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黄的老照片
梅雪飘飘2018-06-29 10:302,195

  苏玙换好衣服,便坐在床边准备叠旗袍,看到包裹里包裹里还有老式衣服,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苏玙先拿起一件藕荷色薄坎肩,还没来得及看,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露了现来。苏玙拿起照片……木制小圆凳上坐着一位幽雅的,翘着二郎腿,年龄约在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子,“你妈年轻的时候真漂亮!”

  苏玙指着照片中盘着头,额前有一排整齐刘海,手拿一把印有兰花蝴蝶图案团扇,穿着绣有忍冬花旗袍的年轻女子,“文伯,你妈穿这件旗袍真漂亮,如果不说,就看这张照片,绝对不会想到是你妈在解放后照的,肯定会认为她是解放前的富家大小姐。”

  叶文伯躺在床上,伸手要过苏玙已经有点发黄的照片,“别说,从气质上看,你刚才穿旗袍的样子,确实挺像我妈年轻的时候。”

  “是吗?我再看看。” 苏玙一偏头,看到照片后面有一行字,“哎,这照片后面有字。”

  苏玙歪着头,小声读,“1963年7月1日,南佳慧赠勋哥哥。”

  “嗯?”叶文伯的心猛一跳,他坐起身,看上面的字。

  “南佳慧?肯定是照片里的这个女孩。”苏玙自言自语,“文伯,你有姨姨吗?”

  “没有!”

  “你妈的名字叫南美惠,这女孩叫南佳慧。嗯,没准是表姐妹。”苏玙从叶文伯手里要过照片,仔细看。

  “不会,我妈从来没说过她有表姐妹。”

  “那就怪了!哎,你家有妈年轻时的照片吗?”

  “有,你等着,我拿给你。”叶文伯把照片放到床上,很快走到书桌旁,拉开抽屉,取出了一个影集,翻到了第一张,“看,这是我爸妈的结婚照。”叶文伯指着同样有点发黄的照片。

  “这两张照片中的妈有点像,但又不完全像。”苏玙对比着两张照片,叶文伯坐在她的旁边。苏玙指着旗袍照,“你看,这个女孩是瓜子脸,盘着头发,穿着旗袍,气质显得特高雅。”

  苏玙指着结婚照,“这张就不同了,先不说妈没穿旗袍,只穿的是咱们普通的花衣服。同样是盘发,妈的脸型已经变成圆的了,感觉也完全的不同。”苏玙指点着两张照片的不同处,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文伯,这根本就是两个人吗!你看,妈嘴边的右下角没有黑痣,穿旗袍的女孩子有。”

  苏玙看叶文伯的神态有点不对,急忙不着痕迹的又改了口,“不过,也许妈结婚的时候,胖了。还有,小黑痣也可能是洗照片时不小心搞上去的污点。我小时候的照片就有这样。”

  “好了,不看了。先把东西收起来吧!一会儿妈回来,咱们还没收拾好,该没地方吃饭了。”苏玙合上影集,又把那张穿旗袍的女子照片放回包裹里。

  “给我!”叶文伯从苏玙手里要过穿旗袍的女子照片,然后打开他们自己的皮箱,把照片和旗袍一起放了进去……

  叶文伯和苏玙刚把房间收拾利落,摆好圆饭桌,南美惠就端着一个放满菜盘的托盘站在了门口,“文伯,掀门帘。”

  “来啦。”叶文伯连忙接过托盘,“妈!你见到我爸没?”

  “没有啊!”南美惠坐了下来,“他还没回来?”

  “回来了一次,又走啦。”苏玙摆着碗筷。

  “你爸肯定是心里太高兴,出去买酒了。”南美惠笑了笑,“他啥时候回来的?”

  “你刚走没几分钟,爸爸就回来了。”苏玙在桌上摆着菜。

  “那么说,你爸看见玙玙穿旗袍啦?”南美惠转过头看向了叶文伯,语气却非常的平淡。

  “看见了!”叶文伯帮着苏玙摆着菜,“妈,爸看见玙玙穿旗袍,好像很吃惊。他还把玙玙叫‘小惠’,说是特像年轻时的你。”

  “那不是叫我!”南美惠冲口而出,“噢,我的意思是说,玙玙穿旗袍的样子,是很像年轻时的我。”南美惠站起身,“你们饿了就先吃,我去接接你爸。”

  南美惠刚出门,叶文伯就重重的坐在了床上,“你注意到没有,我妈讲话有点前言不搭后语,这和平时的她可是太不一样了。”

  “嗯!我不知妈平常是个啥样,反正刚才是有点不太正常,好像有心事。”苏玙若有所思

  “你说,他们会不会有啥事瞒着我?”

  “他们能有啥事瞒你?”苏玙笑着推了一下文伯,“要我说啊,他们就算是有事,也和你没关系,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个女孩是你妈的情敌。”

  “玙玙,你咋会有这种想法?”叶文伯吃惊的看向苏玙。

  “这不明摆着吗,照片是送给你爸的,可照片里的人又不是你妈。你妈没把照片放在你家的影集里,而是单独放着。”苏玙说到这里,凑到叶文伯面前,换上特别神秘的语气,“文伯,没准那张照片,你爸压根还没看到,就被你妈藏起来啦。”

  “你啊,小说看的太多了。”叶文伯被苏玙逗笑了,用食指轻轻刮了一下苏玙的鼻子,“我真想不出,你这个小脑袋瓜里一天到晚都琢磨些啥?”

  “你就别管我琢磨啥了,只要你别乱想就成。”苏玙站起身,“我先去把衣服洗了,你也去接接爸,看他们有啥事要你帮忙做的。”

  “行。听媳妇的话永远没错。”叶文伯笑了

  “记住啦啊,这可是你说的,听我的话永远没错。”苏玙说。

  叶文伯突然立正,“我向媳妇保证,一定把这句话刻在心里,牢记在脑子里,落实在行动里。”

  “你就贫吧。文伯,我就不明白了,云岩哥那么稳重的人,咋会有你这么个朋友。”

  “哈哈,我稳重的时候你是看不到的。”叶文伯大声笑了。

  “说来听听,你啥时候稳重?”

  “反正不会在你面前。”叶文伯冲苏玙狡黠的挤了下眼睛,“好啦,不耽误时间了。我先把你送到井边,要不然你找不到地方。”

  “你们这里没有自来水?”苏玙吃惊的看着叶文伯。

  “没有!”

  “原来是这样,难怪水那么凉。”苏玙想到了刚才自己用水时的感受……

继续阅读:团圆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忍冬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