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异初现
梅雪飘飘2018-06-22 23:154,024

  盆里的水很浑浊,漂浮着青草和碎叶。盆沿沾满了黑黑的、厚厚的油渍,很明显,这个脸盆有段日子没清洗了。葛玮再看盆里的毛巾,还没自己家的抹布干净。葛玮是医生,虽说没有洁癖,但还是很注意卫生。她稍微犹豫了一下,便提起毛巾,拧干,搭在盆架上。

  葛玮刚才准备洗脸,被老爷子提的军装一事打岔,接着和司徒壮又来了个“短平快”,现在见司徒聪进屋,她也不想再和司徒壮较劲……葛玮了南厢房,看司徒聪躺在床上,她一边打开自己的小皮箱拿洗漱用具,一边压低声音,“你这是干啥?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不出去陪着家里人讲讲话,躺在这里算是怎么回事?”

  说完话,葛玮就转身向外走,被紧贴门框站着,眼睛一眨不眨的听她讲话的小莉吓了一大跳。她微微摇了摇头,绕过小莉。葛玮刚进堂屋,就见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她手里干干净净的花毛巾,这让她很不好意思。葛玮自我解嘲的笑了笑,“二哥,二嫂,你们别见怪!我用惯了自己的毛巾。”

  司徒聪父亲还坐在墙角的小凳上,司徒壮坐在堂屋正中的方桌旁边,爷俩有模有样的抽着司徒聪带回的烟,老二和老三俩孩子趴在桌前,趁大人不注意,时不时的从塑料袋里拿糖,再悄悄放进衣袋。

  葛玮听的司徒聪讲过,说二哥司徒壮有三个孩子,老大司徒莉,老二司徒霞都是女孩。为了司徒家不要断了香火,他父亲走了很远的路,诚心诚意的到庙里求了很多次。结果不管是巧合?还是真的佛主保佑,反正老三确实是个男孩,全家是特别高兴,司徒壮为此还特意给儿子起了司徒旺的名字。后来司徒聪的父亲没钱还愿,还让他寄了50元。

  葛玮本想把脸盆洗净了再洗脸,但考虑到自己这样做,很可能会引起司徒壮和荷花的多想。葛玮先捞净水里的青草和碎叶,然后用毛巾沾着水慢慢的擦脸。葛玮感受到身后盯着自己的眼睛,于是干脆转身正对众人。荷花坐着小凳边摘青菜边观察葛玮,她和司徒壮没想到葛玮会突然转身,俩人下意识的躲开她的视线。司徒聪的父亲倒没什么变化,只是吸着眼,面开表情的看着她。葛玮有意轻松,“二嫂,我听司徒聪说,这边喝的是塘水?”

  “对头。你路过的那个大鱼塘边上的小塘,就是我们湾子里吃的水。”荷花大声回答。葛玮不觉得微微皱了下眉头,她发现这家人讲话的嗓门都特别大。

  “那么远!怎么运回来呢?”葛玮很吃惊

  “爷挑回来的”荷花说。

  “二哥不挑水吗?”葛玮脱口而出。

  “他要去碎石场干活,挑的少!”荷花解释

  “噢……”葛玮擦着脸,“二嫂,小水塘好像是和鱼塘连着吧?我看有人在鱼塘里洗衣服。这种水如果当饮用水,可是对身体不好。”葛玮本能的说。

  “么得关系,湾子里的人都这样。农村不能和你们城里比,我们么得自来水吃。”荷花说。

  “不能打井吗?我看北方农村喝的都是井水。”葛玮转身洗毛巾,就算是洗吧!她实在想把水倒掉再重新舀一盆,可现在知道要从那么远挑水回来,她再那样做就太不合适了,“算了,凑和吧,坚持就是胜利,别人能过,我为什么就不能过?再说了,过几天也就回去了。”葛玮在心中给自己鼓劲。

  “打井要花好钱,我们么得钱!”荷花说。

  葛玮刚要说话,身后传来司徒聪父亲的声音,“老三媳妇儿,你是叫葛玮吧?”

