉在这崎岖的地面轻缓的跳走了几步,发觉光线不对,此刻也猛的回身,薄怒中带有哀求的道:“慕修师兄,你在干什么,不要吓我,你还是拉着我的手走吧”。话了似乎还有些羞涩。

  他揉了揉眼睛,彩玉说话之时,那张白无血色的脸却悄然隐没不见了。虽然心中惊疑,但也无法突破这虚形绝壁,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人?确信自己不是眼花,那张脸真真切切,虚形绝壁后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密,那也别无他法,只好悉心提备,快离开这山洞吧。

  听到彩玉说话的声音,显然她并未看见那张白无血色的脸,他也不声张,镇定自若,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师兄怎么在这个时候吓你呢?”示意彩玉向洞口走。

  刚走到洞口处,只听到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恶狠狠的说道:“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我还可以饶你不死”。

继续阅读:第4章 桂树林云篆斗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