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陷危局红衣解难
江湖之远2018-06-13 19:544,014

  只见黑衣人的长剑稳稳的直插于地面,摩拳擦掌,似是难耐至极,略有乞求的说道:“不如这样吧,我们赌一把,来决定你们的命运,你这臭小子,非说这‘赌’字,馋的我手痒痒,为了追杀这老家伙,我都两天没赌了,唉!”说罢竟大为惋惜的叹了口气。画风突变,惊的三人面面相觑,这黑衣人着实古怪。<p>  “好,怎么么个赌法”。林慕修见事有缓机,便爽朗回应。又用手撩去嘴角的一丝血迹。<p>  听到对方一口答应,那黑衣人眼睛放出极其热烈的光芒。难掩兴奋的笑两声走近了三人,笑后吟哼着小曲的同时迅速的解下背后的一个小包袱,娴熟的取出骰盘,骰盅和骰子,放好赌具,又是一番磨拳擦掌,惊讶得三人几乎忘了自身所处的险境,瞠目结舌,三人眼睛随着黑衣人的动作而流转。<p>  林慕修心想,这道人视财如命,黑衣好赌成性有意思,就连杀人夺宝这种勾当都随身携带着赌具,真是奇葩怪草,惊诧众人。<p>  黑衣人兴致盎然的说道:“就用这骰子投大小,大点赢、小点输,你们每人一局,三局二胜,怎么样?”看不到他的表情,便知状态应该是精神焕发,兴致激昂情绪饱满,林慕修郑重的道:“好,就这样,只是这赌注如何确定?”<p>  “如果你们赢了,我就放了你们三人,要是输了的话,我依然放了你们,只是要乖乖的交出赤璋便了”。黑衣人依然是那么情绪热烈。“这赌注条件对你们很划算啦!”又补充了一句。<p>  “一言为定,彼此不可用功法道术暗施手段”。林慕修肃容立约。<p>  黑衣人道:“绝不出千,全凭运气好坏,愿赌服输,绝不违了赌约”。又似乎稳操胜券的说道:“你们先摇骰子吧,谁先来第一局”。<p>  林慕修面色沉稳,淡淡一笑,对彩玉说道:“师妹,你先来第一局”。看上去也胸有成竹的样子,彩玉则神色紧张的道:“慕修师兄,我没有赌过这东西,我怕会输的”。<p>  “没事的,你尽管摇吧,输了无所谓的,就算让他一局”。<p>  彩玉极不情愿的道:“慕修师兄,我的那局你帮我投吧,我怕拖累你们”。<p>  “约定好的三局,每人一局,你但投无妨,我不是说了吗?输了就算让他一局”。见师兄自信满满的样子,再加上那黑衣人不耐燥的催促,彩玉有些怯懦的拿起骰子放入骰盅,轻晃了两下,扣于骰盘正中,缓缓拔起骰盅,只见骰子一个三点,一个四点,共七点,也算是中等。<p>  “小姑娘,你就这个点数,我是赢定了!哈哈”。那尖声尖气的笑声传到彩玉的耳朵中,她感到一阵的心惊肉跳,寂玄道:“那就拭目以待了,看运气的事任谁都无法预料”。其实他的神色中还是有些紧张。<p>  只见黑衣人猛的用骰盅收掼起骰子,动作疾如闪电,骰子那清脆疾促的撞击声响了十多响,嘎然而止,那动作倏然流畅,熟稔烂炼,轻快的一提骰盅,想是极为自信,彩玉和寂玄死死的盯着黑衣人这一连串的动作,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骰子的点数。<p>  果然不负林慕修所望,彩玉真就输掉了一局,黑衣人一个四点一个五点,共九点胜出。<p>  林慕修调侃道:“好样的,师妹,我说让他一局就让他一局,咱们说到做到”。说完笑了几声。彩玉急燥又有些委屈的说道:“哼,你还嘲笑我,本来就不想赌这一局,你非要我赌”。生气的一撅嘴,一扭头。<p>  他已暗暗观察过了,这黑衣人到也安分,并未出千,还是真真切切的与他们拼运气,不然以道家的驱物之术是可以让骰子翻动的。