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奇怪的老头
吴学华2018-06-25 09:262,144

  突然传来的惨叫声和苦笑声,吓得韩伟超和朱勇缩在墙角,倒是刘根生的胆子大,从背包中拿出几张符咒,点燃了往走廊上一丢,而后冲了出去。

  我紧跟着他冲出去,可走廊内看不到一个影子,那声音也消失了。

  刘根生恨恨地说道:“原来鬼也怕符。”他扭头问李雪珠:“不是说抹了牛眼泪,就能看到阴魂吗?”

  李雪珠说道:“我又没说一定能看得到鬼魂,那是听人说的。书本上不是教导我们相信唯物主义吗?唯物主义是不相信鬼神的!”

  刘根生冷冷说道:“不相信鬼神那是假的,即便世上没鬼,可有不少人心里有鬼。”

  我看着他退回房间,正要转身,依稀看到前面一扇房门的夹角处有一个人影,我想起下面窗台上的脚印,于是壮着胆子走过去,近了一些,才看清真的是一个人。

  这个人看上去60多岁的样子,居然跟那些老古董专家教授一样,穿着民国才有的长衫。他摇了摇手,示意我不要说话。

  我猜他一定是先前进来的那个人,难不成也和我们一样,是来寻找答案的?

  他低声道:“进来吧,我有话和你说!”

  他说完后,身后的房门无声地开启了,我向后退了一步,走了进去。

  我觉得有些奇怪,我和他素未平生,完全不认识他,他怎么跟我有话说?他要我到这间房子,究竟想告诉我什么呢?

  正是这份好奇心,驱使我走了进去,一进门,我顿时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这个房间和下面的房间摆设不一样,像一间起居室,中间用木屏风隔开内外两间,外间只有一张办公桌和一张椅子,桌子上放着一盏老式台灯,还有成堆的书稿和书籍。书稿的下面放着两支钢笔,甚至还有两瓶墨水。旁边的书架上,放着琳琅满目的书籍,书架的边上还有一个老式的洗漱架,上面摆着一个大洋瓷盆,几条旧毛巾胡乱搭在架子上。

  我去过考古系一个老教授的家中,和这里的摆设差不多,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字:乱。做研究的人大多不会自理生活,这是很正常的。

  老头就坐在椅子上,居然背对着我,自我进门之后,那房门就在我的身后无声无息的关上了。这屋里黑灯瞎火的,只有偶尔窗外划过的闪电,使我还能看得到他。

  老头沉声问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他不是说有话要对我说的吗?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我于是说道:“这栋房子不是多少年都没有人住的吗?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老头干咳了几声,说道:“年轻人,难道你的老师没有教导你怎么尊重老人的吗?”

  我一听老头这么说,连忙说道:“对不起,老人家,我……我们是来这里寻找一件东西的!”

  老头问道:“找什么?”

  我说道:“一封信!”

  老头又问道:“什么样的信?”

  我老老实实的答道:“是当初在这里上吊自杀的那四个教授留下的,李宗力活着的时候,对他的孙女李雪珠说,如果找到那封信,就能揭开一个冤案的真相,而且可能还证实某个传说是真的。”

  老头问道:“你们知道那个传说?”

  我说道:“只有李雪珠知道,在没有找到那封信之前,她不想告诉我们!”

  老头说道:“既然是找信,那为什么要把整个房间的墙皮铲掉?”

  我说道:“李雪珠怀疑那封信藏在某块砖头内,所以……”

  老头打断了我的话,说道:“她是想替李宗力毁掉墙上的那些罪证,唉!这么多年了,墙上那些东西,一直都是李宗力的一块心病啊!”

  我不禁说道:“如果李宗力在墙上留下了罪证,这么多年,他为什么不自己来除掉,而要在死后让自己的孙女来办呢?”

  老头恨恨地说道:“他胆怯,他不敢进来,每年只在外面烧纸,那是在赎罪!”

  我问道:“李宗力在墙上留下了什么罪证?”

  老头说道:“你们不是在铲墙皮的吗?可以自己去发现呀!等下你告诉那个女孩子,让她别费心机了。她要想得到那封信,拿命来换!”

  老头子说最后那四个字的时候,显得有些咬牙切齿,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恨李宗力,以至于人家都死了,还想要人家孙女的命。他忍不住说道:“请让我尊你一声前辈,冤冤相报何时了,李宗力早就知道他所犯下的过错,一直以来都在忏悔,更何况他已经死了,你和他之间,还有什么仇怨解不开的呢?”

  老头子嘻嘻地笑了几声,那笑声显得特别诡异和得意,他说道:“他要是真的悔悟,就不该把他的孙女扯进来,他虽然死了,可是他不甘心,不——甘——心——哪!”他居然呜呜地哭起来,哭了一阵之后,接着道:“谁又甘心呢?死了的不甘心,活着的更不甘心!”

  我呐呐地说道:“前辈,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奶奶说过,岁月可以磨灭一切。人和人之间的恩怨,也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失的,不是吗?”

  老头厉声道:“你奶奶是谁?她怎么可以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我连忙道:“前辈,你不要生气,我奶奶叫苗雪梅,她应该比你的年纪还要大呢!”

  老头低着头,沉声道:“苗雪梅,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我说道:“我奶奶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太姥爷,是考古系的教授,叫苗君儒!”

  当我说出苗君儒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分明看到老头的身子颤了一下,但他并没有回过头,低声抽泣起来,过了片刻,他才哑声说道:“要是苗教授还活着,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可惜他老人家死得太早了!”

  从老头话中的意思判断,估计也是我太姥爷的徒子徒孙,我上前一步,说道:“我奶奶把我送来考古系的宗旨,就是要我继承太姥爷的衣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