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2
小十2019-03-24 10:575,866

  卓皓空抬起手,当手抬至空中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手指最终在离白珊咫尺之距时停了下来,然后极自然地垂了下去。白珊的视线随着他的手缓缓而下,当眼睫遮住她的眸时,她浅浅地叹了口气。

  还是,不可以啊。

  “不过,这一年里我经常看到关于你的报道。你终于实现了登顶珠峰的愿望,恭喜你。”卓皓空转过身,继续往前走,语气轻松,就好像两人只是久别重逢的老友在叙旧。

  白珊也轻轻抬步,跟在他身后。两人再次恢复一前一后的姿态。

  “实现了又怎么样?当我真的登上珠峰之后,站在峰顶,突然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干什么了。”白珊苦笑道。

  少年时的意气风发,野心勃勃,在真正抵达目的地之后,总是会变得索然,进而会产生自我怀疑。白珊第一次站在珠峰顶时,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预期的那般满足到此生无憾,甚至觉得心空空的,当浮华虚妄全部消失后,一个人真实的欲望反而会水落石出。

  眼前是壮丽无比、让人窒息的漫漫雪原,这是多少人魂牵梦萦、永世不及的景色。可她只觉得孤单。因为在她最辉煌的时刻,那个人却不在她身边。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持续不断地挑战珠峰?”卓皓空问。难道白珊不知道登顶珠峰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吗?每次听说她又出发的时候,卓皓空就不得不忧心很久,直到她安全返回的消息传来。

  “不管怎么说,实现自己的梦想都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所以我成为了领队,就是想让更多人完成他们的梦想。每个人登上珠峰之后的反应都不一样,有人大笑,有人大哭,有人一言不发,有人直接崩溃,有人开始忏悔,有人甚至会在那里结束自己的生命。在大美无声的极致环境下,所有人都被迫放下所有的虚伪,直面最真实的自己。这就是登顶珠峰的魅力所在。”白珊笑了笑,又恢复她一贯的自信与神采飞扬,“你呢?未来有什么打算?”

  “跟那个丫头回去参加ZG001项目吧。”卓皓空淡淡道。

  提到“那个丫头”的时候,他终于想起林碧,心底又是一阵莫名的柔意。

  那丫头一路从拉萨追到了这里,如今得偿所愿,现在指不定有多高兴呢。

  他的脑海里又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她的笑靥。

  “其他的打算呢?”白珊停了停,低声问道:“比如说……”她又笑了起来,“什么时候交个女朋友,带出来一起吃饭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叔叔阿姨该着急了吧?”

  卓皓空静静地看向白珊,许久后,才移开了视线,“你不也一样,雷去世这么多年了,你还留着他送给你的肩章,其实也应该考虑考虑给别人一些机会。”

  白珊一愣,低头看向用别针挂在袖口的肩章,这些年,她确实一直带着它。

  白珊的笑容里顿时夹杂着苦意。

  “是啊,好多年了。”

  两人相默无言,卓皓空正想说什么,忽然见到南哥的助理小汪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他满脸焦急。

  “卓先生,你有没有看见南总?”

  “南哥?”卓皓空意外。

  这么说来,他确实没有看到南哥,将林碧带回来之后,他就将林碧送往医务室,之后又忙着其他事,也没怎么留意他的去向。

  “不在大本营吗?”白珊问。

  现在人多,一时间找不到谁也很正常。

  “哎呀,不在,关键是他的登山装备都不在了。”小汪急得跳脚:“他不会是登珠峰去了吧?”

  白珊与卓皓空对望了一眼。

  现在去登珠峰,简直就是自杀啊,南哥虽然是专业登山员,但也不至于如此没有判断力才对。

  “你们不知道,他从昨晚回来之后,就一直奇奇怪怪的,说什么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他不能当懦夫,他得回去找她……”小汪急得不行,抬头望着不远处白雪皑皑的高山,几乎有点语无伦次了。

  卓皓空不得不打断他,“小汪,你说清楚一点,他去找谁?”