<p>  他稳健沉着的收起骰子,漫不经心的晃了几下,一阵微风吹过,数片桂花瓣在空中凌乱的飘摇着,提起骰盅,只见一个三点、一个一点,才四点,彩玉和寂玄面如土色,两人沮丧到了极点,尤其是寂玄惊恐的神色再次浮现在脸上。<p>  若是输了这局,那便胜负已定,这么小的点数,输掉怕是几成定局,他便下意识的收了收腿,做好拼逃的准备。<p>  黑衣人尖声大笑,同时摇骰提盅,只听到黑衣人、彩玉与寂玄道人都异口同声的“啊……”。<p>  看来赌搏靠的就是运气啊!“哎”黑衣人重重的叹了口气,彩玉则欢呼崔跃,寂玄木然的勉强一笑,林慕修仍然不动声色,此刻就像输赢与他毫不相关的样子,他险胜黑衣人,只差一点,一输一赢已然平局,希望就落在最后一局的寂玄道人身上了。<p>  不想寂玄道人紧张忙乱中竟然摇出一个五点、一个六点,共十一点,乃是大点数。寂玄道人那眼角皱纹不禁堆叠在了一起,彩玉白晳的小脸上绽放出发自内心的笑容。而林慕修面无表情,心中盘算着不测之险,就算是我们赢了,若那黑衣人耍赖,我们还是身处险境,我得想想应对之策。<p>  此时,虽然胸口依然如烧灼般的疼痛,但已减轻多了,要是勉力拼死一搏,或许能让师妹逃离险境。<p>  黑衣人对这最后一局自然是极为重视,骰子撞击骰盅的清响良久未停,忽的声响止歇。真是天意弄人,若是寂玄赢下这一局或许真的能转危为安,可偏偏黑衣人摇出十二点满点数,他放声大笑,手舞足蹈,就你一个孩童一样极度的开心,寂玄道人盯着骰子瞳孔一缩,神情绝望。<p>  “我赌品好,你们放心,按照赌约只要把赤璋交出来,你们就可心走了”。“和你们赌的很是心爽,只是可惜,要是能总到一起玩玩骰子,骨牌什么的,那可是一大快事!”黑衣人兴奋之中略带惋惜的说道。<p>  忽的见寂玄道人仍是那副宁死不舍的表情,勃然大怒,吼道:“看来你是不想交出赤璋了,我最恨耍赖的人”拔剑向他们三人走来。林慕修也做好准备,就是拼了小命,也要保护师妹无虞!<p>  只见一道红色的光影闪过,如流星闪电般直冲向黑衣人,黑衣人猝不及防,慌忙不跌的向后急退,才运起灵力向那红色的光影迎刺而去,长剑青光大盛,那红色光芒的破竹之势虽被勉强挡住,但立刻就显颓败之势,只见红色光芒暴涨,向周围冲射出道道绮丽诡异的血色光芒,黑衣人被这光芒冲射出两丈之远,狠狠的摔在地上。<p>  血色红光倏然收敛,一人轻盈飘落,纤瘦绰约,衣袂朱离,来者不是那狐妖姑娘,又有何人?白晳如雪的俏脸上薄怒浮挂,却仍仪态万方。彩玉惊讶的失声道:“好美的姐姐呀!好似仙女一般!”不禁两只小拳头合于胸前,似祝福状,惊讶的羡慕着。<p>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还活着?林慕修的心中掠过一丝莫名的兴奋,她竟然还活着,心底的歉疚感便减少了几分,毕竟她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她为什么又来救我?一连串的疑问萦绕在他的心中。<p>  黑衣人惊讶这女子的功法修为之高,惊讶之余便是极大的忿怒:“怎么又来一个,可恨!”挺剑来战红衣姑娘。<p>  林慕修见状拾剑,三个战作一处。黑衣人的功力修为远不及这红衣姑娘,只因残庙一战替他挡的那一剑的剑伤并未痊愈,功力自然未完全恢复,但修为依然在那黑衣人之上,再加上林慕修的助战,黑衣人自然应接不暇。<p>  他盛怒之下,一跃而起腾入半空,念动咒语,运起道家奇术“天罗法网术”。挥动长剑左右纵横,青色的剑气便形成了一张光网罩向二人。<p>  林慕修举剑飞跃欲穿破光网,红衣姑娘担忧的道:“林公子,小心!”