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颠倒众生
一贱男来2018-07-03 08:403,229

  ■颠倒众生

  虽然熊倜知道四川唐门很厉害,还是决定要报仇,就算最后会战死在唐门。因为这是江湖近百年来的规矩,血债就要用血来偿。

  虽然熊倜并不相信自己的义肢能对他有什么作用,不过到了他修炼剑术的时候就真正的体会到了义肢的作用,熊倜一剑一剑的刺向太阳,口中念念有词,脸色却变得异常严肃,瀑布一般的长发轰然而起,如万把利剑一般直刺苍穹,他身边的空气也在飞速旋转着,在他的身下形成一个漩涡,将这一幕画下来的话一定是一个惊世骇俗的作品。

  站在远处的西门鹰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森寒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又往后退了两步。突然,熊倜手中的剑渐渐透出一些模糊的影像,熊倜凝视着那些影像,神情变得无比喜悦。

  空中传来一声脆响,这一刺居然刺破了空气,将空气如同花儿凋谢一般扩散,并迅速布满整个山峰。西门鹰的眼睛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恐惧,身体剧烈震颤着,那几乎已经是达到了一种剑手毕生追求却难达到的境界,熊倜手中的剑似乎随时都会脱手而出。

  刹那之间,他身边的气流变成了咆哮的大海,无数浪花愤怒的扑向天空,将天上的太阳变得模糊。熊倜英俊的面孔渐渐扭曲,他的脖子努力往后仰,喉咙间偶尔发出一两声喃喃的话语,似乎在说着什么,左手努力地控制着欲飞出去的剑。

  不知过了多久,轻微的叹息之声响起,熊倜汗流满面的停止了修炼。

  西门鹰隔空一指,帮助熊倜封住了仍然外泄的真气,防止他真气泄尽而受内伤。

  此时站在那里的熊倜的身体僵硬挺直,双颊的红晕也在渐渐消失。

  西门鹰微皱起双眉,摇了摇头。

  熊倜渐渐定下心神,伸出衣袖轻拭着脸上的汗泽,犹有余悸的看着西门鹰,道:“大哥,我有点太急躁了……”

  西门鹰摇头,道:“是你的方法不对。”

  熊倜惊道:“方法不对?我以前就是用这个方法修炼的!”

  西门鹰叹息道:“但是你忘记了,你现在是在用左手练剑。”

  熊倜突然一怔,喃喃道:“不可能的,难道我真的练错了?”

  西门鹰道:“我可以帮你,但这一剑刺向太阳的口诀,你需要跟我说一遍。”

  熊倜怔怔的望着走过来的西门鹰,喃喃道:“难道你真的愿意帮助我练剑?”

  无论怎么说有人帮忙总是好事,更何况西门鹰还是当今世上数一数二的使剑行家。

  要知道他的剑术就跟他的酒量一样好。

  她出道仅仅半年就在江湖上博得了乾坤剑客的名号,名头甚至超过了老一辈的武林七剑,最懂得剑术的人,应该是当年的西门吹雪,而西门鹰已经被公认最接近,而且西门鹰是个做事很有魄力的人,是个外冷内热的豪侠。

  这次他尽力帮助熊倜练剑,他也感觉天外仙和驭剑式很难领悟。他的乾坤剑已经到七八分火候,据说,乾坤剑练到了第十层就会拥有剑气。

  熊倜按照西门鹰的讲解挥舞单臂一剑一剑的刺向太阳,比当初和逍遥子练剑的时候还要更加刻苦,更加用力。

  每一天的那一道道弧线那么的美,他的汗水几乎足以给一亩地的禾苗提供滋养,他知道他的朋友对他很不错。

  今年他已经二十岁,正是男人生命中最生机勃勃、思考趋向成熟的时候。

  他感觉自己慢慢地找回了那种感觉,他还以为自己就算安上了义肢,也不会像从前那样运用自如,想不到陆白圣的妙手居然这么神?

  熊倜自得了陆白圣所赐的那本剑圣五式后,修炼了一年零三个月,不断地感悟着剑圣五式里面的要诀,一点一点地吸收剑圣五式里面的营养,不断地融入一剑刺向太阳里面,与本身结合。

  又是一个月,熊倜也只能勉强触到了拥有剑气的边缘而已,但是即便是这样,熊倜比一个月前的熊倜也强上了无数倍,便是西门鹰面对现在的勉强修炼了排除魔鬼荡在外的剑圣五式的熊倜,也只能在两百招之后才能战胜他。