  白珊却在此时突然明白了什么。

  “去找他妻子。”

  南哥的妻子,便是在这附近出事的。后来他们曾经组织过人员去找过她,却始终没有找到她的踪迹,这场雪崩,一定将她的遗体翻了出来,在南哥同卓皓空一起去营救林碧时,他一定是看到了她。看到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某个雪谷深处,还是当初离开时的装束,好像这么多年只是睡了长长的一觉,冰雪将她的时光凝固在那一刻,如诗如画,眉眼如昨。

  白珊的猜测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寂,卓皓空这才记起,在他们回程的时候,南哥的神情确实有点奇怪。只是他当时只是担忧林碧的情况,所以没有留意。

  “他走了多久?”卓皓空一面拔腿往回跑,一面问。

  也许还来得及去拦住他。

  小汪却没有动,只是呆呆地望着不远处宛如巨兽一般庞大洁白的雪山,双膝突然一软,跌坐在地上。

  “已经五个多小时了。……来不及了。”

  卓皓空倏然地停住脚步。

  身后的白珊轻声一叹。

  风雪渐浓,迷了所有人的眼。

  他们在珠峰山脚下等到了雪停风歇,而南哥,再也没有从珠峰上下来。

  小汪期期艾艾地开始了善后工作。

  林碧、许墨、伍媚与卓皓空一起回海拉尔,吴松照样回他的拉萨客栈等艳遇,至于白珊,又开始积极投入尼泊尔震后的重建工程了。

  卓皓空和白珊也并没有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他们和以前一样,将自己交给命运的洪流。

  ~~~~~~~~~~~~~~~

  海拉尔,ZG001项目试验基地。

  整个项目因为上次的失速事件停了一周。

  项目的停顿,对每个参与项目的工作人员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整个基地的气氛比起地震后的尼泊尔,并不见得轻松多少。李锐身为飞机机务中队的中队长,几乎每天都会去ZG001样机那边擦拭机体,检查线路,按照李锐自己的说法,便是对待自己的媳妇儿,也没有这样细心过。

  事实上,自从进了这个项目,李锐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自己新婚不久的媳妇儿了。

  前天视频的时候,媳妇儿还嚷嚷,再不回北京见上一面,小心她红杏出墙。李锐只能苦笑。

  好容易等到了林碧他们与新的试飞员回基地,当晚的介绍大会上,大家很是振奋。尤其听说卓皓空曾是雷神特战队的王牌飞行员,大家更是欢欣鼓舞。最起码,项目能重新启动了。

  伍媚作为项目组的组长,将卓皓空介绍给大家的时候。小组里好几个小姑娘捂着嘴低笑,对卓皓空指指点点,显然都在暗地里揣测卓皓空的底细,顺便欣赏欣赏他的颜值,介绍会之后,大家难得放松几个小时,又在伍媚的组织下开了个小小的茶话会。

  伍媚的意思,是让大家准备好接下来即将打响的大硬战,所以提前给大家发点福利。

  女孩子们个个蠢蠢欲动,不管怎样,先把帅哥的微信加上也好。

  伍媚本来是主张所有人都留下来,不过许墨连介绍会都没有坚持完,中途离开了,可能是回他的实验室去了。卓皓空还算给面子,端着一杯果汁,留在了临时被征用的大礼堂里。礼堂被简单地布置过了,四周用长桌子围成一个圈,桌面上放了一些茶果点心,大家一边喝着热茶或者果汁,一边聊天。

  礼堂的西边是一大片落地窗,玻璃窗外,便是试验基地的机场。机场右侧的仓库里,停放着ZG001的试验机。试验机此时用毡布盖好,等着明天的第二次高寒试飞。

  室内暖气很足,卓皓空穿着一件浅灰色衬衫,卡其色长裤,和棕色的高帮休闲鞋,长身玉立,非常扎眼。他此刻正站在窗边,远远地看着自己明天就要驾驶的试飞样机。

  关于这次的ZG001项目,他是有耳闻的。五年前这个项目的进展曾经让整个航空界都振奋不已,最开始的负责人钱教授是航空系的泰斗人物,他研发出的可控凹凸技术,曾经是一个让全球顶尖科研人员都头疼的世纪难题。

  一旦可控凹凸技术被赋予实际应用,这种革新将是跨世纪的,中国也将一举超越空客和波音,成为全球航空市场最大的博弈方。这还只是在民航领域,倘若应用在军事飞机领域上,前景更是不可估量。

  可是后来,这个项目不知怎么就搁浅了,听说纳米可控凹凸的核心技术被钱教授带的一个博士生盗走。钱教授为了挽回技术专利,四处奔走,最后飞机失事,钱教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项目彻底停顿。

