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白羊座张文君2018-08-10 19:582,219

  犯人一天不认罪,案子就不算完,可是,曹和贵这人面对铁证如山依旧坚持,即便找来了他的妻子,也无法撼动。

  于谦方面也为了难,郭局此刻才显得像一个领导,他把办公室门一关,喊于谦坐下,说,“谦,你得赶紧结案,上头来了命案,老百姓说我们假公济私,袒护自己人,再不结,你我都得面临处分。”

  于谦白了他一眼,说,“姓郭的,你怕丢乌纱,我于某不怕,老曹跟了我们这么多年,他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如果他真是被陷害的,怎能如此匆忙地结案,这可是一条人命。”

  “姓于的,你别犯浑,现在哪条证据不是指向他,警察就不会犯法,你这是从哪学来的逻辑,干警察这么多年,怎么还感情用事,办案子证据为王,你还要我来教?”

  “你也配叫警察,”于谦冷冷地说,“没有我替你打天下,你能升官发财,换别人试试,哪次你抢功劳,我没让给你,我不稀罕,知道为什么我容忍你,那是因为我他妈的不希望换另一个比你更官僚主义的王八羔子来烦我,今儿,大家都话说透了,我帮了你不少,你就看在我这么多年的份上,再宽限几天,再找不到证据,我立马六亲不认。”

  郭局没敢再跟他争辩,一来他们就像空枪和子弹,谁都少不了谁,于谦适合做普通的支队长,更大的领导他不稀罕,也做不来,他天生不爱拍马屁、搞关系,这样的人早晚被人挤兑走,只有左右逢源的人才能坐稳领导的职位。

  再者,郭局心里也感激于谦对自己的帮助,换做其他人,早把自己挤下台,论刑侦能力,自己只是个小学生,五百年也不行。

  “那行,我看你面子,这事我跟上面说,最多三天,我还能撑着,你也该考虑一下我,现在网上和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这起案件,谣言止于智者,可是,有几个观众是智者,智者又怎会看这样的八卦新闻,”郭局说,“刚才邹法医说让你和公羊荣一起到法医室去,都灵的尸检报告已经做出来了。”

  于谦带上门的那一刻,回过头,看了一眼郭局,说,“我会处理好,不会让你为难。你也不希望一个共事多年的人是凶手吧。”

  法医室门口,小张、老马都在等着他。见于谦来,二人赶紧围过来,于谦颇觉奇怪,这时,小张说,“五年前的事,我都跟他说了,现在,他在里面询问邹法医,他该不会怀疑邹法医陷害老曹吧?”

  于谦胸口起伏不定,看上去他在思考,他说,“这是正常的程序,撞死你女儿的人死掉了,你能没有嫌疑。这证明,他也是普通人的思维。对了,和公羊荣对话的时候,没有说多余的话吧?”

  小张清楚他指的是什么,连连摇头,他是有分寸的人,作为左膀,他非常称职。于谦一甩头,二人跟着他走进了法医实验室。

  “有什么新发现,”于谦问的时候,全程都盯着公羊荣,“我还不了解,他也是死于同一种毒物?”

  “完全不一样,”邹法医整定自若地说,“他肯定是他出狱之后死的,就在十来天前,但无法推断出准确的时间,你们看这些是什么?”

  “雪花,”于谦脱口而出,“他被放进冷藏柜里冰过。可是,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除非他是故意让我们发现尸体,”公羊荣戴着口罩,说,“这样我们就无法推断出正确的死亡时间,如果他不想我们发现,完全不必把尸体放在容易猜想到的地方,太明显了。”

  于谦捏了捏鼻头,注视着这副遍体鳞伤的身体,全身大约有六七十处刀伤,还有皮鞭抽打的痕迹,说,“失血过多,还是被疼死的?”

  “没有防卫性的伤,根据血液凝固的时间来推断,可以肯定是死后造成的,也不是被鞭子抽死,鞭伤不多,只有十来处,而且不够深,只停留在表面,从时间上来推断,不是死前留下的,谁做的我们不知道,也不能排除是自愿,现在这种人挺多,”邹法医继续说,“你们仔细看他左边的脖子,他是被人拧断了脖子,最后停止了呼吸。”

  于谦眯起眼睛,问,“有没有发现指纹,怎么只有两根手指的痕迹,大拇指和食指,这人肯定力大无穷。”

  “他应该戴了手套,在他脖子周边发现了塑胶手套的纤维,是一种廉价的手套,哪里都有得卖,”邹法医说,“报告在桌上,要看就拿去。”

  于谦示意公羊荣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公羊荣看懂了,把位置让给他。法医室只剩他和邹法医了,邹法医却开口道,“不用来安慰我,我可是本市最专业的法医,即便躺在上面的是我最大的仇人,我也一样会公私分明,帮你们最大限度地找到凶手。”

  于谦耸耸肩,道,“你不是老曹的同伙?”

  邹法医抬起眼睛,又收回去,他字斟句酌地说,“我真希望是,这样我老婆也不会认为我没种而跟我离婚。”

  “关于这点,我很抱歉,”于谦说,“如果我不追那王八蛋——”。

  邹法医说,“我没有责怪你,你只是尽你的职责。我不确定凶手是不是老曹,但是,他一定和我、老曹一样恨他,也就是说,他和都灵在生活中很可能有交集,不是随机的,但也不排除凶手是一个杀人狂、虐待狂,我建议从他背上的鞭痕查起。”

  走出法医办公室,其他人都围拢过来,于谦把他们打发了,公羊荣没有走,二人边走边谈,于谦说,“你有什么看法?”

  “你的手法太拙劣,”公羊荣呵呵一笑,说,“让一个人满四年出狱后没两天就因为藏毒进去,最后被判十年,不是新鲜的梗,电影里都拍烂了,还是,你们警察不懂别的方法。”

  “你看了档案,”于谦很平静,他们做得天衣无缝,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此事和他们有牵连,他说,“我没做。”

  公羊荣步子迈得大了点,但一会儿,他停下了脚步,说,“我是一个不愿意纠结过去的人,都得朝前看,可是你,好像还没有从五年前的事故中走出来,我听说那件事以后,你请了一个月的公休,还看了心理医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