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3
小十2019-09-04 16:125,467

  “对啊,喜欢上了。”卓皓空的脸上是一抹温柔得不像话的笑容。许墨的眼睛有点刺痛,似乎被卓皓空脸上的笑容所伤。他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可又觉得在此时此刻,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最终的最终,许墨淡然垂眸,轻声道了一句,“多谢。”

  “谢什么?”卓皓空奇怪地问。

  “谢谢你和林碧为ZG001做出的贡献,我们不会忘记。”许墨再抬眸时,已经恢复了公事公办的冷静,他甚至极礼貌地向卓皓空伸出手。

  卓皓空望着许墨的手,也坦然地将自己的手递过去,两人握手,疏离又客气。

  “再会。”

  卓皓空将手抽回来,丢下两字,转身施施然地离开。步履轻松至极,丝毫没有注意到被他留在身后的男人,越来越沉的目光,以及,那一寸一寸,隐在黑暗里无法自拔的身影。

  ~~~~~~~~~~~~~~~~

  第二天,卓皓空与林碧正式离开西伯利亚项目组,柔柔、周俊他们虽然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但还是特别特别不舍得,尤其是柔柔,她牵着林碧的手,眼泪婆娑地望着她。

  “等我回北京后,我们一定要聚聚。”柔柔的声音哽咽了。

  林碧眨眨眼,她不太明白,怎么这个女孩的眼泪那么多,感觉总在哭。不过,她的眼泪确实有打动人的效用,起码林碧能感觉到那种离别的酸涩,而这种酸涩感,她以前是完全没有知觉的。

  “你要答应我知不知道!”柔柔见林碧没反应,差点没急眼。

  “好。好。”林碧忙忙点头。她真怕对方再挤几滴眼泪出来,看着心里难受哇。她实在不太喜欢这种难受的感觉,仿佛自己的眼泪都要出来似的。

  柔柔得到林碧的承诺,这才安下心来,她张开双臂,给了林碧一个大大的拥抱。

  其他人说什么“哪里哪里聚”或者“什么时候什么时候聚”,更多的时候是一种敷衍,可是林碧不一样,她既答应下来,便是一定会去履行。

  这家伙不懂得撒谎啊,真正奇葩……可爱的奇葩。

  另一边,吴松已经将卓皓空的行李搬到了后备箱,他的行李超级简单,小小的一个二十一寸箱子,除了换洗衣服外别无长物,和吴松来时的大包小包形成鲜明对比,对于卓皓空的离开,吴松当然又气愤又遗憾,却也无可奈何。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卓皓空拍了拍吴松的肩膀,目光朝旁边的伍媚扫了一眼,微笑道:“这次认真点。”

  “你哪只眼睛看我不认真了。”吴松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我的头发都剪了!这代表什么你知道吗,代表——”

  “代表你终于可以不偷用我的洗发水了。”卓皓空调侃着吴松,打断他的深情告白。

  这一次,吴松看上去似乎是来真的,可是,伍媚毕竟不是寻常女孩,她是钱教授的遗孀,是这个项目的发起人之一。在过去的几年里,她从来没有放弃寻找她的丈夫,甚至连她丈夫的遗愿都在一丝不苟地履行,这样一个强韧的女孩,会在心里给别的男人留位置吗?想起吴松即将面临的攻坚战,卓皓空都有点同情他了。

  “我怎么在你眼睛里看到了同情的意思?”吴松眯了眯眼睛,非常敏锐地察觉到卓皓空表情下面的那一丝丝同情。当了那么久的客栈老板,每天迎来送往的,这一点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

  卓皓空被吴松看出了心思,赶紧清了清嗓子,就要顾左右而言他。

  这一顾,就看见了许墨。

  许墨没有来到外面送行,而是站在楼上的窗户后,远远地瞧着。他也知道,自己一旦下楼,肯定会引起众怒,索性将大家的负面情绪减少到最低,毕竟,等会还有工作。在这个项目里,任何人都可以离开,任何事情都不能影响ZG001的正常推进。

  因为离得太远,双方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是经过昨晚的交锋后,卓皓空倒是能猜到许墨此时的心情。

  估计有点小郁闷吧。

  郁闷死你。

  这样一个稀世珍宝,曾一度在你手里,你偏不珍惜,活该被别人觊觎。

  吴松也顺着卓皓空的视线往楼上扫了一眼,顿时就乐了。他叹了口气,也做出了一个摇头晃脑的同情表情。

  卓皓空极危险地盯着他,“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大家都不容易。一起努力,一起努力。”吴松也抬起手,在卓皓空的肩膀上拍了拍,一副难兄难弟的既视感。

  卓皓空哂然。

  柔柔和林碧的告别终于结束了,周俊他们将林碧的行李也摆进了后备箱,会有司机将他们送到机场。其他工作人员也要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争分夺秒地完成最后的试飞任务,拉斯维加斯的航展已经在倒计时,许墨的那场发布会之后,全球的目光都盯着这边呢,大家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卓皓空打开车门,很绅士地让林碧先坐了进去,自己也一猫腰坐到了她的身侧。

  汽车绝尘而去,后轮扬起一片翻飞的雪沫。

  伍媚觉得难受,可她是组长,自然不可能像柔柔那样的小女孩一样,随随便便就哭鼻子,会影响项目里其他人情绪,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向了楼上的许墨。

  许墨透过窗户,远远地望着那辆送行的车消失在西伯利亚的雪原里。他收回目光,刚一转身,就看到了已经爬上来的伍媚。伍媚抱着双臂站在门口,不冷不淡地瞧着许墨,“既然还是会舍不得,怎么也不去送一松?林碧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

  她正式离开项目组了,也就意味着,在工作层面上,两人将再无交集。

  “工作吧。新样机准备好了吧?”许墨并不正面回答伍媚,还是一副“工作我最大”的态度,伍媚确实拿这个态度的许墨没办法,她忍了忍,又忍了忍,终于忍无可忍。

  “伍媚道:“昨天开回来的ZG001一号样机,你有没有去听黑匣子的录音?”

  许墨不明所以地望着她。

  “你跟我来。”伍媚拉起许墨的胳膊,将他拉向机务组。机务组的工作间,已经送别回来的周俊他们正在最后一遍检查一号样机,就是被林碧维修后,从雪原里开回来的那一架,为了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打开了黑匣子,也听到了林碧与卓皓空的那段对话。

  “我的钱全部留给学长,一共三千六百八十块。”林碧的声音在电脑的音轨里响起。

  机务组所有人的视线都望向许墨。

  许墨同样带着一丝惊异的愕然。

  “我的钱全部留给学长,一共三千六百八十块。”

  周俊将进度条往前拖了拖,这条语音再次响起。

  没有人笑。

  即便这条语音的内容是那么那么可笑,但是没有人笑。林碧身为高级工程师,身为清大毕业的博士生,居然只有三千六百八十块的存款,可是,还是没有人笑,大家都很清楚她口中的学长是谁。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许墨的反应。

  许墨却是已经呆住。

  伍媚又道:“她昨晚还说,如果公司有奖金,她也全部给你。许工,你真的应该送一送她,这个世上,不会再有这么一个林碧了……”

  不等伍媚说完,许墨已经猛地转身,大步流星地往外走了去。

  他走得很急很急,以至于根本没有人来得及看清他离开时的表情。

  但是,从他的步伐,大家还是能猜得出来,一贯以冷静著称的许墨,这一次,真的不冷静了。

  Vivian正好抱着新的数据来找机务组,在门口与许墨擦肩,她有点惊异地看了许墨一眼,然后,便又听见了林碧的那条语音。

  “我的钱全部留给学长,一共三千六百八十块。”

  Vivian先是一怔,而后转身,朝许墨追了出去。