  这就是熊倜一年半时间修炼的成绩,虽然熊倜只是刚刚开始修炼剑圣五式而已。

  不过,西门鹰是心甘情愿的,所以,西门鹰在羡慕的同时,便更加地和熊倜一起努力修炼起来,以求尽快突破成为剑神。

  又是一个月后,陆白圣体内的仙灵之气已差不多吸收了一半,虽然只是个半仙,但是整个人看起来飘逸非凡,举手投足,更有一股仙人的威压,比熊倜和西门鹰自然还强了许多。

  而闪电斧头燕啸天,在几天前,也已度了。小天劫,燕啸天度小天劫时,庆幸的是没有和陆白圣一样受到特殊待遇,不过,也产生了一些变异,但是有陆白圣在旁之助,轻松地度过了天劫,然后和陆白圣一样吸收了劫云降下的仙灵之气,拥有了仙灵之体。

  见到陆白圣和燕啸天,熊倜停了下来,然后走了过来,。对陆白圣说道:“陆伯伯,燕伯伯。”

  陆白圣拉着熊倜,点点头道:“倜,我见你刚才练剑,剑圣五式修炼控制进度已经很快了,按照这样的速度,用不了两个月,你就能拥有剑气了。”

  听到陆白圣的话后,熊倜不好意思起来:“陆伯伯,你放心,我会加紧修炼的。”

  陆白圣道:“我从来没有夸奖过一个年轻人,今天却不得不夸奖你的天资,而且你也算是与我有缘,将来还是会有一段因果难免。”

  熊倜这么聪明,西门鹰也没有想到,但是听陆白圣说将来还会有许多事情发生,不由大吃一惊,要知陆白圣已经到了半仙境界,他说的话必然有着深意。

  “伯伯,这里面可是会有什么凶险?”西门鹰惊疑,出言帮助熊倜问道,陆白圣见西门鹰神色,知其所疑虑,也不解释,笑道:“这里面的事情很是复杂,你和熊倜到时候就知道我今天所言的用意了。”

  西门鹰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陆白圣对熊倜道:“你不知道也无防,我此次要去一趟xizang,便是为公子之事,实不相瞒,公子乃我一好友遗孤,我想先查清楚他当年失踪的原因。”

  熊倜道:“我的父亲,我父亲究竟是谁?”陆白圣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天机不可泄露,到了机缘你自会知晓。”

  看出陆白圣执意不告诉熊倜,西门鹰忍不住上前说道:“伯伯,你又要离开了吗,我不能陪在你的身边,却是很是不舍,但是熊倜的父亲是谁,为什么不能告诉熊倜兄弟呢?”

  陆白圣笑了笑:“你二人不必疑虑,公子的旦夕祸福,多则二三年,到时你们就可以遇到机缘。”然后顿了一顿,说道:“而且我这好友,有一仇家,乃身怀大神通者,若他知道熊倜的存在寻来,必将难免血光,而且会牵累我的山庄甚至我自己。”

  西门鹰闻言依然想继续追问,而此时熊倜亦过来劝说西门鹰,西门鹰方始作罢,然后陆白圣又道:“奇怪,当年我掐算你应与那个和尚有一番机缘,为何现在却信息变得异常混乱?难道天道再次因你而有了改变?算了,这些时日,你们便勤奋练剑好了。”

  又是五个月就这样过去了,时光荏苒,飞逝如梭。

  有了!有了那种人剑合一的感觉——熊倜知道自己成功了,这两年他刺向太阳一百三十万四千一百九十八剑。

  “熊倜,你此时已经算是天底下最一流的剑客里面的一个,你的剑又快又准,现在连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熊倜抬起头,看看有些醋意却是真诚的在对着自己笑的西门鹰,脸上不禁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白色的长袍,胯下是一匹奔驰如风的骏马,这两个白衣少年,如今正往四川风驰电掣的赶去。

  除了他们两个人外,这秘密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日升月落,五天后。

  风从最遥远的地方吹过来,四川唐门的山寨已遥遥在望。

  熊倜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只要一进了四川唐门的山寨,自己就只能前进不能后退了。

  熊倜回过头,朝他的搭档西门鹰打了个眼色,两个人用力的鞭打了两下胯下的马,此时他们两个的眼都眯了起来。

  就在这时,突听“轰”的一声响,熊倜跨下的马虽然是久经训练的千里良驹,也吃疼不住,惊嘶一声,人立而起。

  西门鹰大声呼喝:“小心,小心会有盗匪偷袭咱们!”

  老练的江湖人都知道,看来这次是遇到盗匪了。

  熊倜听到树林中有人在轻声的笑身形斜起,掠影入林,两个起落已扑了过去。

  可是等他扑过去时,树丛后却已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一棵树上钉着一张白纸:“熊倜,想知道你的身世,跟我来擎天岭。”

  熊倜双拳握紧,艰难的抉择着,过了很久,才长长叹了一口气:“这是什么人?他们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一剑刺向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一剑刺向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