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公主失踪
一贱男来2018-07-05 07:592,987

  ■公主失踪

  熊倜一改以往的冷漠,忽然开始请教夏芸文学方面的事情,他们泡了一壶茶,将西门鹰也叫来,热烈的聊了起来。

  夏芸一面讲解,一面感慨,熊倜的江湖阅历毕竟不足,西门鹰倒是一个江湖老手,一路上也有仔细探看是否被人跟踪。

  这样三个人渐渐地无话不聊,西门鹰尚能应答如流,熊倜却早已经没有插嘴的机会了,西门鹰暗叹此女殊不简单。

  要知这一路上西门鹰一直在偷偷观察夏芸,对两人爱情的刻骨铭心,心里也是有些怀疑,尤其是夏芸曾经被锦衣卫追杀这件事情,一个普通人家的小姐哪能会被大名朝廷的锦衣卫追杀,而且没有被杀死。

  不过,对西门鹰来说,夏芸的性格他已掌握七八成,是以并不怀疑夏芸的目的,目前,她只是觉得夏芸的出现绝不简单。

  西门鹰抿了口茶,望着熊倜在那里一脸呆滞,随即笑道:“两位知不知道如今的大明朝,已经给闹的天翻地覆了。”

  “是闯王起义的事情吗?”夏芸一点也没意外,这件事情早已经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

  “皇帝老子没做好事,才会导致闯王起义,一夜之间闯王的地盘占据了大明朝的半壁江山。”西门鹰微笑着说道。

  “据闻皇帝的七女儿几年前偷偷的进入江湖,后来在路上遭到袭击,至今生死未卜,怎么还没有下落吗?”

  “公主失踪,所有的锦衣卫和东厂的探子都进入江湖之中,寻找公主的下落。”

  西门鹰饶有深意地,看了夏芸一眼,“可是,说也奇怪,那被叫做朱岚儿的长乐公主如同在空气中消失了般,怎么找也找不到。”

  朱岚儿,这让熊倜联想到了自己的岚,此刻很不自然的笑着,“这个朱岚儿!会不会被人家关进山庄,成为奴隶了啊。”

  西门鹰轻轻摇头,“不可能,挟持公主,天底下还没有任何一个庄主敢做出来。”

  西门鹰狡狯笑着,“或许,是遇到了小情人,在人间过起了甜甜蜜蜜的普通人的生活。”

  “呃!这个……”

  夏芸心想,大智和尚曾经说过长乐公主就在九道山庄里面,却不知道是不是就是熊倜无数次提起的那个岚。

  想到此处,夏芸不由得暗暗的叹息一声,若非熊倜说过,他只是将岚当成妹妹,她也许真的会吃醋的吧。

  昨夜一场大雨,将整个城市洗刷得异常干净。窗外劫后余生的鲜花显得更加娇艳动人,在阳光下渐渐的绽放着自己的美丽。

  整个花园里的空气中都弥散着一种非常诱人的花香。

  夏芸其实已经是三年来第十次出门,对这个江湖他一直充满好奇好奇。她将双手托在腮下,倚着栏杆,兴致勃勃的看着窗外街道上的小贩,似乎他们奔波忙碌的身影和手中拿着的货物是天底下最有趣的东西。

  她忽然看到一个一手握着短笛,一手提着一个花筐的老人。

  那人的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棉袄,已经脏得看不出底色,脸上的皱纹层层叠叠,似乎有一百岁了。

  他漫不经心的从客栈门前走过,临离开的时候眼睛朝着夏芸这边瞄了一眼。

  他认识夏芸,夏芸自然也认识他,她此时忽然冲天哑着嗓子道:“卖花喽,给你看世上最美丽的鲜花,只要一两银子。”

  夏芸笑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唐门唐花怎么会出现在这座城市,难道他却是来找自己的不成?

  西门鹰有些惊讶:“难道那个老人会是一个武林高手?”

  夏芸道:“像,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来这里。” 说完话看着那个老头忽然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让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夏芸抬头道:“熊倜哥哥,你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唐门并不是偷袭你们的真正元凶吗?”