  ~~~~~~~~~~~~~~

  许墨走得很快,快到他必须确保所有人都被甩到身后,所有人都不会看见他骤然垮掉的情绪。他穿过大厅,穿过停机坪,穿过试飞基地的大门,一直走到大门最里侧、不会被任何人发现的角落,许墨才停下脚步。他的呼吸很急促,这样的急促并不是因为刚才的疾行,而是某种被压抑却又压不住的宣泄。

  林碧……

  在她的生死关头,她居然还想着将自己仅有的三千六百八十块留给他,太可笑了,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可笑的人,实在是太太太可笑了!许墨是真的笑了出来,他曲起手指,抵着自己的嘴唇,可是笑声还是从他的嘴里逸出来,可是那样的笑声,却没有喜悦的感觉,它透着一种哀伤,比哭更绝望的哀伤。

  Vivian追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许墨在笑,他几乎笑弯了腰。

  Vivian的神色变得很冷很冷,她睨着许墨,也笑了起来,嘲讽至极的笑。

  “怎么了?她给你三千多块,你就感动了?绝对自己对不起她了?还是想哭着喊着跪到她的面前求原谅?”她等着许墨,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都冷得像冰渣子一样,砸在身上,是会疼的。

  许墨的唇角还保持着上扬的姿势,他靠在试飞基地的围墙上,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怎么可能?她傻你也傻?三千多块够干什么?”

  “那是她的全部。”Vivian极冷酷地点出来道。

  重要的,并不是数额,而是林碧的态度,在经历了背叛后,她还是可以义无反顾地将她的全部交给他,这样的信任,是个人都会感动吧,她就不信,许墨会一点感触都没有?

  “那她的全部也未免太廉价了。”许墨已经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好像刚才发出比哭还难听的笑容的人,根本不是他本人,他的神色和语气重新变得平静而冷静,仍然是大家所熟悉的许墨。

  他往前走近一步,伸出手指,勾起Vivian的下巴,声音低沉而魅惑,“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可是几个亿的交易。”

  Vivian望着许墨近在咫尺的脸,嘲讽的笑顿时有点挂不住了,她抿了抿嘴,带了点赌气的意味,“几个亿,就能让你满足吗?”

