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终圆满仙谷情眷
江湖之远2018-08-01 07:263,377

  昆仑山八峰巍巍庄严,耸入云端,山峰间岚烟缭动,如仙境般完美仙幻。可此时历经又一场浩劫的昆仑宫却残破不堪,至于那些弟子忙碌善后的景象不提。

  苍雪峰,林慕修的房间。

  却说林慕修神识渐复,未睁眼醒来之时,一直萦绕闪动着那个笑靥如花的红衣身影。

  心中突得一阵慌乱担忧,纤离她现在怎么样了,不会有什么不测吧,在激烈的法术对抗中她也受了伤,回想起自己倒下的最后看到她欣慰嫣然的一幕,他急切的想睁开眼睛。

  待眼帘渐分,脑海中的那个身影渐渐清晰真实,他不禁大惊,虚弱的声音极是惊喜:“紫苏?怎么是你?原来你还活着!”

  眼前那绝美无双的女子正浅笑盈盈的看着自己,秋水含情,梨涡浅浅,红唇樱口,嘴角露出一颗虎牙。果真是陈紫苏,她竟然还活着,被白虎仙所害是亲眼而见,此刻竟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期间有何缘故?那纤离在哪?

  陈紫苏见林慕修醒来,她笑颜尽绽,高兴的喜极而泣,用力的点头道:“我要是死了,谁还来陪你。”不禁牵住他的大手。

  “太好了,受伤的时候还是你照顾的最悉心体贴!比纤离好得多,我受重伤时,一言不合还要扇我巴掌。”林慕修调笑道,“可纤离去哪了?她怎么样?”

  知陈紫苏未死,高兴之时也绝不会忘了那日同处危险中的狐纤离。他浑然未觉那陈紫苏竟然已压低了秀眉,嗔愠了起来。

  只听女子没好气的道:“找打,她可是我的另一面,你还敢说她的坏话,况且现在更不能说了,你怎么才想到她?”说着举起白晳玉手做打的架式。

  对于陈紫苏的表现他不由得一惊,才注意到紫苏怎么如此古怪,无论是行为还是衣着。原来她竟穿着一身红衣,发式也变得即像纤离又像紫苏。

  难道紫苏她被白虎仙所伤时,坏了脑头,就像纤离转魂之后变得更调皮活泼一样。紫苏她颇通医术,绝然是不会吃错药的,那是哪里出了问题,怎会如此的不同寻常。

  “不是才想到,我一直挂记她的安危,她现下在哪?”林慕修有些着急,“还有,紫苏,你怎么变得与往时有些不同啊!”

  陈紫苏听了微微一笑,神秘调皮的道:“我偏不告诉你她在哪里,就让你担忧着。”林慕修心中大惊,这哪里是紫苏啊!

  恰在此时,房间被猛的推开,跳进来两个人,正是彩玉和常乐,原来自诛杀白虎仙那日到此时,已有三日,林慕修整整三日未醒来,心中关切担忧的彩玉也守候了三天,同时帮着陈紫苏顾照林慕修。

  听到房间中有说话的声音,她便急切的冲了进来,见到林慕修已然转醒,高兴激动的欢呼雀跃,热泪盈眶的道:“慕修师兄,你终于醒了,可吓死我了,你都昏迷了三天了!”

  常乐亦高兴的调侃道:“我就知道现在不是你小子天星归位的时候,你要是死了,谁陪我玩耍,再说了游历江湖少了你可没乐趣!”虽是调笑的话语,林慕修却感受到朋友间真挚的情意。

  他会心一笑,也调皮:“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们几个,怎能撒手人寰。”

  说话间,彩玉已来到床边,将林慕修打量了好几遍,确认他已是脱离了危险,惊奇的道:“狐爷爷就是个老神仙,慕修师兄伤得那么重,果真是只有他能治得了。”

  又拍手道:“这下终于好了,打败了首恶白虎仙,慕修师兄也报了大仇,劫后余生,皆大欢喜,又成为大英雄…”。

  常乐忙坏笑着抢白道:“再就是抱得美人归啦。”彩玉被抢了话茬嘟嘴噤鼻,她想说的可不是这句,不满的道:“不是,没有这句!”

  “你们想说什么?”

  “彩玉是想说你九死一生,经历大难,已然灾消,必有后福!”常乐又模仿着彩玉认真可爱的动作,笑着说道。

  “为何?”林慕修有些迷惑了。

  “因为书上都是这么写的!”常乐说出了彩玉想说的那句口头禅,坏笑的调侃道。

  林慕修一听愰然笑起,陈紫苏亦掩口而笑。

  彩玉一下子恼了,胖胖的小手挥起就打向常乐,那胖子却早有防备的灵巧闪开,她又俏脸嗔怒的道:“我再也不说这句话了!结局都这么写的,都是庸俗不堪的书。”两人又是一阵子逗闹,总之几人都颇为高兴。

