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花旗袍
梅雪飘飘2018-06-28 10:412,716

  苏玙等南美惠和叶文伯离开后,就插上门,拉上窗帘。她从皮箱中找出换洗的衣服,原本在路上被汗湿透的内衣已经干了,可是刚才一紧张,又都湿透了……水凉的有些渗人,就像从深井里刚打上来似的。苏玙拿起桌上的暖壶,朝盆子里倒了些热水,又试了试,这才感觉好多了……擦洗完毕,苏玙换上最喜欢的湖蓝色连衣裙,把刚换下的淡黄色套装西服裙和内衣都放在了盆子里。

  看着穿衣镜中的身影,苏玙越发觉着自己的眼光不错,连衣裙的颜色确实与自己的气质相配,当初她们三人选新婚衣服时,自己一眼就相中了这款色彩的亚麻面料,并且对葛玮和云珺建议不买成品衣,就自己设计,那样才最有纪念意义。

  苏玙记得当时云珺不太喜欢这个湖蓝色,说是既然当新娘,最好选红色,至少也是红色系列。葛玮倒是无所谓,只要她俩愿意,她买哪种颜色都行。

  苏玙为了说服云珺,就对俩人说,“蓝色中加有绿色,一下就使原有的色彩变得明亮了许多。珺珺穿这种颜色,就有了《兰》诗‘云壑固聿曼,幽芬清且修。凉风动夙夜,佳人惠然求’的韵味。玮玮穿了后,正合了《题兰》一诗的‘兰草已成行,山中意味长。坚贞还自抱,何事斗群芳’。”

  葛玮当即说:“那你这个妙玉穿了这种颜色,是不是就应了《咏幽兰》的句子,‘婀娜花姿碧叶长,风来难隐谷中香。不因纫取堪为佩,纵使无人亦自芳’……”

  “玙玙!”门外南美惠的叫声打断了苏玙在镜前的顾影自赏

  “妈,稍等一下,这就来。”苏玙急忙收回心思,先拉开窗帘,这才快步去开了门,“妈,让你久等了。”

  “玙玙,我刚才忘了告诉你,这里的水凉,暖壶里有热水。”南美惠边说着话边进了屋。

  “我已经兑了。”

  “那就好。”南美惠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苏玙,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常态。她微微眯着眼,上下打量着苏玙,“玙玙,咱娘俩看来真的是有缘,我也有一件这种颜色的旗袍,是我妈送给我的嫁妆。你等着,我给你拿。”南美惠又上下瞧了瞧苏玙,“你穿这个颜色,越发显得清雅了。”

  “妈!好找吗?”苏玙看着南美惠满头大汗的从床底下费力拖出一只很旧的大皮箱,又从门后拿来抹布擦去箱子上的浮尘,然后用毛巾擦净手,从抽屉里取出一串钥匙,打开箱子。终于,南美惠从箱底取出一个电影中常见的蓝底白碎花的布包裹

  “玙玙,这就是我当年的全部嫁衣。”南美惠绕到床的另一边,坐在床边,将包裹放在床上,很仔细的打开,“就是这件,你瞧瞧,怎么样?这是我做姑娘时一针一针缝出来的。”南美惠轻轻的抚摸着那件旗袍,然后才轻轻拿起,站起身,将其展开。

  苏玙冲口而出,“妈!这,这也太漂亮了!”

  这是一件无袖小立领旗袍,四周滚着一圈金边,纯正的湖蓝色缎面上,从胸前到下摆,斜绣着一枝并蒂开放的金银花,金色和银色丝线绣成的花朵,被墨绿色丝线绣的绿叶映衬的格外鲜活!

  “来,穿上,让妈看看!”南美惠看了看苏玙的体型。

  “能行吗?”苏玙有点犹豫,她看的出,南美惠对这件旗袍非常珍爱。

  “应该可以,我那时比你胖,还比你矮一点。”南美惠说着话,就去关了门,苏玙也不好再推辞,很快将旗袍换上。

  “不错,真不错。正是我想像的样子。”南美惠将苏玙推到了镜前,“如果再把你的长头发盘起来,就更雅致了!”