  现在看来,这位传说中背叛师长的博士生,应该就是许墨了吧。他这次回来,商飞公司又愿意重新启用他,到底与这边达成了一个什么样的协议?

  卓皓空正走神的时候,负责后勤的柔柔悄悄绕到他身后,拿起手机,咔擦咔擦偷拍了几张各种角度的照片,然后喜滋滋地发给了自己的朋友,“我们新来的飞行员,是不是帅呆了!”

  朋友们果然秒回,“确定不是模特?赶紧问问有没有女朋友!”

  柔柔一想:也是哦,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一茬给忘了!

  她左右瞅瞅,正好看着坐在桌边、很认真地啃着曲奇饼干的林碧。晚餐还来得及吃,这曲奇饼就是林碧的晚餐,所以她吃得很认真。

  柔柔连忙凑了过去,一脸讨好地问:“林工,组长说卓皓空是你请来的,那你知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啊?”

  林碧的半块曲奇饼刚刚下肚,被柔柔一问,顿时难住了。

  她也不知道白珊算不算他的女朋友,卓皓空明明是喜欢白珊的,喜欢到连命都不要的份上,可是,两人似乎又隔了一层什么。白珊与卓皓空分开的时候,他们只是友好地握了握手,极客气地说了一声,“再会。”以林碧的情商,两人的关系,她是怎么也想不通的。

  如果她喜欢一个人,大概,不会这样克制。

  她喜欢许墨的那会,几乎无时无刻不黏着他,就好像许墨的一个小尾巴,以至于将自己活生生地变成了清大全体女生的公敌。

  “我去问问。”林碧想了想,起身用手抹掉唇角的饼干残渣,大步向卓皓空走去。

  柔柔满脸感动地站在林碧身后,就差竖个大拇指,大赞林碧“仗义”了。

  这一边,林碧已经身负使命地站在了卓皓空后面。

  “卓少。”她轻轻朗朗地叫他。

  被吴松忽悠了之后,她一直这样称呼他。

  卓皓空回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林碧,她真的比他矮太多,每次林碧站得太近,他都不得不低下头看她,以俯视的角度,她显得更小了。小丫头啊。

  脸上的冻伤这几日果然严重了起来,结了一个厚厚的血痂,新配的眼镜大得有点不合适,几乎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乍一看,跟阿拉蕾似的。可怜兮兮。

  “柔柔刚才问我一个问题,因为我不知道答案,所以我要问问你。”林碧的逻辑特别特别严谨,严谨到连省略过程都不会。

  卓皓空哑然,“谁是柔柔?”

  林碧于是转身,遥遥地指了指柔柔,柔柔正在夸赞林碧仗义了,一见两人同时望了过去,当时吓得匍匐到了椅子背后。

  居然这么快就被卖了!

  卓皓空看着柔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了起来,不禁失笑,“什么问题?”

  “你有女朋友吗?”林碧认真地问。

  这是柔柔委托她弄清楚的问题,她必须得到标准答案。

  卓皓空哭笑不得,但还是很正经地回答了她,“如果是正在交往的对象,还没有。”

  看她那么严肃认真的表情,还以为是问多么严肃认真的问题呢,没想到竟是被小女生撺掇着,问这样一个八卦。

  林碧点点头,就要转身向柔柔转达这个答案。回头一看,才发现柔柔不知何时已经溜了。

  “人呢……”林碧的脸上画满了问号,她困惑地挠了挠头发,最后还是决定去找到柔柔,转达这个答案。

  林碧从来不懂得辜负别人。答应的事情当然要做到,不然为什么要答应呢?哪怕只是一个区区的答案,也要做到有始有终。

  卓皓空看着林碧风风火火地来,又懵懵懂懂地走开,莫名觉得好笑。这个奇怪的女孩。真的很难想象,她居然会是这个项目除了许墨之外的第二号灵魂人物,而且五年前就参与过ZG001项目,天啦,五年前她才多大。

  林碧就在卓皓空若有所思的目光追随下,离开了会场,继续去找那个提了问题就跑、不靠谱的柔柔。

  直到林碧消失在礼堂门口,卓皓空才收回目光,这才发现伍媚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侧。

  “刚刚发来的天气预报,海拉尔会有连着三天的低温天气,室外温度达到我们需要的零下四十度。所以高寒试飞从明天就要开始了。林碧坚持和你一起登机。从你答应做她的试飞员开始,你们就是生死搭档。你有没有什么问题想问我?”

  伍媚善意地问。

  从某种方面来说,卓皓空与林碧即将缔结的关系,远比婚姻更隆重。

  “就一个问题。”卓皓空想了想,举起手中的果汁问:“有酸奶吗?”

  伍媚一脸黑线。

