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苏玙2
梅雪飘飘2018-07-04 10:423,484

  《红楼梦》这本书,苏玙早就看过多遍,其中的故事和很多诗词,她大都可以背下来,而妙玉作为“金陵十二钗”中的特殊一员,书中对她的“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天生成孤僻人皆罕”的描述,苏玙自然记的很清。所以当葛玮第一次叫她“妙玉”时,苏玙很不乐意,她觉得妙玉的结局太惨,这是为自己所不能接受的。可反过来又一想,葛玮起的这个外号倒也挺符合自己的性情,谁叫自己过去一直都是那么清高,那么不合群呢。

  大学毕业,先参加工作的苏玙,每次看到出双入对的同事,也曾在内心暗暗勾画着“他”的样子,但都是模糊而看不清的影像。她曾经将云珺的二哥云岩当成心中的白马王子,还把这个秘密告诉了葛玮。可是她很快发现,云岩似乎对葛玮更好。就在她为情所困之时,云岩的学生叶文伯出现了……

  苏玙特别感激云岩,如果不是他托叶文伯带东西给自己,并且还嘱咐他一定要亲手交给自己,那么自己就会错过了他。苏玙忘不了自己接到葛玮的电话,来到她的办公室,当自己的目光和叶文伯相遇的一瞬,自己的心就骤然激跳,脸也变的滚烫。而自己也清楚的看到叶文伯的面庞在瞬间变成了大红布,眼神中写满了惊喜。以至于……

  苏玙清楚的记得,在见到叶文伯的当天晚上,她和云珺聚到了葛玮的闺房中,三人边吃着云岩托叶文伯带给她们的北京特产,边说着彼此的事。云珺坐在床上绘声绘色的讲述自己和成思明星期天约会发生的事,一扭脸,看到坐在写字台前的苏玙拿着一颗山里红果脯发呆。

  “玙玙,玙玙……”云珺连叫了苏玙几声,见她还是没回应,就看了一眼靠在写字台前的葛玮,“她咋啦?”

  “妙玉思凡了。”葛玮微微一笑

  “啥意思?”云珺不解。

  “你问她自己。”葛玮冲苏玙努了努嘴

  “玙玙!”云珺又放大了声音。

  “啊!”苏玙愣了一下,“干啥?”

  “你想啥呢?叫了你这么多声。”云珺说

  “没想啥啊!”苏玙看着手里的果脯

  “没想啥?谁相信啊。”云珺瞥了她一眼,“玮玮说你思凡啦。”

  “别听玮玮瞎说。”苏玙知道《思凡》是昆曲《孽海记》中的一折,在梨园中还有句行话,叫“男怕《夜奔》,女怕《思凡》”。

  “哎,我可从来不瞎说啊!”葛玮笑着接过话,“珺珺,我告诉你啊,今天我可是看到了活色活香的真人版《思凡》。”

  “谁啊?”云珺问道

  “还能有谁,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呗。”葛玮冲苏玙摆了下头

  “她?”云珺惊讶的看了苏玙一眼

  “玮玮,不许说。”苏玙的脸瞬间就成了山里红

  “玮玮,就说!”云珺站了起来

  “让不让我说?”葛玮笑笑的看向苏玙

  “随便你啦,反正又不是我。”苏玙把头高高的扬了起来

  “那我可就真说啦。”葛玮笑了,“至于是不是你在思凡?让珺珺自己判断。”

  “玮玮,你别和玙玙磨牙,快说。”云珺催促着

  “你还记的《思凡》的唱词不?”葛玮看向了云珺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特不爱看戏。当初咱们看《孽海记》,还是玙玙硬拉我去的,说是要让我接受国粹教育。”云珺瞋了一眼苏玙

  “那你总应该记的那个小尼姑吧?”葛玮不甘心的问。

  “嗯,不就是在《思凡》中,一个人没完没了唱的那个女孩吗?”云珺很干脆的说

  葛玮笑着瞄了一眼苏玙,“对!珺珺,我不会唱,但我可以说一些词,你一听就明白了。”

  “你说!”云珺看了一眼还高扬着头的苏玙。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了头发。每日里,在佛殿上烧香换水,见几个子弟游戏在山门下。他把眼儿瞧着咱,咱把眼儿觑着他。他与咱,咱共他,两下里多牵挂。”葛玮是边说,边比划,“冤家,怎能够成就了姻缘,死在阎王殿前由他。把那碾来舂,锯来解,把磨来挨,放在油锅里去炸,啊呀,由他!”葛玮一本正经的念着京剧道白,说到这里,她忍不住笑倒在了床上……

  “玮玮,你别笑,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玙玙看上哪个男孩啦?”云珺着急的推着葛玮

  “就是!就是!”葛玮笑着直点头

  “谁啊?到底是谁?哪里的?我认识不?”云珺着急的问

  “你别听玮玮乱讲,根本没有的事。”苏玙跳了起来,“好你个史湘云,看我咋收拾你。”