  “天啊!这是我吗?也太古典了!这旗袍就好像是给我量身定作似的。”苏玙都不敢相信,镜中的佳人会是自己?高贵而典雅,让自己的身材曲线凹凸毕现。

  南美惠拉开门,看着镜子里的苏玙,“你知道这绣的是啥花吗?”

  “知道,是金银花,也叫忍冬花。老师都给我们讲过。”

  “你……”南美惠刚说出这个字,叶文伯掀开竹帘进来,他被眼前的丽人惊呆了,“玙玙,是你吗?”

  “文伯,好看吧?”南美惠笑了,“玙玙,你如果喜欢,这件旗袍就算是妈送给你见面礼中的一件了。”

  “妈!这,这多不好!这是你的嫁妆啊!”苏玙着急的推辞

  “这有啥?只要你不嫌弃就行。”南美惠摆了摆手。

  “我咋会嫌弃呢,我喜欢的不得了,太合我心意了。”苏玙连忙回答

  “那就好!”南美惠转向叶文伯,“菜都送到厨房啦?”

  “嗯,都送过去了。”

  “那我去做饭了,你俩帮我把皮箱收好!”南美惠边向外走,边嘱咐。

  “好!”苏玙和叶文伯异口同声答应

  看到南美惠走远,叶文伯转向了苏玙,“咋回事?我刚才听你说,这是我妈的嫁妆?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妈说过?”叶文伯看着完全变样的苏玙,仍然不依不饶的问。

  “噢,刚才妈看我穿了这件湖蓝色的裙子,就说我和她有缘……”苏玙很快把事情说了一遍。

  “难怪我妈从来不让我动那个箱子,原来里面有她的嫁衣。”叶文伯笑了。

  “你们男孩子大都调皮捣蛋,在外面玩回来,又不爱洗手。没准你妈真的怕你把旗袍弄脏了。”苏玙又走到镜前,端详着镜中的自己,“哎,文伯,我倒是有件事想不明白了。”

  “啥事?”

  “你看吧,你和我二哥一般大,都是29岁。我听妈说生我哥时,她们都在向苏联学习,争做英雄母亲。差不多每家都是3、4个孩子,有两个小孩的人家都很少见,你家咋就只生了你?”

  “这个我也问过父母。我妈说,当时她和我爸一是为了干事业。二是认为生一大堆孩子,能养大成人就不错了,哪还有精力培养成才。如果那样,不管是对孩子本人,还是对家庭,都是不负责任。他们还认为,如果那样做,对国家也是不负责,是不爱国的表现,所以他俩最后决定就生我一个。”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要这样说,你父母还真有眼光。不像我爸,恨不得让我妈生一个排。”苏玙笑了,“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

  “你说!”

  “我记得你原来对我说,你家的日子一直都很苦。可妈又说这是她的嫁衣。”苏玙指了指身上的旗袍,“我就想了,在那个年代,如果没有一定的经济条件,是很难买得起这种面料的。”

  “这个……”

  叶文伯还没说话,叶勋掀开门帘走了进来,“文伯,你妈去做饭了吗?”

  “已经去了!”苏玙接过话

  听到苏玙的话,叶勋很自然的看向她,“小慧?”叶勋一愣,脱口叫了出来,又下意识的朝前冲了一小步,却很快意识到自己认错了人,“不!不!对不起!我看错了!对不起……你,你穿着这身旗袍,太像文伯母亲年轻时的样子了。”叶勋的神情显得非常慌乱。

  “妈说了,这是她的嫁妆。她还说自己和玙玙有缘,把这件旗袍送给玙玙了。”叶文伯紧着替苏玙解释。

  “噢……你妈终究还是这样做了。”叶勋没再说什么,转身又走了出去,神情很是感伤和落漠……

  看到叶勋离开,苏玙拿着裙子走进了里屋,“文伯,你发现了没有?爸看见旗袍后,表情有点怪怪的。”

  “嗯,我估计是你穿旗袍的样子,太像我妈年轻时的模样了。你没听他叫‘小惠’吗?”叶文伯不以为然

继续阅读:发黄的老照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忍冬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