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1
小十2019-06-28 09:512,558

  “算了,认栽吧。”吴松很快明白了卓皓空的处境,他有点幸灾乐祸,推着卓皓空赶紧上楼,自己则留在雪地里继续研究这个简易的“防盗系统”。

  原来这小丫头并没有放弃呢,只是花了一点其他的心思,不知为什么,吴松居然有点高兴。

  卓皓空缓步走上楼梯,在二楼拐角的楼梯道上,他抬起头,林碧正站在三楼的楼梯口等着他。走廊上灯光黯淡,女孩的脸很模糊,周身镀了一层阴影,卓皓空的脚步莫名地顿了顿,他有种奇怪的感觉,也许他已经认识她很久了。任何事情,反常即妖,他不明白刚才的恍惚到底从何而来,果然还是要尽快想法子脱身才好。

  “卓少。”等卓皓空走到面前,林碧抬起头,很乖地叫着吴松告诉她的那个外号。之所以抬头,是因为他比她高出了许多,比许墨还高。如果她选择平视,大概只能看到他的胸膛。卓皓空穿着最普通的墨绿冲锋衣、深蓝牛仔裤与褐色登山鞋,这身衣服换在别人身上大概会显臃肿,可是他穿来,却觉得异常服帖笔挺。这是一个天生的衣架子,仿佛打一束光,就能去T台横冲直撞、倾倒四方了。可惜林碧没有留意到这些,她只觉得他站得太近,近得能闻到他身上的气息,混杂着烟草味与薄荷香,很清冽,就像刚刚尝到的雪的味道。

  林碧对视觉并不敏感,对听觉也是,因为看到的,听到的,总是蒙着太多面纱,眼睛会骗人,耳朵也会骗人,可是唯独嗅觉,它是如此独特而不容造假。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独属的味道,比如许墨,他的味道就好像走进一间松林深处萦绕檀香的禅房,空寂而低醇。相比之下,卓皓空的气息就是这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是元旦那天在首都上空绽放的漫天烟花。攻城略地。

  “你找我?什么事?”他漫不经心地问。

  “我想请卓少和我一起回海拉尔,立刻,马上。”林碧站得笔直,向士兵面对首长一样,向他汇报。

  卓皓空哑然片刻,随即想笑。

  这孩子一点都不会聊天啊。

  “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回海拉尔?”他耐着性子问。

  “ZG001项目高寒试验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试飞员,我们的试飞员刚刚经历了一次失速事故,暂时不能起飞,海拉尔的寒流很快就会过去,时间紧迫,我只能来找你。”她的回答很简略,不过卓皓空听懂了。

  “我知道ZG001项目,听说五年前它出过一次事故而被叫停,没想到它又重启了。”卓皓空说完,又饶有兴致地看着林碧,“你说你只能来找我,可是你又是谁?”

  “我是林碧。”她愣了愣,下意识地回答。

  “林碧是谁?”卓皓空已经发现了,这个女孩的行为模式很奇怪,连说话方式都带着稚态。她是如此一板一眼,简直像机器人。他决定故意为难她。

  果然,这个问题把林碧难住了。

  林碧是谁?我是谁?

  这个终极哲学问题,就像头顶亿万星辰的数量一样,也许有一个标准答案,可是却超越了人类本身的认知,她无法回答。

  “想让我去海拉尔可以,只要你回答我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是谁,第二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一定要跟你去?给我一个去给你们当试飞员的理由。想好答案后再来找我。至于现在……晚安,林小姐。”卓皓空往后退开一步,如绅士一般彬彬有礼地微微鞠过躬,然后转身,打算下楼。

  衣角却在此时被拽住了。卓皓空回头,林碧的手指紧紧地抓着他冲锋衣的一角。她的手指在刚才的院子里就已经被冻得发青,现在,她把他的衣服捏得那么紧,更显得肤色青得透明,卓皓空一时不忍心将衣服从她的手指里抽出来。

  林碧不说话也不松手,抿着嘴,低着头,满脸执拗。

  他索性站在原地,双臂抱胸,挑眉冷淡地瞧着她。难不成她还能把他硬拉去海拉尔?

  “ZG001项目,从筹备那天算起,已经八年了。我们就是想做出一台大飞机,比空客、比波音都强,钱教授说,他们总认为我们没有创新,他们觉得我们的水平有限,只会拿他们的东西来组装,还处处限制我们,那我们就要用最顶尖的科技回敬他们,可控凹凸技术是纳米级的,现在就是最顶端的科技,很多双很多双眼睛都盯着我们,钱教授还说,这是一场战争,战争里会有胜败,会有荣誉,会有死亡。为了这个项目,已经死了一位试飞员,钱教授也死了,有人叛变,有人离开,我是谁其实不重要,ZG001项目才重要,它需要你。如果一定非要给你一个必须去做的理由,那么……”林碧用力地想了想,然后盯着卓皓空道:“我愿意用我的一切作交换,不论你以后遇到什么,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会离开你。……嗯,对,还有钱,师姐说价钱你也可以随便开。”

  林碧的原意,是在试飞的过程中,她都会全程参与。她将是他的专属试飞工程师,与他同生共死,这便是她愿意献出一切的诚意了。

  卓皓空却觉得哭笑不得,唇角将勾未勾,目光里满是无奈:他本来只是想脱身,她倒理直气壮地赖上他了?

  不过,如果林碧将ZG001提升到了战争级别,卓皓空倒不方便一口拒绝她。他曾是军人,战争是他的职责。

  就在卓皓空沉吟之际,整个纳木错客栈突然剧烈地晃动了一下,林碧一个没站稳,差点从楼梯上载下去,还好卓皓空眼疾手快,及时张开双臂,接住了朝下翻滚的林碧,然后一只手打横抱起她的腰,另一只手握着楼梯扶栏,迅速地贴到楼梯的转角处,这才放下她。

  天,她可真轻,比一只小猫重不了多少。

  晃动仍在继续,只是幅度没有第一下那么惊人,客房的客人们纷纷惊醒。随着灯光亮起,“地震了”“地震了”的尖叫声也在整个客栈里此起彼伏,门口挂着的那盏红灯笼“啪”地落在了地上,妙妙从猫窝里倏地窜了出来,一个跃身跳进吴松的怀里,吴松则早已被震得跌坐在了地上,但还是紧紧地抱着妙妙,低声抚慰。

  人们纷纷往下涌去,卓皓空也抓着林碧的手腕,将她带到一楼的院子里,强烈的震感已经慢慢停歇,全程不过三四分钟,却足以让很多人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了。

  震感消失后,大家仍然不敢回房间里,三三两两地聚在院子里或哭或笑或发朋友圈。回过神来的吴松连忙走出客栈去打听消息,等他回来的时候,他表情凝重道:“不是拉萨地震,我们这里只是被震感波及,发生地震的地方是……”吴松顿了顿,担忧地望向卓皓空,“是尼泊尔。”

  “白珊呢?”卓皓空想也未想地冲口就问。

  “珠峰出现雪崩,上面的人都被困在了大本营……”吴松的话还没说完,卓皓空已经冲出了客栈大门。

  被扔在院子里的林碧只怔忪了片刻,就连忙小跑着跟了出去。从现在开始,她就要履行自己的诺言了:在任何危急时刻,都不能离开他。

继续阅读:Chapter 3.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空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