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夜宿孤儿院中
罪恶小生2018-06-19 19:343,366

  王守义双手各夹着行李箱一溜小跑,行李箱的重量加上他的重量,每踩一步都在土里留下一道浅浅的脚印。林雪和小蝶紧随其后,试图用双手遮盖些雨水,事实证明都是徒劳。

  天实在太暗,手电筒只能照点点路,三人不知走过了几个弯道,跑着跑着终于来到王守义所说的那个孤儿院。

  雨是越来越大,三人迅速地跑到大门处,虽说全身早已淋湿透幸好大门上有顶挡雨,可以临时躲躲雨。三人抖了抖湿哒哒的衣服,随便一拧,挤出许多水来。

  这家孤儿院在老种山脚下一处十分偏僻的地方,掩藏在树林和小路里,如果不是当地人很难找到。

  林雪用手电扫视了这家孤儿院。

  孤儿院的周围是两米高由红色砖块堆砌的高墙,高墙上还有半米左右的铁丝网,寻常人不借助工具是根本翻不过去。

  孤儿院的大门原本应该是一道银色铁皮大门,如今铁皮大门许多地方已被腐蚀成红棕色,称之为废铁大门也说得过去。

  王守义重重地敲了敲铁皮大门。

  “砰砰砰……”

  一边高呼:“有人吗!来一下人!有人在吗……”

  林雪她是第一次来孤儿院,她知道孤儿院是收养弃婴的地方,也只是听过并没有见过。

  借着手电筒照射到这铁皮大门顶上的牌匾,他们看见上头写着“老种山孤儿院”这几个字,还是纯手写的,写的歪歪曲曲和小学生字似得实在普通,甚至可以说有点难看。

  透过铁皮大门的缝隙,顺着灯光的照射,林雪和小蝶凑近门缝大概看清了孤儿院的面貌。

  孤儿院里几处灯光仍在,看来还有些人没睡,些许的灯光微微照亮着一片水泥小操场,林雪用手电照射过去,她清楚地看见操场里有两个破烂不堪的篮球架以及四处破裂的水泥地板,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连一片花花草草都看不见。

  操场后便是孤儿院,整个孤儿院就只有一栋楼,和围墙一样都是由红色砖头堆砌而成,没有任何的装修,一看就有些年头。

  这家孤儿院给她们的第一印象就是破旧,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小蝶不禁感叹,原来孤儿都是住在这种的地方。

  王守义依旧大声喊叫着,用着拳头砸着铁皮大门。

  “砰砰砰……”

  “有没有人啊……”

  拳头碰撞铁皮产生的刺耳声音让林雪和小蝶不得不捂住耳朵,实在是太吵了。

  过了一小会儿的功夫,孤儿院里传来了声音。

  “谁!”

  “谁在敲门啊!”

  “来了,来了。”

  “真是完蛋,几点了还有人来。”

  林雪和小蝶从门缝里看着,有六个人从孤儿院里走出来,他们用着手电筒照射铁皮大门的刹那,正巧对着林雪和小蝶的眼睛照去。

  猝不及防之下,林雪和小蝶眼前强光一闪,只觉眼前发黑,一阵眩晕,不得不紧紧闭上眼睛,就像是一柄小刀刺进眼睛里的疼,疼得她们眼角不自觉地流出泪水。

  “有人来开门了。”林雪纤细的手指揉了揉眼睛,心里叫着疼,手电筒的强光实在是太刺眼了。

  小蝶也叫着苦,揉搓着眼睛,用着萝莉音娇滴滴地说道:“守义哥,别敲了,来人了。”

  王守义笑了笑,这才停止了敲鼓般地敲门:“嗯,来人啦,那就好,我们可以住一个晚上喽。”

  林雪和小蝶轻声应了句:“嗯。”

  “谁啊。”铁皮大门慢慢地被推开,陈旧大门刺拉尖锐的声音特别震耳朵,让人起鸡皮疙瘩。

  门被缓缓推开,在开门的刹那,六人手里的手电筒齐刷刷地照着王守义三人的脸,刺眼的强光迫使王守义和林雪她们不得不用手挡着眼睛。

  “我们三个是去王家村的,走半路上突然下暴雨。我们也没准备,连把伞都没带,天又这么黑,山里路更不好走。怕是现在两个钟头都不一定能到王家村。”

  “希望你们能让我们进来避避雨,我们就住一个晚上,明早就走。”

  王守义尽可能简短地讲明原因让这些人听得明白些。

  不过心里很不舒服,六个人打着手电照他们的脸,你们这是要干啥。

  王守义双手死死挡着眼睛,你说这批人说话归说话,照脸干嘛,你看一眼得了,还照个没完。

  王守义说道:“哥,你们能不能把手电放下,照得我眼睛疼。”