  ~~~~~~~~~~~~~~~

  林碧为了找到柔柔,一路追出了礼堂,外面的暖气没有礼堂内那么足,温度顿时低了不少,林碧找了一圈没找到柔柔,又冷得厉害,只好先回自己的房间拿衣服。

  套了一件大大的oversize高领毛衣,将脖子和手全部遮得严严实实,林碧决定继续出去找柔柔,走出房间后,她这才发现隔壁Vivian的房间亮着灯。刚才Vivian并没有参会,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林碧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何况,Vivian本来对她也不够友好,她正想越过房间直接出门,房门被嘭地一声从里面大力拉开,林碧下意识地扭头望过去,差点被从里面疾步走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还好那人及时刹住了脚步,伸出手抱住了她的双臂,稳稳地接住了她。

  很熟悉的怀抱。

  是许墨。

  许墨从Vivian的房间里出来,林碧略一思索,也不觉得奇怪:他们本来就是男女朋友。

  许墨没料到会在此时撞见林碧,他以为她还在礼堂里。此时乍然见到她,显然也是吃了一惊。

  “coward!”

  却是Vivian在屋里用英语大声地咒骂。

  许墨神色未动,似乎对Vivian的骂声已经习以为常。

  被他抓着双臂的林碧怔怔地望着他。

  “不好意思。”许墨松开手,颇有歉意,但不知道这歉意是针对Vivian的骂声,还是因为自己的误闯。

  林碧讷讷的,突然想起在尼泊尔的医疗室,许墨曾经说过,在项目期间,自己的每一项举动,最好都要向他报备。

  她连忙道:“我现在去找柔柔,她刚才问我一个问题,我刚刚拿到了答案,所以想第一时间告诉她。学长……我可以出去了吧?”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生怕许墨又说出一些她对项目不负责的话。

  她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当然也不想给项目添麻烦。

  许墨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定定地望着她。他的情绪依旧藏得很深,许墨曾经教过林碧如何通过微表情去辨别另一个人的真实想法,可他是她的老师,所以她能看透所有人,却始终看不透他。

  许墨太明白如何应对林碧了。

  “林碧?!”屋内的Vivian已经冲到了门口,见到林碧也是吃了一惊,大概是惊极了,反而笑了起来,“好,好的很,原来她在等你,你回来根本就是为了找她……bitch!……”

  林碧仓皇地望向Vivian。

  Vivian姣好的容颜此时因为愤怒而显得扭曲。林碧即便再不懂得察言观色,也几乎能看见她此时的怒火,当然,她也能听懂Vivian骂她的话。

  林碧正想着自己应该怎么回答,许墨已经拉起她的手,烦躁地道了一声“我们走。”

  不等林碧反应过来,许墨已经将她拽了出去。

继续阅读:Chapter 5.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空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