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白羊座张文君2018-08-10 19:552,163

  “电话,于队,”小张轻轻拍了一下于谦的肩膀。

  于谦撑开迷蒙的睡眼,环顾四周,只有三两个警察,急忙问,“还没找到线索?”

  “大家都忙完,走了。”

  于谦脾气上来,“谁让他们走的,老子还没发话呢。”

  “公羊荣先生发的话,运尸的自行车在公园垃圾堆被找到了,现在已经拿回去做比对,”小张闷闷地说,“大家见你没醒,就没回去。”

  “谁来的电,”于谦语气缓和不少,抬头看天,已经是大中午,“喂,我是于谦,老邹,有事啊,你说真的,没诓我?”

  这时,小宋走过来,样子颇谨慎。

  “于队,您让我们查的也有了眉目。”

  于谦勉强撑起身体,抖了抖腿,晃了晃脑袋,似乎清醒不少。他一挥手,大家都围了过来,郑重其事地说道,“刚从接到老邹的电话,我们离抓住那王八蛋不远了。”

  众人都特兴奋,所有的努力总算没白费。

  “找到指纹了?”小张也是一脸兴奋。

  “比那更好,找到了DNA,不怕那孙子不承认,”于谦说道,“大家辛苦,现在整装出发,回老巢。那个神探呢?”

  “已经回去了,”小张说,“邹法医也给他打了电话。”

  大家怀着激动的心情上了警车,车开得很快,不到半小时就回到了支队,大家都顾不上吃饭,直奔法医室。

  老邹在写报告,公羊荣与助手在盯着电脑看。电脑显示,DNA属于一名有前科的犯人,他是当地大龙山土生土长的人,叫吴思远,身高185公分,家就住在离两个案发现场不到五百米的距离。

  于谦一来,老邹就习惯性地把报告拿给他看,他翻了几页,眼睛发亮,嘴角上扬,摸了摸下巴,这是他想事情时的习惯动作。

  他放下报告,也凑上去看,眯起眼睛看眼前照片上的嫌疑人,此人十分符合凶手的特征,住得近,所以不需要车,身高也符合调整座椅的推测,根据老邹的报告,在垃圾堆里的折叠型自行车上找到了属于死者的DNA。

  不是他是谁?

  现在,还欠缺的只有动机。他突然记起来,把小宋喊住。小宋一脸懵逼,很快明白于谦想知道什么。

  “根据您的指示,我们去了大龙山墓地,找了一圈,发现两处案发现场四名死者跪拜的方向正对着一处墓地,从墓碑上看,还挺新,墓碑上有照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生,叫吴悠悠,死于六年前,死因是上吊自杀。”

  “也姓吴?”

  “我们跑到村里四处打听,得知吴悠悠的母亲早逝,一直和父亲相依为命,女儿走了以后他就独自一个人生活,可是,我们询问村民孩子死因时,有人跟我们说,吴悠悠并非抑郁症,而是一时冲动,好像在学校遇到了欺凌事件。”

  于谦若有所思,这五人的关系,他早就得到消息,都是一起的初中同学,地址就在大龙山,现在看来,凶手的动机已经非常明确。

  还等什么?

  于谦一扬眉,看着小宋,“怎么没把吴思远带回来?”

  “他跑了,”小宋接着说,“调查了公园南侧的监控,我们发现了可疑车辆,通过车牌号,车主确定是吴思远,昨夜车就停在南侧的一头,离丢弃折叠自行车的距离只有两百米,他很可能是在推车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人,出于恐惧才把车给扔了。”

  “他妈的,”于谦大为光火,到手的肥羊还能让他跑了,“发全网通缉令,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

  小张一脸无奈:“他很可能昨晚就跑了。”

  此时,刑警老马跑进来。

  “于队,找到凶手的车了,正在驶往大龙山的路上。”

  “看来他还没发现我们,好事,立刻行动,把那孙子给我逮回来,”于谦说,“小张,一定把他抓住,听清楚没?”

  “是,队长。”

  大家离开后,于谦留下来,与公羊荣聊天,毕竟案子破了他就没理由待下去,可是,公羊荣却一副苦恼的样子。

  “你还有什么疑问,公羊荣先生,”于谦勉强客气起来,但仍显着傲慢,“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所有证据都指向了他。”

  公羊荣撇着嘴,嘴里嚼着槟榔。

  “我有几点不明白,第一,毒物的来源,他从哪里得到,又如何稀释,他是否有这方面的经验,第二,凶手在之前一直小心谨慎,可以说,心思缜密,为什么会犯下这么大的失误,这很不凶手,第三,动机说得过去,只是,为什么是现在,他女儿都死了六年,当时为何不报仇。”

  于谦瞟了他一眼,道,“人的心理是很复杂的,也许当时没感觉到,时间一长,恨意积累起来,突然,人就爆发了。谁都说不准。至于其它的,等抓到他就知道了。”

  “哈!但愿如此吧,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破案,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公羊荣顿了顿,道,“静观其变吧,我仍保留我的态度。”

  说完,于谦作揖告辞。

  回到办公室,于谦焦急地等着电话,等了半个钟头,一个电话都没有。无奈,他跑出去,到对面的兰州拉面馆吃拉面。

  等他双手插兜地回来,老马很为难地走过来。

  “怎么了?”于谦很纳闷,莫非已经抓回来了,可是,一个去抓捕的人员都没看到,“别一惊一乍地,有事快说。”

  老马说,“刚才来电话,吴思远拘捕,被当场击毙。”

  “那就带回来呗,瞎咋呼什么。”

  老马说,“小张开的枪,这是他第一回开枪杀人,我在帮他想报告咋写。”

  于谦摸了摸下巴,丢给他一个白眼。

  “瞎操心,你是他爹啊,什么事都有第一回,以后习惯了就行。”

  “知道了,于队,要不要把这事通知公羊荣,这样,他晚上就能回去了,”老马说,“他老问我问题,我都回答不上来。”

  于谦琢磨半天,说道,“跑快点,上去跟他讲,一会儿我给他送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