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欢而聚
梅雪飘飘2018-06-22 23:142,157

  葛玮回到屋里时,司徒聪已经洗完了脸。看到葛玮进来,司徒聪把脏水倒在门外,准备去厨房给她重新舀水。

  “老三,让你嫂子去,刚结婚,当丈夫的不能给老婆端水,那样会一辈子抬不起头。”坐在小凳子上抽烟的司徒壮突然冒了一句,声音虽不大,葛玮听来却特别的刺耳,她本能的想顶回去,但忍住了。

  葛玮转过头,见司徒聪拿着脸盆不知所措的看自己,便大步走过去,一把夺过脸盆,“不用你去。我自己来!”

  荷花看出葛玮不高兴,斜了一眼司徒壮,笑着从葛玮手中硬夺过脸盆,“小葛,你莫听他瞎说,这都是迷信,你歇着,我去。”

  葛玮看向司徒聪,但司徒聪却把头转向另一边,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一声不吱的拎过一把小椅子,走到门口,背对众人脸冲门坐下。这下葛玮是真生气了,她不是生别人的气,而是生司徒聪的气。她没想到回到老家的司徒聪,竟然和在外面工作的他判若两人。

  葛玮当然不知道,对于司徒聪来说,这些事早就司空见惯。他深知二哥向来是穷讲究,爱面子。表面看着是为他好,不让他受老婆气。实际上二哥是给葛玮下马威,是想让她知道在这个家,他是老大,一切由他说了算。

  司徒聪一方面觉得二哥的做法很可笑,另一方面也觉得自己在外工作、学习7、8年,难得回家,这次又是回来结婚,最好不要和任何人发生矛盾,他不想被他们说自己“忘本”。所以他对家里的一切,一律采取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能忍则忍的策略……

  葛玮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由得想到父母和兄长对自己的担心。要知道他们一直都反对她和司徒聪谈恋爱,说俩家不只是因为门不当户不对,更主要的是他们交往时间太短。

  “难道我的婚姻要应验钱钟书《围城》里那句众人皆知的名言——‘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葛玮突然闪出这个想法。

  葛玮的真实性情,只有苏玙和云珺知道。通常情况下,葛玮对任何人都很平和。但是,如果有谁真惹急了她。那就对不起了,她会立刻变成四川的朝天椒,辣的对方说不出话。

  葛玮无声的长出了口气,压住心里的不悦,强迫自己把视线投向堂屋四周的高墙,上面贴满了司徒聪从小学到高中获得的奖状。葛玮仔细看了看,是各学科比赛和三好学生的奖状。为了缓和凝重的气氛,葛玮有意赞叹,“司徒聪,你小时候得了这么多奖状啊!”

  听到葛玮的话,司徒聪转头看向奖状,脸上带有少许得意,他正要说话,司徒壮抢先道,“老三聪明,八字好。”

  “呵呵,是吗?”葛玮冲司徒壮淡淡一笑。

  “三儿,你们咋不穿军装回来?”坐在角落的司徒聪父亲突然问了一句,他的声音很大,吓了葛玮一跳,她回过头,只见老人愣愣的看着他们。葛玮知道凡是耳朵不太好的人,看上去总是有点痴痴呆呆,这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病理特征。

  司徒壮盯着司徒聪,埋怨,“就是,我正要问你呢。我在信里不是特意嘱咐你俩穿军装回来吗?”

  “太热!”司徒聪看了眼从荷花手里接过脸盆的葛玮。

  脸盆架在堂屋的窗户下,葛玮放好脸盆,“二哥,他让我穿来着,是我嫌穿着太热,没同意。”

  “就你们怕热?”司徒壮没好气瞪了一眼司徒聪,“你们不穿军装,见到湾子里的人,我们还得给人家说你老婆是干什么的。”

  一直围着他们转的司徒壮十岁女儿小莉接过话,“三爷,穿军装多气派!”

  “三儿,你忘啦?每次你穿军装回来,湾子里的人都把我叫老爷,说你是少爷。”司徒聪父亲的语气中充满了幸福。

  葛玮听着祖孙三人的话,不禁暗笑,“典型的虚荣心!”

  为了不让司徒聪为难,葛玮也不管公公能不能听明白什么是“军容风纪”,就很大声的笑着老爷子说:“父亲,这事不怪他。他让我穿军装回来,是我不想被抓军容风纪。”

  司徒壮很有一家之长气魄的瞟了眼司徒聪,大声,“小葛,我有件事问你啊,老三有没有告诉你我们司徒家的规矩?”

  “规矩?啥规矩?他没说你家有啥规矩啊!”葛玮愣了

  “你咋没告诉小葛?”司徒壮狠狠的瞪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司徒聪,然后转向葛玮,“我家也没啥太大的规矩,就是‘嫁进司徒家,生是司徒家的人,死是司徒家的鬼’。”

  “二哥,我要知道你家有这种规矩,他就是再下跪求我,我也不敢嫁他啦。”葛玮突然大声笑了,“不过二哥说的倒也对,没有规矩怎么能成方圆?既然二哥提到了规矩,那我也讲讲我的规矩。”葛玮虽然还是笑,但此时的她是真的被惹上了。

  “你一个女人家,能有啥规矩?”司徒壮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我当然有规矩了,就六个字,‘合则聚,不合散’!”葛玮淡淡的瞟了眼司徒聪背影,只见他的身体轻颤了一下。

  “啥意思?”司徒壮莫名其妙的看着笑容满面的葛玮。

  司徒聪突然站起,冲司徒壮大吼一声,“二哥,你说够了没?也不嫌烦?”

  众人都一愣!

  司徒壮回过神,不悦,“你吼什么吼?我没听懂小葛的话,还不能问啦?小葛,你别理他,你说。”

  司徒聪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快步走进南厢房,“嘭”的一声关上门。

  “二哥,我的意思是说……家和万事兴!”

  葛玮原本想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以为是过去呀?过不到一起,大不了离婚!”可她看到司徒聪这样,又心软了。也是,自己是回来结婚的,又不是找人抬杠的。反正也住不了几天,何苦较这个真呢?葛玮冲坐在小凳上,一直听他们讲话,始终看着她,没吭一声的荷花笑了笑,转过身……看着脸盆和水,葛玮呆了!

继续阅读:差异初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忍冬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