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
小十2019-03-13 11:582,897

  为安全起见,航班上所有的人都被送到了医务室做体检。所幸林碧的身体并无大恙,在医务室做了一番全面检查后,医生终于批准她离开。乘务长特意捧来一束花赠与林碧,以表达机组人员的感谢之意,并且亲自将她送到贵宾室。贵宾室里,一个扎着发髻、套装整洁,眉目清秀的女士正在等她,正是前来接机的伍媚。

  见到林碧,伍媚连忙迎了上去,“怎么回事?机场都乱套了,说飞机出了状况,到底什么状况?”

  林碧只得将事情说了一遍,伍媚听完后好奇地问:“那个人是谁啊?”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乘客,机组人员怎么胆敢将飞机交给他?这样的技术与心理素质,绝非常人,就算国际顶级的飞行师,也不能打包票,可以在这样紧急仓促的情况下,将航班安全飞回来。

  林碧摇头,她对那人一无所知。

  “师姐,为什么ZG001项目会重启?”林碧望着伍媚,自动略过了刚才的事件,问及自己更困惑的一个问题。

  其实,严格来说,伍媚应该是林碧的师娘,钱教授是林碧的博导,而伍媚又曾嫁给钱教授。不过,林碧叫“师姐”叫习惯了,一时也改不了口。再说,两人的年龄也差不多,伍媚只比她高两届罢了。伍媚同样是钱教授带的的博士生,他们这场师生恋,曾经在清大轰动一时。

  “……许墨回来了。”伍媚一面说,一面小心翼翼地观察林碧的反应。

  林碧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

  飞机上的那个梦,伴随着记忆,毫无征兆地再次清晰起来,恍惚间,又回到多年前。嗯,具体是几年前呢?大概是十年前吧,十年前,林碧刚刚进大学,她因全国高中物理竞赛第一名而被保送到清大。去报名的那天,别的孩子都是父母簇拥着,唯有林碧一个人拎着行李箱,形单影只地站在清大巍峨的大门前。在此之前,她从未单独出过远门,也从未来过北京,校园内外的车水马龙几乎吓到了她。然后,许墨走了过来,林碧第一眼其实没有看见许墨,反而是她身后的几名女生在冲着许墨的方向指指点点,无限娇羞地窃窃私语着,“那就是许墨。”“校草哦。”“真的好帅,据说成绩也超棒,已经确定保研了。”“许师兄穿校服都可以那么好看。”……

  林碧下意识地转过身,许墨已经站在了她的后面,迎着阳光,他唇角的笑容好看得惊人,整个人像会发光似的,仿佛从阳光中走出来的少年。

  后来,林碧随钱教授去米兰开会,在教堂见到了加百利的壁画,那位挥着翅膀的天使,总让林碧感到眼熟。后来一想,大概就是她第一次看到的许墨吧。

  “你是航空系的新生吗?你好,我是航空系的许墨,负责这次学院迎新会。”他说着,已不由分说地提起林碧的箱子,“走,先带你去报道。”

  许墨腿长,几步就走出了老远,林碧腿短,跑了五六步还不及他跨的两步,只得加紧迈开腿跟上。许墨很快注意到林碧的狼狈,有意放慢了脚步,笑着问她,“同学,你多少岁啊,看着真小。”

  “按照公历,下个月二十五号下午五点、也就是十七点就满十六岁了。”林碧认真回答,“还有,我不叫同学,我叫林碧。”

  许墨似乎有点意外,笑容更深。

  “嘿,林碧。”他很认真地回应他。并没有丝毫嘲弄的意思。

  即便她一本正经得令人发笑,事实上,在林碧的成长途中,总免不了让人发笑。

  可许墨从未笑过她,他总是带着温煦的笑容,侧耳倾听着她各式各样可笑的、莽撞的、或者天方夜谭的想法,包容她的笨拙与迟钝,直到五年后,在ZG001项目研究所,他拿走了所有关于“可控凹凸技术”的数据,而后冷冷地望着她,居高临下地说:“林碧,你真是我见过的最笨的女人。”

