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圆饭
梅雪飘飘2018-06-30 10:312,512

  苏玙晾完衣服回到家里,叶文伯他们竟然还都没有回来,她看了看手表,不由得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心里也开始了嘀咕,“叶文伯的母亲出去快一个小时了,就算是再买瓶酒,也应该回来了啊……难道真是出了啥事?会不会和那件旗袍有关?那穿旗袍女子到底是谁?她和这个家有什么关系?为啥叶文伯的爸爸见到穿旗袍的自己竟会表现的那么震惊?他叫的“小惠”,到底是穿旗袍的女人‘南佳慧’,还是妻子‘南美惠’?这两个女人又是什么关系……”

  苏玙想着,走着,一抬头,透过竹帘,看到叶文伯和父母有说有笑的并排走了过来,苏玙连忙微笑着撩开了帘子,“爸,妈,你们回来啦。”

  “回来啦。”南美惠进了屋,看到桌上未动的饭菜,转头瞋着叶勋,“都怪你,菜都凉了。”

  “玙玙,对不起啊,我心里高兴,想着买瓶西凤酒,结果就耽误了。”叶勋冲苏玙举了举酒瓶。

  “也怪我,想着你爸平时不喝白酒,就只买了葡萄酒。”南美惠说。

  “就是,妈妈刚才还直说自己没想周全呢。”叶文伯从碗柜的抽屉里取出4个很小的酒杯、又把放在柜子上的红葡萄酒话到了饭桌上,“我去洗酒杯。”

  “都洗过了,你用热水烫烫就成。”南美惠又从碗柜中拿出4个大玻璃杯,“文伯,今天你爸高兴,你陪他多喝几杯。”

  “行,我和爸今天要一醉方休。”叶文伯给小杯子里倒着白酒。

  “给你妈和玙玙倒葡萄酒。”叶勋指了指红葡萄酒瓶,“这样才叫‘人逢喜事精神爽,我家团圆月更明。人生得意须尽欢,杯盏斟满饮酣畅。’”

  “呵呵,玙玙,看到了没,你爸就是这样,只要遇到高兴事,就乱说一气。”南美惠笑着对苏玙说。

  “这样挺好,有利于健康长寿。”苏玙把叶文伯倒好的红酒放到了南美惠面前。是的,本能让苏玙对叶勋一前一后的情绪逆转有着好奇。但这些疑问,都被她压在了心里。

  叶勋看叶文伯倒完酒已经坐下,又转过头看了看身边的南美惠,然后笑着举起酒杯,“老伴,这第一杯酒,咱们就先祝文伯和玙玙喜结连理,好不好?”

  “行!”南美惠笑着看向旁边的苏玙。

  “谢谢爸妈!不过,第一杯酒还是应该由我和文伯敬二老才是。对不对,文伯?”苏玙对叶文伯轻轻一笑。

  “我同意。爸,就听玙玙的吧!让我俩先敬你和妈妈。”叶文伯看向了父亲。

  “我看啊!也就别讲那么多礼数了,这第一杯酒就祝我们全家人身体健康,合家幸福!”南美惠笑着说。

  “好,我看还是照你妈说的办。”叶勋把酒杯高高的举起……

  看到大家都喝完,叶勋站起来,“这后面的酒可得随我了!你们都没意见吧?”

  “没意见!你说你的,我们吃我们的。菜早都凉透了!”南美惠给苏玙布着菜。

  “这第二杯酒,我要敬给自己的妻子,你们的妈妈。如果没有她,文伯就不会有今天。来!美惠!请接受我叶勋敬的这杯酒!”叶勋的情绪显然有点激动。

  南美惠看了看叶文伯和苏玙,表情很是吃惊!但还是端着酒杯,站了起来,眼中却隐隐着着泪光,“我说你这是唱的哪出戏?我的儿子,我还能不管?”

  “爸!妈!吃点菜!”苏玙敏感的觉察到叶勋的话中有话,而叶文伯的眼中也有了湿润,他想到从小到大,妈妈对自己无微不致的照顾,仿佛就是昨日。

  “好!这第三杯酒!我要代表我们老两口,敬给玙玙了!”叶勋坐了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爸爸!这是怎么说?怎么会敬我?”苏玙面对突然发生的事,有点不知所措。

  “没事,听你爸爸说!”南美惠轻轻的拍了下苏玙的手。

  “玙玙,我这杯酒的含义有两点,一是感谢!二是致歉。感谢的是你嫁给了文伯,成为叶家的媳妇,圆了我们多年的梦;致歉的是,我们老俩口没能给你一个体面隆重的婚礼。

  文伯转告我们,说你听了我家的情况,坚决不同意办婚礼。我和文伯妈妈很感动。我们商量了,虽然我们老两口没有给你一个隆重的婚礼,但我们不能再让你的新婚蜜月,就挤在这间小屋里过。

  所以啊,我第一次为个人的事找了老校长。老校长二话没说,就给我们临时腾了一间房子。新房是你妈亲手布置的,吃完饭,让你妈带你俩去看看。我觉得新房布置的非常温馨,也特别漂亮。”

  “谢谢妈,谢谢爸。”苏玙高悬的心总算落了地。

  “玙玙!我和你妈都说了,你和我们叶家有缘啊!”叶勋看了看南美惠,“你啊,穿上了旗袍,太像文伯妈妈年轻的时候了。”

  “玙玙,来,吃菜,别只顾着听你爸的酒话。”南美惠笑着给苏玙布着菜,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玙玙,文伯有没有告诉你,他这是第一次交女朋友?”

  “说了,可我不相信。”苏玙瞟了眼叶文伯,“他一天到晚的没正形,我也听不出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呵呵,文伯就是这样,小时候就因为这副文文气气的模样,常被外人当成女孩子。其实啊,他活泼着呢,越是和自己知心的,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越是能闹,特像他爸年轻的时候。”南美惠疼爱的看了看叶文伯,“不过,他倒确实是没骗你,他真的是第一次谈恋爱,交女朋友。玙玙,你不知道,就为了他个人的事,我和他爸爸可是没少操心。可他倒是一点都不着急,说是没有遇见可心的人,不能随便就把自己嫁出去。”

  “妈,你说错了,我是说不能随便就娶回来。”叶文伯笑着接过话。

  “你小子,别不承认,我做证,你妈说的没错,你就是对我们说‘不能随便就把自己嫁出去’。”叶勋插了一句,叶文伯冲苏玙无奈的耸了耸肩,“没办法,少数服从多数,就算是我说了吧。”

  苏玙笑了笑,没有说话。

  “玙玙,后来有一天,这小子突然大半夜的打来电话,说是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是同学妹妹的好朋友,名字叫苏玙,还特别说了你这玙是的意思。你爸就说了,‘玙,美玉矣!美好的人物’,就冲这个名字,也应该是个好姑娘。”南美惠看了眼叶勋。

  “没错,这玙字,常常是和璠字组合在一起,叫玙璠。即代表了美玉,又比喻了人的美德和品德高洁。我想既然玙玙的父母能给女儿起这样的名字,肯定是希望女儿将来成为这种人。如果能把文伯交给这样的女孩子,我们老俩口能不放心?”叶勋很认真的说。

  苏玙被叶勋的话感动了,“谢谢二老对我的信任。你们放心,我和文伯一定会过的很幸福。”苏玙举起酒杯,“爸,妈,我敬你们一杯,祝你们健康长寿!”苏玙慢慢的把酒喝完,只觉得一股热浪瞬间向全身袭来……

继续阅读:叶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忍冬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