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白羊座张文君2018-08-11 12:152,344

  外围全是看热闹的群众,耳闻前些天的连环命案出了续集,死的还是个没穿衣服的妙龄女,都一个个忍着困意想探个究竟。天色渐晚,胆小的开始害怕起来,相约着往回走,风一吹,都觉得阴森森。

  这次出外勤的是刑警大傻春,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并联合三四名同事马上封锁了现场,没让任何闲杂人等进去,更别提拍照了。

  于谦领着一众刑警在不到半个钟头的时间内赶到了案发现场,此时,法医已经做过初步调查,邹法医刚从厕所走出来,就被于谦逮着问。

  “不能确定,死者和前四名死者都是死于同一种毒药,至于份量得回去进一步尸检,从尸僵程度来看,死者极可能和第二起案件的时间是重合的,”邹法医欲言又止,“不过,有一点不一样,很不一样。”

  “你说,”于谦和小张都催促他,“凶手有留下任何线索没有?”

  “你往里面看一眼,不要进去,”邹法医看着于谦,死者以祈祷的姿势跪在镜子前,身上的水还没有干,“我检查完又恢复原样,该拍的也拍了,该搜集的证物也一样不落。”

  “地上怎么这么多水,水管漏啦,”于谦呵斥道,“大傻春,你给我过来。”

  大傻春歪着脑袋,敬礼。

  “于队,您找我。”

  “这水怎么回事?”

  “报告,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目击证人说他进去的时候里面就像发大水一样,我们检查过,哪里都没破,是有人故意用水管冲的。”

  “那你们还进去干嘛?!”于谦怒不可遏,作为资深刑警,连保护现场的常识都没有,“进去之前,有拍下来吗?”

  大傻春点点头,“我们也知道这样不能进去,为了不耽误法医工作,我们拍了视频,还有照片,不过拍了也没用,里面只有一组脚印,就是目击证人,其它的都被水冲了。”

  “好,我知道了,”于谦转过头去看邹法医,他知道老邹端着不说肯定有他的理由,不过,现在不是卖关子的时候,“老邹,你就告诉我吧。”

  “人家不是无缘无故喷水的,也不是无缘无故选择这里作为抛尸地点,”邹法医声音低沉下来,“这里很显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凶手把死者带到这里来目的有好几个,第一,这里是公共场所,更容易造成关注,增加曝光率,第二,如果真是同一名凶手,那么他一定更痛恨这个女人,第三,带到这里的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湮灭证据,这里不是案发第一现场,在死者的头发里发现了泥,结合她的死亡时间,与大龙山的土壤很可能一致,她的衣物也被拿走,这是之前没有过的,更重要的一点,死者在生前与凶手发生过性行为,虽然她全身都被冲干净,阴道口暂时没发现精液,但阴道口有极细微的撕裂,甚至肛裂,这更进一步说明凶手对死者的痛恨,”邹法医顿了顿,说道,“第四,我为什么告诉你这么多,因为我想让你请我吃饭,而且我也很想早点下班。”

  小张听得目瞪口呆,对邹法医更加刮目相看。于谦和老邹相视而笑,老邹说的句句在理,猛然记起当初老邹从刑侦工作退下来当法医时,自己把他一顿臭骂,好好酷毙的刑警不当,非要干什么捡尸体的。

  “张达明,看人家老邹,再看看你们,请人家吃一顿,不过分吧?”于谦留下一脸惊愕的小张,刚准备离开,突然,“怎么没看见那个神探?”

  “他呀,到公园里面看摄像头去了,”小张继续说,“他听老邹说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厕所里面和外面都没有摄像头,就打听出公园里面为防止群众摘花压草而设的监控。你看,这不是回来了。”

  于谦走过去,见公羊荣一脸懊丧的样子,身后跟着他的助手。

  “有任何发现了吗?”

  “摄像头坏了,什么也没拍到,估计没坏也没用,分辨率太差,”公羊荣顿了顿说,“能不能帮我个忙,今晚大家都不要回去,等到天亮。”

  “这不好办,我没办法跟大家交代,”于谦说,“除非你给出一个充分的理由。”

  公羊荣情不自禁地摸了一把光头。

  “你知道凶手是用什么交通工具运尸的?”

  “从大龙山运过来自然得是比较大的车,”于谦一下子也想明白了,“小张,让大家原地待命,除了法医和抬尸体回去的同志,都不要回去。”

  这回轮到小张不解,茫然不知。

  “可我们工作都忙完了,大家都很困了。”

  “一会儿让大家把东南西北四个进出公园的口子都封死,不让任何人再进来,尤其是铺地板砖,能容小型车辆进出的道路,大家打起精神,就一晚上,我们是人民警察,在公园睡一晚,怎么了,少不了一块肉。”

  小张只得听命,把话一一传达,好在大家都此事都有经验,挨个打手机回家,依次分开行事,专业就是专业。

  公羊荣也是一脸倾佩地看着于谦,每个领导带队都能体现自己的风格,于谦很干练,他的手下也都是精英。

  “您的洞察力叫人佩服,”公羊荣说道,“凶手肯定是乘天黑来抛尸的,厕所在公园内,大车开不进来,也不能,所以,他一定是把小车子放进大车,摩托和电瓶车太大,也太重,我觉得自行车可能性最大,尤其是折叠型自行车,女尸并不重,刚好够用,他用衣物挡着,将尸体运到厕所,然后推着车离开,回到了大车上。”

  “可是,每天进出的自行车也不少,怎么知道是哪辆,它如果是投来的,用完就扔,我们更没办法查,”于谦继续说,“就算白天能发现轮胎痕迹,未必有实质性作用。”

  “于队,您如果不住在附近,会知道这有一个不常有人来的公共厕所吗?”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于谦说,他不太明白公羊荣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凶手或许是随机挑选的。”

  “所以,我要赌一把,”公羊荣笑了,“我赌他不是随机,而是早就选好这里。他对这里很熟悉。不知道你有没有去过安庆的公共厕所,有的地方连水龙头都是摆设,常年不见人来打扫,虽然这是公园,一共三处厕所,可只有这间是有人定期打扫,并且有水。我问过给我看监控的人,他们很肯定这点,一个对此地不熟悉的人,能这么快发现一个理想的抛尸地,未免运气太好。”

  “他住附近?”

  公羊荣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

  “但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