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
馨乐2018-06-26 07:002,943

  小助理梁皓轩虽然对邵扬博士过分的孩子气感到惊愕,但他突然发现这里面好像有什么道理。

  邵扬的性格是非常实际与有规律的,不是那种漫无目的地去看什么舞台剧的人。

  “或许老师想在这诡异的华容道迷宫里寻找皓轩宋雪甯吧。”

  这样的联想使得梁皓轩自己也吃了一惊,那是个好炫耀自己的表演有多了得的刽子手!或许这脑洞是对的。

  运载宋雪甯的垃圾搬运车空空如也地丢弃在附近森林公园的院落里,纵然说还是天空刚朦朦胧胧的清晨,可怎能抱着年轻的女子逃得这么远呢!去往哪个方向都是相邻的街道,所以是决不可能在往来频繁的行人中不被人怀疑而逃之夭夭的。

  这么一想,不管看上去如何离奇怪诞,但邵扬总觉自己的遐想是正确的。

  邵扬走进入口处付完入场门票,看守入口处的年轻人便以奇怪的笑脸提醒他说:“在那里面你们会收到两张凭证,请在出口处归还;那是说明你平安通过的证据,必须两张齐全。”

  两人把他的话只当耳旁风,沿着入口处走进了华容道迷宫去。虽说搭着帐篷,但顶棚全用厚黑布遮盖着,所以一走进场内就如同晚上一般黑暗。就在这片昏暗之中,数不清楚的小竹丛里有一条接连不断的青石路。

  或左或右,或往或返;一条勉强能通过一个人的小道足有几百米长,整体面积不算太大,但往返的长度却令人诧异。

  一来到分岔路口的时候,IQ200的梁皓轩就不知道选哪边好,因为倘若是走进了错误的道路,就只能是永远地来回兜圈子,没有尽头了。

  “你知道迷宫的走法吗?这样呀,如果是右边,你就顺着右手紧挨着竹子一直往前走,这样的话,即使走进死路也不会重犯同样的错误,结果比乱走一气要早出来得多。”

  邵扬博士一边说明一边顺着右手沿小竹林在里头一个劲儿往前走去。

  “可不是那样嘛!”小助理梁浩轩边想边追了上去。

  在长长的竹林里,所有的魑魅魍魉都被隐藏电灯的微弱光线若隐若现地照耀着;或是平躺着或是站立着;亦或深蹲着,亦或悬吊着。

  还有的安装有了自动装置,慢慢地挪动着;从模仿古池的水坑里,突然伸出又细又瘦的手来,在其他的什么地方又出现了瞎了一只眼睛的女鬼,仔细一看,还有一个从那目不忍睹的突出的大眼球里不停地滴着鲜血的机关。

  有的时候,游客们又会不期而遇地在漆黑一片的道路上跌倒在一种粘粘嗒嗒的物体上。

  当你十分惊诧地定睛细看时,只见地上躺着一种无法形容令人作呕的灰色生物体;虽然可以看见像是身体的一样部分与像是手脚一样的部分;但是,当然不是会人,可也不是动物,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莫名其妙的生物体。

  个别地方也有这样一种装置:一个逼真的女吊死鬼从游客的头顶上刷地落到其肩膀上,用双手死死搂住游客的肩膀,同时发出令人作呕的笑声。

  可是,这些人偶不管做得多么巧妙、精细、多么令人作呕,却怎么也感觉不到那般吓跑身强力壮的男子有多恐怖!仔细看去只是滑稽,并不是那种从心里感到害怕的东西。

  “老师,会不会太无聊了?一点心跳加速,快要窒息的感觉都没有,为什么游客们看到这种玩意儿就要逃跑呢?”

  “哎!不看到最后又怎么会知道呢,况且我们又不是只为了消遣而进来的,有重要的东西要寻找,一个偶人都不能放过呀。”

  两人一边低声交谈一边走着,一遇到魑魅魍魉或是为鬼为蜮便会大吃一惊地停下来。就在这种走走停停的过程中,不久便穿过了小竹林里的青石路,走到了像是板墙一样的东西跟前。

  “Oh,mygod!又是死路吗?不不……应该不是的,这里有一扇坚固的门,还贴着写有‘请打开此门进入下一个空间’几个字的横幅儿呢。”

  果然在黑色的板墙上可以看到一张字体很蹩脚的字条儿。

  “臭小子,这是不是有点儿害怕起来了呢?黑灯瞎火中开门进去,总叫人心里发毛呀!”