  熊倜道:“我也很想要知道是否是唐门,至于你的理由什么的,我却是更想要知道。”

  夏芸怪怪的点点头:“因为我知道唐门往常做事都是很光明正大的,上一届掌门唐卡将唐门变成武林正道门派,应该不会做偷袭你们的事情。”

  熊倜眉头一皱,暗中拉了一下她的手,这是一个很亲昵的举动。倒是让夏芸全然忘记了见到唐花时候的害怕,饶有兴趣的更向熊倜身边挪了挪身子。

  又过了一会,唐花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熊倜一只手捧着短笛,轻轻的对着夏芸吹了起来,夏芸不知不觉中将身子又向前顷了顷。

  “哈哈!难得今天的天气这么好,我们也在这段时间很久没有逛街了,出去逛逛吧!”西门鹰忽然打断了他们两个。

  “说的也是,既然大家都很有兴趣,不如我们就再去唐门之前尽情的逛一次街吧!”夏芸首先赞成。

  明朝都市,几乎都是那样的繁华,尤其是四川境内的都市,由于这里是鱼米之乡,来往的商贾特别多,所以都市也修建的特别繁华。

  看出了夏芸的开心,熊倜道:“你不会是这里出生的吧!看你好像对这里的一切都很是亲切一样的。”

  夏芸仍是担心熊倜会怀疑自己,拍拍熊倜的头,夏芸像个姊姊般,柔声吩咐道:“好好逛街,别说话啊!”

  应该是不会出什么事的吧!

  夏芸心想。

  夏芸带着熊倜和西门鹰来到了一个庙里面,那个西门鹰暗想,什么地方不好去,居然跑来这破庙,做啥啊?

  庙的规模不大,从香炉里稀落的香火看来,庙里供奉的神祗,似乎也不太灵光,夏芸两掌合十,恭恭敬敬拜了三拜, 拜完佛许了愿夏芸心事重重的走出了大殿,忽然一声苍老的声音,把她从思考中扯回到现实中来。

  “哎呀,五小姐怎么来了啦!”

  “婆婆,你怎么会在这里?”夏芸一边和那个忽然出现的婆婆说话,一边用眼色让婆婆不要在熊倜面前拆穿自己的身份。

  说话的,是一位年约六十的老婆婆,婆婆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熊倜一番,温言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我们要去唐门报仇。”熊倜语气坚定地回答,婆婆随即愕然,“婆婆……您这是怎么了?”

  婆婆忽然呵呵笑起来,道:“夏芸姑娘你怎么会来这儿,也是来找唐门报仇的?”

  “婆婆,我是陪着我的朋友去的。”夏芸笑道:“夏芸还从来没有一个交心的朋友,所以为了朋友夏芸啥事都敢做。”

  “真是的,你们三个年轻人还不知道唐门的厉害啊。”

  老婆婆喃喃道,夏芸一笑,将手顺势搀扶老婆婆,步进一个房子,房子里没有供奉神明,土墙上画着美丽的壁画,壁画里,一轮烈日特别醒目,正是大旱时节,一条小河已经接近干涸,一个白衣女子望着一个美男,脸上怒气腾腾。

  “画中的女人你见过,对不对?”

  老婆婆笑了几声,道:“她是个很聪明、也很坚强的女孩子,和那个画中男子的爱情,她一直想坚持到最后,她想让全世界的人知道,黑dao和白道不止有仇恨、对峙,还有另一种可能的关系,她已经将那个男人深深地融入了自己心中。”

  婆婆缓慢地说着,回忆当年挚友的事情,“最后,男子无情的和她异性妹妹离开,或许那一天,挚友真的很伤心。”

  婆婆转过头来,温和地说道,“你已经知道你是她的女儿吧!”

  夏芸听完这一段故事之后,心情起伏,此时听老婆婆问他禁不住颤声道:“我……我……知道”

  过去曾经在唐门不止一次的看到过母亲的画像,今天,从婆婆说的话里,夏芸听到了不一样的母亲,同时也有几个疑团,令夏芸沉思难解。

  “婆婆。”抬起头来,夏芸问道:“我妈妈……妈妈最后到底去哪里了,到底为什么奶妈一直不肯告诉我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婆婆语带机锋,笑着说,“夏芸啊!人的一生,有某些问题,是需要自己去寻找答案的。”

  夏芸笑了,她很自然地回答,“我知道了,婆婆!”

  离开婆婆的房间,夏芸好像忽然感觉心里面轻松多了,这一次交谈居然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他们三人走出那座庙的时候竟已是黄昏时分,在夕阳照映下,夏芸脑海中中母亲的形象,更加亲切,栩栩如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一剑刺向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一剑刺向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