  听到公公和自己说话,葛玮连忙转身,司徒聪父亲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后,而其他人也都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父亲,我是叫葛玮,诸葛亮的葛,王字旁一个吕不韦的韦,是一种玉。”葛玮知道自己说了老人也听不懂,她实际上是讲给其他人听。

  “我跟你说个事。”司徒聪父亲贴近葛玮,声音很大。葛玮下意识的向旁边闪了一小步,她特别受不了男人身上的汗味和烟味。

  “把你那个皮箱给莉莉。”司徒聪父亲指着厢房,葛玮愣了,那可是她专门为这次回来买的,图的就是以后出差拎着轻便。

  “爸爸,不,父亲,这……”葛玮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爷,莉莉那么小,你给她皮箱干什么?”司徒聪的声音从葛玮侧面传来,葛玮转过头,不知什么时候司徒聪又站在了厢房门口,他神情不悦,口气特别不好。

  “莉莉喜欢,等她上大学时用。”司徒聪父亲理直气壮的说。

  “上大学还早着呢!再说了,她喜欢你就要,人家葛玮也喜欢,那怎么办?”司徒聪板着脸。

  “司徒聪,哪有你和爸爸这样说话的?”葛玮推了一下司徒聪,她知道,老爷子的话,让司徒聪感到脸上无光了。葛玮转向公公,“父亲,你看这样好不好?这个皮箱就先别给莉莉了。我过几天可能还要去别的地方,没有箱子实在不方便。以后,以后如果小莉考上了大学,我保证给她买一个皮箱!”

  “三爷,这可是你说的!”站在一边的小莉冲到了葛玮面前。

  “我说话算话,就看你能不能考上大学了。”葛玮微笑着拍了拍小莉的头,她的直感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很虚荣,但又很聪明的女孩子。

  “好,这事就不说了。还有一件事。”老爷子眼睛直直的盯着葛玮。

  “爷,你还有啥事?”司徒聪的声音很紧张。

  “我这次要跟着你们走。”司徒聪父亲的话,瞬间惊住了所有人。

  “你走,田里的活谁做?”司徒壮大声问。

  “旺旺还这么小,你走了,谁看孩子?”荷花也急了,她的声音更大。

  “我就是要让你们知道,离开我,你们就过不好。看他一天到晚还摸牌,打麻将不?”司徒聪父亲狠很的瞪了眼司徒壮,然后转向司徒聪,“三儿,你不知道,我都快累死了,田里的活都是我干,还要给他们看孩子,还要听你二嫂和二哥的吼。我这次就跟你们走,到你那里去享福,当老爷。”

  司徒聪父亲说完,就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葛玮……

  “你去,你去,人家小葛会把你赶在墙根,不让你吃饭。”司徒壮歇斯底里的大喊。

  司徒聪和葛玮互相看了看,一时间不知说啥好了。司徒聪跺了下脚,转身又进了厢房,把门是“嘭”的一声关上。

  说实话,葛玮自认为把到司徒聪家可能要遇的事都想全了。譬如他家的条件特别差,这一点,她已经看到,司徒聪两个哥哥住的房子都不好,明显属于村里落后几家。

  再譬如司徒聪家的出行不方便,要走很远,为此她特意穿了平跟凉鞋。只是让葛玮感到无言的是,妈妈是坐着马车去爸爸老家成亲。而自己呢?都进入90年代了,居然是坐着牛车回的婆家!

  但这都没什么,现在绝对出乎葛玮意料的是,她以为初次到司徒聪家,又是新娘子,怎么说全家人对她也会客气一些,把家里的矛盾掩饰一些,不会提出让她为难的要求。结果却……葛玮完全能听懂司徒聪家人的对话,她没想到这家人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竟会当着初来乍到的她,就把家里的事都说了出来,可见他们平时的矛盾有多深!这还只是二哥家,不知那几家会向自己还提出什么要求?

