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挽狂澜慕修殒命
江湖之远2018-08-08 09:465,370

  待两日后,林慕修到得昆仑宫时,竟是来得晚了些,只见整个昆仑宫到处都有或死或伤的弟子,竟还有茅山的弟子、蜀山的弟子、阁皂宗甚至其它小派的弟子。

  整个昆仑宫显然已经历了一场白虎仙的疯狂肆虐,到处亦弥漫着恶战前的紧张气氛。

  原来自从三派联合派出精锐力量追杀白虎仙时,他竟出其不意的突袭了茅山派和蜀山派,两派死伤惨重,实力大为削弱。

  为了对付力量强大的白虎仙,只得凝聚团结,抱团取暖,免得被各个击破,所以令外两派的人便齐聚到昆仑宫,加上几个大义相助的小派。

  而白虎仙又远赴西域和北荒之地夺取了梼杌和饕餮的灵魂之力,这两日,又在芜山取得恶兽穷奇的魂力,且又用夺魂珠吸取了极多的魂魄。

  此时,他已闯入通玄阁之中,用那邪异的法力封住了玄铁大门,免得在他用周礼六瑞复活凌素时被人搅扰。

  来到阆苑峰平台的后面,两仪峰的情况便一目了然了。

  直插云宵的两仪峰的半山腰处,正有一个巨大的虚幻而成的八卦图案在徐徐转运,气势磅薄,玄光慑人似是蕴含着极强的力量,犹如一张地网一般,阵的八方四向由几位长老及道为等人坐阵悬定在空中,周围还有许多御剑飞驰的弟子。

  林慕修自是知晓这是掌门和师尊他们布下的天师灭魔大阵。

  阆苑峰上的弟子都严阵以待,凛然备战。林慕修甫然落定,只见几派的首要人物,各个面色凝重,他忙疾步到了道虚身边,问道:“师尊,那些弟子都是白虎仙害的?您可看到纤离?”

  “确是白虎仙所为,据被我们捉住的伥鬼悲娘所说,那妖孽竟然吸取了上古凶兽的魂力,那诡邪的修为已强大到极其恐怖的境地。”

  道虚见到面有风尘之色的爱徒,这些日子以来,他为解昆仑之劫,受了极重的伤,险些丧命,此番又为那喜欢的女子奔波而回,心中怜惜,便暖言道:“纤离姑娘被他胁持入了通玄阁,慕修啊!不过你勿要着急,为师定帮你救出纤离姑娘。”

  林慕修闻言,面色凝重坚定的道:“师尊,此番我定要手刃罪恶滔天的白虎仙。”

  此言甫毕,只听到一长声悲愤的吼哮,同时两大团黑气将那通玄阁重若千钧的玄铁大门瞬间撞起,接着那玄铁厦门便向两仪峰下坠去,一声巨响砸在了谷底。

  就在众人猛得震惊之时,那白虎仙已从通玄阁中,如电般疾飞出来,悬定在空中,道真立马吩咐众人入阵,昆仑宫的真人们及一众精英弟子飞跃而出,施起灵力运行法阵。

  此时的白虎仙已肩生双翅,面容极为狰狞妖异,与那个儒雅之士的形象相去甚远,虎目赤红,暴射出凶瘆嗜血的光芒,就连瞳仁中亦生出了血丝,黑绛嘴唇,喉间发出低沉粗重的吼声,看上去正如传说中的凶兽梼杌。

  已是粗大妖异的双手更像是手爪,正紧握着周礼六玉,只见那六块美玉已被攥成齑粉,从指间流出的粉沫如五颜六色的晶莹沙子一般随风飘散。

  他悲愤不甘,眼中流血的怒吼道:“骗人!什么死而复生都是骗人的!世间真的没有复生之法?”巨大的吼声震彻整个昆仑宫,显然是复活凌素失败。悲愤过后接着他便似陷入恍惚迷惘之中,呆怔继而沉思。

  众人输注灵力,那法阵上方似盖了个金色的半球状盖子,玄光熠熠,刚好合在蕴含着无穷奥妙的八卦上方,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空间中已满是玄道罡正之力。

