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舅舅给你顶着
纳兰蓝沁2019-10-12 02:151,762

  她就想找一个能够心疼自己的人,能够爱自己的人。

  在她累了,伤了,难过了的时候,能够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

  可是为什么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就这么难呢?

  她和沈斌,是世家,也是青梅竹马。

  是她唯一拥有的情感了。

  为什么安萍连这一点都要抢?

  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却无法抵抗那种失去一切之后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安然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

  她能去哪儿?

  外公虽然疼她,可是也恨着她身上流着安家的血。

  每每看到她,外公都会从她的脸上看到妈妈的影子。

  她无法去面对那么一个思女成疾的老人。

  安家,现在是张芳和安萍的。他们和安明辉才是一家人!

  而她却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外人。

  脸上一片湿润。

  明知道哭是懦弱的表现,可是依然抑制不住泪水的肆意泛滥。

  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觉得双腿累的发麻,亦如她疼的麻木的心。

  安然蹲在了路边,双手还膝,像个小可怜似的盯着路面。

  一群蚂蚁正在搬家,安然突然觉得自己连它们都不如。

  它们还有家,而她的家在哪儿?

  汽车的引擎声响起,好像朝这边而来。

  安然没有抬头,也没有躲闪。

  她自认为蹲在路边的人行道位置上,不会妨碍交通。

  她只是需要那么一小块地方,能够让她喘息一下,疗伤一下,只要一小块地方就好。

  车子仿佛停在了她的面前。

  然后她看到了一双军靴,然后是笔直的军裤。

  咦?

  军人?

  安然微微皱眉,疑惑的抬头,那被泪水浸湿的水眸,瞬间看到了一张熟悉而又温怒的脸。

  “小,小舅舅?”

  安然一开口,嗓音嘶哑的如同破锣一般。

  湛翊的心猛然抽紧。

  远远地,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直到他走到她的面前,看到那张伤痛欲绝的脸,他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了。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紧紧地拽住了胸口,然后不断地收紧,再收紧……

  “短短几个小时,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幅德行了?”

  湛翊的手放在裤兜里,早已紧握成拳。

  他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会狠狠地把她抱进怀里。

  那双红肿的眸子,简直揪心揪肺的。

  安然本来就委屈,觉得自己如同被整个世界给抛弃了一般,她自怨自艾,她难过的快要死掉了。

  可是在这一刻,看到湛翊的瞬间,委屈瞬间涌上心头。

  她突然站了起来,扑进了湛翊的怀里,滚烫的泪水瞬间打湿了湛翊的衣衫。

  “小舅舅……”

  所有的委屈,所有的难过梗在喉咙口,最后只化作了这三个字,然后哭的不能自已。

  湛翊的身体突然僵硬起来。

  明知道安然现在只是把他当成一个长辈来发泄委屈,可是那突然的投怀送抱,还是给了湛翊很大的冲击感。

  他的手在裤兜里松开,紧握,紧握,松开……

  最后终于伸出手来,紧紧地抱住了安然。

  “呜呜,他们都欺负我!小舅舅,他们都欺负我!”

  安然像个孩子似的哭诉着,仿佛时间不曾流失,仿佛她还是那个四五岁的小女孩。

  而湛翊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一下一下的,一如十几年前一样。

  “想哭就哭吧,哭完了就给我振作起来。别人怎么欺负你的,就怎么给我欺负回去。天塌下来,小舅舅给你顶着。”

  湛翊的眸子冰冷如剑。

  不管是谁,让他的宝贝哭成这样,都不可原谅!

  安然哭的一抽一抽的,最终在湛翊的怀里渐渐地安静下来。

  等理智回笼,安然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

  她今年二十二了。

  居然还像个孩子似的在大街上抱着湛翊哭的不亦可乎。

  她这是怎么了?

  安然想要退出湛翊的怀抱,却发觉湛翊的胳膊结实有劲,根本不是她可以撼动的。

  “小舅舅,我不哭了。”

  她的声音很小,也很轻,带着哭过之后的嘶哑,愈发的让人心疼。

  “上车!”

  湛翊几乎是半强迫似的把安然拉上了车。

  安然突然“嘶”了一声,胳膊下意识的往后拽了一下。

  “怎么了?”

  湛翊皱眉,眼神直接看向了安然的手臂。

  一道大约十几厘米长的口子翻卷着,血液虽然已经干涸,却也因为刚才的拉扯而渗出了血珠。

  湛翊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并且浑身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谁干的?”

  安然不好意思的将手抽了出来,然后连忙的藏在身后,低声说:“没事了,过几天自己就好了。”

  那口气说的十分不在乎。

  好像这种伤口是多么的司空见惯,又不值一提。可也就是这样,湛翊的脸色更冷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强婚挚爱,湛少霸宠甜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强婚挚爱,湛少霸宠甜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