  司徒聪躲了,是把自己丢给众人的躲了,这让自己怎么办呢?葛玮的大脑迅速转动着,她很快做出决定,装听不懂他们的话,对此事不表态。想到这里,葛玮端起盆子就朝门外走,她要去倒水……

  “小葛,你先别倒水,你都看到了吧?老二就是这样,总是对我吼啊吼的!还不让我到你那里享福。我要是再做下去,会被累死的。你说我不到你那里,我还能活下去吗?”司徒聪父亲流泪了,重重的坐回墙角的小板凳,随手将鼻涕抹在了凳腿上。

  又瘦又高的荷花也不摘菜了,很生气的大声嚷着,“你就不要说了,好像我们对你多不好似的。你去可以,就是娃儿太小,我还要种地,他又在外面干活,谁看娃儿?”

  “荷花说的对,不是我们不让你去,实在是家里离不开,要你帮忙。爷,你看这样行不?等三个伢子长大了,你也干不动了,再到老三那里享福。到那时,你想住多长时间都行!小葛,你说我讲的在理不?”司徒壮看向把脸盆不得不放回的葛玮,全家人的眼光再次聚焦在她身上。

  说实话,葛玮听了司徒壮的话,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人咋就这么会算计?现在老人能干活,他让在家里帮自己。等到老人将来不能动了,该需要人照顾了,他倒推了出去。看来他真是以为自己不敢讲话啊?是不是在他的眼里,自己的弟弟能将她这个女军官娶进门,就说明自己是……

  葛玮的烈脾气就要爆发了,她暗自做着深呼吸,努力将心中的火压下。她想,人家都指名道姓的找上门了,自己再装着听不懂是不可能的了。这个司徒聪真是窝囊,把这种事交给新婚的妻子,自己却躲了起来。哼,这下倒好,不管自己如何回答,将来都不能埋怨他。

  葛玮把毛巾拿在手里把玩着,脸上带着笑,看向司徒壮,“二哥,你是问我吗?”

  “对,你说我刚才讲的有道理不?”司徒壮的态度居高临下。不过他一直很注意讲话的速度,就是为了让葛玮也能听懂。这一点,葛玮从一进家门就感觉到了。

  “二哥,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是说等父亲干不动活了,你家孩子也都长大了,说难听点,就是父亲已经对你们没用了,你们就让他到我那里,由我照顾父亲到老,对不?”葛玮脸上带着笑,语气是不紧不慢,眼睛却直视着司徒壮。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们那里条件好,我听老三说了,你是医生,将来父亲老了,肯定会生病,你们比我们方便!这么多年了,老三也没帮家里什么忙,到时就算让他尽个孝。”司徒壮突然发现自己不敢正视葛玮的目光。他的视线不自觉的转开,声音也小了许多。

  “呵呵,我还真没看出二哥挺为父亲和我们着想。”葛玮虽然脸上挂着笑,但自己都感到是咬着牙说出了这句话。

  葛玮不想再和司徒壮讲什么,她对他的第一印象简直坏透了。她转过身,微笑的看向司徒聪父亲,很大声,“父亲,这次我不能把你带回去,我刚结婚,只有一间小房子。你三儿子和我不在一个单位,我们离的很远。我现在还没开火做饭,暂时也没条件让你去。”

  “爹爹,三爷说不带你去。”小莉大声对爷爷说。葛玮看了莉莉一眼,也许是自己从小被母亲教育的大人讲话,小孩子不许插嘴的缘故,她有点不喜欢这个孩子了。

  “听到了。小葛,那再过些时候,你可记得来接我到你那里!”司徒聪父亲抬起头,看向葛玮,眼神中充满了期盼,可怜和无助,让葛玮的心一阵刺痛。

  葛玮走到司徒聪父亲身边,蹲下身,拉起他的手,老人的手好粗糙,好硬,“父亲,我记住了!”

  司徒聪父亲的手一抖……

继续阅读:不得不办的婚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忍冬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