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恩师已经仙逝了
一贱男来2018-06-28 02:442,557

  ■恩师已经仙逝了

  望着这个已经今非昔比的,过去自己一直很看不起的熊倜。

  酸秀才丁珑冷冷一笑道:“小子,想不到两年不见,你的变化居然这么大……”

  熊倜寒声道:“丁珑,你可曾后悔当初那样对待我?”

  酸秀才丁珑冲天一阵长笑,道:“你……你也只不过学了两年逍遥子的一剑刺向太阳,凭什么让我后悔?”

  “你口气不小?”

  “这里有这么多人,恐怕今天死在这里的会是你们两个吧?”

  “你是嫌自己死的太慢吗?”

  “少狂!”

  话虽这样说,丁珑却早已打定主意,此时目珠一转,转身就要……

  熊倜幽灵般出现在他面前,狠狠地道:“酸秀才,你别想跑了,问你几个问题,你肯如实回答,我给你一个痛快!”

  丁珑面如死灰的站在那里,却依然倔强的道:“无可奉告,小子算你狠!”

  “好吧,现在你拔剑自卫吧!”

  熊倜一边徐徐拔剑,一边冷冷地道:我要出手了,准备了!”长剑斜扬,作出了一剑刺向太阳的起手之式。

  “丁珑,看你今天还怎么能逃出去!”

  熊倜身子一掠向他扑来。

  酸秀才丁珑和笑弥勒还有熊倜三人立刻在这个草原上面打了起来。

  刚过两招熊倜一脚踢在酸秀才丁珑前胸,丁珑身子飞了出去又重重跌在地上。

  “丁珑!”笑弥勒惨呼一声红了眼的和熊倜拼命,熊倜此时怒瞪着眼睛用力一掌拍在他头上,笑弥勒一声未哼就倒地而亡。

  熊倜慢慢的朝着丁珑走去,丁珑现在只有拼命!他又和熊倜斗了起来瞅准一个空档手中长剑刺向熊倜胸口,这也是他全力的一击,他想这一击如果还是不能毙杀熊倜,自己就死定了。

  就在他的长剑眼看就要刺进熊倜身体的时候忽然停住了,任他怎样发力也难向前推一寸,因为熊倜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夹住了他的长剑的剑尖。

  酸秀才丁珑的心在往下沉,一种彻骨的恐惧和绝望让他的身子没来由的开始颤抖起来。他做梦也没了到对方的武功竟已经达到了这样高这样可怕。

  他如今就像是一只猫爪下的老鼠。熊倜盯着酸秀才丁珑眼露杀机的说:“你不该加入九道山庄,我发誓要让九道山庄的人全都死无全尸!”

  “啊!……”一声惨叫响起酸秀才丁珑的一双手竟被熊倜硬生生拗断拽了下来。

  酸秀才丁珑惨叫着看着熊倜,眼神里面居然止不住地流下来绝望的眼泪。

  熊倜又是一剑砍去了酸秀才丁珑一条胳膊,随着一股鲜血的如泉般喷涌酸秀才丁珑惨嚎着倒在了地上。

  “弟弟,我求你杀了他不要折磨他了!”柳慧真忽然大叫了起来。

  这么残忍的场面她也是头一次看见。熊倜回头看了眼柳慧真,终于朝着丁珑胸口给了他致命的一剑,酸秀才丁珑的的噩梦终于不会再有了。

  “岚儿你现在可以安息了,哥哥今天为你报仇了。”熊倜走到柳慧真面前,柳慧真下意识的把身子往后撤,就好像熊倜在他眼里已经变成另一个人一样。

  熊倜一把把她拽住说:“你没事吧?”

  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他想他刚才的样子一定把柳慧真吓坏了,可当时他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仇恨九道山庄的心态。

  柳慧真心有余悸地说:“我们走吧?”柳慧真始终保持着和熊倜有四五米的距离,这令熊倜很纳闷。

  熊倜边走心里边在盘算,这些九道山庄的人为什么会来蟒神山,好像还有七大门派的人,他们是为了对付移花宫还是为自己的师傅逍遥子而来。

  如果是为师傅而来,师傅现在知道这个消息了吗?

  如果他们是针对师傅而来,师傅就算知道了又当如何?

  自己身世无人知道,还想着问师傅期待他能告诉自己,现在却遇见这件事情,难道是天意吗?

  如何打发这么多的武林中人呢?

  愈想愈觉心情紊乱,不知该如何办才好。

  天渐渐黑的时候,熊倜将柳慧真留在了山脚下,不一会蟒神山山巅,出现了一条人影,缓慢的朝着最高处行去。

  “师傅我回来了,你在里面吗?”

  “师傅怎么不回答我?”

  沿着地道走进山洞深处,熊倜忽然面色大变,怒声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洞穴尽头有一个老道冷哼了一声道:“施主你就是逍遥子的徒弟,你可就是那个陆幽?”

  “哈哈哈,你又是谁,怎么会在我师傅的隐居之地出现……”

  “施主如果不马上回答我,恐怕会后悔?”

  “听着,我最后问一遍,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师傅的隐居之地出现……”

  “莫非……施主并不是陆幽?”

  熊倜不再开口,举步朝着老道走去,老道怒喝一声,道:“放肆!”长剑疾刺而出。

  熊倜拔剑出招,一道白光照亮了整个洞穴……

  “呀!”

  惊呼声中,老道连退了数步,右手手腕已经被熊倜整整齐齐的削断了。

  那道士呆若木鸡,远远的站着,脸上冷汗直冒,却是不敢再说一句话。

  熊倜冷冷开口道:“我知道你是谁了,木叶真人,你居然背叛自己的朋友,带人来杀我师傅逍遥子?”

  木叶真人声音显得有些激颤地道:“施主……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啊?”

  熊倜怒喝道:“还想要狡辩,你这种不仁不义的行为,试问公道何存天理何在?”

  “令师是自己自断心脉死的,你为什么要来找我算账?”

  “什么,你说我的师傅逍遥子已经死了!”

  此言一出,熊倜大吃一惊,木叶真人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栗声道:“逍遥子自感罪孽深重,已经自杀了。”

  熊倜两行清泪已经流了下来,声音冷酷地道:“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要杀你给我师傅报仇。”

  “楚西源盟主发出七星令牌,逍遥子也是自知难逃法网,才会自绝在我面前……”

  “住口,不管我师傅为何要死,我都要你给她陪葬!”

  木叶真人老脸铁青,高宣了一声“无量寿佛”痛苦地道:“逍遥子道兄自绝,我也很心痛,但是你病不该来找我,而应该去找唐牛!”

  一听唐牛的名字,熊倜知道这一切都是他暗中搞鬼,他突地仰首向天,激越地道:“唐牛,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说完,对着木叶真人沉声道:“七大门派的七位掌门人,都派人来到蟒神山了吗……”

  “不错,不过听说逍遥子已经自裁,他们应该已经下山了?”

  哼,今天我先不杀你,等我弄清楚一切之后会找你们七大门派算总账,熊倜说完右手一挥让木叶道人马上离开。

  木叶道人长吁一口气,这条命算是在鬼门关前捡回来了,立刻灰溜溜的沿着地道爬出了这个山洞。

  熊倜本来想要去看看师父的遗体,但是此时山洞忽然剧烈摇晃起来,熊倜只好含泪离开洞穴,望着已经被一场地震震塌的洞穴,熊倜久久矗立,满脸泪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一剑刺向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一剑刺向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