  “许墨这次回来的身份,是商飞公司特聘的技术顾问,他拥有“可控凹凸技术”的专利,可在外国的这几年,一直没办法成功地将这项技术用在机翼上,目前最成熟的项目仍然是ZG001,正式启动项目后,他点名要你。”伍媚继续说道:“我也知道,许墨当初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钱老师,我如果要求你放下成见,肯定是强人所难。林碧,选择权在你,如果你决定回去,我也不会怪你……”

  “我答应了钱老师,一定会把ZG001项目做完。”林碧摇头,神色还是淡淡的。

  她许下的承诺不多,每一个承诺,都会尽力去兑现。何况,这是钱教授的遗愿。

  伍媚暗暗地松了口气。

  开车前往宾馆的路上,伍媚拧开收音机,新闻正在播报刚刚发生的“航班惊魂”,伍媚下意识地听了听新闻内容,想探知那人的名字,不料播音员朗声道:“在全体机组人员的努力下,航班最终安全抵达首都国际机场。”竟直接将内情与那人的存在给隐匿了。

  伍媚颇觉失望,她关掉收音机,转头看向身侧的林碧。林碧正斜倚在车窗上,望着窗外的夜景发呆。路灯在她的眼镜上折射出流离斑斓的光。五年了,她几乎没有怎么变,仍然带着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疏离感。伍媚想了想,冷不丁地问:“你……还单着吧?”

  林碧有点困惑地转过头,不太明白伍媚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伍媚从林碧的眼神里,已经知道了答案,也难怪,以林碧的性格,再遇见一位她会向对方敞开心扉的人,实在不容易。

  林碧是一位阿斯伯格症患者,这个病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学者综合征,患者和正常人一样,只是不懂得人与人之间许多约定俗成的规矩,所以显得刻板而迟钝,甚至孤僻。就像一个从未学会长大的婴孩,不懂得对这个世界察言观色,她的行为与喜怒哀乐,全靠本能。在清大那么多年,林碧唯一亲近过的人,除了钱教授,便只有许墨罢了。

  伍媚将林碧带到了研究院旗下的招待所,安顿她先住下。待伍媚离开后,林碧将自己行李箱里的东西依次拿了出来,整整齐齐地摆在床头柜上:一架有年代感的旧式战斗机模型,一个笔记本,一柄牙刷、一个杯子、甚至一个枕头。笔记本不小心放歪了一些,也被林碧及时地摆正了。然后,她搂紧自己的枕头,终于准备睡觉了。

  身体重重地往下一坠,她又跌进了梦境,仍然是清大的图书馆,许墨在午后的阳光下懒洋洋地伸展着修长的四肢,他将“流体力学”的课本搭在脸上,打了一个短短的盹,而后掀开课本,扭头对林碧笑道:“林碧,我们去圆明园玩吧,听说园里的荷花都开了。”每次他笑的时候,唇角眼梢,仿佛都噙着碎钻。令人炫目。

  林碧懵懵懂懂地望着他,还没回神,就被他拉着拽出了校园,他们跑过树荫斑驳的校园小道,跑过巍峨肃穆的门厅,跑过车水马龙的街道,跑过被历史洪流洗涮过的破败园林,终于来到了池塘边。许墨蹲下身,指着荷叶上滚落的水珠,说:“水是阻力,荷叶上的凹凸结构却可以完美地化解这种阻力,如果这种技术应用在材料上……”

  “如果用到材料上,会有很多现实的考量,比如灰尘的堵塞,比如磨损消耗,任何一点轻微的差别都会导致它的功能发生变化。所以它的凹凸度必须是可控的。可控凹凸。”林碧接过话。大一的她,刚刚自学完大三的材料学。

  许墨回头赞许地望着她,“林碧,你真聪明,所有女生当中、我最喜欢你了。”

  林碧眨眨眼:最喜欢,又是多喜欢呢?

  梦里的女孩尚在迷糊,一阵急促的“咚咚咚”敲门声将林碧惊醒。打开门,是伍媚。

  伍媚蹙眉,焦急道:“林碧,我们得马上赶往海拉尔。”

  “怎么了?”林碧望向窗外,天才刚刚蒙蒙亮。

  “海拉尔的高寒试验失败了。”伍媚顿了顿,又说:“许墨让你过去一趟。”

继续阅读:Chapter 1.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空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