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探天机斋醮科仪
江湖之远2018-06-12 07:092,727

  夕阳斜照,阆苑峰一片金黄,雄伟的殿宇更是熠熠生辉。吃过晚饭,若有所思的林慕修和蹦蹦跳跳的彩玉向石桥走来,回苍雪峰虚怀阁。

  他这几天脑海中一直萦绕着关于狐纤离和自己身世的事,总会不禁想起,可那彩玉一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林慕修苦笑的训说了她,彩玉也不生气,反而更是说闹不停。

  三三两两路过的弟子与他们相互招呼,刚到石桥,正遇见常锋,彩玉眼尖,见是大师兄,高兴的呼叫起来。

  常峰三十多岁的年纪,体格精壮的汉子,亲切爽朗,精神充沛。看见他们两人,快步上前笑容可掬的道:“慕修师弟,你回来了,这一月不见壮实了不少。”说着,一把拍在林慕修的肩头。

  见到大师兄林慕修亦面带欣喜的道:“大师兄,你也回来了,听彩玉说你下山采买物品,这次回来可挺快的啊!”

  “这次去的是最近的卢阳城采买些稻米和布匹,自然回来的快,只用了四天,刚刚回禀了掌门真人,到仓库交点了数目,现在去禀告师尊。”常锋神情放松的道。

  “对了,这是下山带给你们的小礼物。”说着飞快的打开拎在手中的包裹,拿出一个长条的精致小匣子交到林慕修手中,打开盒子是一支狼毫笔。

  又拿出一盒酥点和一个雕刻精美的沉香木少女,也是左右各梳两个小辫子,与彩玉十分神似,送到彩玉的面前,彩玉见到礼物,眼中光芒绽放,甚为愉悦。

  原来常锋每次下山办差,都会为他们带些礼物,不甚贵重,却十分暖心,当然,常锋绝不是乘差务之便,终饱私囊来的钱,办公务的钱他向来不取分毫。

  昆仑宫的弟子第月都发给少许银两,虽是少的可怜,但是在山中修行衣食无忧,弟子又不可随意下山,这银两竟也无处花费。

  对于总下山采买的常锋来说,总会买些私人物品,这极少的银两自是不够,掌门真人见常锋办事恪尽职责,甚是劳苦,便多奖发了一些,他也并不积攒,每每下山便让这些银两物尽其用了。

  林慕修笑着道:“大师兄,又给我们带礼物,让你破费了!“是啊!大师兄,每次下山都给我们带礼物,会花费很多银两的呢!”彩玉也嘻笑着附和道。

  常锋微笑着摆手道:“破费什么,钱财乃身外之物,自家师兄弟不必客套。“林慕修故做认真的道:”大师兄你看彩玉师妹都说会花费很多银两的。”彩玉顺口附和道:“是啊!”

  “其实你买这支笔就行了,那两件礼物便不用买了,下次你给我买就行了,免得破费。”彩玉听罢,立马噤鼻道:“哼,我就知道你要耍坏,再捉弄我,我就不理你啦!”

  两人相视大笑,彩玉知道是逗闹也不禁莞尔,三人便有说有笑的向虛怀阁走去。

  虛怀阁中,薰香炉青烟袅袅,屋堂中烟气缭绕,匾额上写着‘虛怀若谷’四个大字。

  道虚真人轻踱着步子,缓缓的道:“今日清晨掌门师兄和我们几个师弟合力开启天机阵,探天机,卜谶讳,其象乃是国祚终,社稷殇之兆,恐天下又将苦于战乱。”

  三人同到虛怀阁中,见过师尊道虚,常锋交禀了差使,道虚说起今晨之事,便是这番言语。

  “今次下山采买,卢阳城所处并非中原腹地,亦有榜文募兵,各地反军数支,相互争伐,如今天下确有混乱之象。”常锋面色凝重的说道。

  玄机阁在矅月峰上,乃是唯一的一位女真人道空掌管,平素深居,极少过问门中俗务,亦未收弟子,颇通音律,因见到彩玉甚是喜欢,便教授她音律乐曲。

  彩玉如不粘在林慕修身边,便在玄机阁向道空学习乐曲,那红枣桂花糕的做法也是这位女真人所授。

  玄机阁中的天机盘,可窥探天机,又可占卜国运,平日里自是不可随意开启,应是吉日吉时,应由修真甚高的几位真人合力开启。

  掌门道真见近二年来,各地多有动乱,便赶在今日吉时开启天机盘,占卜一卦,天机盘所示确是不祥之兆,乃是天下动乱之象,道真恻隐天下生灵百姓,故决定举行自然斋醮法会,为民祈福消灾。

