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白羊座张文君2018-08-10 19:532,216

  小张,全名张达明,跟着于谦八年,被队里其他同事戏称于队的左膀,右臂是邹兆龙法医,二人协助于谦破获了好几十起案件。

  他对于谦忠心耿耿,经常跑他家蹭饭,和于谦一家人都挺和睦,逢年过节还带着老婆孩子登门拜访,从不带礼,他熟知官场,更深知于谦为人,知道他事事都谨慎,每年还不得不带点土产回去,大家都说二人是可以挡子弹的交情。

  这次,忙没帮成,落得一身扑扑灰尘,小张最不甘心,乘公羊荣和助手被带去吃盒饭的空档,他找到于谦。

  他想道歉,却被于谦一挥手给停住,“面子丢了可以找回来,关键是,他的确不业余,是我小看了他。小宋他们走访目击证人方面,有没有结果?”

  小张搓搓手,还是显得有些紧张,“凶手选择的这两处抛尸处都比较偏僻,一般人找不到,所以我们的排查领域一直是全市的有车一族,抑或者大龙山镇附近的居民,由于排查方向特别远,我们已经延伸到了怀宁、洪镇。”

  小张的说法等于告诉于谦,一点线索都没有。“两处案发现场都没有发现自行车或电动车之类的小型交通工具,若凶手真的是驾驶死者的车来到案发地,他们一定认识。”

  “于队,这你是怎么知道的?”

  “拿第二起案件来说,第一起案件就发生在不远的地方,两名死者应该都有所耳闻,他们是不会让给让陌生人搭车的,其次,这四名死者身体里都没有发现麻醉药品,说明他们是自愿陪同凶手来现场。”

  “了不起,于队,你找到了这两起案件的共同点,这四个人年龄都差不多,说不定都认识,所以,他们是被一个都认识的人杀害。”

  “这二人的车里都没有放置小型交通工具的痕迹,你想想,他是怎么找到这四个人,又是如何离开案发现场?”

  “搭车,”小张顿悟,附近虽没有监控,但进出大龙山的收费站有,凶手如果不住在附近,又没有自己的车,他从案发现场离开后肯定要搭车,凌晨做完案,肯定急于离开,不会等公交,到出租车公司询问案发四点后坐车的过路客,现在离案发时间不长,司机应该有印象,可是,有一点小张仍然不明白,“于队,虽然案发现场没发现可疑车辆,不代表凶手没把车停在附近公路旁。”

  “这对他而言太冒险了,随时会被人记下车牌,”于谦抿抿嘴唇,道,“只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他是怎样把脚印都消灭的,总不能边走边除,要知道,进出犯罪现场肯定会有痕迹,可是,他就好像是没有脚一般,一个可疑的脚印都没有。”

  “邹法医是这么说的?”在于队之外,最佩服的就是邹法医,他工作勤勤恳恳,总是第一个到现场,最后一个离开,前两年女儿去世,给他的打击很大,好在他缓过来了,“的确奇怪,他不会是变魔术的吧?”

  “扯他妈蛋,”于谦惊疑不定地说,“凶手一定用了我们不知道的手法。跟大伙说,给我二十四小时开机,谁都不准休息,也不准请假,抓不住这王八蛋,都给我记过处分。”

  于谦的严厉和独断是出了名的,小张也不敢惹。

  “查熟人的话,于队,您建议先从哪入手?”

  “第一,从四人的社会关系查起,尤其是同学,第二,凶手的手法熟练、老辣,不像是新手,到档案室查一查有没有相似的案例,市里没有,看其他附近的乡镇有没有,第三,凶手心思缜密,很难想象是一个学生,连老师也一并查,第四,帮我查查大龙山墓地,尤其是这四人对准的方向,看有无可疑,我总觉得这不是巧合。”

  小张犹豫了,僵在原地,说,“墓地也要查,那都是附近居民的家族墓,您如果怀疑是附近居民所为,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去查呢?”

  “这只是我的直觉,不能作为线索,”于谦说,“你还记得那个姿势吧,祈祷,我觉得更像是让他们忏悔,是什么事需要他们忏悔,这肯定牵涉到另一桩罪恶,这个凶手肯定和他们有非常紧密的关系。”

  “您的意思是,这两处抛尸地都是刻意为之?”

  “离得太近了,我不得不这么想,这两个地方对他们而言,一定有很深层次的含义,象征意义,从这点看,凶手并不是个残忍的变态杀手,而是一个愤怒的理想主义者,祈祷这一行为有很强的宗教意味。”

  小张仍有一事不明,遂问,“于队,您队凶手画像吗?”

  “……”,于谦琢磨半天。

  “至少身高可以啊,既然凶手调动了座椅,肯定比两名男死者都高而且强壮,否则怎么应付得了两个壮汉,所以,肯定有一百八十公分。”

  “你太武断了,如果这是凶手想让我们知道的,岂不上当。”

  小张一脸天真无邪,“不至于。”

  “现在还无法下结论,凶手可高可低,如果这四人果真有联系,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于谦冷冷地说,“复仇。”

  “可是这也太快了,间隔才几天。”

  “所以,他一定策划得更久,”于谦仿佛进入凶手的脑子,“为了这一天,他一定忍辱负重,而且他也做好了被抓的准备。”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于谦耸耸肩,问题怎么那么多。

  “第一起案件,我们早就告诉大众是自杀,他没必要隔几天又弄出一起一模一样的案子,很显然,他不打算隐瞒谋杀的企图。”

  “您这么一说,我更害怕了,”小张说,“会不会还有啊?”

  “这个,我不能回答你,”于谦说,“犯罪永不眠。”

  这时,就像回答他们问题一样,小王冲了进来,大叫着不好。

  “别咋咋唬唬的,有事说事。”

  小王还在大喘着粗气,一时停不下来,显然是受惊过度。

  “又发生了一起,一模一样。”

  “大龙山哪儿?”

  小王直摆手。

  “这次不在大龙山,在电视台前面的公园,那儿有一公共厕所,这次只发现了一名死者,女性,因为也是祈祷的姿势,所以,还不确定是不是模仿犯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