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出诊
梅雪飘飘2018-07-04 13:032,597

  程思明和云珺已领取了结婚证,从法律角度讲,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合法正式夫妻。可是程思明认为,既然母亲执意要给他们举办婚礼,他有责任依照中国的传统,克制自己的情感。他要给云珺留下最美好的新婚纪念,共同渡过一个真正意义的洞房花烛夜。因此,尽管程思明情思难抑,却没有和云珺同榻而眠,而是让云珺住在新房,自己睡在了客厅的沙发。

  “思明,你咋睡在客厅?”王月从卧室出来,准备上卫生间,一眼看到蜷睡在沙发上的程思明。

  “这里凉快!”程思明坐了起来。

  王月看到程思明不好意思的样子,笑了,“去,你睡妈的房间,我睡这里。”

  “不了,我就睡这里。”

  “你个子高,睡这里连腿都伸不直。”

  “没事!”程思明摆了摆手,“妈,你去睡吧。”

  “妈,你们干啥呢?”程思娟穿着明黄色的棉绸睡裙走出房间,正看到王月拉程思明。

  “我让去你哥去我屋里睡,他不去,非要睡客厅。”

  “哥,你咋睡客厅?不睡新房?”

  “你不懂,别问了,快洗洗去睡,明天还要上学。”王月打发着女儿。

  “我有啥不懂的,不就是哥和嫂子还没举行婚礼吗。哥,你和嫂子不是都领结婚证了吗?那你们在一起,就不算违法。”程思娟很干脆的说。

  “这孩子,真是个人精,咋啥都明白。”王月笑着用食指点了一下程思娟的额头。

  “妈,现在都啥年代了,我在同学中还算是晚熟的呢。”程思娟揉着自己的额头。

  “小姑娘家,才多大,就成熟了。你们啊,还都是花骨朵,早着呢。”王月瞋了一眼程思娟,“别没羞没臊的,睡觉去。”

  “妈,不和你讲,你已经落伍了。我和哥讲。”程思娟冲王月做了个鬼脸,转向了程思明,“哥,你是不是怕嫂子不高兴?”程思娟指着关着门的新房,很小声的问。

  “你个小精豆子,睡你的去!”程思明疼爱的摸了摸程思娟的头,他太喜欢这个妹妹了,又懂事,又乖巧,学习成绩还特别好。

  “哥,你和妈也别争来让去了,我有一个好办法。”程思娟眼睛一转。

  “你能有啥好办法?”王月看着女儿,她经常暗自庆幸,儿子给自己捡回这么个女儿,让她的生活不再寂寞。

  “让哥睡我房间,我睡这里,就都解决了!”程思娟得意的双手一摊。

  “哎,娟儿说的还真是个办法。”王月冲着程思明点了点头。

  “不行。娟儿明天要上学,客厅里来来回回的走人,不安静,睡的不踏实。好了,你们都别说了,我就在这里睡,不就是两晚吗!”程思明一口否决。

  程思明和母女俩的对话,云珺在新房里早就听不下去了,她开门走了出来,声音柔和,“思明,你进来睡不就都没事了吗?”

  “这?这不太好吧?”程思明看了看云珺,又看了看母亲,迟疑。

  “那有啥?只要珺珺没意见就行!”王月看到云珺出来,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云珺能这样善解人意,儿子有她照顾,自己也就放心了。

  “你就别那么多话了,也不看看都几点了。”云珺红着脸,低着头,水粉色的睡裙,将她衬托得愈发娇媚。

  “就是,你就别在这儿磨蹭了,嫂子都发话了,你还在这干啥吗?”程思娟调侃着程思明,推着他进了新房。程思娟太好喜欢这个“林黛玉”,她已经想好了,明天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邀请好朋友来家里来看嫂子,她要让她们知道,现代版的“林黛玉”就在她家。

  看着程思明和云珺进了房间,关了门,王月长出了一口气……

  程思明很局促的坐在床上,云珺躺在他旁边,盖着粉色的毛巾被,她侧过脸,看了他一眼,笑了,“坐了那么长时间火车,到现在都没合过眼,你还不困啊?我可是要睡了。”云珺关了台灯,虽然背对着程思明,她还是能感到程思明在旁边轻轻躺下了,并且是一动也不动,云珺抿着嘴,偷偷的笑了。

  云珺和程思明太困了,睡的特别的沉……

  “思明,思明……”程思明和云珺几乎同时被王月的叫声惊醒。

  程思明猛的跳起来,快步走到门口,拉开门,只见王月神情紧张的站在门口,“妈,有事?”

  “思明,你张姨来电话,说她孙子小宝突然上吐下泄,你孙叔不在家,小宝的爸、妈又在外地做生意,家里就你张姨一个人。她听我说过珺珺是儿科医生,想请珺珺过去看看。你看……?”王月看着儿子的脸色,不知如何是好?

  “妈!我穿好衣服就过去,你先给张姨打电放,让她别着急。”听到这里,云珺大声说。

  “妈,你去打电话吧!张姨家住的地方没变吧?我带珺珺过去。”程思明转身进屋,也开始穿衣服。

  “没变,还是老地方,你们把手电带上,那栋楼的走廊灯坏了。”王月边回答着,边去客厅去给张姨打电话,“张姐,思明他们这就过去,你别着急啊……”

  程思明动作麻利的穿好衣服,出卧室找手电。云珺也迅速穿好湖蓝色连衣裙,这条裙子是和葛玮、苏玙一起做的结婚新装。然后打开皮箱,找出印有红十字的卫生包。

  王月跟着拿着手电的程思明走出卧室,看到云珺手中的卫生包,很意外,“珺珺,你回来还带这些东西啦?”

  “这是我的职业病,只要出远门,都会带上。妈,我估计张姨的孙子是急性肠炎,这种病很常见,尤其是夏天。你睡你的,我们帮张姨处理的。”云珺看出王月的紧张心情。

  程思明和云珺回来时,天已亮。听到敲门声,王月开了门,俩人刚进屋,她就关心的问,“小宝咋样?是不是送医院了?”

  “急性肠炎,珺珺不放心,送了急诊。”程思明说着话,人已经进了卫生间。

  “咋不去医院输液呢?不会耽误事吧?”王月不放心

  “如果孩子吃药顺利,我一般不主张输液。”云珺解释

  “你张姨可是个细致人,咋就让小宝吃坏肚子呢?”王月自言自语。

  “妈,急性肠炎也不完全是吃出来,主要是由细菌和病毒等微生物感染引起。我听张姨讲,小宝已经腹泻、呕吐了好一阵子,还发烧。我是担心孩子脱水,才决定送医院。如果没有这些情况,我一般是不会给孩子输液的。”云珺见程思明从卫生间出来,才进去洗手。

  “你俩再去睡会儿,我也该去店里了,送菜的人要来了。”王月看了看墙上的石英表,已经6点半了。

  “妈,我陪你一起去吧!”程思明说。

  王月看云珺出了卫生间,就进去洗漱,“不用,你去了也帮不上忙,先补补觉。厨房冰箱里有昨天剩的现成饭,睡醒了,你们热热吃,不用等我。中午饭如果不想做,就到店里吃。”

  “妈!娟儿的早饭怎么吃?”云珺问。

  “她在店里吃,你们不用管。”王月说。

  “那我们就再睡一会儿,我确实有点困了。”云珺说。

  “去睡,快去睡,别在这儿呆着了。”王月摆着手,示意俩人快走……

继续阅读:俏皮的小姑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忍冬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