  “掌门真人悲悯百姓,所以定于后日举行斋醮法会,明日你等也做些准备,一切听从掌门吩咐。”

  道虚仍是那副一脸严肃的样子,斋醮法会乃是门中大事,定要嘱咐弟子一番,“弟子谨遵师命”三人异口同声的恭敬答道。

  道虚又述说了昨日黑衣人追杀寂玄道人,在山门处与本派弟子,打斗起来。

  林慕修和彩玉因在阆苑峰已听得些消息,自是不太惊讶,倒是听得常锋眉头紧皱,冷气倒吸,昆仑宫乃是玄道界的巨擎,实力非凡,竟敢有人打上门来。如今道真已遣天旋、天玑两位长老暗中调查此事。

  最后,问起林慕修怎么受的伤,他仍是坚称是下山除妖时被镜魅所伤,因为那妖物会学人法术反伤回来,就如光照在镜子上,反射一样。

  道虚又过问是否去炼丹阁取药,因为这伤看似不重,实则阳维,阴跷二脉受创逆乱,如不医治将极大的阻碍修行。

  林慕修心中一惊,想不到却是如此严重,怪不得师尊厉声相问。

  碧空艳阳,轻风和爽。雄伟的天师殿前的宽阔广场上,钟馨齐鸣,幡符林立,一排一排的弟子井然有序,有敲钟击罄的,有恭执法器的,还有盘坐在蒲团上低声吟唱的,各个都恭敬严肃。

  被众弟子围在正中间的大香案上,摆满了供祭之品,香烛盛燃。

  道真身着黄色道袍,那袍上金线纵横,灿烂耀眼,冠帽巍峨,手执白玉苍丝拂尘,肃穆庄严,龙行虎步,身后还跟着道虚、道空、天枢、天权、玉衡五人,也个个面色肃然。

  道真行至案前,恭身施礼祭拜天地,礼毕陈由述求,又诵经念咒,施法求福,这斋醮法会便正式开始了。

  斋醮法会如此仓促,竟也有许多百姓知晓,毕竟平日里都香火鼎盛,今日上香围观法会的百姓更是擦肩摩踵,将场子围的水泄不通。

  林慕修和常乐的差使便是在山门石阶刚入广场的地方守卫,这里离人群稍远了些,整个上山的石阶山道上亦有好几处弟子守卫,为防有妖魔混入人群或有心怀不轨之人捣乱法会。

  林慕修肃然侍立,仔细的观察来经的百姓,按道为的吩咐若有可疑之人,要严加查问。

  此刻的常乐则怀中抱剑,道服也不整肃,打着哈欠心不在焉的好不悠闲。忽然认真的问道:“慕修,道虚师伯与老家伙商议我修学道法的事了吗?你知道不?”

  “应是答允了,昨日我师尊去见道为师叔了。”

  林慕修的目光认真的观察着过往的百姓,口中却似漫不经心的答道。听到对方的回答,常乐打了个响指欺近林慕修,圆圆的大胖脸,笑容尽绽。

  “真的,那可太好了。”又恨恨的道:“终于可以远离那个老家伙,不然早晚被他活活打死”。

  见到常乐那吊儿郎当的样,林慕修便不耐烦的道:“看你那副模样,那像个求仙问道之人,别忘了你现在所执差使。”

  瞥了他一眼。常乐也不在意,嘻笑着嘟哝几句,退到一边悄悄的开心去。

  林慕修仍是一丝不苟的当着差使,逢人便认真打量。

  突得望见一女子,皂衣罩体,头戴帷帽,帽沿垂下白细的薄娟里面还带着面纱,与普通女子妆扮相差甚远,显目于群,他心中惊疑,看那女子的身形举止极像一个人,难道会是她?怎么可能?

继续阅读:第9章 送丹药智斗道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