  林慕修心中有结,轻轻的动了动身子,便又急切的问道:“那纤离去哪了?你们快告诉我!”。

  “她没去哪,其实她一直在陪着你呢!”陈紫苏嫣然轻笑,意味深长的道。

  “一直在陪着我?”林慕修摸不着头脑了。

  看着迷惑不解且又急切的师兄,彩玉十分不忍,忙心疼的道:“唉呀,我们就告诉慕修师兄吧,别让他着急了,刚刚醒来,况且身体又这么虚弱。”

  陈紫苏微笑着点头。三个人便你一言我一语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讲给林慕修听。

  原来三日前,林慕修大战白虎仙,翦除巨恶,解了众人的灾劫后,他便倒地将亡,众人却无挽救之法,就连医术绝伦的陈兆玄都束手无策。

  这时,天空中悠然的御风飞来一人,那人鹤发童颜,超然似仙,正是狐爷爷。

  他就是早已算知林慕修和狐纤离的这番灾劫特来解救他的,而狐纤离在林慕修用身体的保护下,虽也受了重伤,但还不致命。

  在陈兆玄的引荐下,众人得知所来的老者竟是千余年的狐妖,众人皆是惊疑不已,陈兆玄乃解释道:“身在人道,若妖魔之性栖于人心,虽是人但却也是真正的妖孽,身在妖魔道,若心存善念,不做恶为凶,便也不算是什么妖魔呀。”

  “当年我们的祖师老子西出函关之时,这狐叟与祖师还有缘一晤,还受了祖师的教诲点拔呢!”

  别说道虚就连一向所谓的邪正分明的道真都很是敬服。

  狐爷爷便施起法力救治了一番,便令人把林慕修抬入屋中等待,他自会醒来。狐爷爷又说明了来意,陈兆玄对他的来意及关于狐纤离和陈紫苏的身世早已悉知,又向众人解说,之后狐爷爷便带着重伤的狐纤离离开了昆仑宫。

  狐爷爷到了乐游山,对狐纤离说经历这一番周折磨难,是时候该回归完整了,狐纤离亦欣然同意,狐爷爷便用法术将封固在陈紫苏体内的灵魂与狐纤离的魂魄融合成为一个魂魄。

  因为本就是一个魂魄,是同一个人,魂魄自然无比亲和。将狐纤离的半数灵魂融合到陈紫苏的体内后,狐爷爷又施起无尚超绝的法力复活了陈紫苏,而狐纤离的肉身则化为了莹亮纯洁的星芒飘逝在长空中。

  原来陈紫苏遇难之时,狐爷爷施那用法术,则是为了封固住她仍未散尽的两成魂魄,待今日将狐纤离分割的灵魂融合在一起,重新回归完整,而这一切的天数他都早已预先算知。

  刚融合魂魄后的陈紫苏便迫不及待的回到林慕修身边来照顾他,便出现了今日方才的一幕。

  三人讲述完毕,林慕修既欣喜又是痛惜难过,狐纤离的两半魂魄终于归合,可她却也失去了一个肉身,不过终归算是好事。

  林慕修深情望着眼前俏美痴情的女子,两人的手紧紧牵在了一起。

  得知林慕修醒来,道虚和道真忙起来看望他,他可是昆仑宫的大英雄,就算说是整个玄道界乃至世人的救星也不足为过。

  见林慕修醒来,已是转危为安,都极是高兴,对他夸赞不休,弄得他谦让未遑,很是不好意思。接下来看望的人,左一波,右一波,直至天色已晚,弄得本就虚弱的林慕修不得消停。

  数日后,在陈紫苏的精心照料下,林慕修的伤已愈了一半,陈兆玄提出让林慕修到仙药谷去养伤,陈紫苏自是非常同意,因为她本就有此想法。

  三人便辞别昆仑宫的众人,来到阁皂宗,两人便在如世外桃源一般的仙药谷住了下来

  那仙药谷依旧四季如春,风景如画。水碧山青,银瀑飞泻,小湖波光潋滟,时有鱼儿戏跃,岸上葱郁的树林草丛中偶有小兽欢快的跑动。

  陈紫苏看了看那几间温馨熟悉的小木屋,又瞧了瞧身边男子那英俊潇逸的面庞,怡然惬意的道:“慕修,看这里多美,这里就是我们温暖的家,我们永远住在这好不好?”说完深情的偎依在林慕修的肩头。

  林慕修看着美如此处风景的女子,面色愉悦,重重的点头道:“嗯,很好,只是以后我叫你纤离还是紫苏呢?”

  “你说呢?现在可是一个完整的我,真实的我了。”女子一听,薄嗔佯笑道。

  林慕修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自己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问题,便道:“看来我真是应该叫木瓜的,又木笨又呆傻。”

  那女子莞尔一笑,用纤纤的玉指轻推了一下林慕修的额头,两人含情相视,都未说话。

  林慕修心想:不论你有哪一面,我都深爱不变。可你喜爱我的这一面,也喜爱我的另外一面吗?

  全书完

  附小诗一首

  慕歆王器品犹然,

  修玄大道情义全。

  纤尘落心痴情梦,

  离聚生死夙前缘。

  紫霄玄女舞霜雪,

  苏香雅骨韵如兰。

  仙路灵真非神祇,

  妖途精魅不邪奸。

  奇谈一场幻亦真,

  缘起前尘两相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