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白羊座张文君2018-08-10 19:592,173

  邹法医的死带给大家更多的是疑问,为什么不是曹和贵和为什么是邹法医,他和这起案件究竟有什么关系。

  事情很明显,邹法医是被那第三个人雇佣杀手杀死的,而那个人不是瘦弱的汪永俊,经过筛查,汪永俊得了性病,顶多只有半年的命,凶手一定用了高价收买他,但是根据汪永俊身边关系和银行账户各方面的追查,仍一无所获。

  曹和贵还被刑拘,但仍然无法排除他的嫌疑。用杀死邹法医为自己脱罪的可能不是没有。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邹法医与案件有关,警方举步维艰,先是王翰墨的死亡,现在又是公然在警局杀人,挑衅司法机关,这个凶手胆子越发大。

  但,警方不得不承认,他很强,所有地方都做得滴水不漏,找不到任何破绽。走投无路的警方只好再次审讯曹和贵,逼他说出第三人的身份。

  于谦一言不发,大家都知道,他和邹法医并肩战斗十几年,早已亲如兄弟,他是无论如何不会放过这个凶手,他平静地和曹和贵对视了良久,然后一声不吭地离开了,这个案子比他想象中还要复杂。

  人是小张抓回来的,所以他特别后悔,一个人躲在角落,用拳头使劲捶墙,指骨上全是伤痕,他一夜没睡,邹法医父母双亡,老婆也早改嫁,一直都是独身,所以,他死后也没人来认尸,善后的事宜,郭局交代由局里操办,邹法医是烈士,理应得到尊重。

  于谦安慰小张别太难过,案子还需要查下去。大家整理情绪,都各自回到案件中。对邹法医的尸检进行完后,尸体被推到停尸房。于谦赶到那里时,却看到一男一女站在那和看守尸体的警察在交涉。

  他一眼就认出了五年前离开的赵颖,邹法医的前妻,另一个男人身材魁梧,足有一米九的身高,站在瘦弱的赵颖身旁显得特别萌。

  于谦走过去打招呼,“小颖你怎么来了?”

  “我,”赵颖支吾着说,“我听说老赵死了,所以,来送送他。”

  “哦,其实我也想通知你,毕竟你和老邹以前是夫妻,”于谦继续说,“但我们没有你的联系方式。”

  “我一直在这里,哪都没去,”赵颖察觉到于谦在看她旁边的男人,说,“这位是我现任丈夫,是一位健美教练,叫罗飞,我们在健身房认识到,两年前组成了家庭,现在有两个女儿。”

  “是吗?”于谦心底替邹法医鸣不平,孩子一死,妻子就离婚,他曾一度借酒浇愁,到现在五年连个女友都没有,可是,前妻竟然得到了幸福,难怪都说自古多情空余恨,无情的人确实过得更好,“老邹没跟我提过。”

  “我告诉他了,”赵颖略尴尬,说,“他不喜欢跟别人说自己的事,一直都是这样。我们性格不太合,我不喜欢藏着掖着。”

  于谦心说,那是,你们处女座都是见异思迁又挑三拣四的,谁不知道。他懒得跟他们絮叨,道,“还没见到老邹?”

  “嗯,这位警察说必须你点头才行。”

  于谦瞪着看守验尸房的小毕,说,“连邹法医的堂客你都不认识啦,让他们看,什么时间都可以,明白了没?”

  “是,于队,”小毕脸红了,说,“下次我会记住的。”

  于谦本来是想单独看看邹法医,出了这事,心里灭了这打算,默默地离开了。在回办公室的路上碰到老马,老马赶紧凑上前去,“于队,又有线索了,经过几天的摸查,我们抓到了和红磨坊有重大联系的人。”

  “现在在哪?”

  “已经提到了审讯室,公羊荣正审着,”老马说,“这个人专门负责拉皮条,找货源和客源,说出来您不信,吴思远和都灵就是这么认识的,都是客人,只有一点不一样,吴思远同时还提供货源,就是吴悠悠,都灵是吴悠悠其中一个客人。你说,遇到这么个禽兽爹,也真是命苦,当时,吴悠悠还未成年,听那人说,吴思远最后还因此敲诈了都灵五万来块钱。”

  “可都灵不像是那种会主动付钱的人,”于谦有些犹豫,道,“他是不是抓到把柄了?”

  “这吴思远可不是善茬,仙人跳是他的拿手好戏,他暗中在房间装上了摄像头,视频倍清晰,想抵赖都不行,”老马说,“这都灵只能吃暗亏,私了。”

  “五万块,他一无业游民哪来的钱?”于谦说,“我听说他爸妈早不管他了。”

  “没给,”老马顿了顿,说,“五年前,吴悠悠自杀了,都灵因为撞死了老邹和老曹的孩子被抓了进去。”

  “这么巧,”于谦摸了摸下巴,说,“也就是说,都灵一出来,吴思远就向他逼债,没多久,都灵就死了。”

  老马说,“说不定是吴思远误杀了他,看到警察来,以为东窗事发,所以才拼命反抗。谁知道呢。”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这就不是交换杀人,那王翰墨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如果都灵不是曹和贵所杀,那就应该和案件没有利益牵扯,都灵的死是一起单独的案件,那么,陷害曹和贵,杀死邹法医的又是谁?”

  “现在,王翰墨死了,凶手又不是曹和贵,谁既有杀人动机又有时间呢,”老马说,“一换五,怎么看都不公平啊。”

  “你这么一说,我倒有不同的见解,”于谦茅塞顿开,道,“也许压根就没有交换杀人,凶手一直都只有一个,或许,还有一个助手,他的目的是扰乱我们的视线,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到王翰墨和曹和贵身上。”

  老马一惊,说,“那就是说,他一开始就是想将所有罪名嫁祸给他们二人,所以才会选择曹和贵请假、都灵假释的同一时间,之所以给王翰墨制造了不在场证明也是为了交换杀人的说法成立刻意为之。”

  于谦冷冷地说,“凶手布局精巧,智商不可谓不高。”

  “如果真这样,我真想见见他。”

  于谦吞了吞口水,道,“你会见到的。现在,去把在停尸房看人的两个人请到我办公室来,说我有话想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