  “好地,大家手电都放下,别照人眼睛。”为首一人招呼了一句,所有人都把手电照向地板,散着的光也足够他们看清对方。

  王守义瞅了瞅这些人,四男两女,站在最前面的是个胖子,穿着大红裤衩,肥硕的大腿肥肉一颤一颤,一只大腿比林雪的腰还粗,目测吨位三百斤起步。

  胖子色眯眯地在林雪和小蝶身上扫来扫去,林雪和小蝶衣服湿哒哒完全贴在身上,尤其是林雪薄薄的白色上衣,因为雨水的缘故,使上衣变的半透明,傲娇的胸部的若隐若现,简直就是上演一场湿(和)身诱(谐)惑。

  胖子浮想联翩,微笑着慢慢说道:“你们的意思是要住一个晚上啊。”

  “嗯,希望你们让我们住一个晚上,雨太大了,天这么黑,山里的路不好走。”林雪声音里满是恳求,如果天亮一些,他们看到林雪楚楚可怜的娇小女子和小家碧玉的小蝶一定会答应她们在这里住一个晚上。

  “不行,我们这里是孤儿院,不是收容所。”胖子身旁的女人插嘴说了一句,王守义眼睛斜暼看去,这个女人五十岁左右,尖嘴猴腮,瘦得骨头都突出来,用一句话来形容她最恰当,她就是一副行走的骨架。

  “求求你们帮我们一次,好不好。”小蝶柔声轻语道。

  “这个……”胖子犹豫了一下,伸手招呼着其他五个人围在一起作了个小讨论。

  几个人叽叽喳喳,王守义隐隐听到有同意住下的,也有反对他们住下的。

  王守义心里纳闷了,不就是住一个晚上吗?孤儿院这么大,随便找个房间都能住一晚吧,至于讨论这么半天?

  小蝶偷听到他们不让住,心里急了起来:“我们可以付钱的。”

  一听到“钱”这个字,六个人瞬间安静下来。

  胖子嘀咕了一句:“付钱?”

  尖嘴猴腮的女人笑眯眯地问着:“你们打算出多少钱。”

  林雪抢在小蝶前头说着:“一百行吗,我们都是学生。”

  她知道小蝶没心没肺,花钱大手大脚从来都不问多少钱,一向是你说多少我付多少。林雪怕三个人吃亏,先估个合理的价格试探试探。

  毕竟一百元已经足够在镇里开个房间。

  尖嘴猴腮的女人冷笑道:“一百不行。”

  王守义脾气上来了,你们还真是见钱眼开啊:“那你说多少钱!”

  尖嘴猴腮的女人食指点了点王守义三人说道:“你们一个人一百,我就让你们住一个晚上。”

  王守义眯了眯眼睛,忍住怒火,心里早就操起了几把刀砍在这女人身上。

  一人一百,三百块!坐地起价狮子大开口啊。

  这可是他三天的工资,宰人也不能这么宰吧,换平常他听到这话是头都不回直接就走,你跪下来求他他都不住。不就是淋个雨,就当洗澡了。

  可林雪和小蝶两姑娘怎么办,毕竟是女孩子,又不像自己皮糙肉厚,总不能让她们淋着雨,明天就感冒发烧吧。

  王守义正在气头上,小蝶柔嫩的小手从鼓鼓的钱包里迅速抽出三百元交到尖嘴猴腮的女人手里,温和地笑道:“这是三百,可以让我们住了吧。”

  “小蝶,你……”王守义楞了楞,自己正要掏出钱呢,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小蝶就提前把钱付了。

  一旁的林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被宰得心里很憋屈,挽着小蝶的胳膊。

  尖嘴猴腮的女人接过三百块:“行了,你们跟我进来吧。”

  王守义不爽地扛起行李箱,尖嘴猴腮的女人和其他五个人倒是笑呵呵的,尤其是那个死胖子,三人进了门里,眼睛还一直盯着林雪和小蝶的身子。

  与此同时。

  “黄毛哥,咱们怎么办啊,他们三个估计要在里面呆一宿。”

  “那咱们要不要也进去借宿一下。”

  “要是有块肥皂就好了,雨这么大,我能洗上四个钟头。”

  “你不怕洗秃噜皮?”

  “别听他废话,老是说有的没的。”

  “我说咱们要不要也进去借宿一下?”

  躲在暗处的黄毛四人眼见王守义三人进了孤儿院,四个人按耐不住了。

  “借宿个屁啊,咱这是跟踪人家,跟踪你懂吗?跟踪的精髓就是不能让别人发现我们。”黄毛金毛狮王的发型被雨淋成落水狗发型。

  “知道了黄毛哥,跟踪的精髓就是不能让别人发现我们。您说的太对了,我要是带笔了,一定做笔记。”

  “低调啊,咱就低调,回头再做笔记。”黄毛嘿嘿一笑,“这样吧,咱兄弟四个不可能在这儿呆呆被雨淋一宿,再铁打的身体,明天也准发烧,咱翻墙吧,翻过去避避雨再说。”

  “行。”

  “好。”

  四个人摸着黑,叠罗汉抬着一人翻墙。

  “快上去啊,这么重,我们快撑不住了。”

  “哎呦,我草。”

  “怎么了?”

  “上面有铁丝网,扎我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恶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恶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