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白羊座张文君2018-08-10 19:592,530

  “都问完啦,”于谦迎面看到小宋把证人带走,公羊荣和张文君从审讯室里走出,面色凝重,他走上前,“他交代了没有?”

  “吴思远和都灵的关系都清楚了,”公羊荣沉默半晌,说,“他还交代了一件事,如果是真的,那么凶手也许没有想象中那么多,更告诉我们,凶手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

  “哦,说来听听,”于谦眼睛瞪得老大,“我正好有一个想法想与阁下讨教一二。”

  “我把几位嫌疑人的照片都一一拿给证人看,首先,他不认识曹和贵,但这不能说明什么,其次,他认出了吴思远和都灵,”公羊荣停顿了一下,道,“还有一个人。我一开始没想到,但他的出现,基本上排除了某人为爱情杀人的美好故事。”

  于谦心里一咯噔,他听出了弦外之音,道,“确实令人费解,王翰墨怎么也认识他,如果是这样,凶手为什么要杀那五个人?”

  “以刚才得到的结果,王翰墨是吴悠悠的老师和客人,她身上的鞭伤不排除是他所为,他对吴悠悠应该没有那么深的感情,有两种可能,一,这是凶手制造出的幻象,目的是引导我们把侦查重点放在王翰墨身上,再杀人灭口,最后,让我们误认为是交换杀人,二,凶手与吴悠悠有很深的感情,吴悠悠家里已经基本上没人,也没什么朋友,但是她长得很漂亮,可以从她接过的有恋童癖或特殊癖好的客人,抑或者学校里的暗恋她的同学查起。”

  “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了,”于谦背过脸,“你有女友吗?”

  公羊荣愣了片刻。

  “没有。”

  “所以,也没有结过婚,更没有孩子,”于谦继续说,“我结婚也十几年了,孩子差不多大。你知道一对恩爱的夫妻失去孩子后会怎样吗?”

  公羊荣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可以再生啊。”

  “果然是没结过婚的人,”于谦瞟了一眼张文君,继续说,“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当一个孩子被养大,已经不仅仅是孩子那么简单,而且他们的爱情和婚姻,家庭就是一张透明的窗户纸,捅破都不带说一声,太简单了,许多的婚姻都持续不下去,但有孩子就不一样了,他们像口香糖一样粘在你脚底,你感觉得到,摆脱不了,当你捡起,把它扔掉,说不定什么时候,它又回来了。”

  “人总要向前看,”公羊荣问,“你在怀疑谁?”

  “等你做了父母就知道,”于谦没有回答,继续说,“若一对婚姻本身就不和,惟一的孩子又没了,分开的几率会更大。”

  公羊荣已猜出八九分。

  “我以前怀疑人性。”

  “现在呢?”

  “这点永远都不会变,”公羊荣说,“已经在查了?”

  “这个不难,晚上就能知道结果。”

  “我等你消息,”公羊荣随张文君下楼去食堂。

  到了晚上十点,小张他们都回来了,也带回了好消息。于谦把大家都集中在他的办公室,这时,有人敲门,是赵颖和罗飞。

  “你在忙,我们就回去了,”赵颖看到这么多人,说“下次我请你吧。”

  “来来来,你可不能走,来听听老邹的案情再走吧,”于谦说,“老邹走得太冤枉了,你不想知道凶手吗?”

  “这个,”赵颖支吾半天,道,“好,我们就在一旁听着。”

  公羊荣使了个眼色,于谦继续讲,“本案一共三名凶手,两男一女,女方是主犯,男方是从犯。第一起案子死掉的五个人不是王翰墨所杀,凶手这么做的目的是第二起案件的死者都灵,为了不让注意力集中在第二起案件而巧妙地用第一起案件作掩护,都灵与吴思远有很深的关系,凶手了解到其背后的故事以后,拟定了这个表面上的借刀杀人计划。”

  “真是曹和贵?”大家都议论纷纷。

  “我要声明,凶手并不是在冤枉曹和贵,而是保护他,”于谦说,“因为一旦查下去,曹和贵肯定会被牵连,所以,凶手故意嫁祸给他,最后肯定会想办法替他脱罪。”

  “可是,老邹死了。”大家众说纷纭。

  “其中两名凶手就在这里,”他说完,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了,都互相看对方,一脸错愕,“赵颖、罗飞,可以请你们站起来吗?”

  二人一脸茫然,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我们?”

  “我想,没什么好抵赖的,我们已经在你给杀手金钱的交易信息中得到了我们想要的,还有银行监控,而且,二位应该拿不出案发时的不在场证明吧。”

  这二人不说话。

  “当然啦,凭你们是想不出这样天衣无缝的计划,是老邹吧?”

  众人哗然,老邹派人杀死自己?

  “还有一样证据,都灵的脖子上被人用很大的力气掐断,我想,这位健身教练应该轻而易举,”于谦说,“能不能请你去法医室给我们做个示范。”

  这时,赵颖抬起头,说,“不用了,是我们做的。”

  “为了孩子?”

  赵颖伸出双手,道,“还能为谁?”

  一旁的罗飞竟然都没有反抗,可见二人的感情是真的,为了心爱女人的愿望可以做到这个地步,确实不容易。

  “我是主谋,”罗飞看着大家,但大家都沉默了。

  二人被带走以后,公羊荣和张文君一起来道别。

  “给你们添麻烦了,”公羊荣说。

  “客气,今后有用得着的一定尽力,”于谦说,“来这么久,都没有吃过饭,要不,今晚我做东,大家去刷刷锅。”

  张文君嘴都翘起来了。

  “荣叔,去嘛,去嘛。”

  “下次吧。”

  “回去还有事?”于谦问。

  “我是按天拿钱,没钱拿的活我是不接的,既然事情都完了,我也该回去继续挣钱了,”公羊荣低着头,道,“后会有期。”

  于谦说,“那好,期待下一回好好切磋切磋。”

  “承让。”

  张文君恋恋不舍地看了看支队的大楼,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公羊荣完全没有等她,一个人没头没脑地往前走。

  “这二人怎么就没走在一起呢?”于谦站在大门口,抬头看了看天,天上挂着一轮明月,他不经意间往左边看了看,又想起了过去。

  五年前,在那边的停车场,于谦逮到了都灵,并把他一并拉进车里,当他开着车,车子却突然失灵,笔直地朝前飞奔,最后砰地一声,撞上了什么。还好他并不严重,都灵晕了过去。他下车,发现他撞上的是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而且都认识,他冷静下来,旁边的摄像头都是坏的,小偷也晕过去,于是,他立刻回到车里,将都灵拖到驾驶座。可是,等他关上车门,发现对面电线杆拐角有四个初中生模样的学生,现在想来,就是他们拿着都灵的把柄,来向他敲诈的,那之后,那四个学生就经常来敲诈他……

  他向老邹忏悔,老邹说,我来搞定。

  电影是蒙太奇,人生何尝又不是。

  (全文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