  天师灭魔阵能毁灭魂魄,林慕修从未见到过如此众多的弟子,催动这么大的天师灭魔阵法,其威力之强可想而知,纵是九天神佛也难堪其威,恐都将神形惧灭。

  更何况修为已减弱的狐纤离,想到这他心中忧急如焚,奋不顾身的冲入光阵之中,恰好那严逊飞出洞外,即是楚潇,他亦努力的抵抗着阵法的神威。

  林慕修趁机迅速将气若游丝的狐纤离带离法阵。出来前他扫视了一眼凌素真人的石棺,里面空空如也,想必是复活未成,真人的仙身被六玉强大的灵力所焚噬了。

  他忙给狐纤离输了些灵力,片刻她才幽幽转醒,弱声道:“慕修,你终于来了,我没事了,过一会儿便能恢复了。”

  望着狐纤离因虚弱而楚楚可怜的样子,林慕修痛惜彻心,他眉目含情的道:“你没事就好,你且在这里等我,今日誓要杀了白虎仙,他已恶贯满盈!”

  当林慕修来到阵前时,只见严逊已面色坚难,在苦苦支撑还想要冲破法阵。

  再看那白虎仙竟然岿然不动,毫发未伤,他周身所缭绕的黑色气体,将阵法中攻来的灵力尽竭抵消化去,众人不禁大惊,就连道虚亦微微皱眉惊诧。

  就在此时,沉浸在悲伤中的白虎仙乍然清醒,冷傲的嗤笑道:“卑鄙!想乘我缅怀凌素之机来打败我,真是异想天开,我现在已是改造这个世界的魔神,蝼蚁之力岂能撼树!”说着朝着法阵东面薄弱之处闪电般的突击而去。

  拖拽着浓浓的黑气,只威势强动的一击,众人所结成的无尚法阵就被轻而易举的击穿,他又转身一挥手,一大团黑气在离他最近的弟子中爆响,瞬间十数名弟子被击而亡。

  看着在空中狂笑的白虎仙,道真等人大惊失色,他竟能一击破了昆仑宫的绝世阵法,且如闲庭信步一般。

  不过也不容多想,任敌人再强,也不可惧战。道真带着众弟子又围攻了上来,加上其它门派的弟子,足有千余人。此时的严逊已是气息奄奄,魂魄即将消散,结束他罪恶的一生。

  白虎仙狰狞扭曲的笑起,视众人如草芥,只见他施邪术幻化出两个黑色的分身,恶狠狠的冲上前去与众人短兵相接。

  从两仪峰前斗到谒神峰的飞仙台又打到阆苑峰的广场,情势却是逐渐严峻,已是万分危急,众多的弟子已是死伤大半,就连茅山掌门绝尘子及道庸、道为都所伤不轻而退下战阵,开阳、开枢、玉横长老及蜀山的仇天君,茅山的星微子,承玄子竟已战死。

  虽然已击破两团黑气的分身,而残噬众多生命的白虎仙仍旧气定神闲,傲如神衹,丝毫看不出灵力损耗的迹象。

  林慕修见状心中急切,忙喝止住将要攻上去的弟子。原来他见众人围攻时,人数虽重,可因投鼠忌器,而无法尽力施展威力强大的杀招。道真一愣也瞬间愰悟,嘱退了众弟子,只剩下几派的首要人物,将那白虎仙围在垓心。

  疯狂嗜杀的白虎仙已是极度狂热,哑然失笑道:“你们这些愚昧无知之人,马上就会因自己的过错而成为凌素的陪葬品了!”

  说着双手向空,两大团邪诡的黑气直冲向云宵。霎时间,晴空便被凭空生成了墨浓的诡异黑云所遮盖,雷电交织,昏暗的如世界末日一般让人绝望窒息。

  四方向的目光所及之处,快速的形成了四个巨大的龙卷风,闪裂着霹雳以毁天灭地之势向昆仑宫合卷而来。白虎仙睥睨冷笑,周身缭绕着愈加浓厚的黑气。

  所有人见状都面色惊骇,道虚则临危不惧,率先发动灵力刺向白虎仙,其余人等亦施展毕生绝学击向了他。白虎仙大喝一声,身上上散出无数的怨魂幽魂,狂舞乱窜,霎那间空中鬼魂哭嚎,邪戾凶疹。

