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意外
冬瓜栀子2018-06-15 15:382,253

  陈晨看着夺门而出的两人,只恨不得自己也跟上去,可是她也是有任务在身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职责,绝不能冲动行事。

  躲在一角,陈晨小心的观察着礼堂的情况,所有的学生都是坐着的,任何一点儿风吹草动都能落在她的眼里。

  从刚才开始,偏门一共出去了三个人,一个是她认识的女师的学姐,一个是个子高挑带着眼镜的斯文男生,还有一个体格比寻常人健壮不少的男生,看衣服应该是津口大学的学生。

  示意陈程跟上去,陈晨又暗自观察了一会儿,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大多都不明白他们发生了什么,一脸的茫然无措。而女师的学生则是担忧更多,刚才他们争论的内容虽然不是很懂,但是新月的话却让她们坐立难安。

  冲出礼堂,守在门口的军警立刻拦住了他们,早上还和她有冲突的军警此刻满脑子都是学生的安全。

  “你们在街上布置了警力和军队了,是不是?”新月吼的大声,没等他们回答,就继续说,“即使是我自己,我也会完成今日的示威运动,让你们的人注意,任何企图利用我们学生的人,都不要放过!”

  被新月一顿吼,军警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新月已经举起津口学联的旗帜,大步流星的往校门口走去。

  反应过来的军警赶紧派人回去调支援,早上和新月对峙过的军官紧跟在新月和吴畏身后,警惕的端着枪。

  “嘭。”熟悉的枪响,新月没有躲,手中紧握着旗杆,声嘶力竭的喊着口号。

  子弹落在新月脚下,新月似乎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痛,只有吴畏看见了,被略过的子弹擦伤的鞋子。

  嘭嘭嘭,那军官朝着开枪的方向打了好几枪,吴畏一边护着新月,一边往那边瞧,只见一个高挑的身影飞速的略过楼上的商铺,通过连接的栈桥,往反方向跑去。

  没有支援,大街上空空荡荡的,所谓埋伏的军警不过是他们编造出来的谎言,诱敌出来的谎言。

  一个弱小的女生,即使有吴畏和一个看起来还算有用的军官在,想要解决掉他们三个真的是太轻松了。

  向反方向跑去的男人,突然停下来,瞄准吴畏,只要他一开枪,这个在津口活跃的进步青年立刻就能倒在石板路上。

  吴畏也看见他了,把新月牢牢的护在自己身后,吴畏紧盯着那男人,二话没说从军官的手中拿过枪,端起来瞄准那个男人。

  吴畏甚至能看得见那男人示威一般的笑,还有他充满威胁的动作。

  他们竟然真的要杀害无辜的新月。

  怒上心头,吴畏几乎要扣动扳机,却被新月拉住,往旁边开着门的店铺跑去。

  “不可以,我们需要活口。”新月小声提醒着。

  吴畏压下火气,剑眉冷竖,平日里柔和的目光此刻还隐隐带着杀气。

  目标突然消失,那男人似乎也不着急,端着枪等着他们出来。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的靠近。

  陈程一直跟在他们,猫着腰靠着墙边走,在接收到新月他们给出的讯息后,敏捷的上了二楼,悄默声的出现在那男人的身后。

  杨兴华他们早就带了支援,只等着这边一声令下,肯定能瓮中捉鳖。

  “嘭!”又是一声,吴畏他们和那个男人都愣了一下,而后马上警惕,是谁?这个街上还有谁?

  首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那个男人,刚才那一枪落在他背后,他只瞥了一眼,就看见了离他不远的陈程。

  开枪,跳下二楼,快速的离开这条街,他的反应能力绝对是接受过训练的,只是枪法有些不准罢了。

  陈程捂住胳膊,刚想站起来追上去,就觉得头晕眼花,恍惚间只觉得对面有一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她。

  见男人要逃,吴畏和军官立刻追上去,隐约还能听见远处传来整齐划一的靴子踏地的声音。

  支援来了。

  那男人眼见要被前后夹击,突然听见街口传来一个女人虚弱的呼喊。

  “新月,你在哪里,新月……”

  新月?吴畏暗道不好,加快了步伐,只恨不得飞身扑过去。

  那男人立刻反应过来,奔着那女人跑过去,只一瞬间,就牵制住前来寻找新月的郑妈妈。

  “放我走,这个女人,我不会伤害他。”男子开口说话,蒙的严严实实的脸上只有一双眼睛,三角眼露着凶狠。

  郑妈妈一脸惊恐,看着两厢对峙的两人,竟完全呆愣在原地。

  “妈妈……”匆忙赶来的新月连惊恐都没敢表露出一分,只在心里默默的叫了一声妈妈,双眼紧盯着那男人勒着她妈妈的胳膊。

  郑妈妈不明所以,看见完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新月,松了一口气,她的新月还活着。

  “新月……”郑妈妈无力的伸出胳膊,眼里全是泪水。

  那男人立刻明白了她们之间是认识的,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紧紧的勒着郑妈妈,凶狠的眼里闪过精光。

  “如果警察和军队过来,这个女人的命怕是也保不住了,小姑娘,你想想,你是要这个女人的命,还是要我的命。”

  新月咬着下唇,看着越来越难受的妈妈,心里只觉得翻江倒海,似乎能把她侵吞了一般。

  “你的命,我们不稀罕。只要你放开她,我可以放过你的狗命。”吴畏看向旁边着急的军官,“告诉你们的人,全都撤离。”

  军官双眼赤红,说什么也不肯,只听那男人再次开了口,“看来你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厉害,毛头小子,穷酸学生一个,你既然保不了我,那我就拿这个女人陪我死。”

  说着,就要掐住郑妈妈的脖子。

  “不要!”新月再也绷不住,乞求的目光看着军官,“求你,放他走,我的妈妈是无辜的。”

  军官愣在原地,过了许久才说,“好。”

  街口的军队和警察已经撤离,那男人用枪抵着郑妈妈,掩藏在郑妈妈身后,倒退着往街口走去。

  眼看他就要消失在街口,突然从后方窜去一队学生,少说也有八九十人,将男人和郑妈妈团团围住。

  男人被杀了个措手不及,还没反应过来,枪已经被学生夺走,郑妈妈也被学生接住。

  几个高个子的男生围住男人,三两下把他绑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短情长,还吻万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短情长,还吻万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