  “哎哟,我说妙玉小尼姑啊,你就快招了吧。这样我和珺珺也好让云岩哥帮你说媒啊!”葛玮笑着在床上躲闪苏玙。

  “哎,咋又扯到我二哥啦?”云珺拦着苏玙

  “当然和你二哥有关啦。咱们的妙玉就是为那个叶文伯思凡的。”葛玮躲到了床的最里面,一边用手拢着有些灵乱的头发,一边微微气喘的笑说。

  “不开玩笑了,玙玙 ,你告诉我,玮玮说的是不是真的?”云珺非常认真的看向苏玙

  “不理你俩了!”苏玙红着脸坐回了椅子上。

  “这么说,就是真的啦。”云珺笑了,“玮玮,快说,是咋回事?你看那个叶文伯对玙玙有没有意思?要是有,我今晚就给二哥打电话。”

  “那个叶文伯当然有了。你是没看到,下午玙玙刚进我的办公室,俩人的眼睛就对上了,就是傻子也能看出来,玙玙和叶文伯是绝对的一见钟情。”葛玮收起了笑。

  “玙玙,你说,你见到叶文伯时的感觉,是不是就像我见到成思明时的感觉?”云珺又看向苏玙。

  “应该是吧?反正我就是觉得自己的心跳的特别快,脸特别烫。”苏玙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那就对了!”云珺高兴的双手合掌,“阿弥陀佛,这下我们三个就真的能在同一天结婚喽……”

  苏玙一边环视着四周,一边想着心事……

  “玙玙,洗脸了。” 一个中年男人掀开了竹门帘,端着满盆水的叶文伯走进屋里,苏玙看向那位中年男人,此人俨然就是若干年后的叶文伯。苏玙心中不禁叫了起来,“天啊!世上竟有长的如此相象的父子!”

  没错,苏玙看的一点没错。这个中年男人,不用叶文伯介绍,苏玙已知他是叶文伯的父亲,自己的公公叶勋。因为父子俩都具有同样幽雅的书卷气质,最为相像的是父子俩看人的眼神,都是那样的忧郁。唯一不同的是,儿子的眼神很明亮,父亲的眼神更深邃。

  再有一点不同,就是父亲的头发已经花白,后背有了些许弯曲,皮肤也没有了年轻人的光泽。苏玙记得叶文伯讲过,他的父母同岁,都是54,相较自己的爸爸,叶文伯的父亲显得更为沧桑。但是,即便如此,透过叶勋的一举手,一投足,苏玙还是能看出,叶文伯父亲当年一定是个翩翩美男子……

  “玙玙,这是……”

  玙不等叶文伯说完,就微微一笑,看向叶勋,“爸,你好!我是苏玙。”苏玙的声音宛如天籁。

  “哎!”叶勋很高兴的答应,神情却略显局促,“热吧?“

  苏玙正要回答,门外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文伯,你们回来啦?”

  “我妈回来了。”叶文伯冲苏玙点了点头,奔到门口掀起了竹帘,“妈!你可回来了。”

  南美惠将手里的菜递给叶文伯,“我就怕和你们走岔,结果还是走岔了,刚才我一到大门口,就听郑师傅说你们回来了。”

  南美惠个子中等,语调中带有明显的南方口音。她说着话,目光早已转向了苏玙,“玙玙?好漂亮的姑娘!儿子,有眼光!”

  “妈!”苏玙被婆婆看的不好意思了,脸上泛起了红晕。

  “哎!”南美惠答应着,又转向叶勋,笑了,“我说老叶,你是不是高兴糊涂了?没看到玙玙还没洗吗?去,快点回避。”

  “就是,夫人批评的对,我这就回避!回避!”叶勋边说,边笑着掀开门帘走了。

  “妈!没关系的,我就是洗把脸!爸爸刚进门,你又让他出去,这多不好!”苏玙难为情的看着南美惠母子。

  “玙玙,你别被我妈蒙蔽了,她和我爸平时就这样,特别爱‘打情骂俏’。”叶文伯搂着妈妈的肩。

  “玙玙,看到了吧?什么叫养儿子?养儿子的结果就是娶了媳妇,丢了妈,这还没怎么呢?就已经向着媳妇说话了!以后还不定会如何呢?”南美惠疼爱的轻轻打了一下叶文伯。

  “妈!你就别再说了,再说,玙玙会被你吓跑的。”叶文伯看着苏玙,笑着对母亲说。

  “好!不说了,你看玙玙的脸,都被我说红了。也是,看到她,我就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嗨!不说了,不说了。”南美惠冲叶文伯摇了摇手,“文伯,让玙玙在屋里好好洗,你和妈去洗菜。妈今天可是买了好多的菜,今晚给你们好好的做一桌。”

  “妈!咋买这么多菜?”叶文伯看着两大布袋的菜。

  “呵呵,今天咱家可是双喜临门。”南美惠高兴的说。

  “不就是我和玙玙结婚吗?怎么变成了双喜?”叶文伯不解的问。

  “你们的事只是一喜,还有一喜,就是你爸爸正式成为公办教师了。上午通知刚到,你没看爸爸和过去不一样吗?”南美惠的眼睛放着光。

  “真的?那爸爸这次应该会同意离开这里,去县里的学校吧?”叶文伯很兴奋的问。

  “谁知道呢?以后再说吧,咱们快出去,让玙玙洗吧!”南美惠看着不明就里,站在屋里看他们讲话的苏玙,又催着叶文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忍冬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忍冬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