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鬼魂近不了身
吴学华2018-06-19 08:152,118

  第二天,我回学校之后,还没有进寝室,在上楼时就被韩伟超扯住,他将我拉到一旁,神秘兮兮地说道:“罗罗,你听说那旮旯事没有?”

  我被他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什么事啊?”

  韩伟超低声道:“昨儿晚上,那个老头就在烧纸的地方上吊死了!今天上午学校发了紧急通知,不让瞎唠嗑,大家怕被处分,谁都不敢胡咧咧!”

  我大吃一惊,昨天那个老头子还去我家,想不到晚上就上吊自杀了,那一定是其他几个老头子对他说过什么话,才导致他去自杀的。我盯着韩伟超说道:“那个老头子上吊自杀关我什么屁事?”

  韩伟超拍了我一掌,说道:“前些天我躲在远处,看到你和那烧纸的老头唠得很嗨呢。”他看到四处没人,神秘兮兮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大名鼎鼎的苗君儒教授的曾外孙,你太姥爷桃李满天下,我们考古系的系主任,还是他老人家的徒孙呢。我听说上吊死的那老头,是你太姥爷的学生,五六十年代的时候,那栋老房子里死了四个人,这事跟他有关,好像是什么冤案。他心里愧疚,才每年到那里去烧纸的。我和二师兄查了相关的资料,昨天是你太姥爷的百岁诞辰,按理说各大院校应该会有什么纪念活动,谁知什么都没有。昨天晚上,那老头就上吊自杀了,所以他肯定和你太姥爷的百岁诞辰有关。”

  他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神色。

  他见我一脸愕然的样子,接着说道:“根叔提出来今天晚上去探险!我当然没有意见,二师兄那B样的怕死,被我埋汰了一阵,那表现立刻变得钢钢地,贼拉好!这人呐就是贱骨头,不拿话削他,他还不知好歹。得呐,我们四个,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我想不到根叔居然会不顾学校的警告要去冒险,还顺带扯上我们三个,不知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正他的事情,我少掺和就行。想到这里,我对韩伟超说道:“伟哥,那老房子每次都死四个,我们刚好四个人,难道你们不怕死?”

  韩伟超笑道:“都说那栋房子很邪门,越邪门才越吸引人。你认为我们几个像怕死的人吗?”

  我冷笑道:“就算我们几个年轻气盛不怕死,万一让学校知道怎么办?那可是要开除的!你们爱咋样那是你们的事,我可不去!”

  韩伟超的脸色微微一变,说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根叔那个家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贼牛逼,我看不光有钱那么简单,有一次我见系主任跟他说话,那献媚的模样跟电影里的汉奸没啥两样。我估计那个家伙很有来头,要不然他也不敢怂恿我们。他对我说过,校规是针对普通学生的,像你这样的人物,就算出什么大事,学校也不敢对你怎么样。他还对我说过,现在那些当官的人,大多是属狗的。”

  我忍俊不禁地问道:“什么属狗的?”

  韩伟超呵呵笑道:“在上级面前,像哈巴狗,摇尾乞怜得恨不得给上级当孙子;在普通人面前,像贵宾犬,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在有钱的生意人面前,像藏獒那样傲慢。这样的家伙,如果遇到一些社会矛盾,就像疯狗,乱吠乱叫,也不管说出来的话对不对不起社会和百姓;一旦出事被抓,那就跟丧家犬没什么两样了,夹着尾巴求饶!”

  他对时下一些官场人物的的比喻虽然刻薄,但不失形象。正如我猜测的那样,别看刘根生的年纪轻轻,却像是一个社会阅历极为丰富的老者,把什么事情都看得透透的。

  我问道:“他们两个人呢?”

  韩伟超说道:“出去办货了。走,我们去侦查地形。做事干活就得麻溜的,别整些虚招。”

  我把背包往寝室里一丢,被韩伟超拉着出了门,朝图书馆那边而去。

  还没走近那栋老房子,远远就看到那个路口被封住了,还立了一块木牌,木牌上面贴了一张通告。

  走近了一看,见那通告上写着:严禁学生靠近,否则按违反校规处理。

  除了我们两个人之外,其他学生都不敢靠近,远远地走开了。我们刚看完通告,就见一个学校保安跑了过来,大声斥责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韩伟超说道:“我要去图书馆,以前都是走这条近道的,怎么就被封住了呢?”

  保安凶道:“从别的地方绕过去就是了。快走,快走,否则通知你们班主任!”

  韩伟超和我走开后,低声道:“他都不知道我是哪个班的,还通知班主任,就知道虚张声势。要是换作在高中的时候,削他一顿,他都不知道去哪里找我。”

  我们俩沿着这栋老房子转了一个圈,便回了宿舍。刚一进门,见刘根生和朱勇已经回来了,两人坐在床铺边说话呢。刘根生看了我们一眼,目光在我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眼神中似乎有些嫉妒,又有些欣喜。我的心没来由的咯噔一下,这个家伙果然不是善茬,以后得多留点神。当务之急,是要唆使伟哥去弄清楚他的背景,省得我处处被他算计,还的跟着瞎乐呵。

  韩伟超大大咧咧地问道:“根叔,你们把工具都办齐了没有?”

  刘根生没有回答,眼睛瞟了一下,身旁的一个黑色袋子。韩伟超走过去,从黑色袋子里拿出四支强光手电,四幅面罩,还有一把香和两把短刀。这些东西要是被老师看到,不被处分才怪。

  朱勇说道:“戴面罩是万一被人发现后不被认出来,短刀是用来防身的,至于那把香,是根叔要买的,他说点香能避邪呢!”

  刘根生从口袋里拿出四份褚黄色小纸片丢在床上,说道:“每人一个,放在口袋里,鬼魂近不了身。”

  他说话做事,总是一副老大的派头,也不管别人有没有想法。

  我问道:“什么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