  “是啊,要是一个人,说不定不大愿意进去哩!”

  但两师徒还在心里暧昧地笑着;简直要笑死人的节奏,心想:这该是有多吓唬人呀!

  邵扬在前引路,两人打开门走了进去,但那里面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只有咫尺莫辨的黑暗。

  天花板和左右两侧的墙壁都好像是用木板砌成的,而且在上面张挂着绸缎黑布,所以漆黑一团,连针尖儿般的光线都照不进来。

  眼前,忽而滚滚升起烟雾般的东西,忽而又有鲜艳的蓝色或是红色的圈儿像霓虹灯一样若隐若现。较之假的魑魅魍魉、为鬼为蜮来说,视网膜对自己的捉弄反而更令人可怕。

  “这太暗了,没法走呀。”

  两师徒手扶着墙壁,用脚摸索着往前行走。

  “过去有种叫‘3D全景画’的艺术创作,进那全景画的通道也是这样的;这黑暗就是断绝与现实世界的关系的一个机关,意思是说:你这样做了,我就给你看完全是别的梦幻的世界。全景画的发明者巧妙地抓住了人的心理。”

  摸索着前进了十几米左右,在左侧的漆黑的空间中感到有一种白色的东西。怀疑可能又是视网膜在捉弄自己,但又好像不是;是什么蹲坐在那里。

  “哎呀,是尸骨呢!是尸骨盘腿坐在这儿。”

  梁皓轩走近那旁边,摸了一下骨骼,不是画的,也不是人穿着兽形罩衣,是真的骨骼模型。

  在这个什么也看不到;黑压压的一片漆黑之中,就像是这世上唯一生物似地出现了一堆白骨,它那孤零零地盘腿而坐的样子与其说可怕,倒不如说异样神秘。

  两人停下来观察着,但看着看着突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那尸骨忽然站了起来,并且冷不防地把右手伸到两人前面,勉强可以辨认那手里拿着一叠纸。

  同时,尸骨的嘴张得大大的,而且格格地咬着牙齿。

  尸骨用十分怪异的嘶哑声音笑着。一定是什么地方装着扬声器,从远处让他们听到声音的。

  两人立即明白那纸条是售票员说的凭证,但胆小的人在漆黑之中也许没有勇气从尸骨手里收下那东西,早就逃走了;可以说这是第一关。

  邵扬和小助理梁皓轩当然没有什么可害怕的,各拿了一张纸片,又开始向前方摸索。

  又走了一会儿,迎面碰上了一堵墙壁,左右都没有道路。是走到了尽头。

  “奇怪!是要返回去吗?”

  “那边不是又有一扇门吗?不也好像是黑色的板墙吗?”

  “也许是。”

  博士来回摸着正面的墙板,过了一会,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啊,有了,有了,这是一扇门,一推就会开。”一面推着那扇门走了进去。

  就在那当儿,像是点着了仙女棒一样的耀眼光线突然使梁皓轩眼睛发花,但这只是一瞬间,门又像是有弹簧装置似地在他鼻尖前啪地一声关闭了。

  他想跟着邵扬到里面去,于是试着推了一下,但不知怎么搞的,那扇门像是有人用东西顶着似一动也不动。

  “老师,那扇门打不开了,从您那边能打开吗?”

  虽然透过那扇门隐隐约约传来了梁皓轩的声音,但邵扬哪还谈得上去帮他开门呢!他从漆黑中突然被抛到了太阳一般的光线中,光亮已经使他头昏眼花了。

  这光非常明亮,直刺人的眼睛。一时间由于光的转变太快,所以视网膜像是麻痹了似的,一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当眼前耀眼的圆光一样的东西像薄雾逐渐消散似地渐渐消失时,那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睁大着眼睛、张着嘴、衣冠不整地站着的男子。

  “Oh,mygod!那不是我吗?”

  邵扬吓了一大跳,重新定睛看了一眼另一个跟自己一样的人;那男子虽然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但眼镜也好、嘴角边上的胡茬也好、八字型的胡子也好、西装革履也罢,哪样都与邵扬博士自己丝毫不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纹辑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纹辑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