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我天资聪颖
吴学华2018-06-08 09:221,577

  说完这话,她望着我的目光变得异常亲切起来,指着左边椅子上的一份报纸,说道:“孩子,告诉奶奶,那上面的字,你认识几个?”

  那一刻,我才知道,这个老太婆是我的奶奶。憨姑教我的都是以前的繁体字,而报纸上面的是简体字,我怎么会认得呢?

  在我茫然地摇头之后,站在我身后的那个叔叔说道:“当地人说,他爸妈死后,这孩子就跟着一个叫憨姑的孤老太婆,憨姑一死,他变成一个成天在村子里流浪的野孩子,没有人管他,也没上过一天学!连个正式的名字都没有。”

  我奶奶望着我,再一次流泪,哽咽道:“想不到这孩子年纪轻轻,居然如此命苦!”

  就这样,我在这座小楼里住了下来,有了一张软绵绵的舒适大床,比睡在村里柴火堆上舒服多了,而且没有蚊子咬。最重要的是,吃饭的时候,居然还有香喷喷的鸡腿和红烧肉。奶奶看着我那副饿死鬼投胎的吃相,泪水再一次在她的眼眶中滚动,但是这一次却没有流下来。她停住自己的筷子,看着我吃,声音异常轻柔的说:“孩子,多吃点,吃多了快点长大!”

  渐渐地,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我爷爷是开国的将军,五十年代末期卷入一场高层的政治斗争,不久含冤而死,我爸也在那场残酷的政治运动中,被一些头脑发热的人打断了右腿,他为了不再连累我奶奶,毅然跟着一群上山下乡的年轻人去了乡下最偏远的地方,就这样阴差阳错地有了我。我爷爷的问题,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才得到平反,我奶奶才重新回到这座离开了十几年的小楼,由于她的年纪已大,不适合再当什么领导,只挂了一个什么院副院长的头衔,那个什么院是属于中央直辖的,所以连大院门口都有士兵把守。能够住在这一片小楼里的,都是重量级的人物。

  我奶奶替我取了一个名字,叫罗念儒。每天有个姓齐的叔叔开车送我去读书,我一个12岁的小男人,坐在一群7-8岁大的孩子中间,浑身不自在。

  除了学习课本上的知识外,我还要学习武术,是一个叫周队长的人教的,反正杂七杂八的,也不知是什么拳法。我后来才知道,周队长也是有来头的,是连续三届部队特种兵技击赛的冠军,武术的套路很杂,但很实用。其实不管什么拳法,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对手撂倒的,就是好拳法。

  我天资聪颖,老师教的东西一点就透,书本上的东西几乎过目不忘,九年义务教育,我只花了五年的时间,三年小学,两年初中。

  至于我的身手,我很想找人试试,可是奶奶一再警告,在没有遇到危险之前,绝对不能显露武功。为此我执意坐公共汽车去上学,为的就是寻找一两个用来印证武功的小偷。也不知怎么回事,我坐了三年的公共汽车,硬是没有遇上一个。

  有一天傍晚从学校回到家,一进门就感觉气氛不对,屋子里凭空多了不少人,还有两个警察。

  奶奶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那个服侍她的女佣人周阿姨坐在另一边,面色憔悴眼泡红肿,好像哭过。他们见我进来,一个个都望着我。奶奶朝齐叔叔使了一个眼色,齐叔叔便拉着我直接进了我房间,而后叮嘱道:“外面有事,你在房间里做作业,不叫你,你不能出来!”

  齐叔叔说完后就出去了,并顺手把门关上。

  外面有事,我能安心在房间里做作业吗?我轻手轻脚的走到门边,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

  起先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苗院长,您不要着急,我们马上向上面汇报,派专家过来看看!”

  奶奶说道:“要什么专家来?事实不是明摆着的吗?屋里就我和她两个人,门一直锁着,窗户也没有动,除了她还能有谁?”

  周阿姨的声音哽咽:“我服侍了您六七年,我是什么人难道还不知道吗?”

  奶奶吼叫起来:“我那块玉佩,难道会自己长脚走了不成?”

  我听明白了,原来奶奶戴在脖子上的那块玉佩不见了,怀疑是周阿姨拿了。要想寻找失物,这还不简单吗?憨姑教给我的六字金钱卦一定管用。有一次柴头家的羊走失了一头,我用六字金钱卦算了一卜,得出羊在水中。柴头他爸顺着溪流去找,还真找到了。那羊站在水里,正吃水边的青草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