  亦全力一击,那邪诡的力量排山倒海般的剧烈冲击出去,众人只稍一僵持,便被那强大莫测的邪力所掀飞,俱各伤重倒地,就连修为最高的道虚亦受伤吐血,可见这一击威力奇大。

  此时已到了极端危机的关头,林慕修奋然而起,一抹嘴角的殷红血迹,心中那团战意烈火燃至最盛,眼中亦迸射出雄雄战意。

  见别人都在调息灵运动力,阻止那黑气的侵袭,白虎仙如俯看众生的神衹一样傲然高绝,已是胜券在握,但唯有林慕修坚强屹立。

  白虎仙不禁好奇且不屑:“真是小看你了,短短的一个多月,你却是精进神速。两日前我只用了三成的修为,放眼整个昆仑宫看来也只有你能让我配用到六成修为。”

  林慕修虽知眼前悬定在空中的白虎仙吸取了上古凶兽的魂力,修为已是强大极其恐怖的状态,但为了道义善恶,为了紫苏和爹娘,为了那些妄死在他手中的人报仇,就算以卵击石也要义无返顾!

  他冷冷的道:“你我的恩怨今日就做个了断!无论我现下的修为如何,终将斩杀了你这妖孽!”

  “想打败我真是痴人说梦!”白虎仙粗沉的声音嘲笑道:“来吧!来实现你的妄想吧!你们都拭目以待吧!哈哈。”

  林慕修意念坚决,运起灵力,催动黄天给予他的内丹,释放出全部的灵力,猛的一挥蕴华宝剑,那剑玄光爆涨,电光闪耀的剑气在古朴的剑身上往复游走,宛如沧海龙吟,他目中寒光一闪,挥动蕴华剑斩向空中的白虎仙,两人便激斗到了一起。

  霎时间,疾劲的剑气纵横激荡,华光纷飞,那邪诡的黑气亦乱舞冲撞。周围的殿宇被击得千疮百孔。

  众人看得瞠目结舌,微微出神,如此激斗还是极为罕见的。已缓复了的狐纤离正提心吊胆的观战着,不觉间已是双手冷汗津津,就在她忧心忡忡之时。听到白虎仙不耐烦的道:“哼,不陪你玩了,去死吧!”

  只见他身躯一震,又从身上飞散出无数的黑色怨魂幽魄,合成一个巨大的黑气团,直撞向林慕修,他忙用剑身抵挡,但哪里抵御得住,将他打的飞旋而出,重重的摔在地上,连喷数口鲜血。

  狐纤离不顾安危的奔将过来,口中焦灼忧惜的呼喊着,林慕修连忙大声喊阻,又立马勉强运起灵力,原来那黑气似火焰一般,他的身上烧灼蔓延,他唯恐央及于她。可她仍是跑到了近前。

  片刻,林慕修靠着坚决的意念,驱尽黑气,强支撑起身体,其实这一击所伤极重。看着胸襟染血,动作吃力的林慕修,狐纤离已是潸然泪下。

  林慕修深情的望了她一眼,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道:“为了情义而死又何惧!”狐纤离流着晶莹的泪水,知他心中所想的重重点头。

  他又想到狐爷爷前日的点拔教导之语,细细咀嚼一番,似是有所领悟。他便放开了狐纤离的玉手,再次疾刺向白虎仙。

  白虎仙狰狞的脸上一抽动,阴险狠毒的道:“有点意思,本想最后杀你,让你尝尝看着心爱之人死在面前的滋味。”他巨翅扇动,迎向坚韧毅然的林慕修。

  林慕修虽然所伤颇重,但有黄天内丹的支撑,加之情丹中汩汩涌出的灵力,精湛的妙到毫巅的剑法,又更深刻的领悟狐爷爷的点拔,思维空灵,剑招亦变幻漠测起来。

  两人的战斗似是势均力敌。用灵力自我疗伤的道虚不禁惊讶:“慕修的修为竟然达到了如此境界,必有高人指教呀!”