手握短剑亦急忙向上冲跃化做一道红色光柱轻易的便击碎了这气焰汹汹的光网,光柱穿过光网后亦重重的打在黑衣人身上。因林慕修功力尚浅,硬生生的被光网撞了下来,红衣姑娘一转身左手极快的抓住了林慕修的左手,便稳住了他向下跌落的身形。<p>  黑衣人料敌不过,转身御剑逃窜而去,同时气急败坏的大吼道:“耍赖、耍赖,赌骰子输了还不履诺,打架也二对一,耍赖……”。<p>  两人四目相对,悠然旋转的飘落下来。那绝美的脸旁,秋水美目,恬静真诚的笑容,泛出柔暖的温情,这一切都深深的映于林慕修的眼中,又深深的映刻于他的心间。此时此刻时光如停滞一般,旁若无人的两人相凝望着,林慕修突有怦然之感。刚才的打斗中剑气飞荡,现下无数的桂花瓣凌空飞舞。<p>  直到稳稳的落地时,林慕修仍然紧握着那光滑如玉的纤指,仍失神的凝望着眼前的这个美貌女子。良久,红衣姑娘先开口,关怀的问道:“林公子,你没事吧!”<p>  “哦,我没事,你原来也没事?那一剑的伤怎么样了?”林慕修猛然发觉,这样长久的直视似有不妥,避开了红衣姑娘那温柔的目光,此刻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的这个人,一方面,她是杀人做恶的妖魔,正邪不两立,况且门规规定绝不可与妖魔为伍;另一方面,她又是两次救我性命的恩人,若不是她相救恐怕这次就将命丧黄泉了。<p>  红衣姑娘看着眼前风华正茂的恩人,俊郎超逸的面容,又想起了他十五年前那童稚纯真,活泼好奇的样子,心中涌起阵阵暖意,似乎又感受到了十五年前那温暖余热。每每在渡云台的那片密林中,只能远远的窥看,这个只能在暗中默默关心牵挂他的人,第一次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面前,却有些不知所措。<p>  “我的剑伤已无大碍,只是恢复如初仍尚需时日”。红衣姑娘面露欣悦之色,没想到他还能关心我的剑伤。<p>  只听到彩玉大声喊到:“师兄,你怎么还握着人家的手哇!这样太失礼了吧!”说着低下了头,似是有些气愤又有些嫉妒,当然了感受到更多的是嫉妒。<p>  红衣姑娘也猛然间发觉,面色一红迅速的抽出那纤纤玉手,林慕修也是尴尬的挠了挠头。两人这才环顾四周,只彩玉孑身一人,黑衣人早已逃得无影,那寂玄道人却也不知所踪。奇怪这道人何时离开的并未注意,他走就走吧,反正也脱离了险境。<p>  林慕修挠了挠头,对红衣姑娘说道:“姑娘,你稍等一下,我有事情请教”。然后又到彩玉面前,叮嘱道:“师妹,你先回山吧,你不要跟师尊提起我,也别说我们来了这里,我有事情要问这位姑娘”。<p>  “哼!坏师兄,有什么事不能让我听啊!我还没谢过这位姐姐的相救之恩呢”。说着走向红衣姑娘道谢后悻悻的向回山的方向而去。<p>  见彩玉走远,两人坐在桂树下的一块大青石上。林慕修当先开口,有些惭愧的道:“姑娘两次相救于危难,却不知姑娘姓氏名谁?”显然他的内心已不把这红衣姑娘视作妖物了。<p>  那红衣姑娘欣然一笑,缓缓的道:“我叫狐纤离,居于乐游山”。<p>  林慕修淡淡一笑的说道:“狐……纤……离,这名字与你这身形打扮倒十分相称,你原来是居于乐游山的狐族!”<p>  “那你怎会知道我的名字,你我本是敌人,为什么又救我?”林慕修百般好奇的道。<p>  “救你当然是有原因的了,至于名字 ,这可是你亲口告诉我的”。狐纤离似是调皮的笑道。

继续阅读:第6章 问身世一心修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