  许墨很认真地想了想这个问题,然后无所谓地笑笑,“谁知道呢,也许会,也许不会。”

  Vivian等了等,又冒出了一句话,“那我呢?我能让你满足吗?”

  许墨定定地看着她,他的眸子里分明映着她的影子,可是Vivian却觉得那么不安,仿佛自己从未入过他的眼。她等着他的答案。

  “你自己知道答案。”许墨终究没有直面回答她,他放在她下巴上的手指收了回去,然后抬起脚,朝试飞基地走去。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平复,许墨依旧是许墨。

  他还有太多工作要做。

  Vivian有点怨恨地望着许墨的背影,不知为何,眼泪莫名地涌了出来。

  ~~~~~~~~~~~~~~~

  卓皓空与林碧坐上了飞机,他登机之前还不放心地问林碧,“没觉出什么异常吧?”

  什么坠机啊,挡风玻璃碎裂啊,仪表器失灵啊,这种问题统统没有吧?他虽然不介意跟她再来一次同生共死,但是如果能好好地躺在座椅上睡个觉,那就更好了,毕竟还带着伤呢。他现在可是伤患。

  林碧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闭上眼睛等了一会,才睁开眼笃定地告诉他,“没事,好着呢。”

  卓皓空松了口气,将椅背调了一个最舒服的角度,打算好好地补一下眠。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活着果然是最美好的事情。

  林碧还没什么睡意,她每天晚上都睡得挺好,不存在失眠的情况,她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本书,扶了扶眼镜,准备安静地看一会书。

  卓皓空侧过脸,瞅了一眼书名,类似材料科学之类的著作,他估摸着自己是肯定看不下去的,但是林碧却看得很起劲,而且看得很快,目光刷刷刷,从这一页跳到下一页,一会儿工夫就已经翻了一小半。

  卓皓空本来已经很困了,但还是克制不住好奇心,他单手支颐,侧着脸,饶有兴致地望着她,“你看书怎么那么快?”

  “哦,我是照片式记忆。”林碧很自然地回答。

  卓皓空“唔”了一声,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意外。

  在她身上,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让他意外了。照片式记忆他是懂的,林碧看书并不是一行一行地看,而是一页一页地记,所以才会那么快。她简直就是一台具有超强处理能力的人形CPU。

  拥有一个高智商的女朋友,会不会压力很大啊。卓皓空很认真地想着这个问题。

  不过,他好像没感受到什么压力,反而还觉得挺自豪的。

  “后天下午有事吗?”卓皓空又问。

  林碧哗啦哗啦又翻了一页书,听卓皓空问,她想了想,回答说:“应该没事,后天我在姑妈家。”

  她已经给姑妈打过电话了,姑妈说让她先在北京待几天,然后再一起回海南。

  “哦,那后天下午我去接你。我带你去见我爸妈。”卓皓空特随意地说,那语气,就好像在说吃饭喝水一样自然。

  林碧“哦”了一声。她又翻了一页书。然后又看了一页。这时候,她才察觉出一丝不对劲来。

  “我为什么要去见你爸妈?”她扭过头,有点懵地盯着卓皓空。

  卓皓空差点没忍住笑出来,这家伙,反射弧也太长了吧,感觉地球外的卫星都转了好几圈了。

  不过,他没有真的笑出声,而是保持一种一本正经的表情,很认真地看着她,“就是告知一声。”

  “告知?”林碧的脑子在急速运转,她理不清里面的逻辑。

  哎,还是机器的世界好,明明白白,干干净净,一条线一条路,有数据就有结果,任何现象都有规律可循,而且能得到完美的解释,相比之下,人类的世界简直太复杂了。

  完全就是乱七八糟,想一出就一出!她有什么要告知卓皓父母的?

  “嗯,就是告诉他们,这个是我喜欢的女孩,我要开始追她了。”卓皓空淡淡地说完,将脸转回去,闭上眼睛,正式地开始睡觉了。

  林碧瞠目结舌。脑子里所有的线全部搅和在一块,简直就是一团乱麻。

  喜欢的女孩?谁?她吗?谁喜欢的女孩?卓皓空?

  所以说,卓皓空喜欢她?

  林碧好容易抓住了重点,但是这个重点,却让她更是懵逼:为什么啊?他为什么喜欢她啊?

  比如说,柔柔喜欢卓皓空,按照柔柔的说法:因为卓皓空长得好看。一个原因决定一个结果。后来,吴松来了,吴松长得也好看,所以柔柔摇摆了,这个原因既不是充分也不是必要条件,喜欢这种关系又该如何建立呢?它是一个可变化的,一个特别不稳定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在真正运用在一种巩固的构建里时,是应该被摒弃的,所以,喜欢的意义又何在呢?

  林碧完全被自己绕了进去,以至于接下来的时间,她手里的书竟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反观之下,身侧的卓皓空倒是睡得香甜,睡梦中还浮现出一缕好看又狡黠的笑容,狐狸一样。

继续阅读:chapter 12.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空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