  见远处的巨大龙卷风已渐渐迫近,在空中的林慕修感到那风的凶凛肆虐了,他思如电转,酝酿的如何战胜白虎仙,攻势便愈加的凌厉,嘴角亦不断的溢出血来。

  白虎仙一见,阴鸷的一笑,诡计已生,只见他甩出一团黑气,击向忘我观战且替林慕修暗暗祝福的狐纤离。

  林慕修大惊,忙挥出一道剑气将黑气击的粉碎,可自身也露出了破绽,白虎仙看准机会,用尽全力毫不犹豫的连连击向林慕修。

  结果可想而知,再次摔在地上的林慕修已是重伤奄奄,狐纤离奔将过来,已是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林慕修艰难的吐出一句话:“我知道凌素真人为何会救你而死了。”

  “为何?”原本顾盼的自雄的白虎仙闻言一怔,接着急切的问道。

  “因为她爱你睿智成熟的一面,却不爱你阴险狡诈自私的一面,且你的爱恋让她有着难以承受的沉重感,所以她才以死逃避,其实她算是不爱你的。”

  白虎仙听完,面露惊愕之色,又是仔细的沉思着,终于愰然而悟,他恐怖的双手向空狂舞,同时否定的吼着,悲戚的神情中透着凶恶残暴,又聚起一团凛烈的黑气,击在了垂死的林慕修的身上。

  在场的众人一齐发喊,皆被他正义英勇的品质所感动,道真怒喝一声道:“已到危机存亡之时,大家同力诛魔,上!”道虚更是无比的心痛,奋力击向白虎仙。

  林慕修只听到喊杀声渐渐减弱,眼前那泪雨连连的俏靥娇颜渐渐的模糊,她在耳边的呼喊也如幽声细语一样,他疲惫无力的缓缓闭上了双眼,再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事物。

  只是心念中仍有一个名字和身影令他最是牵挂眷恋,和她温馨美好的幕幕在脑海中闪现。

  就在他微弱的心跳刚刚停止时,心房中深浓的爱恋情意坚执不屈的跃动起来,深深的触动了情丹,瞬间那情丹纯圣高洁的力量在心房中澎湃激荡,终于奔腾浩荡的涌散开来,猛的灌注到脏腑经络四肢百骸,渐渐的他也听得清楚,精神亦振奋了百倍,他猛的睁开眼。

  伤心欲绝的狐纤离顿时大喜过望,破涕为笑。

  林慕修见众人又被狂傲忘形的白虎仙轻松击退,伤亡惨重,他龙跃而起奋力斩出一道恢宏威凛的剑气。

  白虎仙漫不经心的一接招,可他万万想不到这一击威力极大,险些将他击落,一阵凄厉的哭嚎声,身上散去了许多冤魂怨鬼,惊讶已将他脸上的傲慢不屑扯得七零八落。

  见那恐怖的龙卷风已迫在眉睫,林慕修刚欲跃向白虎仙,却被狐纤离一把扯住。只见那女子被狂风吹的衣发乱舞,那秋水盈盈仍含情脉脉看着自己,女子平静无畏的道:“慕修,我要与你生死与共!”

  林慕修会意的微笑道:“好,无论怎样我们都在一起,永不分离。”

  他凛然高声的对白虎仙道:“你为仇恨而战,我为情义而战。情的力量无穷无尽,可撼天动地,不可估量。”

  已然疯狂的白虎仙凶残的喝道:“那我拭目以待了!”说着运起所有的邪力修为,形成一个黑色的气柱,疾速涨向林慕修,其中所蕴含至凶至邪的力量之大自是不言而喻。

  林慕修紧抱着狐纤离,用尽全力飞刺向迎着黑色气柱白虎仙,宛如流星赶月一般,迅疾无比,势不可挡。

  黑色气柱中的冤魂怨鬼疯狂嗜血的撕咬着两人,又被玄光剑气所焚化。已是浑身浴血的林慕修忍着噬魂碎骨般的疼痛,压榨着身体最后的一丝修为和力量,直撞向了白虎仙。

  只听到一声震彻云霄的响声,同时又是一阵剧烈的地动山摇,那白虎仙轰然爆裂,化做无数的黑气,继而消散在空气中,那四个邪诡龙卷风在危机时刻也渐渐停息下来。

  林慕修这旷世神威的一击打得白虎仙神形俱灭,他抱着狐纤离飘落在地,两人对视一笑,露出欣慰的笑容。待众人大喜过望,欢呼雀跃时,林慕修和狐纤离却已油尽灯枯的倒在了血泊中。

继续阅读:第60章 终圆满仙谷情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